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一動不動的靠著樹幹,任由葉易琛將她抱入車廂內。或許是怕影響林雨默的休息,葉易琛沒有開燈,而是摟著林雨默睡了過去。

然而,葉易琛不知道的是,林雨默醒著,一直都是醒著的,若是他開燈,或是他在關心一點林雨默,其實很多事情,都沒事,但是人生沒有NG的機會。

林雨默靜靜的躺在車廂內,沒有說話,沒有動,心裏漸漸的冷了,不是因為葉易琛的逼迫,不是因為葉易琛的占有,不是因為葉易琛發瘋一樣的發泄,而是因為,血液隨著下身一點點下落的速度,讓林雨默有了一個特殊的認知。

她的月事有兩個月沒有來了……

膽怯的一動不動,林雨默靜靜的躺著,任由葉易琛抱著,直到感受到身邊的男人傳出輕微的呼吸聲,確定了葉易琛睡著,林雨默抽出了自己的身體,穿好了已經破碎不堪的衣衫,走出了車子。

或許是葉易琛有些累了,也或許是林雨默動作太過輕微,一向淺眠的葉易琛竟然沒有感受到林雨默的離開。

樹林裏,一個穿著破爛白T的女人一步一拐的向前走著,在她身後,一條紅色的血痕一直蔓延著……林雨默卻不敢停下,一直往前,一直到看到了一家類似於農家的小屋前,林雨默敲了門,但終究是沒有撐到開門的時刻。

次日,葉易琛醒來,伸手下意識的想要抱住林雨默,卻發現伸手所處之處,卻全都是一片冰冷,睜開眼,冰冷的視線卻在接觸到紅色的同時而頓住,血腥味因為一夜已經漸漸的淡去,隻是這些血跡,卻是沒有辦法改變的。

葉易琛有些著急,卻不知道林雨默是怎麽了,因為她逃跑的事情而泛濫的怒火已經平息,更多的是擔憂之意。

葉易琛飛快的下了車,才發現地上蜿蜒著一條血跡……心頭一痛,是不是,她流著血……做了很遠?

小木屋中,林雨默緩緩的醒來,身下的疼痛已經好了許多。林雨默坐起身,張望了一下卻發現這個木屋中似乎沒有他人,這樣的認知讓林雨默有些奇怪,但是她也沒有多想,或許人家隱居於此,卻不想被自己打擾了,救了自己就是好了,千萬別給人家惹了麻煩……

林雨默這麽想著,很快的起身,離開了小木屋,然而才離開沒多遠,卻看到一身淩亂的葉易琛……

“阿琛?”林雨默看到葉易琛的第一瞬,想到的不是葉易琛對自己做的那些不堪的事情!而是他怎麽會弄成了這樣!心疼在眼中閃過,也及時的被葉易琛捕捉到,葉易琛飛快衝了過去,緊緊的擁住了林雨默,大有一種失而複得的喜悅之情。

“不許,不許再偷跑!”葉易琛低吼著,還不忘用言語來刺激一下林雨默,“你要是趕跑,我天涯海角弄死那個叫做傾焱的男人!”

聽到傾焱的林雨默,心情一下子沉重,因為葉易琛的對待,以為傾焱的處境。可是說起傾焱的葉易琛,心裏卻是另一片天地。因為林雨默流的血,因為林雨默對傾焱的在乎!

“那孩子……”葉易琛沒等林雨默說話,聲音忽然沉下,“是傾焱的?”

林雨默本想告訴葉易琛的,那個孩子是他的!可是……麵對葉易琛的話,林雨默一下子愣住了,記憶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

葉易琛的畢業宴會

大學的時候,林雨默跟死黨趙瓊喜歡天天跑前跑後的跟著葉易琛,畢竟有一個弟弟是葉易琛的好友,林雨默可說是近水樓台先得月!

可是那時候的林雨默的性格並沒有那樣的開朗,所以總是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葉易琛,倒也是一直跟著。

是的,那時的林雨默就喜歡葉易琛,喜歡的發瘋!當時還有一個叫做趙瓊的姑娘,喜歡一個叫做黎穆岸的男人,喜歡到卑微……

這樣的兩個人成為死黨,本就無所非議,唯一指的非議的是葉易琛跟黎穆岸畢業的時候。

那時葉易琛的畢業宴會,可是趙瓊家裏卻出了大事,一直都是富家千金的趙瓊一下子變成了落魄的灰姑娘,原因是父親破產。

趙瓊一下子灰心喪氣,早已卑微的女人遇到了這樣的事情更是淚眼依依,告別了林雨默,趙瓊一個人孤身回到了家鄉C市。

所以林雨默選擇跟自己的室友,一個一開始關係很一般的女生一起去那次的宴會,林雨默記得,那是艾熏第一次主動跟自己講話,“林雨默,我跟你一起去吧!”

林雨默當時點了頭,反正沒有人陪伴,所以帶上艾熏也沒有關係,說到底,林雨默都不知道自己後來會跟艾熏成了那麽好的朋友,明明是高幹家庭的艾熏,放著好好的A市布袋,非要跟自己一起在Z市跌打滾爬了那麽多年……

那一天晚上,因為弟弟告訴林雨默,那可能是葉易琛最後在國內的一天了,所以林雨默喝多了幾杯,喝多了之後的後果是很嚴重的!隻是當時的林雨默還不懂,一直到第二天,一切嚴重的結果出現了!

“你是林雨默?”賓館內,一張潔白的大床上,雪白的被子蓋在兩具身體之上,葉易琛坐起身,赤**上身讓林雨默不敢去看,而他倒是很直接的看著林雨默,眯眼冷嘲道,“沒想到,你是這麽有心計的女人!”

林雨默當時隻是怔愣,猛地睜開眼,看著那個**的男人從自己麵前走過,冷冷的嘲諷著,“都看過了,還怕什麽?”

那一刻的林雨默,將剛剛醒來之時的喜悅全部抹去!隻剩下難堪,隻剩下顫抖……

她以為,她喝醉了酒,她以為,他沒有喝醉!她以為,他們隻是你情我願,她以為他們隻是剛好在一起……原來,是她有心計?

事後,林雨默想要解釋,所以她拜托了弟弟去找葉易琛。

葉易琛沒有駁了好友的麵子,見了林雨默,一家簡單的西餐廳內,葉易琛優雅的拿著刀叉,吃著麵前的食物,並不搭理林雨默,一直到吃完才開口。

“恭喜你,你約到我了。”葉易琛是這麽說的,林雨默那時才知道,他根本不是來

聽自己解釋的!葉易琛這樣自負的男人,怎麽可能會相信巧合這麽可笑的說辭?

隻是哪怕如此,林雨默不甘心!所以她辯解!

“學長,我不是的!那天我隻是喝多了!如果你生氣,你可以當做什麽也沒有發生!我隻是想解釋!我……”

“哦?”葉易琛卻隻是很冷漠的抬眼,看著林雨默為了解釋而紅了的臉,揚唇一笑,一下子晃了林雨默的心神,以至於被美色蠱惑的林雨默完全沒發現葉易琛臉上的笑意僅止於臉,完全沒有入那眼中。

葉易琛心中冷笑,隻是當時的葉易琛還年輕,哪怕是不屑,卻還是說了出來,“難道說你不喜歡我?”

林雨默一愣,在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無意識的點了頭,一直到看到葉易琛輕蔑的笑意才緩過神來,反應到自己又是做了怎樣的蠢事,但是她隻是皺著眉,沒有出聲。

“林雨默!”葉易琛站起身,高大的身影投影在林雨默純棉的連衣裙上,冷冽的笑意讓少許的陽光都不再有溫度,“以後別這樣裝了,你又不是麻袋,何必一直裝呢?你要是喜歡,就跟你剛才一樣直說!但要是你喜歡做,”說到這裏的時候葉易琛看到林雨默的臉色大變,而他卻隻是笑,“我不介意幫你找點人……”

葉易琛不僅是那麽說的,也是那麽做的……所以,所以才會有後來,後來林宇傑跟葉易琛徹底決裂!而對於林雨默來說,最可怕的除了那件事就是後來的被大家排擠,進了可怕的療養院……

想起那些過去,原本心裏承受能力就不是很好的林雨默,冷不丁的推開了葉易琛,戰戰兢兢的後退了一步,看著葉易琛的臉色越發的不好,林雨默的臉色一瞬間慘白……

“我沒有……”林雨默支支吾吾的開口,猶豫著是不是要繼續的後退,卻看到葉易琛冷冷的笑容,再也不敢動分毫。

愛,是真的愛。但是怕,也是真的怕。這就是此時的林雨默對葉易琛的感覺……

“林雨默,你不錯啊!”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的行為,已然是給林雨默徹底的定了罪,冷冷的看著林雨默,嘴角上揚,目光裏是不住的恨意,今日的林雨默全然看的明白,“看來,我要想辦法讓你永遠都躺在我的床上!”

“不!”林雨默驚叫一聲,轉身就要逃跑,“不要!”

隻是林雨默的身體不好,昨天流血過多,連一個正常人都跑不過,更何況是葉易琛這樣的男人,一把拉住林雨默,葉易琛將林雨默直接打橫抱起,不管林雨默的掙紮,就往自己的車走去。

不遠處的小木屋中,一個年紀有些大了的男人站在窗口,靜靜的看著麵前的一切,眼神裏是想要出去阻止,而腳步卻是一動不動,但若是你看到他的手你就會明白,他是怎樣的克製……那是指手指緊緊的扣著窗台,絲絲的血跡從指縫中流了下來。

“默默……那是你愛的男人嘛?”男人的嘴張合,眼角仿佛有一滴淚落下,他心痛不已,卻自知不該多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