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總裁有何吩咐?”

葉老爺子無奈的歎了口氣,是不是他實在太不好,讓兒子身邊的人都那麽不喜歡自己?但是此時葉老爺子已經不想去想這些了,帶著幾分鬱結,開口,“阿昌,我知道你跟阿琛是好朋友,他既然回到了Z市,你幫我勸著他點,讓他記得回家!”

韓義昌一愣,雖然跟葉易琛私底下可以算的上是鐵哥們兒,但是關於葉易琛的私事他秉持著自己的原則是一向不管的,這一次看著葉老爺子,忽然有一種莫名的情緒油然而生,他就這麽點了頭。

看著葉老爺子滿意離去的背影,韓義昌忍不住的苦笑一聲,或許是自己的父親早就不在了吧?所以才會希望阿琛可以跟自己的父親好好的在一起。

“韓助理你怎麽了?”薛秘書不知道是什麽時候站在了韓義昌身邊,看著韓義昌好奇的問道。

“跟你有關係?”是因為自己的情緒被窺視,韓義昌格外的不悅,冷冷的看了一眼薛秘書,不再說話。

隻是這件事情並沒有就這樣結束!

因為在下班之前,又一個不速之客光顧了17樓。

“曹小姐,有事嗎?”韓義昌原本是影印了文件就打算回去,卻剛好看到了從電梯出來的曹一芯,挑了挑眉攔住了曹一芯。

其實這件事不能怪韓義昌,反正如果說黎青是站在曹一芯這邊的,那韓義昌就是完全相反,他支持林雨默!支持那個一直默默無聞,在葉易琛身邊,哪怕受了委屈也不說話的姑娘!所以攔住曹一芯,對於韓義昌來說是義不容辭!

“我要找阿琛。”曹一芯瞥了一眼韓義昌,這個男人她見過,在美國的時候就跟葉易琛在一起,說是葉易琛現在的助理,還不如說是傍著葉易琛來的!所以曹一芯沒有給韓義昌什麽好臉色,隻是推開了韓義昌就要走。

隻是曹一芯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斯斯文文的男人,會忽然拉住自己,而自己卻毫無辦法掙脫。

“你幹嘛?”感覺到手腕一陣疼痛,曹一芯瞪大了眼睛看著韓義昌,那表情頗為憤怒,“我警告你,我跟阿琛是……”

“我管你是誰。”韓義昌嘴裏說著不管,手裏卻是鬆開了曹一芯,狀似隨意的開口,“我是葉總的秘書,你是葉總的下屬,這裏是公司,曹小姐,我建議你喊一聲葉總,否則我實在不能允許一個來談私事的人進去啊!”

曹一芯一愣,臉色冷了好幾分,就打算硬闖,卻不得不顧忌著韓義昌,一下子進退兩難,好一會兒她才憤憤開口,“韓義昌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阿琛的朋友!但我要告訴你,我是阿琛的女人!作為他的女朋友!我不能夠接受他還有別的女人!你懂不懂?別在這裏插手我們

的事情!”

“有別的女人?”一個小小的聲音從曹一芯身後傳來,曹一芯一個轉身才看清,原來是曾經調到自己一個部門的薛秘書,曹一芯微微皺了皺眉,正想說不幹她的事,卻聽到她說。

“如果真的有別的女人,我覺得你實在不敢來。葉總這樣的男人如果沒有跟你說,那不就說明他還沒想跟你說再見嗎?要是你非要將事情明朗化……那可就……”

韓義昌聽著薛秘書的話,忽然轉身,有些驚訝,似乎沒能想到從她的嘴裏也能聽到這樣有意義的話。但是韓義昌沒有開口,因為他很篤定,像曹一芯這樣固執的女人,這麽要強的,一定不會聽薛秘書的!所以,韓義昌想,他現在隻要等著曹一芯這個笨女人,飛快的衝進去,然後狠狠的大罵葉易琛一頓,接著他的心上人艾熏就會很高興!畢竟自己的好朋友又可以跟喜歡的人在一起了呀!

然而,一切失策了。

原因是曹一芯竟然聽了薛秘書的話,雖然她還是強硬的床了進去,卻是飛快的撲進了葉易琛的懷裏,眼淚像是之前就準備好的一樣,飛快的落下。

這個情形來的太快,葉易琛還沒反應過來,曹一芯已經在他的懷裏抽泣著,葉易琛無奈的伸手拍了拍曹一芯的背部,語氣是極其的無可奈何,“怎麽了?”

曹一芯很清楚葉易琛的不耐,隻是在葉易琛的拍撫下,被背叛的感覺慢慢的上湧,曹一芯是真的想哭,卻沒有別的辦法,甚至連發怒都不可以,是啊!曹一芯不敢說,怕說出來就真的結束了……

“我想你了。”好一會兒,曹一芯從葉易琛的懷中站起來,抿了抿唇,伸出手用手背抹去了臉上的淚痕,艱難的扯出一絲笑容,卻是比哭的還難看。

葉易琛看著曹一芯,不知道該說什麽,其實,這些天沒有看到曹一芯,他真的沒有想她,真的沒有……反而是那些沒有林雨默的日子,他是不可控製的思念著那個女人!隻是林雨默,那個女人竟然還敢跟別的男人!

葉易琛用力的將腦海裏的東西忘記,他葉易琛根本就不稀罕那個女人!想著,葉易琛忽然摟住了曹一芯,低頭封住了曹一芯的唇。

曹一芯一愣,隨即閉上了眼睛。雖然不知道原因,但是如果葉易琛還願意跟自己在一起,那不就是最好的嘛?自己離開了他那麽久,還不是承認了自己的愛意?阿琛也是一樣的,曹一芯努力的說服著自己。

隻是,當葉易琛的吻漸漸的失去力道,接吻時那隻原本應該亂跑的手卻一直乖乖的摟在曹一芯的背部,除了越發的緊沒有任何其他的動作……曹一芯的心還是顫了顫。

葉易琛猛的鬆開了曹一芯,微微皺緊的眉說明著他此時不對的心

情,“你既然回來了,那也去工作吧!”葉易琛別過頭沒有繼續看曹一芯,而是示意著桌上那一大摞的資料,隨即自己走了過去。

曹一芯不想答應,然而,心中的那種不安告訴她不可以發脾氣,不可以說不要,因為她要!她要葉易琛。所以,曹一芯溫順的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而葉易琛對著空蕩蕩的辦公室,心裏想的隻是,為什麽沒有感覺?一點點的感覺也沒有了……一點點繼續的欲望都沒有了!難道,因為林雨默,所以自己對女人覺得惡心了?葉易琛皺了皺眉,覺得似乎又不該是那樣的……

這一天下班的時間一到,早已沒有心思的葉易琛沒有做任何的停留,飛快的乘電梯下樓,上了那輛因為早上開太快而蹭到了白色蘭博基尼,急急忙忙的隻想快點回去。

七點多的時候,林雨默忙活了一個下午,才發現自己忘記了吃飯,飛快的將冰箱裏的泡麵拿出來,又一次看了一眼冰箱裏的雞蛋,猶豫了一會兒還是沒把它拿出來。

不是不想吃,不是不敢吃,是不會煮……林雨默就是這麽弱智,麵對吃的,她除了知道泡麵要加熱水泡好,其它的林雨默是都不懂的。

可是眼見著十分鍾的時間就要到了,林雨默高興的扯起嘴角就要打開麵前的泡麵盒子,門打開的聲音卻讓林雨默打開盒子的手一抖,下一秒手裏的泡麵落地,林雨默已經被一個溫暖的懷抱抱起,在她反應過來之前,竟然就到了二樓的臥室中。

“阿琛!”林雨默幾乎是驚叫著看著葉易琛,不敢置信的看著男人,好一會兒才發現了自己的過激,偷偷觀察著葉易琛是否不悅,林雨默有些弱弱的開口,“你今天怎麽這麽早回來?工作還順利嗎?”

葉易琛挑了挑眉,對於林雨默居然是學乖了,沒有做讓自己不高興的事情還是比較滿意的,低頭給了林雨默一個吻。

“唔!”林雨默看著葉易琛有些急了,嘴唇上痛了好久了,怎麽還要親啊!可是林雨默知道自己沒有說不的權利,微微紅了眼眶,但是她沒有掙紮。

事實上,葉易琛也並沒有繼續吻下去,因為鼻尖縈繞著林雨默身上淡淡的味道的同時,葉易琛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的躁動,他不是沒有感覺,而是……好像這些東西變得隻在麵對林雨默的時候才有用了……

“想不想做?”葉易琛抬頭,看著不知是何時就已經滿臉淚痕的林雨默,揚了揚眉,一副在尋求意見的模樣。

大概是林雨默沒在葉易琛的眼中感到寒意,也沒有威脅,也可能是林雨默當時已經朦朦朧朧,來不及思考更多,她隻是用力的搖頭。

隻是讓也林雨默不曾想到,葉易琛並沒有逼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