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沒有將林雨默送回L市而是直接到了隔壁的城市,買了機票,直接飛回了Z市。下飛機的那一刻,林雨默隻覺得恍若隔世。

還是一樣的天空,藍的透明,白色的雲,飄渺無依……然而,就是一模一樣的Z市,卻在這半個多月中,讓林雨默覺得真的,都不一樣了。

“回家。”葉易琛是這麽說的,隻是動作卻是毫無一點溫柔之意,將林雨默狠狠地推進了出租車中。

林雨默一言不發,安靜的跟著葉易琛,知道了葉易琛的怒火,林雨默很清楚自己的逃避與躲閃是解決不了問題的!所以……如果不行,那就隻能承受吧……想開之後其實一切沒有那麽難,林雨默努力阻止著已經到了眼眶的淚水,是的,他不敢哭!最近葉易琛看到自己哭,總是故意在自己容易被人看見的地方落下一個又一個的吻痕……

隻是當林雨默下車的時候,有些驚愕,這裏不是虞山公園的“家”。

“以後,你就住在這裏!”葉易琛將林雨默領到別墅中,冷冷的吩咐道,言語中不帶一絲的商量餘地,“別說會無聊,這麽大的房子,管理員會一周來一次,所以平時,要靠你打掃。”

林雨默一愣,她並沒有說過會無聊,不過,若是天天打掃這個別墅,或許真的會讓她過得很充實吧……林雨默無奈的扯了扯嘴角,依然不說話。

但是就是林雨默這樣的表情惹怒了葉易琛,將林雨默直接推在客廳的牆壁上,葉易琛猛然低頭,落下細密的吻。

隻是葉易琛不吻林雨默的唇,用葉易琛的話來說,“髒!”

狠狠的釋放了自己,葉易琛隨即轉身就走,絲毫不顧跌倒在牆邊的林雨默,女子雪白的身體就這麽暴露在空氣中,葉易琛隻是一句冷漠的話語再度去刺傷林雨默。

“真髒……”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林雨默知道,淚卻還是不受控製的落下,葉易琛走上樓梯,轉彎去了某個房間裏的洗手間洗了澡,一直到他下樓的時候,林雨默卻還是沒有穿好衣服,而是昏睡了過去。

葉易琛心口竄起一抹心疼,隻是讓他狠狠的壓了下去,他不可以可憐林雨默!那個背叛了自己的女人!應該要受到懲罰的!想起林雨默在別的男人身下的模樣,葉易琛又是一陣憤怒,將林雨默猛地拖起來。

“啊!”原本因為疲憊而睡去的林雨默,臉上的淚痕還未幹,卻感受到了一股力度,猛地醒了過來,看著麵前的葉易琛,隻覺得災難還未停止。

確實,葉易琛將林雨默直接拖到了二樓,猛地推進了一間房間中,原本還掛著幾絲布料的身體,在葉易琛的一扯中,徹底的赤裸。

葉易琛打量著林雨默的身體,毫不顧忌林雨默已經紅透了的臉頰,還有她不敢置信的眼神,隻是自顧自的打量著,忽然開

口,“林雨默,你覺得你自己的身體如何?”

“……”林雨默不知道葉易琛在說什麽,隻是張了張嘴,卻是一個字也沒有,又聽到葉易琛再次開了口。

“在我之前你有男人。”葉易琛說,眉頭微蹙,似乎在思索,似乎是不解,“我當時怎麽會接手了你這麽一個二手貨?”

林雨默的心猛地一痛,二手貨?對於葉易琛來說,自己是二手貨麽?林雨默想笑,卻笑不出來,靜靜地看著葉易琛,看著他還想怎樣的羞辱自己……

果然……

“看來我果然眼光不大好,遇到的二手貨居然還會自己去找下家……”葉易琛說,“不過那個傾焱看起來不是很有錢啊!怎麽?難道是你養的小白臉?”

“不是!”林雨默忽然張了嘴,說不清是哪裏來的勇氣,隻是忽然想到傾焱之前的處境,想到自己被誤會之後,傾焱是不是會被折騰的更慘?這樣的想法讓林雨默心頭忍不住的一陣陣的抱歉起來,終於開了口,“不是他!你不要這樣!阿琛……你為什麽一定要這麽想我……傾焱是個好人,你放過他不行嗎?”

葉易琛原本看著林雨默認真的眼神已經有些猶豫,想著林雨默對自己的溫柔,他幾乎就要相信了,隻是林雨默說到最後的話,卻讓他忍不住的冷笑。

葉易琛忍不住的想到前一天接到的電話,傾焱逃走了!那個男人,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竟然靠著自己的力量逃走了!或許,那個男人並不想自己想象中那麽弱!

葉易琛的冷笑讓林雨默的心一冷,知道自己的話又是白說,她忽然笑了出聲,“嗬嗬……”撇過頭,不再說話了。

葉易琛看到林雨默這樣,更是怒,曹一芯之前還在憤怒的質問自己為什麽要先離開卻不通知她,連葉易琛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為什麽要為了林雨默,不管自己愛的人,執意先回到這裏來!

而麵前的林雨默卻是這樣的一個態度,讓葉易琛忍不住的惱火,猛地伸手拉住林雨默的下巴,逼迫著林雨默對視自己。

“林雨默我告訴你!”葉易琛冷冷的看著林雨默,在林雨默的眼中找到了自己縮影之後才開始說道,“你別想逃!你現在在我的手上!你就永遠在我的手上!永遠沒有你逃跑的機會!要走,也得等我不要了你才可以給我滾!”

林雨默無言。她想說的,說是你要跟我分手的,可是看著葉易琛這樣的表情,那個自負的男人,林雨默不說,不想自己找罪受。

隻是林雨默怎麽會懂,她的沉默在葉易琛眼中就是不識相的表現,更加用力的扣著林雨默的下巴,葉易琛低頭,逼視著,“說!知道嗎!”

林雨默一愣,葉易琛這樣孩子氣的行為,林雨默倒是第一次見到,不願意多言,她閉了閉眼,說了兩個字,“知道。”

隨即,林

雨默感覺到下巴上一鬆,耳畔是葉易琛冷冷的嘲諷聲,“果然,是隻配做情婦的下賤女人!”可是這一次林雨默已經不覺得悲傷,她想,如果沒有這些傷害,那她就太幸福了……比起傾焱,比起阿傑,她林雨默這麽卑劣的人,憑什麽那麽幸福呢?

清晨的陽光從屋外洋洋灑灑的落進別墅中,隻是在別墅的某個角落裏,電話的鈴聲不住的響著,林雨默扯著破爛不堪的身子,慢慢的爬了起來,接起電話,按照對方說的,找出了房間裏的幾件女裝,隨意換了一套套上。

而橫跨這座城市,在城市的另一端,溫暖的公寓房內,一個潑婦正站在男人的床前,冷冷的笑著,猛地拉掉了男人身上的被子,於是一對赤裸的男女出現在那裏。

“小熏?”黎青隻覺得身上一涼,睜開眼才發現麵前站著的女人是前兩天生氣離開,不接自己電話的女人,皺了皺眉,聲音也沒有了原來的怒氣,隻是他隱隱發現艾熏眼中的冷笑之意。

“青……”女人柔軟的腰肢纏上了黎青的身體,小臉蹭在黎青的肩頭,小鳥依人般的可憐兮兮著,“青,這個女人是誰呀?”

黎青一瞬間明白了艾熏眼中的寒意,心中一動,立即想要推開身邊的女人,卻不料那女人用力的扒著自己,他轉臉一瞪,“鬆開!”

或許是黎青第一次將冷冽的氣息噴上那女人,那個女人猛地一怔,鬆了手腳,讓黎青有了機會飛快的起身套了褲子就伸手拉住了艾熏。

“小熏,你相信我,我不是……”

“啪!”艾熏沒有走,但她並不是想要聽黎青的解釋,看著黎青這個樣子,她忽然隻是一陣冷笑,心裏的疼痛早已麻木,冷漠的眼神停留在黎青沒有躲閃的臉上,“相信什麽?相信我看到的還不夠麽?”

說完,艾熏轉身卻被黎青猛地拉住,狠狠的塞進自己的懷中,另一邊瞪視著床上的女人,或許黎青遇到的這個女人實在是識相,在黎青的目光中,很快收拾了自己的衣服,離開了屋子。

房間裏剩下黎青跟掙紮不停的艾熏,僵持在房間的中央。

“小熏!”黎青用力的抱著懷裏的女人,心裏一陣陣的酸澀,她已經兩天沒有露麵了。仿佛就打算消失在自己的世界,今天看到了她,讓黎青有一種失而複得的喜悅,當然,如果不是在喝醉酒亂性之後看到艾熏,黎青會更高興。

“我想你了……”黎青低低的嗓音裏吐出的愛語,卻再也無法打動懷裏的女人。

艾熏冷冷的笑道,“跟別的女人在一起,是你想我的方式?跟別的女人翻雲覆雨,是你愛我的表達?黎青,你憑什麽要我相信你愛我?你傷害我最好的姐妹!你曾經就拒絕過我!你跟一個又一個的女人發生著亂七八糟的關係!你愛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女人!你憑什麽說,我是特別的?憑什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