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麽,一直排斥著那個壞叔叔的林雨默這一刻,心中有一種生疼的感覺,就像是爸爸媽媽離開時候,那種有一塊東西從胸口被狠狠剜去的疼痛感。

“姐,以後我照顧你!”似乎是看到了林雨默微變的臉色,林宇傑伸手握住林雨默的,小小的手心傳遞著溫熱,試圖驅趕一瞬間淹沒了林雨默的陰霾。

……

“阿傑……”走出旅館,沿著小路一直往前,林雨默任由飄渺的思緒淹沒自己,終於在小路的盡頭忽然停下,嘴裏呢喃出曾經熟悉入骨的名字,隻是這一刻卻隻感覺到濃濃的酸意。

這條小路的盡頭是一家玉器店,與十多年前一樣,“古式玉器行”五個字的招牌破舊不堪,卻依然被掛在店門口。林雨默記得十多年前就是在這裏,自己跟林宇傑徹底踏上了獨自生活的道路……

轉頭,遠處有一家漁場,正是當年“愛心孤兒院”的所在之地。

說起來真可笑,被大火燒毀的地段此時變成了一片漁場,漫天漫地的水,若是當時能夠澆上去,是不是孤兒院還會好好的?林雨默的思緒忍不住的頓住,腦海裏剩下四個字:覆水難收。

Z市市醫院

“阿傑,來,小心!”

“阿傑!”

“阿傑……站起來!你可以的!”

“阿傑……”

“阿傑……”

艾熏看著林宇傑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在地,一次又一次的爬起來,曾經學生年代的嫉妒之意再也不複。原來不是什麽天才,原來不是天生就可以,原來隻是努力,不斷的努力,在你看得見或者看不見的地方都在努力……

“吧嗒!”一聲巨響,木質的拐杖從中折斷,林宇傑好不容易保持平衡的身體一下子傾斜,毫無意外的重重摔倒在地。

“阿傑!”艾熏瞪大了眼睛,幾步衝了過去,試圖扶起林宇傑,卻發現毫無辦法,卻因為拉扯,艾熏忽然看到了林宇傑掀起的衣袖,手臂上橫橫豎豎的青紫,一下子眼淚充盈了眼眶,聲音也哽咽了。

“阿傑!不練了!我們不練了!大不了,大不了,大不了艾熏姐養你一輩子!這,這也沒什麽大不了的!”艾熏幾乎是歇斯底裏的低吼,一屁股坐在地上沒有任何動作的意思,林宇傑看著這樣的艾熏,嘲諷的扯起嘴角,冷冷的哼笑了一聲,卻沒有引起艾熏的注意。

“那個女人,也曾經那麽講過。”林宇傑將自己的手臂從艾熏的手裏抽出,冷漠的聲音瞬間灌入艾熏的耳中,那不是林宇傑一直以來對林雨默的溫柔與不顧一切,而是一種冷徹心扉的寒意,讓艾熏一下子睜大了眼睛,無言的盯著林宇傑,看著他那張好看的唇張合,吐出更為冷漠的字眼,“連她那麽老實的人也會失言,嗬嗬,這個世界還有誰是可信的?”

艾熏隻感覺自己的身體渾身一震,猛地控製住心口的抽搐,冷下臉,艾熏含著淚瞪著林宇傑,“你怎麽可以這麽說她?她是你的姐姐!你的親姐姐!你……”

“親姐姐?”林

宇傑聽到那三個字,大覺可笑,狠狠的推開了艾熏,用力的撐起自己的身體,隻是手剛離地,高大的身體又一次重重落地,“哪一個親姐姐會讓自己弟弟這樣的?”

“阿傑?”韓靳早在門外的走廊上就聽到了地板震動的聲音,不用想他也可以知道,除了林宇傑,還有誰會那麽希望站起來?隻是當他走進病房的那一瞬間還是被嚇到了。

那個木質的拐杖是他三天前給林宇傑做的,竟然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就斷了,隻能說明林宇傑的瘋狂程度已經超出了他的計算!

韓靳沒有看到艾熏的表情,也沒有注意到林宇傑的憤怒,完全是以醫生的眼光看到了病人的無助,大步上前,扶起了林宇傑,用力將林宇傑扶傷了病床。

艾熏抿著唇,明明是那麽愛護姐姐的弟弟,怎麽會變成這樣?明明是最在意的弟弟,為什麽會連麵都不敢見上一麵?這兩個人之間到底發生了怎樣的事情……忽然,艾熏腦海中閃過一個人,忽然覺得他或許可以給她一個解釋。

艾熏看了一眼林宇傑,那雙烏黑的眼眸裏沒有一絲情緒,艾熏也懶得去管,憤憤的落下一句,“林宇傑!剛剛跟我說的那種話,留著你以後好了自己跟林雨默說去!”

林宇傑瞳孔猛然收縮,胸口起伏變的劇烈,若是林雨默好端端的在這裏,他怎麽會這麽憤怒?若是林雨默好端端的生活著,他為什麽這麽瘋狂?可是,林雨默失蹤了!林宇傑憤怒的眼眸抬起,卻看到艾熏從門口閃過的身影,林宇傑惱怒的想要下床卻被韓靳拉住。

“你夠了!”韓靳壓住林宇傑,剛剛幫林宇傑檢查,已經發現他身上的傷痕,再加上之前的骨骼並沒有很好的連接長好,偏偏林宇傑又這麽急!韓靳想說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但他也知道,那份心急無法控製!看了一眼門口,韓靳壓低了自己的聲音,“阿傑,你隻有好好的照顧自己,才能起來去找雨默。”

林宇傑氣憤著看著韓靳,好一會兒,終於平息下心中的氣憤之意。誰知道他的氣憤,並不隻是氣憤林雨默。那次,林雨默乖乖女的聲音說要為了那個男人放棄過去的一切,林宇傑已經知道是誰,葉易琛!除了葉易琛,林宇傑找不到這個世界上還有哪個人足夠林雨默為了他那麽瘋狂!

那時的林宇傑是生氣的,隻是當時林宇傑的憤怒頂多也致死淺淺的一層,更多的是作為林雨默的弟弟,他了解林雨默的心性,所以他無法不心疼林雨默,無法不擔心林雨默。

畢竟,以前的林宇傑可以自己陪在林雨默身邊,不管是發生什麽事,總有自己陪著的林雨默,如今……林宇傑看著自己的那雙腿,五年了,骨骼卻一直沒有連接上,從某個意義上來說,他就是一個廢人了……

比起一個植物人,一個殘疾人會好嗎?不是依然保護不了他要保護的人嘛?!

沒錯!林宇傑生氣!煩躁!暴怒!因為……他站不起來,不能站在林雨默身邊,而林雨默也不到他身邊……明明在昏迷中,清楚的感受到過林雨默溫柔的手心,溫柔的話語

,“阿傑,你要堅持住!姐會照顧你,一直照顧你!”

說好的“一直”去哪裏了?林宇傑想問問林雨默,是不是姐弟之情終究抵不過她胸口的那份愛情?那個傷她至深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比自己要重要!如果是這樣……林雨默,我永遠都不想再見到你!

此時在金溪縣的林雨默已經走到了遠處的漁場,近處看這一切,心裏忽然特別特別的想念林宇傑,不知怎麽地,強忍多時的眼淚一下子落了下來,再也控製不住。

林雨默想起十多年前,第一次看到林宇傑,那個猶豫著用自己搶來的食物救了她一命的小男孩。孤兒院沒了以後,陪孤孤單單的自己一起走過整個城市,隻為了跟自己相依為命的男孩。身無分文時,不管是偷的騙的搶的,隻要是辦法都用盡,隻為了給自己吃飽肚子的弟弟……如今的林宇傑,怎麽樣了呢?明明很想念,林雨默卻不敢去看他一眼。

還記得,她上一次堂而皇之走進病房,端坐在林宇傑床邊,用力的握進了林宇傑的手,她下定了決心,相依為命,林宇傑就是她的命!

隻是,這五年來,林雨默卻沒有再踏入過林宇傑的病房過一次!原因的話,說起來就很可笑了。那時還是個消息靈通的年代,林宇傑病重的消息很快席卷了校園,於是這個本著以學習委主的校園就成了八卦的聚集地。

因為葉易琛而憤恨著林雨默的眾人一次次的逼迫讓林雨默失去了控製,卻因為林宇傑的存在而沒能達到讓林雨默退學的目的,這一次的事情讓他們更有了借題發揮的機會!

而那時從療養院出來沒多久的林雨默聽著每一個人口中意思一致的說辭:“就是林雨默害了她弟弟!她弟弟一定恨死了她!”竟然就這樣站在了林宇傑病房門口,再也沒有了勇氣踏進……

林雨默想念林宇傑,卻隻能躲在門外甚至是窗外,偷偷的看著,隻希望林宇傑不會生自己的氣,不會看到自己……

可雖然是這樣的委屈,但是林雨默這一次沒被擊垮,反而是站了起來,為了林宇傑!林雨默背負起了一切,那個一直被林宇傑照顧的妥妥的女生第一次走出了校園,站在了社會上,從兼職到正式工作……她的每一步都走的辛苦,但是也都極為紮實,因為她不能給自己任何一個失敗的可能。

當然,林雨默千算萬算沒算到的是最後竟然沒有人炒了他,而是她自己辭了職。想起葉易琛好看的麵容,深不見底的黑眸,還有他微笑起來明朗的暖意……失去了,至少擁有過。

艾熏匆忙跑出病房,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才想到根本不知道黎青的住處,一陣鬱悶,打開手機打算找一找有沒有聯係方式。

“啊!”翻著通訊錄的艾熏忽然驚叫一聲,引起了周圍不少人的側目,她有些尷尬的扯了扯嘴角,回頭發現自己要找的人竟然就在自己麵前,還害的自己這麽慘,瞪大了眼,怒罵,“黎青你是要幹嘛?你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嗎?你欺負了我的好朋友!你現在還要來整我?我警告你,我跟你勢不兩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