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看著不遠處的蘭博基尼,伸手將臉上遺留的些許淚痕抹盡,卻在下一秒看到自己手背上細密的針口,看起來有些觸目驚心,小手縮進衣袖裏,這才走了過去。

當林雨默坐進車裏的時候,聞到了些許煙味,看著車內的煙灰缸,林雨默忍不住側頭,看著葉易琛,還是那張好看的要她命的臉,可是,此時卻冷硬的可以,不過林雨默不怕,她隻是靜靜的坐著。

因為經曆過在醫院裏,沒有葉易琛的那些日子,林雨默才明白,她真的怕的就是每一天都看不到葉易琛,有的時候會做夢,回想起葉易琛,可是睜開眼才發現,不過是一個夢。

“你過的不錯。”葉易琛從林雨默坐進車內,一直沒有說話,似乎想等著林雨默先開口,不過半小時匆匆過去,他忽然發現了自己的無聊,隨即就出了聲。

林雨默沒有吱聲,也沒有點頭,隻是坐著一言不發。

“怎麽不說話?”葉易琛轉頭,隻是看到林雨默安安靜靜的模樣,原本到了嘴邊的斥責卻不知去了哪裏,皺了皺眉,聲音難得的溫和。

“阿琛。”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黑眸,嘴角微微揚起,她不是不說話,而是不知道說什麽,不知道說什麽葉易琛會高興,自己也會高興……或許,不說話,看著葉易琛已經是她最後的奢侈了,不知道為什麽,林雨默就有這樣一個感覺,這一次是葉易琛來拋棄自己的。

“嗯。”葉易琛皺了皺眉,對於自己受到林雨默的影響很是不悅,看著她微笑的樣子,忽然獸心大發,猛地吻住了林雨默的唇,下一刻,副駕駛的座位一下子平了,林雨默一驚,還未來得及發出聲音,已經躺平在葉易琛身下。

“這麽含情脈脈的叫我,怎麽了?想我?”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溫和,想著即將就要跟這個女人分道揚鑣,又想到她竟然可以在沒有自己的日子裏過得那麽好……葉易琛忽然就是想要狠狠的戲弄她一番!

“嗯。”林雨默難得的沒有拒絕,而是輕輕的應道,看著葉易琛,她伸手環住男人的脖子,用力的抬起頭,送上自己的紅唇。

林雨默的反應以及動作,都是葉易琛不曾想到的,他知道林雨默的羞澀,她不是最怕在這樣的情況下發生關係嗎?上一次用手,林雨默就哭成了那樣,仿佛真的將她怎樣了一般……這又是怎麽了?難道她真的這麽愛騙人?其實,葉易琛不信。

但是葉易琛並沒有那麽多的時間去思考這些,林雨默難得的主動,將自己的舌伸進男子的口中,沒有熟練的技巧,葉易琛隻感覺林雨默太慢,得不到滿足!

葉易琛伸手用力的扣住林雨默的頭,狠狠的加深了吻,隨即離開了林雨默的唇,

細密的吻落在林雨默的眉心,鼻尖,下顎……

被奪走主動權的林雨默倒也不怒,隻是輕輕的笑著,看著車內這一方小天地,或許不是很舒服,但是,她已經不在乎了。

隻是這樣熟練的動作,讓葉易琛心裏的另一股怒火上湧,如果一切都是騙他的!那林雨默這個女人是有多可惡!

想到這些,葉易琛低下頭,用力的在林雨默身上啃咬,留下一個又一個屬於他的痕跡,當然他不會中途叫停,畢竟是享受的事情,他葉易琛為什麽要叫停?

醫院內,艾熏來到了骨科病房樓層,迅速的找到了以前常來的病房。

“今天怎麽樣?”

“嗬嗬……沒有感覺。廢了……”

“別這樣,多複建,會……”

“夠了!別騙我了!哈哈!我昏迷了幾年,醒過來就是個奇跡,還想要複建……複建……”

艾熏聽到這般熟悉的聲音,隻有一種五雷轟頂的感覺,愣愣的扭轉門把手,推開了門,看進去,一個瘦弱的少年靠在床上,一邊是個穿著白大褂的男人,兩人的表情難以言喻的悲傷,但是他們卻不能阻擋艾熏的驚喜!

“阿傑你醒了!”艾熏幾乎是用撲的,猛地撲到了林宇傑的身上,用力的拍著林宇傑的胸口,眼淚掉的很凶,忽然坐起身,拿出手機,“不對不對!我要告訴雨默!她一定會很高興!她一定會!”

“吧嗒!”

手機落地,粉身碎骨。

艾熏的喜悅也同那隻手機一起,支離破碎,她不敢相信的抬起頭,看著林宇傑那個曾經的陽光少年,此時過於蒼白的膚色,還有嘴角極不像他的嘲諷笑意,好一會兒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阿傑……你怎麽了?”

“告訴她幹嘛?”林宇傑冷笑,“告訴她,我就不是廢人了?告訴她,她就會願意找回我這個被她拋棄的人了?可笑!”

“阿傑……”韓靳忽然發生的一切,好一會兒才理清了思緒,他不像是林宇傑,正宗的天才少年,卻因為天妒英才而如此不幸,他的成績全是靠著自己的努力,一點點的拚來的,在思考之後,才開口,帶著一種沉穩的力度,“你別這樣,我想,雨默不想這樣的……”

“不想?”林宇傑隻是笑,依然是那種皮笑肉不笑的冷笑,將他一貫的帥氣都藏得找不到了,“她親口說的!你憑什麽說她不想!她的眼裏,除了那個男人還有誰?她為了那個男人,拋棄全世界……很好啊!讓她滾!”

艾熏怔愣的聽著,雖然麵部表情僵硬不已,心裏卻是已經全都懂了……還有什麽可以說的呢?她是指的林雨默,那個男人不用說就是葉易琛,而他們說林雨默為了

那個男人拋棄了一切……大概就是林雨默要自己來看阿傑而不願意自己來吧……

林雨默,你究竟答應了葉易琛什麽……

一片愛氣息的蘭博基尼內,葉易琛飛快的整理了自己的衣服,並用西裝將林雨默裹好,理智回籠後,立即發動了車子,直奔虞山公園。

一路上,葉易琛沒有再跟林雨默說過一句話,不是不想說,而是,他不知道該說什麽,該怎麽說……剛剛愛過的兩個人,然後說一句,我們分手吧!換了別人,葉易琛大概根本不會猶豫,可是此時對著林雨默……葉易琛看著那張微微蒼白的睡顏,忽然真的說不出口。

車子很快到了虞山公園,葉易琛推了推林雨默,開口,“默默,到家了……”

“到家了……”林雨默無意識的張嘴重複道,然後才悠悠的醒來,看著葉易琛,忽然扯起嘴角,似乎明白了什麽,五年前,也有人跟她說過,“到家了……”然後,她失去了那個人……足足五年多!

林雨默不知道自己為什麽笑,但是那種預感已經太強烈,強烈到她根本不想著去掙脫,起身,裹好了葉易琛過於寬大的西裝,上了樓。

許久不曾回來的房間裏,還是跟往日一樣,金色的陽光照進臥室,可是臥室裏沒有了羞人的一雙人。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走進房間拿了衣服去衛生間換,皺緊了眉,卻是依舊不知道該怎麽開口。

當林雨默換好衣服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葉易琛。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皺緊了眉,似乎陷入了一種極大的痛苦之中,抿了抿唇,將自己胸口的心痛壓下,扯起了她獨有的笑靨,帶著一絲絲苦澀,其餘全是溫柔,“阿琛,你是要跟我分手,對嗎?”

葉易琛一愣,沒想到林雨默忽然出現,甚至將他遲遲說不出口的話說了出來,轉頭對上女子的笑靨,忽然一陣心疼從心底冒了出來,鈍痛的感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是為什麽!

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微變的臉色,心裏已經確定了自己的猜想,像葉易琛這樣的人,會在自己麵前變了臉色……

“默默……”

葉易琛不知道如何開口,這一刻的他完全不想放開林雨默,然而震動明顯的手機打斷了他的想法,拿出手機,“曹一芯”三個字讓葉易琛的瞳孔一瞬間縮緊,葉易琛接起電話,眼睛卻是直直的盯著林雨默。

“阿琛。”曹一芯溫柔的聲音仿佛隔了許多年,讓葉易琛心神一動,葉易琛記得上一次曹一芯這麽對自己說話的時候,已經是五年以前的事情了。

“嗯。”隨意的應了一聲,葉易琛看著林雨默淡笑的眼神,澄澈的仿佛什麽也不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