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你是艾熏!”聽到艾熏的話,黎青止不住的生氣,是!他確實是人際關係紊亂,但是他對艾熏的感情是真的!是擺在明麵上的!為什麽,那個可惡的女人不懂!不要?不願意接受?!

“哈哈哈!”艾熏大聲的笑著,眼淚卻也忍不住的滑落,一滴滴的滾燙的淚滴落在黎青的背上,“憑我是艾熏?憑我是當年將那個離家出走到走投無路的你帶回家的艾熏?憑我是你所謂的救命恩人?憑我是保護過你,給你資本讓你站起來的艾熏?憑我是跟著你一起來到Z市的艾熏?憑我是艾熏?”

“小熏……”似乎完全沒有想到艾熏會這樣說,黎青第一次震驚的鬆開了自己手臂,看著女人淚痕布滿了那張精致的小臉,張了張嘴,卻吐不出更多的字眼。

“所以你說我是特別的!”艾熏乘機用力的推開了黎青,蓄滿淚水的眼睛瞪大,直直的盯著黎青,“我確實特別啊!特別到你那麽不在乎的傷害過一次又一次!不是說不愛嘛?那你為什麽要回來?為什麽要站在我身邊說要我不要那個女人?為什麽又要這樣子跟別的女人……”

“我……”黎青皺緊了眉,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安慰艾熏,隻能直愣愣的看著艾熏瞪著自己。

忽然,艾熏伸手用力的推了一把黎青,沒有反應過來的黎青順勢跌倒在床上,隨即便看到艾熏飛快的跑走,而他也不知道該不該追,追到了該說什麽?艾熏說的對,她對於自己的特殊一開始真的隻是因為小時候。

那時候的自己跟哥哥的關係還處於水生火熱之中,父親的過世,公司的倒閉,讓他跟哥哥不得不自謀生路,所以小小的黎青來到了A市!隻是沒有想到自己真的如哥哥所說,那麽的弱,最後在西北風中暈倒在了馬路上。

那個時候,艾熏就是學校裏的小霸王,在路上看到了昏倒的黎青,第一個想法是,這個男孩子為什麽可以這麽好看?白皙的皮膚,好看的唇形,高挺的鼻梁,還有比自己還要長的睫毛!不知道睜開眼是怎樣的一副國色生香。

也許就是這樣一份好奇,讓艾熏將黎青帶回了家,不僅說服了父親照顧黎青,甚至還將自己多年來存的錢都給了黎青。

那時候的黎青,很是冷漠,對於寄人籬下,隻覺得憤恨,對於艾熏也沒有一點好感,黎青還記得他剛剛醒來的時候看著艾熏,憤怒的低吼,“你是誰!我怎麽會在你這裏!”

而當時的艾熏,似乎猛地從一個小霸王轉換為了一個溫柔的公主,微笑著給黎青解釋,告訴黎青自己願意收留他,讓他不用擔心。

隨著時間的流逝,兩個人之間終於漸漸的建立了友誼,隻是在那友誼之中總有著那麽些許的隔閡,艾熏明白,黎青也明白。畢竟是一個施與,一個受於。怎麽可能如同普通的夥伴一樣呢?

黎青閉了閉眼,再睜開時,裏麵隻剩下一片深沉。就是因為這樣,所以跟著自己來到Z市的艾熏,最後還是被自己拒絕了……可是,小熏你知不知

道,我是真的喜歡你!我回來,是因為想你。我跟安雲分手是因為發現我愛你。我不小心酒後跟別的女人發生關係是因為,你不在我身邊……

可是黎青不會告訴艾熏,因為他明白,高傲如艾熏,不會相信,也不會接受!從某個角度來說,艾熏跟自己的死黨葉易琛有著那麽幾分驚人的相似。所以他才會那麽殘忍的對待了林雨默,沒有其他原因,隻是想讓葉易琛對林雨默徹底的絕望!隻是想讓林雨默可以跟葉易琛徹徹底底的分開。

雖然,黎青不知道艾熏為什麽那麽在意,為什麽那麽不願意接受這樣的事情!但是,黎青知道,他已經做了這一切,沒有回頭路。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太陽從東方慢慢的滑到人的頭頂之上,是的,中午到了!

然而,待在別墅裏的林雨默卻是累的冷汗津津,從早上到現在都沒有吃過一點東西的林雨默,已經打掃了大廳跟二樓的所有房間,然而,還有那麽許多的房間依然沒有打掃,林雨默隻感覺到自己的胃部一陣陣的抽痛,卻毫無辦法,終於是走進了廚房。

打開了冰箱,裏麵有的不是別的,而是幾包泡麵。林雨默抿緊了唇,眼淚一瞬間落下,或許葉易琛並沒有真的放棄自己不是嗎?他至少還記得自己不會煮飯,所以才會是這些泡麵……因為簡單,所以才會被留在這裏。

林雨默飛快的將食物煮了,充饑了自己的胃,才開始了下午的工作。

當葉易琛回到別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半,他走進房間,卻沒有看到林雨默,下意識的惱怒,轉身就要離開別墅,卻在走出大廳的時候看到了趴在大廳書房內的一個白色身影,葉易琛微微皺眉,緩下原來匆匆的腳步,轉身走了過去。

推開半掩著的房門,葉易琛看著房間裏的女人,確定那個人就是林雨默之後,心裏隻覺得一陣放鬆,原先提起的感覺一下子消失,看著林雨默趴在桌子上睡著的模樣,書桌上還放著幾本書,心裏就是一陣不舒服,隻覺得這林雨默一日不在自己眼中就這樣,什麽都不會做!

葉易琛伸手想要搖醒林雨默,隻是在手碰到林雨默的時候又停了下來,轉而將林雨默打橫抱起,一直走上了二樓。

葉易琛看了一眼林雨默隨即換下了身上難得穿的灰色襯衫,走進了浴室,不久,水聲就嘩嘩的傳了出來。

隻是更巧合的是葉易琛的手機,在葉易琛還在浴室中的時候,忽然開始嗡嗡作響,鬧醒了一臉朦朧睡意的林雨默。因為是睡夢中,林雨默完全沒有發現這手機的鈴聲不是自己的,下意識的就摸到了手機,隨即接了起來。

“喂?”

林雨默溫柔的聲音讓電話對麵的人愣了愣,好一會兒才道,“你是誰?”

隻是遲鈍的林雨默還沒反應過來,隻是沉沉的睡了過去,造成了一幅不小心被發現隨即不再說話的戲碼,雖然林雨默隻是睡著,但是對方確實完全不知道的!

對方是誰呢?其實

,就是曹一芯。

曹一芯此時還在L市中,跟著臨海兩個人上天下地的找著傾焱,隻是卻是遲遲找不到人,曹一芯的耐心終於徹底的用完,不願意再相信臨海,曹一芯選擇求助於葉易琛。

隻是打電話過來,卻是一個女人接的?還是那麽熟悉的聲音?曹一芯覺得很是驚訝,所以她壓抑著憤怒,繼續的問了下去,隻是對方的人再也沒有聲音,這樣曹一芯更是擔心,生怕是葉易琛找了別的女人!

曹一芯慌忙給葉宅打了電話,曹一芯是知道的,雖然葉老爺子不喜歡自己跟兒子在一起,但是葉易琛畢竟是葉老爺子的兒子,而自己畢竟是葉老爺子的養女,問起事情來,總歸是方便的,而事實也確實如此。

葉老爺子很是直白的告訴了曹一芯,葉易琛沒有回來……

沒有回來,這幾個字深深地入住了曹一芯的耳中,她不知道這算什麽!葉易琛!你是不是找到了你真正愛的人了……曹一芯咬緊了唇瓣,難道真的要到了她再度退出離開的時候了嘛?可是,她退不了了呀……

在葉易琛的電話裏聽到女人的聲音,曹一芯幾乎是瘋了一樣,也不再去追傾焱了,猛地從沙發山站起來,曹一芯就要離開。

“曹小姐!”臨海一愣,今天本是曹一芯找他前來商量怎麽樣去找傾焱,怎麽一個電話竟然就讓曹一芯這麽方寸大亂,心裏有幾分狐疑,但是臨海還是保持著自己的風度,隻有那雙眼睛裏透露出他的意思。

曹一芯是怎樣精明的人,在商場跌爬打滾的女強人,怎麽會看不出來?但是,問題是女強人也有軟肋,女強人也有沒有心思的時候。

被一個電話弄得這樣,曹一芯自己也不想承認,可是事實就是這樣。回頭看著臨海,曹一芯才想起來,因為毫無辦法而被自己忽略的臨海還站在這裏,隻是她已經管不了許多了,冷冷的扯起嘴角,一抹類似於冷笑的笑容劃過嘴角,“那家夥逃走了這麽久了,我們卻是一點點消息也沒有!就算現在有了線索,我想,你追不到的。”

說完,曹一芯轉身走了出去,用力的甩上了門,那巨大的聲響讓臨海一陣怔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錯了什麽,而事實隻有曹一芯明白,她憤怒!她難受!她憋屈!她需要發泄!

買了最近的一班飛機票,隻是卻是第二天上午六點半的飛機,曹一芯想以最快的速度飛往Z市,飛到葉易琛身邊,用力的拉著葉易琛,問他,為什麽要這樣!讓自己愛他的人是葉易琛,現在,即將不要自己的人……也是葉易琛!

可是……曹一芯看著手中的護照與機票,終於是笑了,她根本就飛不過去,不是嗎?

Z市,葉易琛的私人別墅內,二樓。

林雨默因為床忽然的塌陷而清醒,睜開眼卻是看到了一片漆黑,閉了閉眼,林雨默知道是自己忙得太累,所以到了晚上就沉沉的睡了過去,無聊的扯了扯嘴角,林雨默並沒有想太多,閉上眼又要睡去,隻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