“阿琛,我在乎你,或者也可以說,我愛你。當你帶我到嘉茂廣場,給我看了一場六年前一模一樣的表演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控製不了自己的感情了,當你告訴我你上次見到我是因為還記得我最喜歡吃川菜的時候,我就知道我不能逃避了,即使是剛才,你對我的關懷,你還記得我最喜歡的橙汁跟桃糕……阿琛,我想愛你。”

曹一芯的話說的很連貫,像是早已打過腹稿,此時說的條理清晰,葉易琛此時應該是激動萬分,可是曹一芯安靜的看著葉易琛,卻隻看到他微微挑了挑眉,有些好心情的笑了,隻是這樣?對於一個很愛的人,對於一個追了這麽久的人,她終於願意到你身邊……你會是這樣的表情嗎?

曹一芯沒有說話,因為她說的都是真的,這一次,她想試一試,就這麽不管不顧的在一起吧!哪怕最後受傷的隻有自己……

“你早些這樣,那不就什麽都好了?”葉易琛寵溺的將曹一芯拉進懷裏,卻有一種隱約的不踏實感在胸口蔓延,讓葉易琛有些不知所措。

曹一芯感受著男人胸口溫暖的溫度,嘴角揚起,卻看到角落裏的小敏偷偷看著自己的時候,忍不住的想起葉易琛吻那個女人的模樣……

或許是嫉妒心一下子泛濫,她強迫自己推開了葉易琛,隨即在葉易琛不悅的表情中嗎,盡可能義正言辭的開口,“阿琛,你說過你愛我的!你愛我,為什麽還有別的女人?”

葉易琛一愣,腦海裏想到當然是剛剛被曹一芯撞到的小敏,無所謂的笑了笑,葉易琛的表情完全刺痛了曹一芯,如果你還控製著自己的時候,你可以假裝無礙,可是你跟他明明在一起,怎麽假裝不在意!

“放心吧!”看出曹一芯的表情,葉易琛溫柔的笑了笑,伸手握住曹一芯的手,“小敏他們明天就回美國,我不會跟她再有任何交集!”

曹一芯一愣,臉色一赧,原來是已經處理好了……可是,曹一芯像是確定了葉易琛對自己的感情,抬起頭,眼神裏帶著認真,“那醫院的那一個呢?”

醫院的那個呢?

葉易琛被這個問題一下子弄的僵住,忽然想起,小敏隻是一個吻,而林雨默,她才是自己的女人……可是在曹一芯剛才問起的時候,葉易琛幾乎完全沒有算上林雨默,這到底是不打算放棄,還是根本不在乎?葉易琛一下子惘了。

隻是就這樣一個沉默,讓曹一芯疑心頓起。

“她……”努力壓抑著自己心裏的難受,曹一芯盡可能平靜的問道,“她很重要嗎?她……是誰?”

葉易琛因為曹一芯的聲音而回過神,唇啟,“不重要!”葉易琛說出口的時候,甚至不知道是下意識的否認,還是他在逃避。

看著曹一芯懷疑的目光,葉易琛平靜的笑道,“我隻是想不起來哪一個醫院裏的,不過我現在是想起來了,那個女人是在黎青家裏自殺的,我隻是將她送到醫院罷了。”

阿青?”曹一芯扯了扯嘴角,本有幾分懷疑的心思,因為想到黎青那個男人而散去,畢竟像黎青這樣優雅的男人很少有女人會不喜歡,而黎青的心思看似不定,仿佛對每個女人都有興趣,但是曹一芯覺得黎青心裏早就住了一個人,就像阿琛心裏早有了自己……

想著,曹一芯嘴角揚起,心裏微微的暖了幾分。

“橙汁。”葉易琛看著曹一芯高興,心裏也是舒緩了幾分,看到君爺放在一旁的橙汁跟桃糕,葉易琛伸手拿過來,送到曹一芯嘴邊,“來,張嘴……”

曹一芯享受著葉易琛的服務,兩個人看起來真的有一種小兩口的感覺,隻是不知道為什麽卻似乎有一種怪異在兩人之間。

第二天清晨,這是葉易琛第一次住在別墅,更是第一次好好的臥室不睡,因為曹一芯而睡了客房。

其實葉易琛不明白,自己為什麽不讓曹一芯跟自己一起睡,可是隻要想到那張雕花梨木床,讓曹一芯睡,葉易琛就會覺得有些不舒服。而其原因,葉易琛不知道。

輕輕的從曹一芯身邊起身,葉易琛穿上衣服,到房間裏的衛生間洗漱之後,看著曹一芯依然熟睡的笑靨,忍不住的扯起了嘴角,想起了另一個女人,忽然葉易琛臉色大變。

葉易琛下樓,看了一眼已經整理好東西的全體人員,隻除了一人,原本因為想到林雨默而焦躁的情緒,此時更甚,隨便就扯了個人撒氣,“君爺,你不走?”

君爺身子一僵,被葉易琛這樣的氣勢壓著,君爺說沒有感覺那絕對是假的,可是,抬起頭,君爺一臉的正經,“葉少,在這裏還是我熟,重新來的人,或許在很多方麵都很好,可是,他們必然做不到對這裏的熟悉,再花時間熟悉……恐怕不妥。”

葉易琛挑了挑眉,沒有反駁,而是點頭,“確實,也好,那你就留下吧!”說完,葉易琛轉身就先離開了別墅。

沒有了葉易琛的別墅,少了幾分冷氣,多了幾分人氣,大家麵麵相覷,終於還是沒有人說話,畢竟都是要離開的人了。

醫院

艾熏扶著林雨默走出病房,這一天,林雨默終於要出院了!

“小熏。”林雨默走到醫院的門口,卻忽然想起了什麽停下了腳步,側頭看向艾熏,抿了抿出,猶豫著說道,“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艾熏一愣,這幾天因為之前黎青說過的話,雖然她說著不信,心裏卻是很想相信,這樣的矛盾讓她每一天都過的很是雜亂,聽到林雨默的聲音,艾熏頓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隨即點頭,“你說。”

“我想阿傑了。”林雨默眼睛裏濃重的憂鬱讓她根本沒有注意到艾熏的不對勁,低低的聲音裏是她無盡的苦澀,說不清楚的悲傷,她抬起頭,定定的看著艾熏,抿著唇,“你幫我去看看他好嘛?也不知道……他醒了沒有……或許,他醒了,他沒看到我……該怎麽辦?當然……也或許他沒醒……”

“夠

了!”實在看不慣林雨默那一副樣子,似乎回到了五年前,那個抑鬱症的林雨默,艾熏忍不住低吼,“你為什麽不去看!你自己也可以去看啊!你想他了!如果我去看,有什麽意思麽?”

林雨默被艾熏的話弄的一愣,想起曾經答應過葉易琛的事情,嘴角扯了扯,無奈的搖了搖頭,“對不起,我隻能讓你擔心,給你添麻煩……算了……”

艾熏看著林雨默不再說話,轉身要走,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過分了,對於像林雨默這樣內心纖細的人,從小到大的磨難將她早已逼到過角落,她也不是像這樣的吧……

“默默!”艾熏看著林雨默越走越遠,急了,立即大步向林雨默跑過去,然而林雨默忽然停下的步子讓艾熏險些停不下來,有些不高興的喚道,隨即抬起頭忽然愣住。

葉易琛站在林雨默跟前,看著麵前的女人蒼白的臉色,嘴角淺淺淡淡的笑意,似乎沒有自己的這些日子,並沒有任何的改變,忽然早晨的焦躁更甚,大步一跨,拉住了林雨默。

“葉易琛?你給我鬆手!”喘著氣的艾熏忽然看到白色西裝的男人,忽然一陣暴怒,猛地將林雨默拉了回來。

“是你?”葉易琛才看到艾熏,皺了皺眉,卻是並不跟艾熏說話,而是轉頭看向林雨默,看來,林雨默不僅僅是柔弱是假裝的,連平時那副沒了自己就像是沒了生命一樣的表現,也都是假裝的!然而,葉易琛忽然覺得胸口的怒氣正在上湧,他將這怒氣歸於林雨默竟然敢騙他!

在他葉易琛的世界裏,隻有他騙人的份,什麽時候有過讓別人騙他?!冷冷的看著林雨默,葉易琛沒有再伸手,而是張了嘴,“上車,回家。”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轉身走開的背影,下意識的咬住了下唇,原本一片清明的眼睛,霧氣一下子掩蓋住了一切,隨即就是一滴滴淚落下。

隻是葉易琛沒有回頭,沒有看到林雨默這樣落淚的模樣,他所見到的那個林雨默,眼底一片清澈,隻是愣愣的看著他,似乎沒有想到還會看到他葉易琛,那眉眼,那表情,既不思念,也無激動……

然而,就是因為這樣的表情,葉易琛不得不說,他一早的焦躁,此時盡數化為了憤怒,似乎要席卷了他!

“雨默,雨默!”艾熏看著這樣的林雨默有些急了,原本還想說,林雨默你敢去我就跟你絕交!可是……艾熏看到林雨默的表情才知道,可怕的不是林雨默跟了去,而是林雨默用現在的這個表情,用現在的這個眼神,怔怔的站在原地……比她做任何事都可怕!

“小熏……”林雨默伸手,用手背抹掉臉上的淚痕,淡淡的笑了,原先似乎有些不對勁的模樣已經看不到,她淡淡的開口,“我要去找他。”

艾熏一愣,看著林雨默,似乎想要阻止,然而林雨默的表情,那種堅定,雖然沒有倔強,卻不容置喙。艾熏張了張嘴,終於還是沒有說話,而是轉身跑開了,“隨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