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麽?”薛秘書聽到韓義昌似乎叨念了什麽,抬起頭問道,可是回答她的卻是韓義昌禮貌的笑容,以及他搖頭說著沒事的樣子。

沒再多問,薛秘書低下頭做自己的事情,一直過了半小時才抬起頭。

“韓助理,我不敢去給總裁倒茶……”薛秘書慢悠悠的遊移到韓義昌身邊,伸手拉了拉韓義昌,卻被韓義昌飛快的躲掉。

韓義昌無語的看著薛秘書,將手裏的東西整了整,看了一眼茶水間,很是鎮定的說道,“那就按照葉總以前的口味,泡咖啡!”

“啊?”薛秘書愣住,但是看著韓義昌信誓旦旦的模樣,終於還是照做了。

確實,葉易琛並沒有憤怒,也沒有暴躁,因為葉易琛根本就隻是微微抿了一口就將咖啡放到了離手很遠的地方,大有不喝的意思!

葉易琛煩躁的情緒縈繞,根本沒有質問薛秘書為什麽是咖啡而不是他要的鐵觀音!為什麽!那個女人可以走的那麽輕易!她不是應該跟那些女人一樣,死纏爛打的追著自己說,“阿琛,別離開我!我愛你!我不能沒有你!”這樣嗎?

葉易琛將手裏的筆用力的拍到桌上,臉色很不好,連工作都辭掉!難道是打算拿著那一張支票就去過不需要努力的日子了嗎?

總裁辦公室門外,一個精致的人喘著氣衝了過來,直奔到韓義昌的工作桌前,“阿琛呢?”

韓義昌一抬頭就是曹一芯焦急的臉,皺了皺眉,手指指向了辦公室。

曹一芯轉頭看向葉易琛的辦公室,心裏忍不住的生氣,也不管葉易琛規矩了,猛地推開了門闖了進去,卻看到葉易琛臉色不好的不知道在想什麽。

“阿琛……”曹一芯眼眶紅紅的走到葉易琛跟前,在他說話前就開了口,聲音裏帶著幾分哽咽,一臉無辜委屈的看著葉易琛。

“怎麽了?”原本的怒斥終於被葉易琛全數咽了下去,盡可能溫柔的開口,淡笑著起身伸手將曹一芯攬進懷裏,輕輕的蹭著曹一芯的脖子。

“不是說好了,在電梯口等我嗎?”曹一芯委屈的說道,閃著淚光的大眼睛抬起來,盯著葉易琛,試圖讓葉易琛知道自己的心情,難過,不安以及……擔心。

曹一芯沒有說過,但不代表她沒有感覺到過……或許葉易琛自己都不知道,但是曹一芯相信自己的直覺,一如之前她以為葉易琛是喜歡自己,此時的曹一芯覺得葉易琛的眼裏有了別人,甚至連心裏都住了另一個人……

葉易琛是這一刻才想起來剛才的事情,曹一芯說要給自己的禮物……這樣的情況讓葉易琛更加鬱悶,他到底是怎麽了!為了那麽一個已經不在自己身邊的人,居然忘記了跟女友說好的話!

葉易琛盡可能的扯起嘴角,溫柔的笑著,伸手輕輕的拍著曹一芯的背部,“我隻是忽然想到了一點急事,真對不起,我應該以你為重的……”

曹一芯也懂得進退,雖然她並不相信,但是既然葉易琛還願意騙她,曹一芯知道葉易琛還在努力的維持著與自己的

感情。這,也是她曹一芯要的!所以,將眼淚眨去,曹一芯扯起嘴角漾起一個甜蜜的笑容,從葉易琛懷中掙脫了出來。

“你看!”伸手將手中的的紙袋遞給葉易琛,曹一芯臉上有一抹淡淡的自豪,似乎是乖巧的孩子正在等待老師的表揚。

葉易琛愣愣的從曹一芯手中接過,不得不說曹一芯真的很懂得如何維持一段感情,畢竟是一個女強人,但她卻懂得對自己的男人示弱……這是一般女強人做不到的。

打開紙袋,一條藍白相間的圍巾出現在葉易琛麵前,不得不說曹一芯的眼光真好,這淡雅的顏色很襯葉易琛,可是葉易琛想到的卻是,林雨默離開的那一天,穿著一條藍白相間的連衣裙,淡淡的笑容,裝飾的她仿佛不食人間煙火,對自己毫無眷戀……

葉易琛皺眉,用力的搖頭,將林雨默在自己腦海中的形象搖去,一時間竟忘了曹一芯就在他麵前。

“怎麽了?”曹一芯愣愣的看著葉易琛,不解的看著葉易琛,眼裏的淚花已經開始擴散,“阿琛你不喜歡嗎?”

葉易琛直覺想說他不喜歡!隻是看到曹一芯,那股衝動被他壓下,盡可能的微笑,葉易琛伸手摸了摸曹一芯的頭,抿了唇,“其實我很喜歡,隻是最近太忙了……我頭暈的厲害。”

曹一芯一愣,隨即點點頭,很溫柔的踮起腳伸手去按住男子的太陽穴,心疼的聲音順勢傳入葉易琛的耳中,“怎麽這麽拚呢?身體也很重要的啊……”

葉易琛淡淡的笑了,伸手扶穩曹一芯,低頭吻住了女子的唇,隻是感受著那一對軟軟的唇,卻始終嚐不出屬於林雨默的甘甜,葉易琛隻能逼迫自己去喜愛!去喜愛這一個女人的唇……

許久,一吻結束,曹一芯在葉易琛懷中輕喘,隻是葉易琛卻興致缺缺,隻覺得自己似乎對不起曹一芯,明明那麽愛,那麽在乎……為什麽,卻在這個時候想到那個女人?都是林雨默害的!葉易琛想,如果不是她故意的離開自己!故意的辭職!自己怎麽會忍不住的想起她?

“等我忙過這一陣,我們去鄉下走一走,讓你去看一看你曾經的家……”葉易琛看著曹一芯微紅的小臉,忽然有些愧疚,就這麽開了口,“那裏,應該已經變得很好了。”

曹一芯一愣,想起那一戶人家,心裏忍著冷笑,點點頭,她是想回去看看!雖然一直沒有勇氣去看,不敢知道到底是怎樣的人家為了另一個孩子將親生的自己拋棄……

Z市的鄉下,金溪縣。

林雨默一覺睡到大天亮,已經有許多的日子都是這麽舒服的過來了,不在城市中,一個人靜靜地落腳在自己曾經的住過的地方,不過那些年是窩在牆角,如今她可以安安靜靜的躺在大床上,沒有人會打擾她!

林雨默起身,洗漱完畢,隨即穿上了自己買的白色t恤。沒有了葉易琛的日子,林雨默以為再也沒有打扮自己的理由,以往在公司的她是白色襯衫加裙子,如今,白t加牛仔褲就好!

殊不知,這樣的林雨默仿佛一下子回到

了青澀的年華,完全像是一個學生模樣!

林雨默整理了自己的牛仔小背包,背好就出門了。

金溪縣上有一個孤兒院,名字叫**心孤兒院,林雨默就出自於那裏,跟她唯一的弟弟林宇傑。或者可以說,林雨默跟林宇傑成為姐弟就是因為愛心孤兒院。

那還是在十幾年前,林雨默憎惡的看著那個說著要照顧她一生一世的壞叔叔,因為林雨默知道,就是這個壞叔叔!是他害死了林雨默的爸爸媽媽!所以小雨默就算是要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去到孤兒院!做一個孤兒!她也不要跟那個壞叔叔在一起!

然而,林雨默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一直到到了愛心孤兒院,林雨默才知道“愛心孤兒院”的“愛心”是在博取外來之人的“愛心”,就像是以前的小雨默,每次來都會帶著自己的愛心,捐點錢。但是“孤兒院”三個字才是她林雨默此時真實的寫照!

在愛心孤兒院,林雨默為了自己高傲的性子,她不爭,不搶,所以她沒有溫暖的棉被,沒有好吃的食物,到最後甚至是連吃的都沒有!還有年紀大一些的孩子要欺負她……

在那樣的日子裏,那個壞叔叔又出現了,他說隻要小雨默願意,就可以帶著小雨默離開這裏!然而,林雨默看著壞叔叔,用力的搖了搖頭!那一次,就成了林雨默最後一次見到那個“壞叔叔”……

林雨默不得不承認,當“壞叔叔”離開之後,她想念那個壞叔叔,想念他每一次都讓著自己,哪怕自己再怎麽搗亂也無限度的忍耐著自己……在那段時間,沒有吃的,沒有喝的,還穿不溫暖,林雨默真的以為自己的生命就要告終,可是林宇傑出現了。

那是林雨默九歲的生日,她一個人靠著角落孤零零的,已經快睜不開眼睛,忽然一個熱乎乎的包子被遞到林雨默跟前。

“給你吃!”林宇傑黑色的眼睛裏帶著猶豫,但是似乎又是下定了決心,林雨默一愣,卻還是狼吞虎咽的吃掉了那個救了她一命的包子。

從此以後,林雨默懂了。什麽是尊嚴?什麽是形象?在生命麵前,那都是狗屁!她開始跟著林宇傑一起去搶,去打架,去做各種以前不會做的事情,也確確實實的當上了孤兒院裏的小老大……

隻是上帝真的不大喜歡林雨默,在這個小老大沒當幾天之後,“愛心孤兒院”被一場大火消滅的個徹底。

“阿傑,你說,那裏那麽濃的煙霧,它是怎麽了?”九歲的林雨默卻還是傻傻的,看著不遠處的煙霧繚繞,問著跟自己偷偷出去玩的弟弟。

林宇傑黑色的眼眸裏閃過不屬於他年紀的冷笑之意,隻是林雨默沒有看到,隻聽到林宇傑稚氣的聲音,“燒了。孤兒院,被燒了。”

“燒了?”年幼的林雨默一時間還沒能夠反應過來,重複了一聲後過了好久才猛的想到,孤兒院被燒了,是不是就代表自己最後的落腳之處就沒有了?孤兒院被燒了,那孤兒院裏的那些小朋友們怎麽了?孤兒院被燒了……那個壞叔叔是不是就再也找不到自己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