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我的女人!”

“什麽?”葉易琛吐出的那幾個字自然的無以複加,林雨默無意識的想起月餘之前跟葉易琛發生關係那一次,他也是那麽自然的開口,告訴自己,做他的女人……可是,這一刻的林雨默卻是瞪大了雙眼,沒有一點反應,直愣愣的看著葉易琛。

“我說,”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反應已經不高興了,卻還是耐著性子重複道,“做我的女人。”

“不!”林雨默確定了葉易琛的話,隨即是毫不猶豫的拒絕,看著葉易琛,林雨默的眼神堅定,那樣的堅定讓葉易琛恍然間鬆開了林雨默的下巴,林雨默才忽然明白這一切不是在夢中!

因為下巴上鬆開的手提醒了林雨默剛才的疼痛,這一刻的林雨默無比的慶幸剛才沒有因為是在夢中而又一次為了葉易琛不管不顧……畢竟,這樣的沉溺是會上癮的,而她林雨默,已經不可以再上癮了。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好一會兒,確信自己沒有聽錯,忽然覺得無比的可笑,昨天晚上還在朦朧中呢喃著自己名字的女人,今天告訴自己她不願意做自己的女人!那麽,到底是今天的她在騙人還是昨天的她在戲弄人呢?

葉易琛不知道,但是無論是哪一個答案都讓葉易琛很不高興!因為他不高興,所以,葉易琛看向林雨默,冷冷的笑了,你以為你可以高興嗎?

“原本,我打算讓一芯懲罰一下傾焱就夠了。”葉易琛沒有再伸手去傷害林雨默,而是將視線對準林雨默,冷冷的開口,而對方也確實立即對上了目光,看來這個話題讓林雨默很感興趣!隻是這樣的認知讓葉易琛並不覺得痛快!

“不過我看,現在不放過傾焱的人,大概不隻是曹一芯了,我,我也不會放過他!”說完,葉易琛看到林雨默大變的臉色,心裏的怒火滔天,卻死死忍住,轉身要走。

隻是在葉易琛走到門口之前,還是聽到了料想之中的叫喚聲,雖然是料想之中,卻不是他想聽到的!

“阿琛!”林雨默幾乎是用盡了力氣坐起身來,手臂上還有些青紫的傷痕讓她很是困難的支撐著自己,她眼眶微紅,有些著急,“跟傾焱沒關係,我不答應你跟傾焱沒關係!你別這樣好不好?”

葉易琛頓住的身子轉了過來,看著林雨默,嘴角微揚的扯起,看著林雨默笑,“跟你無關,我要整他也跟你無關,你不需要管。”

“葉易琛!”林雨默聽著葉易琛嘴唇張合間說出的話,忍不住的憤怒,有一種極其想要保護傾焱的想法猛地萌生,她第一次直呼了葉易琛的全名,卻不顧葉易琛的憤怒,林雨默還是自顧自的說下去了,“你可不可以不要這麽幼稚!為什麽要這樣!他到底是做錯了什麽事!”

葉易琛因為林雨默的直呼姓名,怒氣不增反減,隻是因為林雨默的行為竟突然全是為了傾焱,讓葉易琛還是不高興了,他冷聲道,“他的錯誤就在他讓我不高興了!還

有林雨默,你以為你是誰?你憑什麽管我?你憑什麽求情?我為什麽要聽?”

說完傷人的話,葉易琛就打算離開了,或許是因為林雨默的每一句話都讓葉易琛很不痛快,這時的葉易琛已經對林雨默沒什麽奢望,而是打算離開,卻不料聽到林雨默從床上掉下的聲音,原本跨出的步子再也動不了一步。

轉身看到林雨默手臂上明顯的青紫,葉易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走了過去,將林雨默抱起,不顧林雨默憤怒的推搡將林雨默抱到了床上。

“你為什麽要這樣逼我……”林雨默從被葉易琛抱起開始就不斷的掙紮,不斷的打著葉易琛,隻是葉易琛的懷抱如此堅硬,讓林雨默第一次感覺到這種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他知道自己不會掉下去,可是這樣的感覺讓她心口一陣陣的犯酸,終於在到了創傷之後,忍不住哭了出來。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眼中不斷滑落的淚,忽然有些不舍,隻是看著林雨默的固執,他不想低頭,隻留下一句,“你自己看著辦,改變想法隨時打給我。”說完,葉易琛就離開了。

空蕩蕩的病房內,又一次隻剩下林雨默,一個人孤單的抽泣嗚咽聲,帶著無奈與悲傷。

當林雨默在見到葉易琛的時候,是在半個月之後了,出院之後依然是回到了監獄之中,畢竟是被判了刑。

知道葉易琛的性格,既然自己與他無關,哪怕他有能力也不會來救自己,所以沒有希望,林雨默也沒有失望,隻是卻有無措,原因是三天前,林雨默勞改的時候遇到了另一個人,白色的犯人衣服上點點血痕,手腕上是深深的傷痕……

林雨默乍一看是完全沒認出來的,隻是當走過那個人身邊的時候,林雨默驚愕之餘抬起了頭,正好對上了對方的眼睛。

“傾焱?”林雨默幾乎是不敢置信的開口,直愣愣的看著傾焱,好一會兒眼淚就從眼眶裏落下,滴滴答答的像是壞了的水龍頭,因為那張原本偏柔美的臉上此時跟他的衣服一樣,有著傷痕,血絲掛滿了臉龐。

“雨默……”傾焱看著林雨默落淚,想要伸手,想要幫林雨默擦掉臉上的淚,想要……可是,被綁住的手提醒著他現在什麽也做不了,好一會兒,冰冷的薄唇中隻能吐出兩個字,卻是久久的不願意動。

“走了!”身邊的警察推了一把林雨默,示意著站在傾焱身後的男人盡快將傾焱帶走,然而林雨默不願意,死命的強在原地,伸手去抓傾焱。

“你最好別這樣。”警察看著林雨默這麽倔強的行為,倒也沒有繼續拖拉,而是冷冷的開了口,那言語像是生了涼意一樣,將林雨默從頭到腳冰了下來,“不然,他會受到的懲罰隻會更多!”

林雨默的手猛地一鬆,隔著自己眼中的淚,愣愣的看著傾焱的臉,抿緊的唇裏是所有人都不能明白的東西,然後拖著步子離開了原地。

傾焱卻是不動,依然站在原地,任憑身後

的人一鞭子抽了上來也毫無反應,他靜靜的看著林雨默離開的方向,心裏一陣陣的疼痛,是不是人弱了真的隻會被永遠的壓迫?是不是總有那麽一些人非要欺人太甚?是不是……他要站在林雨默身邊,必須要變強?

藍色為主色調的咖啡店內,靠窗的一個雙人座位上,一邊的林雨默已經坐在了紅色皮革製的沙發上,纖細的手指細細的摩挲著麵前的杯子,一件白T跟牛仔褲襯得她更加無暇,更像是一個幹淨的高中生。

此時的林雨默,眼裏沒有任何的東西,隻是帶著幾絲冷意了望著遠方,其實她看的不遠,隻是隔著這一扇透明的玻璃看著馬路對麵叫賣的冰糖葫蘆,看著馬路上一條藍色的跑車飛馳而過,裏麵流裏流氣的男人對著路邊的美女吹著口哨,看著斜對麵的路邊,一個老人因為一塊磚頭而跌倒,麵對的卻是指責,沒有任何人的幫助……

“來得真早?”熟悉的聲音在林雨默的耳邊緩緩落下,林雨默隻是一驚,心頭一跳之際她卻沒有表露出來,而是低下了頭,將一直摩挲的杯子拿起放到嘴邊輕輕抿了一口,掩飾著胸口的緊張。

然而,林雨默此時的行為在葉易琛眼中,卻更是明白的顯露了她的緊張,因為知道林雨默不愛喝咖啡,此時這麽急著喝咖啡卻是不對勁,因為知道依著林雨默的性子,應當先是回頭應自己一聲,隻是她卻是眼神閃躲……

當然,葉易琛沒有那麽無聊,直咧咧的刺破林雨默的掩飾,將她完全的暴露在空氣中,葉易琛隨意的繞到林雨默跟前坐下,招手喚來一個服務員。

林雨默忍不住的微微抬起眼,看到一個穿著紅色工作服的小姐走了過來,遠遠的就將衣領往下拉了許多,滿臉的笑意。

“一杯黑咖。”葉易琛注意到了林雨默的視線,聲音裏多了幾份調侃,甚至可以說是故意的對著那個服務員跑了一個媚眼。

林雨默也確實看到了,手一抖,杯中的咖啡有些許灑到了衣服上,隻是林雨默似乎很無所謂,並沒有說話。

“好!這是”不一會兒,這個服務員自以為能榜上一個不錯的大款,但也很是識相的看到麵前的兩人有事要談,將咖啡端過來之後就暫時性的消失了蹤影。

“找我什麽事?”葉易琛端起咖啡,遞到嘴邊,喝了一口,微微皺眉,明知故問。

林雨默聞言隻是一愣,抬眸看向葉易琛,明白葉易琛隻是一種明知故問,他如何可能會不知道自己找他是什麽事?前一天看到了傾焱之後,林雨默努力的壓抑著自己的心疼,努力的告訴自己不要去管這件事!努力的告訴自己,隻要做好自己……可是她發現無果。

不僅僅是做不到不心疼傾焱,更是林雨默做不到不管葉易琛。那個一向秉持著公事公辦的葉易琛,那個做事雷厲風行的男人……如今為了自己,真的在為難一個男人?林雨默終於還是問一個警察借了手機,打給了葉易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