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葉易琛不知道為什麽這一刻的林雨默讓他感受不到平日裏,隻要是林雨默可能欺騙自己他都會勃發的憤怒,這時候的葉易琛的感覺,更多是對這個不一樣的林雨默,有一種濃烈的不安。

那個虛浮在林雨默嘴角的笑容,葉易琛終於看不下去,別開了頭,而耳邊的聲音卻還在繼續,讓葉易琛逃避不掉。

“你不在家裏,那些人我都不認識……”曹一芯一個人坐在寬大的沙發上,周圍的人將自己愛吃的東西擺滿在了桌上,然而曹一芯心裏的不安卻沒有因此而有一點點的減少,一直到撥通了葉易琛的電話,聽到了葉易琛的聲音,才放下了心。

想起那個醫院裏的女人,曹一芯心裏還是不舒服的,聽著電話對麵的人一陣陣的沉默,她還是忍不住的念叨了,“阿琛,那個醫院的女人……”

“我知道!”葉易琛本是在想如何安慰曹一芯,可是當聽到曹一芯這樣提起林雨默的時候,忽然一陣不悅,說話的聲音也少了往日的溫潤,帶了幾分急切,卻又後知後覺的看了林雨默,隻是麵對那一張沒有絲毫變化的笑靨,葉易琛忽然是更不高興了。

“阿琛……我……我是不是太煩了?”曹一芯從電話對麵傳來的聲音,不像是與自己對立了這麽久的那個女人,多了幾分女子的嬌柔,女子的柔軟,隻是葉易琛並沒有因此而覺得多舒心,隻是賭氣,甚至可以說,他是在跟林雨默賭氣。

“沒有,一芯,我隻是不喜歡你這麽懷疑我,我跟那個女人,”葉易琛的聲音很溫柔,溫柔中卻隱藏著冷冽,這是林雨默最清晰的感受,感受到葉易琛的視線,知道他口中的那個女人就是自己,林雨默忍不住的聽了,“一點關係也沒有!”

林雨默的嘴角不自覺的上揚,有的時候不是甜蜜才會忍不住的笑,有的時候明明一切都在自己的腦海中過過一遍,卻在麵對時還是做不到坦然,她也隻能笑,隻是苦笑。

曹一芯很懂得男人的心性,知道哪裏是她不能觸碰的地方,所以她適時的“信任”了葉易琛,隨便的說了幾句,掛斷了電話。

可是,曹一芯的心是安了,葉易琛的不悅卻也上來了,看著林雨默依然微笑的眉眼,他冷冷的一笑,或許這個女人真的是一點點都不在乎自己!那麽,也罷!就到今天為止吧!

“林雨默。”葉易琛難得的直呼了林雨默的大名,嘴角一抹冷嘲的笑容絲毫不介意會不會傷到林雨默,“我本來不知道怎麽開口,畢竟當時是我要求你做我的女人,不過,既然你自己都說了出來,想來你也不想繼續我們之間的關係……”

葉易琛方才的那些話一出口,他就自覺不對,立即換了語氣,“對於你的身體,我也膩味了!我有喜歡的女人,她回來了,林雨默,你自由了!”

這一切,在知道MIKY就是曹一芯的時候,林雨默就知道這一日了,可是,當這一切真真切切發生的時候,林雨默還是感受到了無以言語的痛。最後的希望,以為葉易琛是有一點點喜

歡自己的,所以才會這麽猶豫……這一刻,也被打破,林雨默扯起嘴角,不語。

心痛的時候,連空氣都變得稀薄,林雨默是不敢說話,怕呼出的氣多進入的氣,當著葉易琛的麵將自己最狼狽的樣子表現出來。

但是這樣的林雨默看在葉易琛的眼裏卻儼然是另一回事,她無所謂,甚至可以說是根本不在乎!葉易琛幾乎想要再度將那個女人壓到身下,狠狠的懲罰,隻是握在他手中的手機,不斷的提醒著葉易琛,不可以!

想到曹一芯,那個好不容易跟自己走到一起的女人。葉易琛也絕對不會跟林雨默再有任何關係!所以,葉易琛選擇了另一個方式來報複林雨默。

“這個公寓裏我買給你的東西,你都可以帶走,還有這是一張空白的支票,上麵的數字由你來填寫!”葉易琛從胸前的口袋裏取出一張似乎是早已準備了多時的支票,伸手,卻沒有給林雨默接過去的機會,而是任由那一張輕飄飄的支票乘著風,飛落到地上。

林雨默依舊沉默,彎腰撿起地上的支票,沒有看葉易琛,走到了臥室裏,將那一台小小的粉紅色筆記本拿了出來。

“我隻要它。”林雨默這麽說,淡淡的眼神裏,似乎是有那麽一點點的在意,隻是轉眼即逝,讓葉易琛忍不住的冷笑。

“好。”葉易琛看著林雨默那一副沒有人看以將她看透的模樣,冷嘲著道,“林小姐,你可以滾了!”

一向教養極好的葉易琛爆粗是林雨默沒有想到的,隻是她沒有爭辯,也沒有抬頭去看葉易琛,而是轉身抱著筆記本,走出了葉易琛公寓。

一直這樣默默的走著,直到走到了虞山公園外,林雨默忽然停住腳步,轉過身,看了一眼遠處的那一間公寓,嘴角的弧度一點點的消失,最後隻剩下一片死寂,好一會兒,她張了張嘴,“阿琛,以後沒有我,你會過的更好吧?”

然而,空氣裏淡淡的涼意,卻沒有人回答林雨默的話,而是她自己默默的扯了扯嘴角,“隻要你過得好,那就夠了。”

張開手掌,林雨默看著手心裏的那一張小小的支票,眼神緊緊的鎖定著它,看到的卻不是空白填寫支票的地方,而是那字跡潦草的“葉易琛”三個字。

事情一件件的落定,葉易琛本是很高興的,畢竟他終於抱得美人歸,雖然失去了一個玩物,但換來一個“真愛”,對於葉易琛來說,也算是值得的,隻是,葉易琛不知道為什麽,跟曹一芯相處的日子,竟然遠沒有跟林雨默相處那麽輕鬆,而且還有許多的不適應……

比如,葉易琛工作的時候,曹一芯一旦侵入,葉易琛總會很難控製的不悅情緒。比如,大綱曹一芯善解人意的給他去倒一杯咖啡提神,葉易琛卻想喝林雨默給他泡的茶。比如,在公司的時候,那個不知道是幹什麽吃的的秘書給葉易琛端茶送水卻讓葉易琛幾乎暴走……

而林雨默,從那一天離開葉易琛的公寓,再也沒有出現過在葉易琛麵前,葉易琛雖然想知道,但是已經做

了決定的事情,葉易琛沒有違背的先例,以後也不會有!

所以,林雨默辭職的消息,離葉易琛真的很遠。直到一個多月之後……

總裁的專屬電梯出了故障,葉易琛跟曹一芯吃過午飯之後自然而然的一同乘坐電梯上來,隻是到了六樓的時候,曹一芯忽然說要給葉易琛一個禮物,所以葉易琛就跟著曹一芯在六樓下了電梯。

曹一芯嘻嘻一笑,“你等我哦!我去拿給你!”

說罷,曹一芯飛快的跑了,葉易琛隻是無奈的扯起了嘴角,忽然覺得有一點乏味,卻不知道是哪裏乏味了……

一陣秘書台專有的鈴聲刺激了葉易琛的神經,似乎是想起了當初第一次在公司遇到林雨默的情景,他大步走過去,卻看到的是一個從來沒見過的女生飛快的跑到秘書台前接起電話……

“林秘書呢?”看著那女生掛斷電話,葉易琛悠悠的開口,卻不知道自己的忽然出現給了那個小姑娘多少的壓力。

這個秘書台的小姑娘是個剛剛從大學畢業的女生,名字叫做夏夢,看到葉易琛的第一秒,因著那一張過於好看的臉,一下子晃了神,隨即才發現這就是自己的總裁大人,立即驚悚的站直了身子。

“我問你,林秘書呢?”葉易琛並不知道夏夢是新來的秘書,隻以為是一個看到林雨默不在而來幫忙接電話的小妹,語氣更是不善,跟林雨默交好的女人都不是好東西!就像那個叫做艾熏的母老虎!到現在都讓黎青嗆得厲害……

“啊?”夏夢睜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轉了轉自己的黑眼珠,好一會兒都答不出話來,而葉易琛的忍耐也已經達到了極限。

“你又是幹什麽的?秘書台的電話是誰都可以接的嗎?”

然而,這一次夏夢沒有癡呆了,葉易琛責怪的話語沒讓她害怕,反而是幫她一下子理清了思緒。

“報告總裁!我們這裏沒有林秘書!隻有我!我是新來的夏夢,是在這裏當秘書的!”

夏夢一口氣將葉易琛原先的問話全部回答了幹脆,沒有留一點讓葉易琛發怒的理由,但是,她不知道她的回答就是葉易琛怒氣的來源。

“沒有林秘書?”葉易琛扯起嘴角,忍不住的冷笑,已然將夏夢嚇到但葉易琛卻完全沒發現,“你是在開玩笑?”

“葉總?”CC不知道自己來的是不是時候,隻是聽到葉易琛的聲音,她不由自主的想起林雨默,便就插了話進來,“您是找林秘書嘛?”

葉易琛挑了挑眉,果然,她在的!不是嗎?

CC對上葉易琛的黑眸,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別過頭偷偷看了一眼夏夢,示意她沒事了,隨即轉頭看向葉易琛,“其實,林秘書一個多月前就辭職了。”

……

其實,林秘書一個多月前就辭職了。

韓義昌看著抿著唇,一臉惱怒之意的總裁回到辦公室,忍不住的念叨了一句,果然還是林秘書對總裁的影響力大,隻可惜,總裁根本沒發現。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