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溫暖的手臂從林雨默的腰間伸了過來,勾住了林雨默的腰,讓她身體忍不住的僵硬,有著幾分推脫的意思,卻不被允許。

葉易琛感受到林雨默的推拒之意,心中閃過冷笑,對於自己之前的心疼忍讓,隻覺得可笑,用力的將林雨默圈在自己的懷中,感受著林雨默的僵硬,他卻是冷笑出聲。

“阿……阿琛……”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聲音,有些結巴的念出葉易琛的名字,身體卻因為葉易琛的用力又是一顫,好一會兒才適應了那力度。

“嗯?”黑漆漆的一片中,男人危險的眯起眼睛,摟著女人的手沒有鬆,卻也沒有更多的動作,隻是哼出聲來。

“我……”感覺到葉易琛的冷意,林雨默有些怕,隻是又不得不開口,抿著唇,好一會兒,林雨默才開口道,“我今天身體不舒服……”

其實林雨默想撒嬌,想擁抱,想嬌嗔著說,阿琛,我掉了孩子,我不舒服,我想要休息……阿琛,你抱著我睡好不好?

可是……事實上,林雨默顫抖在葉易琛的懷抱中,因為昨日的強硬還在疼痛,想到自己流產甚至沒有出小月子卻被葉易琛這樣的對待,林雨默一陣陣的委屈,眼淚蓄在眼眶中,隻是不敢落下,結結巴巴的開口,沒有一點說服力。

隻是,葉易琛卻沒有動怒,沒有暴躁的撕掉林雨默身上的衣衫,而是安安靜靜的躺著,除了更緊的擁抱了林雨默,嘴裏沒有任何的話語。

林雨默卻是一直在戰戰兢兢的等待著葉易琛的回應,而良久的沒有回應之後,林雨默終於是因為一天的勞累而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早晨,葉易琛還是一如既往的早起,看著床上的女人,葉易琛低頭給了林雨默一個深吻。

“唔……”

睡夢之中的林雨默沒有任何的意識,隻是感覺到被人幹擾,被人侵犯,皺著眉想要推開,卻被葉易琛更加用力的抓住,吻仿佛是生根了一般就直直的盯著林雨默才唇舌,不留一點點的距離,狠狠的啃咬著女子嬌嫩的唇瓣。

許久,葉易琛才是饜足的起身,看了一眼林雨默身上已經被自己扯掉了扣子的睡衣,黑眸裏一閃而過的深沉黑色,葉易琛立即別過了頭,轉身進了浴室。

浴室內的水聲嘩嘩的傳出,卻沒有影響到林雨默的睡眠,葉易琛衝著冷水澡,咒罵一聲,shit!其實,葉易琛知道,林雨默隻是一個情婦而已!他就應該不管不顧的將她占有!可是想到林雨默顫抖著拒絕自己的求歡,原因是身體不舒服……

葉易琛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之前的強硬與劇烈……算了!這一切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還不簡單,不就是他葉易琛還是不忍心!還是舍不得!不願意林雨默這麽難受……

葉易琛從浴室出來之後,本是要準備早飯的,卻在看了一眼鍾表上的時間已經到了七點多,無奈的看了一眼臥室,轉身離開了別墅。

這一間是葉易琛私人的別

墅,與之前那套讓曹一芯入住過的別墅不同,這一套別墅可以說是葉易琛自己的!跟任何人都毫無關係的!甚至與美國的公司無關,與那些黑道上的人物無關……這裏離公司倒不是遠,而是繞!要繞許久才能夠繞到公司。

說實話,葉易琛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要將林雨默安置在這裏,畢竟這裏是他的私人之地,為什麽要讓一個情婦來玷汙這片淨土?算了!葉易琛是不會去想這種令人費解的問題的!畢竟,他沒有那麽多的時間不是嗎?

當林雨默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十二點多了,睜開眼的林雨默,看著被窗簾隔絕的刺眼陽光,微微合了合眼,隨即還是決定起床,隻是嘴唇上隱隱的疼痛讓林雨默覺得很是不解,半睜著朦朧的眼睛,林雨默來到衛生間,刷牙洗臉……

“哎呦!”林雨默忍不住的拿掉了手中的牙刷,嘴裏的疼痛讓她好不難受!隻是當林雨默看向鏡子的時候忍不住的愣住,嘴唇上紅腫的嚇人,忍不住的想起葉易琛,那個昨天在自己說不要之後沒有強迫自己的男人,變得那麽不可思議。

然而,到達公司之後的葉易琛卻沒有那麽好了,首先是被父親的電話頻頻問候,緊接著在葉易琛的說不明白中,葉老爺子果斷是自己來到了公司。

葉氏企業17樓總裁辦公室

“老總裁您來了!”韓義昌看著葉老爺子走了進來,隨即是大聲的喊道,並且站起了身,那意味不言而喻,葉老爺子也懶得去戳穿,隻是隨意的點了頭就走向了葉易琛的辦公室。

看著葉老爺子隨手推開了門,韓義昌看到了一臉好奇的薛秘書,他沒有搭理薛秘書,閉了閉眼睛,在心裏為葉易琛乞求了一下平安,當然是不是真的可以平安,這還要看葉易琛自己了!

“出去!”葉易琛明顯感覺到有人進入了自己的領地,隻是心情還算可以的葉易琛翻著手邊的工作,吐出兩個還算客氣的字眼,並沒有抬頭。

葉老爺子聽到葉易琛的聲音的時候,步子一頓,猛然想起葉易琛從小就有的習慣,正思考著是不是要退出去,卻又想起自己是來興師問罪的!怎麽可以弱了氣勢,於是葉老爺子沒想到在他這思量之間,已經超過了葉易琛的限度。

某個原本心情還不錯的男人,伸手想要拿起一旁的杯子,卻明顯感覺到杯中的**已經涼透,心中不悅,用力的拍下手裏的杯子,“滾出去!叫薛秘書來給我倒咖啡!”

葉老爺子哪裏想到葉易琛會忽然發怒,剛打算往前的步子在緊張中後退了一步,而正當此時,葉易琛已經抬起了頭,看著麵前的父親,原本平緩的眉間忽然皺起。

“爸,你來公司?”

“呃,嗯!”葉老爺子皺了皺眉,有些不理解自己怎麽了,為什麽被葉易琛一句話就問的處在了劣勢?難道說因為長時間不在公司了所以連氣勢都缺乏了嘛?葉老爺子不願意相信,努力的咳嗽了幾聲,很嚴肅的問道,“咳咳,這是我

的公司,莫非我還不能來?”

葉易琛一愣,看著葉老爺子這麽嚴肅的口氣,立即明白他的來意,不就是來興師問罪的麽?葉易琛從座位上起身,任由葉老爺子驚愕的目光,葉易琛卻是一派淡然,離開了自己的座位,葉易琛向著父親比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老爺子隻覺得一種隱隱的不安感,但是更多的卻是無意識的妥協,因為在他反應過來之前,他已經是坐到了自己好多日子沒有坐過的位置。

葉易琛看著葉老爺子,扯起嘴角,輕輕笑了笑,心情似乎是忽然變得極好,葉老爺子還沒弄明白,卻聽到葉易琛很是自得的開口,“爸,你自己也說了這是你的公司!那當然要您自己坐陣才是最好!兒子沒有辜負你,公司好好的交還到您手中!我做了!”

說罷,葉易琛轉身就走,這下可急壞了老人,葉老爺子幾乎是在一個瞬間站起了身子,飛快的衝到了緩步前行的葉易琛身後,拉住了葉易琛的胳膊。

葉易琛嘴角微揚,心裏是一片了然,壓抑著冷哼一聲的得意,葉易琛緩緩轉頭,一臉茫然的看著父親。

“阿琛啊……”葉老爺子看著葉易琛這樣的表情,心裏狠狠的罵道,臭小子!敢坑你勞資!但是在麵上,葉老爺子卻隻能如那慈祥的父親,微笑著道,“這是父親的醫生心血啊!你是我兒子!肯定是交給你的!你怎麽可以說不做就不做呢?你要是不做的話,那不是將爸爸的心血都置之不顧了嘛?”

葉易琛皺了皺眉頭,搖著頭說,“沒有啊!是爸你不相信我能夠處理好,不然,你怎麽會來呢?”

“沒!我相信你!”葉老爺子打落牙齒活血吞,整張老臉笑成了一朵大菊花,卻滿是苦澀之意,“我隻是來看看你,看看你是不是辛苦了……”

“哦。”葉易琛點頭,隨即是笑了笑,“很辛苦,但是不是爸你的心血麽?為了爸,我也會努力地工作啊!”

葉老爺子看著葉易琛一副好兒子的模樣,心裏吐血,卻不敢在表麵上表現出一絲一毫,尷尬的笑著,點著頭,“好兒子!好兒子!”

“那爸你是不是該回家了呢?”葉易琛看著父親,毫不客氣的挑了挑眉,“這時間可是金錢,時間可是生命,爸,你要是再跟我消磨,我將要工作更久啊!”

葉老爺子無奈的點了點頭,轉身走到了門口,又忍不住回頭,看著兒子已經坐在了辦公桌前,眼睛緊緊盯著桌上的材料,猶豫了一下開口,“阿琛,既然回來了,為什麽不回家?有時間回家吧!”

說完,似乎是害怕被拒絕,老人推開門就走了出去。

葉易琛抬起頭,看著父親離開的背影,因為年紀大了,步子有些蹣跚,頭上也是銀絲多了許多,葉易琛忽然想答應,卻一直到門再度關上都沒有開口。

“阿昌啊!”葉老爺子走到助理台前,看著韓義昌,低聲叫道,讓韓義昌渾身一怔,猛地抬起頭,一臉公式化的笑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