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來到L市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拉著曹一芯,飛快的趕到了警署。

“你是?”門衛上的小警察看著葉易琛一身西裝革履卻是風塵仆仆的模樣,心裏隻覺得這個人不一般,卻也不得不開口問道。

“葉易琛。”葉易琛看了那小警察一眼,看著那人微微瑟縮的摸樣,卻是扯唇一笑,笑容溫暖卻隱藏著寒意,倒是他沒有為難那小警察,說道,“我找臨海。”

“臨海警官?”小警察一愣,臨海之前還隻是一個小小的輔警,可是一夜之間就翻身成了警官,似乎是因為有一個有身份背景的父親,隻是這個男人又是什麽人呢?想著,他走進衛門室,撥通了內線。

“喂,您好!我是門衛室張偉,這裏有個先生找臨海警官,他說自己叫葉易琛。”

掛了電話之後,沒滿兩分鍾,門衛室的電話響起來,張偉飛快的接起來,電話對麵的人說的很快,他忙不迭的說著“是!是!是!”

“葉先生。”張偉走到門口,這時看到的葉易琛身邊多了一個女人,是一個長得很美的女人,有些累的對著葉易琛抱怨著怎麽不等她,張偉多看了那女人一眼,隻是隨即感受到一股不友善的視線,他立即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有些訕訕的笑道,“臨海警官在C棟107室等您!”

葉易琛看了一眼,點了點頭,拉起身邊的曹一芯就走了進去。

“阿琛,”曹一芯走了兩步就不肯再動,很不高興的撇嘴,“我們才到L市,為什麽要這麽趕啊!”

“不趕?”葉易琛回頭,有些不高興了,“我們已經離開公司很久了,在金溪縣也是這樣,你要休息,所以我們沒找到他,這一次,還想這樣?”

曹一芯隻是一愣,然後搖頭,“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就快走!”葉易琛懶得跟曹一芯多說話,這些日子,這個女人像是什麽一樣跟著自己,粘著自己,說句難聽的,若是不是這人是曹一芯,是跟自己一起長大,讓自己癡迷多年的曹一芯,他真的想問問她,你是妓女嘛?怎麽可以這麽作踐的求歡?怎麽可以那麽沒有自尊的跟著自己?那樣的你,到底還是不是曹一芯!

但是……葉易琛知道曹一芯的性格,他終究是選擇給曹一芯留了麵子,希望她自己可以明白。但是葉易琛知道,他自己沒有辦法明白了,越來越沒有辦法明白了!

為什麽,會發瘋了一樣的想林雨默……不管是歡愛時,還是平時,喝不到那香醇可口的溫熱茶水,感受不到林雨默淡淡的沁香,抱不到那個乖巧可人的女人,找不到那種契合的感覺……沒了林雨默,怎麽就像是生命少了什麽一樣,讓葉易琛覺得無措了起來。

C棟107

臨海一隻煙剛點燃,門忽然打開,他抬眸看了一眼,隨即起身,“葉先生來了,請坐。”

葉易琛微微揚唇,衝著臨海點頭,隨即將身邊的曹一芯拉到身前,“這是我的朋友,曹一芯,我就是來為她找一找她沒有

緣分見麵的弟弟的。”

當葉易琛說完的時候,心猛地一跳,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為什麽會說曹一芯是自己的朋友,而不是女友……相較來說,曹一芯則是平靜了許多,或許是早已察覺到葉易琛已經不是那個迷戀自己的男人了,她隻是苦澀的笑了笑,卻沒有多言,因為她知道葉易琛會不高興。

“哦?”臨海沒注意到兩人的表情,而是比較關注了這兩人的話語,一直都養在家裏的人顯然是沒有見過淩厲的,隻是點點頭,“他確實是回到了L市,住在車站附近的一家小旅館裏。幸好你們來的早,他是明天中午的車票,他立誌要救一個女人……”

“哦?”曹一芯微微揚眉,忍不住出聲,原來當失去了父母之後,這個男人眼裏還有在乎的人,那是不是就可以狠狠的打擊他了?

臨海看不懂曹一芯的表情,卻還是點了頭。

“你確定你可以留下他?”臨海不知道曹一芯算什麽,但是他知道葉易琛是誰,轉臉看著葉易琛要一個答案,他也得到了。

葉易琛點了點頭,目光卻是看著曹一芯,“你要不要去看看他?”

曹一芯看了一眼葉易琛,目光裏是難以言喻的冷冽恨意,她搖頭,“不必,我要他在離不開L市的時候看到我,看看因為他而沒有幸福可言的人!”

葉易琛沒有說話,隻是又想到了林雨默。那個因為自己,被束手束腳,最後還難逃被拋棄的命運的女人……如今,不知道她去了哪裏,黎青被艾熏盯著查了這麽久卻沒有任何的消息……

“臨海警官!”忽然,一個小警察衝進107號會議室,看著臨海板著的臉,卻非常鎮定的跑過去,在臨海耳邊耳語幾句,葉易琛正欲不悅卻看到臨海的臉色猛變,終於是沒有說話。

“抱歉,葉先生,我晚一點帶您去看傾焱的旅館,你可以先到舍下去休息一下,我現在有急事要離開一下。”說完,臨海大步的離開了會議室。

曹一芯看著臨海的背影,無奈的歎道,“還是個黃毛小子,一點不靠譜,阿琛,靠他真的可以嗎?”

葉易琛沒有說話,隨即一個小警察走了進來,“葉先生,我是臨海警官的助理小夏,我帶您去臨海警官的家中。”

葉易琛點頭,就領著曹一芯跟了過去。

曹一芯被葉易琛最近越來越頻繁的沉默弄的不快一下子爆發,終於是用力的甩掉了葉易琛的手,但終究她還是不敢對著葉易琛發脾氣,反而是對著那個自稱是小夏的警察怒道,“你們臨海警官究竟是有什麽大事!就這樣把我們丟在這裏!”

小夏一下子愣住,原以為這個溫溫柔柔的女人該是一個比較好相處的女人,卻不料,發怒的時候竟然也是這般可怕,隻是嘴巴一下子沒把嚴,“臨海警官人很善良,這一次為了拖延傾焱先生的行程,將一個叫做林雨默的小姐牽扯入獄,本就不好意思,卻誰知……”

“林雨默?”曹一芯沒給小夏說完的機會,脫口而出的打斷了他,

然後又連忙的問道,“誰知怎麽了?”

小夏顯然是反映過來了自己的多嘴,立即捂住了嘴,不願多說。

“你可以不說,但我會讓臨海知道,你讓我知道了這件事的。”葉易琛難得的開口幫曹一芯問了出來,曹一芯隻覺得一陣心裏愉悅,咧嘴看著葉易琛,卻沒有注意到葉易琛根本就不看她一眼。

“可……”小夏顯然是被葉易琛的氣勢給嚇到,猶豫著,好久才開口,“那我說了,您是不是不會跟臨海警官講?”

葉易琛本不願回答,隻是看著小夏一副你不答應我就不說的樣子,想起林雨默,葉易琛有些忍不住。

“少討價還價!”

“好。”

曹一芯跟葉易琛的聲音同時落下,小夏顯然是忽略了曹一芯的話,立即開了口,“林小姐好像身體不好,暈了過去,所以臨海警官有些內疚,就去看她了!”說罷,小夏看了一眼曹一芯跟葉易琛都有些怪怪的眼神不再做聲。

“好了。”葉易琛說道,“帶我們去臨海家吧。”好一會兒,葉易琛悠悠的開口,隻是那悠悠的聲音低下藏了多少情緒是沒有人知道的。

“怎麽可以!”曹一芯立即反駁,“阿琛!那個林雨默,是我們公司的那個!我們去看看她好不好?”曹一芯拉住了葉易琛的袖子,一臉的認真,卻被葉易琛一個冷眼再也說不出口。

小夏很有眼色的聽了葉易琛的話,繼續帶路,一直將兩人帶到了臨海的家中,並且找出了臨海之前為他們準備的兩間客房。

“這是臨海警官為兩位準備的房間。”小夏說道,“如果沒事,那我就先走了。”

葉易琛點頭,隻是曹一芯卻是很不樂意的叫道,“誰說我們要倆房間的!我們……”

“一芯。”葉易琛對曹一芯的好感一點點的散盡就是在這樣的一點一滴中,他真不知道曹一芯是怎樣從那麽迷人的女人變成如今這樣的!

曹一芯看著葉易琛沉下的臉色,低下了頭,任由葉易琛跟著小夏走了出去,好像有事,她也沒敢跟上。

然而,曹一芯不知道的是,葉易琛跟上了小夏到了門口才停下。

“葉先生,你究竟是有什麽事?”小夏幾乎是受不了了,他不知道自己是哪裏得罪了這位葉先生,要他一直在跟著自己,終於停下腳步回頭。

葉易琛倒是隨意的很,“沒事,隻是想問問你,林雨默在哪裏?”

“啊?”小夏一愣,怔了怔道,“這個……”

“莫不是還在監獄?”葉易琛微微皺眉,繼續問道,“生病了,也在醫院?”

小夏被葉易琛的視線下,無力的選擇了實話,點頭,“是。”

“好了,我知道了。”葉易琛聲音一下子降了好幾度,冷笑著道,“不要讓臨海跟剛剛的小姐知道我問你這些事,懂嗎?”

小夏點頭,他不敢告訴臨海,也不想跟那個很凶的女人說話,說實話,他挺怕那個女人的,那麽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