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的號碼是那一天走後讓醫生給林雨默的,林雨默看完就扔掉了,可是當真的要用到的時候,林雨默才明白這個男人對自己到底是怎樣的意義,因為拿著那隻手機,心裏就是一串數字飛快的出現,按下撥號鍵。

“喂?”

當葉易琛微微煩躁的聲音出現在林雨默耳旁的時候,一種叫做思念的心情將林雨默淹沒,壓抑著自己微微顫抖的嗓音,林雨默說,阿琛,我想找你。明天下午三點,我們在我當時住的旅館外那條街上的藍山咖啡店見。

林雨默說完就掛了電話,她不敢等待,不敢聽葉易琛說話,雖然不想承認,但是林雨默很怕,怕那個男人不答應她,拒絕她,不想見她……這樣的情緒讓林雨默覺得很瘋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隻是這一刻,他就是蝸牛的想要躲起來。完全沒有想到為什麽人家警察會願意把電話輕易的借給林雨默……

真的,林雨默不知道,不摘掉如果沒有葉易琛,她林雨默過的絕對沒有此時這麽舒坦!

事實上,葉易琛是同意了的,沒有拒絕,也沒有再打給林雨默,而是讓警察直接在今天中午十二點放了林雨默半天的假。說起來很可笑,原來假期是這樣來的?林雨默在監獄裏又是呆了十天,再次看到光明的感覺,隱隱的有些不同,也有些無奈……

“阿琛……”林雨默看著葉易琛,久久的,才開了口,“放過他,好不好?”

葉易琛聞言並沒有多餘的動作,微微挑眉,然後向後靠向了沙發的靠背上,淡淡的笑著,慵懶的表情完全是一副悠閑模樣,並不搭理林雨默,就仿佛沒有聽到一樣。

“阿琛,”林雨默看著葉易琛的動作,心裏微微有些著急,喊了一聲,才忽然發現自己大聲了,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了頭,好一會兒才在抬頭,眼眶裏蓄了些淚水,甚至連林雨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這樣可憐兮兮的,難道是在博同情?

但是,哪怕林雨默想要博同情,那也要葉易琛同情啊!可惜的是,葉易琛不願意,看到林雨默淚水漣漣的樣子,葉易琛猛地起身,轉過身,冷言道,“看來林小姐你還是不知道找我應該是什麽事,那麽,我想你不需要浪費我時間了!”

說罷,葉易琛大步就要離開。說實話,葉易琛是失望的,他明白林雨默是為了傾焱而來,但是他不明白這個笨女人為什麽要這樣將一切說的那麽明朗化?非要他難過?非要他生氣?葉易琛薄唇緊緊的抿著,臉上不變喜怒,隻是在他就要走出咖啡店的那一刻,一具溫暖的身體貼了上來。

“阿琛……”林雨默咬著下唇,伸手緊緊

的環住了葉易琛的腰身,眼淚還沒幹,直接投過葉易琛的白色襯衫灼傷了葉易琛的肌膚,她卻是更加用力的抱著葉易琛,大有絕不鬆手的樣子。

葉易琛是很享受這樣的林雨默的,但是他葉易琛是什麽人?會因為這樣簡單的擁抱而忘記其他嗎?顯然是不可能的,冷冷的伸手將林雨默緊扣的手撥開,猛地轉身,在林雨默的愕然中對視著林雨默的視線,嘴角微揚,一抹冷嘲的笑意,仿佛是利劍,直射向林雨默的心窩。

“阿琛……”林雨默不記得今天是第幾次喊葉易琛了,隻是好像除了喊葉易琛,她也實在是沒有別的話可說了,看著葉易琛,林雨默不安的緊,卻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嗯?”葉易琛哼出一聲,一副洗耳恭聽的模樣,但是林雨默看得出來,葉易琛這一次是給她最後一個機會了,如果她不能把握住,或許葉易琛不會搭理自己了……

“我跟你在一起。”林雨默飛快的說出這幾個字,而眼淚就在同一時間飛快的落下,一下不可收拾,仿佛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好不容易吐出了自己想要聽的話,卻是一臉悲傷至極的模樣,仿佛跟自己在一起是怎樣的委屈,心裏也是不痛快,但是他不會傻到把林雨默推開,因為事實上葉易琛也不確定,不確定如果再逼下去林雨默是不是會真正的妥協,所以,他沉默了……

不知道是過了多久,林雨默終於收拾了自己的眼淚,一雙淚眼還紅著,緊緊的盯著葉易琛,對於他的不表態,林雨默有些擔心,“還是,你不需要了……”

葉易琛挑了挑眉,因著林雨默此時的麵容,忽然就心情一好,笑了出聲來,一把將林雨默塞進自己的懷中,“你可以試一試,我是不是不需要了!”

林雨默此時在知道自己做了怎樣的蠢事,立即想要推開,隻是葉易琛的力氣很大,怎麽會容得林雨默的逃脫,一把將林雨默提起,擁在懷中走出了咖啡店。

“不要!”林雨默在葉易琛的懷中有些透不過氣,卻努力的說這話,“阿琛,這裏人很多……這裏……”

“這裏,沒人認識你跟我!”葉易琛將林雨默帶到自己的車旁,飛快的將林雨默塞了進去,隨即關上車門,自己從另一邊坐了進去。

新買的白色蘭博基尼飛速的行駛著,隻是那個方向讓林雨默很是無措,因為如果沒有記錯……那是上高速的路線?

“葉易琛你是不是瘋了!”林雨默眼見著這輛車飛馳過城市一路來到了小鄉鎮上,才明白葉易琛不是要回去,而是繞路到另一個城市。

“我沒瘋。”葉

易琛嘴角一揚,側頭看了一眼林雨默,眼中的情欲沒有絲毫的掩飾,甚至有著宣揚的意思,“是想滿足你!”

“我不要離開這裏!”林雨默有些急了,想要伸手去搶葉易琛手中的方向盤。

大概是由於葉易琛並沒有嗬斥林雨默,才使得林雨默的動作越來越大,最後卻是在車子的搖晃中猛然醒悟……

“你為什麽不叫我……”林雨默說。

葉易琛猛地踩下刹車,轉頭看著林雨默,眼裏閃過一絲讓人看不懂的東西,卻是很隨意的聲音,“看來,瘋的人隻是你。”

說罷,沒等林雨默反應過來,葉易琛打開車門走了下去,並且繞道林雨默那一邊將車門也是打開,“下來吧。”

林雨默因為自己剛才的失態還有些茫然,下車的時候並沒有想太多,也沒有注意到此時此地,已經是一片漆黑,在這沒有任何人的一片樹林裏,葉易琛為什麽要讓自己下車……

“唔!”走出車廂,外界的一片漆黑將林雨默瞬間包裹,正恐懼之中,雙唇被吻住,林雨默隻覺得一陣熟悉的氣味縈繞在在自己的鼻尖,淡淡的清香,灼熱的懷抱,溫暖的手臂……那每一點每一滴都是讓林雨默眷戀的東西。

“默默……”葉易琛細細的啄吻著林雨默的臉頰,撫摸著女子較好的肌膚,每一寸,攻城略地。

林雨默隻覺得自己的氣息被吸走,一點點的軟下了身子,靠著身後的一棵大樹,被一隻大手緊緊地扶著……

“阿琛……不要!”林雨默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帶著幾分害怕,她不想在這裏……不想在這個一天為蓋地為廬的地方,跟葉易琛貪做這種事情!

“嗯?”葉易琛哪裏聽得到林雨默聲音中的恐懼,隻是感受到了林雨默的僵硬,帶著一如既往的強硬,冷冷的哼了一聲,隻讓林雨默感覺到了威逼的意味。

想到傾焱,林雨默看著麵前的一切,隻覺得心一陣陣的收縮著疼痛,她真的不願意,可是……她沒有辦法是不是?林雨默問自己,她是不是沒辦法?

不!不是的!林雨默知道,她可以狠狠的推開葉易琛,然後厲聲道,葉易琛你這個畜生!你給我滾!你不愛我你為什麽要來招惹我!?你明明有了愛人為什麽還要來糾纏我?!你要殺要剮都對著傾焱去吧!跟我林雨默無關!

可是……這一切,隻能是幻想,林雨默做不到,完全,做不到。

所以,感受著葉易琛拉開自己牛仔褲的拉鏈,林雨默隻是靜靜的靠著大樹,睜大了雙眼,任由葉易琛動作。

不知是過了多久,終於結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