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葉易琛到達監獄的時候,是晚上十一點多,利用了自己的證件,他很輕易的進了L市的監獄,並且不用任何同傳的進到了關著林雨默的牢房。

隻是,葉易琛真的希望牢房裏的林雨默隻是一個跟他的默默有著同樣名字的女人,可惜,不是。

那個跟傾焱有著特殊關係的女人林雨默,就是這個女人,這個跟自己多少次纏綿的女人!

葉易琛的憤怒幾乎是瞬間引爆的,他失去了林雨默這麽久這麽久!她卻是快快樂樂的跟另一個男人這麽高興的在一起!葉易琛作為男性的自尊一下子被打碎,讓他不顧林雨默在病重,將她搖醒。

林雨默隻覺得身體一陣寒冷一陣火熱,已經是很難受,卻還感覺到世界一陣搖晃,好不容易慢慢的睜開眼,卻是再也不想合上。

一隻熱度偏高的小手,握住了葉易琛的手,感受著那溫度,葉易琛心一揪,放柔了動作,心裏卻是憤恨著自己竟然……然而,看著林雨默微微眯起的眼睛看著自己,一眨也不眨,還是讓他很高興的。

“阿琛……”有些幹裂的嘴唇張張合合,葉易琛好不容易聽到了兩個字,一瞬間熄滅了他胸腔剩餘的怒火,或許,她並沒有自己想象中過的那麽好,或許,她隻是太善良,或許,她也跟自己一樣,想著自己。

“阿琛……”林雨默用力的說著,她好不容易看到一次葉易琛,即使是在夢中,她也好像握住他,認真地問一問,他過的好不好,事實上,她也這麽做了,“你跟一芯姐在一起……你……”

葉易琛聽到這句話,心裏一陣犯酸,自己是怎麽了?又忘了自己愛的人是曹一芯?可是……這個念頭在葉易琛腦海裏閃過之後,忽然他又一個疑問起來,難道愛的人也可以忘記?

“你們在一起……”林雨默破碎的聲音,卻堅持著不願意停下,讓葉易琛有一種欲望吻住,不讓她多言,可是還是湊近的同時還是聽到了她的聲音,“在一起……幸福嗎?”

隻是那一個問題,讓葉易琛吻住她的欲望猛然轉變,葉易琛坐在林雨默身邊,不顧忌林雨默身上已經肮髒了許多,一把將林雨默摟在懷中,用力的摟緊。

“不幸福……”葉易琛說,“我跟她在一起,一點也不幸福……”

說不清原因,葉易琛隻覺得心口酸酸的,是不是,她的離開隻是因為希望自己幸福?那如果自己的幸福不能沒有她呢?她是不是會不管不顧一切,為了自己就這麽留下?

林雨默病中,沒有葉易琛的思維那麽快,走了那麽幾圈,她卻隻是明白了葉易琛的不幸福,感受著身後細微的呼吸聲,她有些著急,“為……為……為……什……”

葉易琛聽到這麽斷斷續續的聲音,恍然明白林雨默現在的狀態,一種叫做心疼的感覺從心底泛起,這一刻的葉易琛,他知道,他心疼這個女人!在這一刻,他知道!

“默默。”葉易琛輕輕的吻了林雨默的額頭,安撫的細細的啄吻著林雨默的臉頰,絲毫不

嫌棄她有些汗濕的臉,聲音溫和,“別急,我不幸福,因為我沒有你。”

“默默,你留在我身邊,好不好?”葉易琛沒有得到林雨默的回應,他沉聲問道,第一次,他像是一個男人在懇求自己要的女人一樣,低聲下氣的問了,隻是林雨默沒有福分,她沒有聽到,如果她聽到,她一定會真的如葉易琛所想,不管不顧一切,飛奔著回到葉易琛的身邊……

林雨默醒來的時候已經脫離了牢獄,看著身邊的一片白色,林雨默知道自己是在醫院,可是昨天……昨天發生了什麽?

林雨默記得,昨天傾焱走後沒多久,又有一個女人被關了進來,跟自己一個牢房,因為自己的不多話惹火了那個女人……隨即那個女人就胖揍了自己一頓。

林雨默有些無奈,自己從小就不會打架,一直是有阿傑保護的,自以為自保沒問題,隻是這一次才讓林雨默知道什麽叫做可笑……因為她就是被揍暈了……

不過,林雨默似乎想起了什麽,嘴角微微上揚,夢倒是一個好夢,夢裏的葉易琛跟自己說,他想自己了,說想要自己回到他的身邊……不過林雨默知道,那隻是一個夢,就算,那不是夢,她也不可能去破壞葉易琛跟MIKY姐的關係的。

“小林!”曹一芯打開病房的門,真的看到了葉易琛說的林雨默,很是驚訝,隨即撲了上去,“真的是你!阿琛跟我說你病了我都不相信!”

說著,曹一芯拉起林雨默沒在掛水的手,“小林你以後不要怕了!我們會保護你的!”說著,曹一芯又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麽,“不過,那個叫做傾焱的男人,小林你別跟他一起了!他是我的仇人!”

林雨默一愣,震驚的看著曹一芯,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那個一直霸氣卻不失文雅的曹一芯,竟然也會有這樣狠戾的目光,帶著幾分恨意,幾分嗜血……讓林雨默有些害怕,忍不住就抽出了自己的手。

“小林?”曹一芯沒想到林雨默會是這樣的反應,對待傾焱的事情她本就沒有耐心,因為是林雨默才想,隻是這一刻她有些生氣了,豁然起身,“小林你是要跟她一起?做我的敵人?小林,我想我要告訴你,我對敵人,是從來不留情的!”

林雨默看著曹一芯,真的有些怕,眼眶微紅,好一會兒才找到了自己的聲音,“MIKY姐,他是我朋友。”

曹一芯冷笑兩聲,耐性真的徹底告結,“好!那你就去做他的朋友吧!”

說罷,曹一芯轉身就走,離開了病房,留下了林雨默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看著天花板。林雨默想說,她不是不想跟著MIKY,可是,麵對著這麽多人都站在跟傾焱敵對的方向,她要怎麽忍心讓他繼續一個人?

是的,不管傾焱是不是跟阿傑很像,林雨默都明白,她不忍心的。

葉易琛在醫院門口轉悠了許久,看到曹一芯這麽快走了出來先是一愣,隨即看著曹一芯的表情,葉易琛顯然是明白了。

曹一芯心情極差,她鮮少有朋友,

特別是像林雨默這樣看著就很順眼的朋友真的很少,可是這一次偏偏是這樣的一個朋友告訴她,自己的仇人是她的朋友,甚至不願意為了自己而跟那個人決裂!一向以自我為重心的曹一芯當然是無法接受的!

因為心情太過不好,以至於曹一芯走出醫院卻沒有注意到醫院門口的葉易琛。

“一芯。”葉易琛喊曹一芯,隻是曹一芯就這麽徑直走過,顯然是心情太過差了。隻是被無視的葉易琛並沒有生氣,反而是轉身走了進去。

病房內,林雨默閉著眼睛睡了過去,不知道最近怎麽了,很容易困倦,林雨默特別的嗜睡,當葉易琛走進病房的時候看到的就是林雨默毫無生氣的睡顏,讓他心跳聽了半拍,直到握住林雨默的手才安下了心。

“阿琛?”林雨默醒來的時候看到了一直坐在窗台邊的葉易琛,有一瞬間的怔愣,隨即脫口叫出,林雨默想這隻是一個夢,又夢到阿琛了。

葉易琛轉過身看著林雨默,隨即坐到了林雨默的床邊,看著林雨默的視線溫柔之極,看的林雨默一瞬間怔住了心神,時間仿佛停滯,周圍的一切似乎安靜的隻能讓林雨默聽見她自己的心跳聲。

“想我了嘛?”葉易琛滿意的看著林雨默直愣愣盯著自己的眼神,伸手擼了擼林雨默額上散亂的發絲,聲音溫柔,帶著幾分笑意。

“阿琛……”林雨默皺眉,忽然覺得這一切太過真實,每一點一滴的觸覺都那麽的真實,讓林雨默一下子不敢享受這份溫暖,直覺這一切該停止。

“嗯。”葉易琛沒看懂林雨默心裏想過的念頭,應聲,又開口問道,“為什麽跟那個傾焱關係那麽好?”

“他是我朋友。”林雨默沒有思考,完全是脫口而出一句,看著葉易琛微微沉了的眼神,林雨默閉上了嘴,不再多說。

“他是你朋友?”葉易琛笑了,隻是沒有什麽笑意進入眼底,他看著林雨默,伸手試了試林雨默額上的溫度,“沒發燒了,那默默,你是不是該告訴我,你是什麽時候認識了他,有了這樣一個男人朋友?”

葉易琛忽然冷下來的態度,讓林雨默一下子無法適應,好久沒有遇到這樣的葉易琛,她直覺的想逃,因為不知道怎麽樣麵對,不知道如何去應對,所以她想要逃跑,卻不知道該往哪裏去。

“說!”葉易琛看到林雨默閃躲的眼神,心裏一下子不痛快起來,伸手握住林雨默的下巴,眼神逼視著吐出一個字。

“我……”林雨默茫然的對視上葉易琛的視線,好一會兒紅了眼眶,才帶著幾絲哽咽開口,“我……離開你以後認識的……”

“哦。”葉易琛挑眉,“所以這麽快的時間內,有了這麽一個關係如此親密的男性朋友?”

林雨默點頭,隨即卻感受到下巴上的手猛地施力,疼痛猛地從下巴傳來,林雨默有些難過的抬起頭,看著葉易琛雖然沒有冷沉的麵色上,冷冽的氣息隱隱浮現,她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麽,卻看到那個男人薄唇張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