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我可以叫你默默嘛?”

“可以啊……”

“默默,你知道數字0到1誰最勤勞,誰最懶惰嗎?”

“啊?不知道啊……”

“當然是2最勤勞1最蘭多拉!因為一不做二不休嘛!”

林雨默嘴角抽搐……

“默默,你知道最快讓‘冰’變成‘水’要怎麽做嗎?”

“唔……加熱?”

“錯!去掉兩點水嘛!”

林雨默又一次尷尬……

隻是這樣幾次之後,林雨默終於大笑出聲,轉過頭嚴肅的看著傾焱,“傾焱,不可以再跟我講冷笑話了!”

傾焱點點頭,一直微揚的嘴角放下,看著林雨默的眼神也變得柔情似水,讓林雨默一下子無措起來,忍不住的別過了頭。

“默默,為什麽不願意答應跟我在一起呢?”

傾焱的問題一下戳中了林雨默的心髒,不知道為什麽,林雨默有一種說不出的不安感,其實,她不是應該生氣的大罵傾焱登徒子嘛?然後說一句,以後不許開我的玩笑!可是這一次,林雨默低著頭一言未發。

傾焱沒有逼迫林雨默回答,而是極為溫柔的撫摸著林雨默的烏發,聲音柔和的如同美好的仙樂,“看得出來,你有喜歡的人,可是,默默,如果那個人在我們回到金溪縣之前沒有來的話,你就答應我吧!我想你有權利感受到被愛的幸福,而不是永遠追逐著另一個人……”

林雨默愣愣的沒有說話,或許是因為傾焱太過溫柔的聲音,也或許是因為傾焱的親密的撫摸安撫了她的心靈,也或許是因為傾焱的話真的是對的……她也可以有一個愛她的人,享受被愛的感覺。

不管是為了什麽,林雨默終究還是無意識的點了頭,而她反應過來時已經沒有辦法後悔,看著傾焱認真的表情,林雨默忽然後悔了……如果,她一直不能愛上他,那麽傾焱要怎麽辦?抿了抿唇,林雨默想,若是真的如傾焱所說,那自己不如就好好的留在傾焱身邊……

在傾焱的陪伴下,這十幾個小時的車程並沒有林雨默想象中那麽難熬,隻是當汽車進站的時候,林雨默卻發現一直跟自己說著話的傾焱竟然沉沉睡去。

林雨默嘴角扯了扯,十幾個小時一直跟自己說話,哪怕自己在睡覺,傾焱大概也在看護著自己吧……不知怎麽,心中溫溫的,直覺的想起葉易琛,若是有一天葉易琛也能這麽對自己,哪怕隻是一天,哪怕隻是一刻,哪怕隻是一次……林雨默想,她應該會感動的奮不顧身吧?

看著車上的人一個個走光,林雨默淡淡的笑了,搖了搖腦袋,沒有“可能”,自己何必要奢望呢?

“誒!你們怎麽還沒走!”汽車的司機本來已經下車,隻是忽然走到車邊看到了林雨默,吆喝著想要讓林雨默下車。

林雨默一愣,隨即下意識的伸出食指放在唇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接著便是轉頭看向傾焱,那張女氣的麵孔因為沒有睜開那雙帶著淩厲的眼睛而

顯得很是美麗。

司機看到這樣的情景,有些猥瑣的笑了笑,一臉我明白了的意思,便不再管林雨默他們,隻是在臨走前用唇語說道:等他醒了就快點走,已經六點半了,八點半要關門的。

林雨默看懂了,點點頭表示知道。

不過,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傾焱的事。傾焱一覺睡到了十點,林雨默則是靜靜的在一旁看著沒有說話,中間她也有急過,想過要不要就把傾焱叫醒,隻是時間過了就過了,林雨默做不到將熟睡的人推醒,隻能任由他睡去,而時間過去了,那也就沒什麽可著急的了。

“嗯?”傾焱睜開有些朦朧的眼睛,水蒙蒙的眼裏沒有一點異樣,顯然沒有睡醒,隻是在看清自己是在車廂內之後,厲色瞬間劃入男子眼中,林雨默看著這一切的變化,沒有說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防備,她不知道也不想說什麽。

“默默?”傾焱的目光掃過麵前的一切,最後落在林雨默身上,皺了皺眉,記憶早已清晰了,他卻有些委屈的開口,“我怎麽睡著了?”

林雨默一愣,看著傾焱,忽然有一種她做錯事了的感覺。

“怎麽辦?”傾焱沒有顧及林雨默微微變了的臉色,沒有形象的撒嬌道,“L市的汽車站關門很早的,我們出不去了……”

“這……”林雨默看著傾焱委屈的撒嬌模樣,原本留存的理智不再,有些鬱悶的皺了皺眉,林雨默帶著安慰的語氣道,“這也不能怪你,我應該早點叫醒你……”

林雨默是真的無奈了,以至於在她說話的時候微微合了眼睛,沒有看到傾焱眼裏一閃而過的笑意,哪裏有之前的朦朧之意,當然傾焱不會承認,他就是故意睡到這麽晚!

“那我們怎麽辦?”在林雨默回過神的第一秒,傾焱飛快的轉換了臉色看著林雨默,可憐兮兮的問道。

“實在不行……”林雨默看著車廂,糾結著閉了閉眼,“我們就在車廂裏將就一夜吧……”

“孤男寡女……”傾焱看著林雨默,微微蹙眉,似乎不願意,“默默,你又不願意對我負責!我怎麽敢跟你一起過夜!”

“我……”林雨默無語的看著傾焱,無法想象這個男人是怎麽能夠這麽可憐的說出這些話,而且還是在這樣的情形之下!

“默默,你看你喜歡的那個人根本不知道我們來了L市,他一定不會來的,不如,你就答應跟我交往……好不好?”傾焱不要臉的繼續遊說著,“其實隻是交往,如果最後你不喜歡我,還是可以分手的呀……”

林雨默無奈的低著頭,並不說話,這樣來得太快,說真的林雨默接受不了,隻是傾焱的功力也不是蓋的,雖然讓人摸不清他到底要幹嘛,可是他一口一句的,讓林雨默有些搖擺不定了。

“你如果答應我,我其實還有一個辦法可以出去哦!”

“真的?”林雨默脫口而出的兩個字讓她差點想把自己的舌頭給咬下來,看著傾焱一臉得瑟的表情,林雨默抿了抿唇,終於下了決定!反正

,談戀愛並不犯罪!“好,我答應你!”

傾焱的嘴角弧度化大,給了林雨默一個大大的擁抱之後,拉著四肢僵硬的林雨默就下了車,一直走到圍牆的另一邊。

林雨默發現這邊的圍牆相對來說比較低,看著這圍牆,林雨默卻有了一種很是不好的預感。

“你不是要……”

沒等林雨默說完,傾焱立即開口打斷,語氣裏不乏他的喜悅與邪氣,“沒錯!我們要翻過去!”

林雨默嘴角抽了抽,“這麽高……我翻不過去的……啊!”

事實上林雨默煩了過去!這說明了什麽?說明了這個世界上沒有你以為,隻有嚐試了才會知道的事實!

林雨默臉朝地的跌倒在圍牆外,好一會兒才爬了起來,有些惱怒的想要轉身大罵傾焱,這時才發現傾焱並沒有翻過來。

“傾焱?”林雨默有些緊張,張嘴喊道,隻是對麵沒有聲響讓她有些急了,聲音也到了許多,“傾焱你在不在?”

“嗯。”傾焱的聲音有些低沉,讓林雨默忽然擔心,卻不知道說什麽好,隻是道,“你怎麽不過來?”

“過不來了……”傾焱一臉敬業的皺著眉,“這邊沒有人可以托我一把,我過不來了……默默,你可以去找酒店住下來,到明天來接我……”

“開什麽玩笑!”聽到輕言這樣的話,林雨默下意識的低吼,憤怒的捶了一記牆壁,“我怎麽可能把你一個人留在這裏!”

或許是想到傾焱之前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林雨默的母愛情況忽然大漲,伸手想要去攀爬,隻是光滑的牆壁讓她毫無辦法。

而此時,傾焱在不遠處看著林雨默那著急的模樣,嘴角的弧度一直都極大。

“默默……”傾焱看著林雨默這一次不小心抓握住了圍牆的上端,眼看這就要翻過去了,立即就急了,飛快的跑了過去,拉住林雨默,“默默!以後你就是我的小媳婦兒了!”

林雨默隻覺得一陣無語,卻說不出什麽話來,好一會兒不打算再理傾焱,轉身就走,不過傾焱閃過一絲狡黠的笑意立即大步跟了上去,氣的林雨默越走越快。

傾焱的個性,實在讓林雨默捉摸不透,初見麵的溫潤通透,如今卻是這般的孩子氣……林雨默餘光撇過身後,忽然頓下了腳步。

林雨默轉頭,傾焱不見了,這樣的認知讓林雨默有些驚訝,隨之而來的還有幾分擔憂,畢竟L市這裏不像是一直久駐的Z市,人生地不熟的,現在又是大半夜的,還弄丟了人……

想著,林雨默的驚訝淡去了不少,擔憂卻是成倍的猛增,林雨默有些焦慮的跺了跺腳,也顧不上什麽形象不形象的,扯開了嗓門大聲喊了起來,“傾焱!傾焱!”

街道的轉彎口,兩個穿著製服的男人聞聲身形一頓,對視一眼之後,飛快的跑了過來。

“小姐,你怎麽了?”兩個穿著製服的男人跑過來後,一個看著林雨默很是耐心的問道,而另一個則是東張西望,似乎在尋找什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