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焱一愣,蹙起的眉頭鬆散開,轉頭看向門外,此時的門外卻是被雨簾隔住,讓你看不清切外麵的一切。

然而,林雨默在傾焱轉頭的一瞬間看到的卻是他一頭的長發,飄逸,帶著一種出塵的氣息……說不清楚是什麽感覺,怪怪的,植入心底。

“那小姐就隨意坐一坐吧!”傾焱回過頭時,臉上已是淡淡的笑意,手伸向一旁的座位方向,看著林雨默走過去,還適時的自我介紹道,“在下傾焱,敢問小姐芳名?”

“林雨默。”林雨默說道,然而,想起傾焱剛才那一派古風的氣味,嘴角抽了抽,隻覺得自己的回答太過現代,破壞了這裏古風的和諧。

第五十九章 傾焱的告白

“古式玉器行”裏,林雨默與傾焱自我介紹之後便隻剩下一片寂靜,傾焱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手裏不斷地撥動著手邊的算盤,而林雨默隻是坐在一邊,看著門外。

不知是過了多久,雨漸漸的停了。

林雨默站起身,看了一眼傾焱,隻覺得這一次偶遇著實有趣,雖然想跟傾焱說一聲自己要走了,卻不想打擾到他,最後林雨默還是悄悄的轉身要離開。

傾焱低著頭,卻忽然笑道,“林小姐,今天很歡迎你來到‘古式玉器行’,相逢即是緣,以後還請林小姐多來光顧。”

林雨默一愣,已然站在了店門口,前麵是屬於她的現代風光,而身後,是“古式玉器行”的古風氣息,雖然明知道自己沒有錢,也沒有什麽機會再來了……可是,林雨默還是轉過頭,微笑著衝傾焱點頭,“好。”

與此同時,金溪縣汽車站。

“雨停了。”站在破舊的屋簷下,葉易琛皺緊了眉,白色的西裝因為忽然落下的雨也濕了大片,此時看著麵前的這一方天空中,聲音沉得很。

“嗯!”曹一芯點頭,伸手挽住了提步就走的葉易琛,“阿琛,我有點累了,我們今天先休息一晚吧?”

葉易琛身形一頓,麵對這樣破舊的縣,忽然有一種不願意多待的感覺,隻是看到曹一芯的臉,那拒絕的話語就斷在了口中,緩緩的點下了頭。

葉易琛跟曹一芯隨後是入住了金溪縣一間叫做“湖光”的三星酒店。這“湖光”雖然隻是三星的酒店,但是對於金溪縣來說,已經是很高級的酒店了,而由於這家“湖光”就靠著湖邊,曹一芯是看了一眼就喜歡上了這裏,才會讓葉易琛這麽輕易的留住了下來。

“阿琛……”

葉易琛將曹一芯送進房間,隨即轉身就要離開,卻被身後的人扯住了衣角,回頭看到曹一芯委屈的眉眼,心裏一股煩躁卻被葉易琛壓製的很好。

“怎麽了?”葉易琛轉身開口,語調溫吞看不出起伏,甚至讓人有溫柔的錯覺,葉易琛抬起手輕輕的握住曹一芯的手,順勢將曹一芯的手拉下自己的衣角,溫柔中夾雜著的冷漠,可惜曹一芯一直沒發現。

“為什麽訂兩間房?”曹一芯委屈著,反手握住了葉易琛微涼的手心,眼裏

有一絲淚意閃過,淡淡的淚花在眼眶中,她毫不掩飾的看著葉易琛,仿佛就在等著葉易琛的心軟,妥協,陪伴……

隻是這一次,葉易琛然曹一芯失望了,因為葉易琛看著曹一芯微紅的眼眶,心裏隱隱的煩躁急劇增加,仿佛即將爆發,他用力的壓製住,卻還是抽出了曹一芯握住的手,落下一句,“今天太累了,我先去休息了。”

說罷,葉易琛轉身離去,留下曹一芯尷尬的站在原地,任由那扇門因為風的吹動而貼著自己的背部,她完全不敢相信葉易琛會這樣丟下自己……一直到葉易琛的背影消失在另一件房門內,曹一芯才猛然回過了神。

是不是,葉易琛終於要發現,他已經不愛自己了?曹一芯回到自己的房間內,靠著窗口,窗外的湖,因為沒有風吹而如同一麵明鏡,隻是她的心裏卻是一片淩亂,這個問題幾乎可以將她逼瘋。

不可以!曹一芯用力的握緊了拳頭,尖銳的指甲扣緊自己的掌心,她已經不顧一切的跟葉易琛在一起了!怎麽可以就這樣放棄?

而此時在房間裏的葉易琛也是覺得奇怪,從來沒有對曹一芯有過這樣厭煩的情緒,因為喜歡所以在一起,因為在一起所以厭煩?葉易琛想不明白,厭煩所以疏遠,疏遠所以愧疚,愧疚所以想要彌補……隻是,就是這樣的彌補?

次日的清晨,第一縷陽光照入房間的時候,林雨默已然睜開了眼,依舊是那件破舊的旅館,在金溪縣已經呆了好些天了,或許是該離開的時候了。

林雨默起床,穿好衣服卻忽然聽到了一個清脆的聲響,低頭,林雨默卻發現一枚明亮的玉石戒指落在地上,打著滾兒轉著圈兒,讓她忍不住彎腰撿了起來。

這個戒指,林雨默記得。是那一天在“古式玉器行”見到過的,當時這個戒指就在傾焱手指上,隻是今天怎麽會……林雨默想不通,晃了晃腦袋,心想道,還是要去還給人家的,或許是什麽重要的東西也不一定。

林雨默離開了旅館,首先找到了一家早餐店,買了點吃的,就匆匆的走進了那條小路,沿著小路直往“古式玉器行”去。

隻是當林雨默站在“古式玉器行”店門口的時候,忽然有些無奈。

看著那依舊破舊的牌匾,隻是那扇應該開著一半的門卻已然緊閉讓林雨默隻能扯了扯嘴角,一抹苦笑洋洋灑灑落在臉上。

或許今天,還得留在這裏?

“林小姐,歡迎你再次光顧。”溫和的男聲從林雨默耳畔劃過,讓林雨默一個激靈,轉過身,看著穿著長袍的男子站在自己麵前,林雨默心中一喜,拿出手中的戒指遞給傾焱。

“這是你的吧?”林雨默微微的笑著,“我是今天早上發現它的,真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怎麽就……”

傾焱看著林雨默手中的戒指,眼睛眯了眯,伸手將戒指接過來,忽然開口,“林小姐,你願意跟我交往嗎?”

“啊?”林雨默第一反應就是震驚,抬起頭看著傾焱,長時間的怔愣之後,忽然

是笑了,“傾焱你真愛開玩笑!我本來還在想是不是要多留一天,既然戒指還給你了,那我今天就要走了!”

“走?”傾焱蹙眉,伸手攔住了就欲離開的林雨默,聲音微沉,“你要走去哪裏?”

林雨默看著傾焱玩笑開個沒完,有些無奈,隻是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對於她來說隻是走一步看一步罷了,可為什麽傾焱還要這麽盯著自己問呢?

“我跟你一起走好不好?”傾焱微笑著,對於林雨默懷疑他的玩笑話並不辯解,而是有些無奈的說道,“有仇家找上門,我想離開一陣倒是不知道去哪裏好,不如,林小姐,我跟你一道吧?”

林雨默怔了怔,對於傾焱的解釋她還是可以接受的,隻是讓一個男人跟自己一起走?這樣的事情林雨默做不出來!

“對不起,我……”

“林小姐!昨日在下容你在店內休息也算是恩,今日便答應了我當做是報恩,難道林小姐要拒絕在下?”聽到林雨默即將出口的拒絕之意,傾焱根本就不打算給林雨默拒絕的機會,沉聲開口,將林雨默的拒絕完全堵在了嘴裏。

林雨默有些無奈,皺了皺眉,想到昨天的事情,也算是傾焱幫了自己……“好吧,”林雨默有些委屈的點頭,“那你就跟我一起走吧!我現在要去旅館拿東西,你要跟我一起去嗎?”

傾焱不迭的點頭,讓林雨默最後的一點希望也化作泡影,她怎麽也沒想到傾焱竟然還要跟著她回旅館!

事實上,傾焱真的做到了,而且也真的跟著林雨默一同到了汽車站。

金溪縣隻有汽車站,汽車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林雨默站在售票口,隻是剛到她兩張已經買好的票已經出現在了林雨默麵前,讓她一愣,上麵寫的地方是至少有十七個小時車程的春城L市。

“春城一年四季,皆如春日,美得很。”看著林雨默有些變了的臉色,傾焱可說是真的淡定,他將手中的票拿好,笑的一臉燦爛,一字一句都是振振有詞,“我以為你若不去看一眼,那真是浪費了這樣美好的旅程。”

照理林雨默應該生氣的,不是說好了傾焱隻是跟著自己嗎?為什麽他會自說自話的給自己也買了去春城的車票?可是林雨默說不清楚,那一瞬間上湧的憤怒在某一刻忽然全數被滅。

“美好的旅程……”林雨默不由自主的重複道,語氣很是肯定,或許,她不應該把這一次的旅途當作一次苦旅,或許真的可以很美好。林雨默看著傾焱,用力的點下頭,“好!我們去春城!”

傾焱滿意的笑了笑,“走吧!還有五分鍾發車了!”隨即轉身就走在了前麵,他死也不會告訴林雨默,他是故意買了這輛車的,不僅是因為它四季如春,更是因為它夠遠!夠早發車!

林雨默一愣,隨即大步跟了上去。

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長途車程了,林雨默一坐就是十七個小時,不過好在不是一個人的旅行,傾焱在林雨默身邊果然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