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知道葉易琛此時的難受,他沒有強辦自己,是不是說明他還在乎自己?

當然,其實林雨默不該這麽想,因為一旦有了希望,失望會更痛上十倍、百倍!隻是,有的時候想法不隨人的願望走,林雨默沒有辦法,因為她就是那麽想了。

葉易琛看了一眼愣住了的林雨默,豁然起身,走向了浴室。

空蕩蕩的房間裏,柔軟的席夢思上,隻剩下了林雨默一個人,好不容易回過了神,隻覺得胸口微微有些酸澀。

林雨默安靜的躺著,沒有出聲,呆呆的看著天花板,忽然開始用力的眨眼睛,仔細看才能看到那一雙明亮的眼睛裏此時的無神,以及點點晶瑩的光芒。

葉易琛洗完澡回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樣的一副場景,那個安靜的躺著的女人讓他有一種錯覺,仿佛是一具沒有了呼吸的屍體,安靜的沒有一絲生氣。可是哪怕是錯覺,那一瞬間葉易琛隻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忽然緊繃,有一種衝過去看看林雨默的衝動,若不是理智總是站在上風,或許他真的會那麽做的。

可是,葉易琛這樣的男人,什麽時候會允許自己被感情控製了理智?

慢悠悠的踱步到林雨默跟前,聽到那細微卻明顯存在的呼吸聲,看著林雨默呆愣愣無神的雙眼,一陣擔憂平息,一陣不悅泛濫,挑了挑眉,葉易琛冷笑,“怎麽?原來不是你自願的?這樣可憐兮兮的,是做給誰看?!”

葉易琛的聲音在一刹那將林雨默打回了這個世界,渾身一個激靈之後,林雨默忍不住的蜷縮起身體,不管身上那肮髒的白色濁液,她隻是蜷縮,不住的蜷縮著……似乎想要掩飾什麽一般。

確實,林雨默在掩飾。在掩飾一段已經距今很久的一段往事。

在林雨默的父母還在世的時候,對於林雨默來說,跟爸爸媽媽在一起是最快樂的事情,她的家事最幸福的家!直到有一天,爸爸帶著自己從遊樂園回家。那一天傍晚,林父還沒來得及拿出鑰匙,眼尖的林雨默已經發現門沒有關上!

小時候的林雨默性格大大咧咧的,直接推了門進去,小大人一樣的喊道,“媽媽!你怎麽可以不關好門呢!萬一有小偷……”

走進家門的小雨默發現媽媽並不在客廳,隨即打開了虛掩著的臥室房門,可就是在打開房門的這一個瞬間,所有的話都狠

狠的哽在了林雨默的喉口,一個字也說不下去了。

臥室裏一室的情色,任憑小女孩再怎麽純潔,再怎麽無知,當一個陌生男人躺在爸爸媽媽的大床上,而自己的媽媽正渾身赤**,用各種羞人的姿勢靠著那個男人,細嫩的手中還握著一個長相奇怪的棍狀物品。

因為小雨默的忽然出現,林母轉過的臉上紅雲密布,嘴角有著白色的乳濁液看起來像是吃了牛奶一樣,但是林雨默知道,那不是牛奶,長期的生活習慣讓林雨默一直都知道,媽媽是不吃牛奶的!而這個,也決然不是這件事的重點!

“默默!”林母看著林雨默站在門口,微合著的眼睛忽然睜開,臉上的紅雲沒有散去,雙眼裏全是驚愕之色。

“媽媽,你在幹嘛?”林雨默感覺不到自己的顫抖,她隻是站著,看著林母,一直到林父也走了過來,一家三口,卻偏偏還有一個不知道是誰的男人……

一直到後來,林雨默聽外麵的人說,媽媽偷人,她才明白媽媽到底是做了多麽不好的事情,爸爸才會這麽一怒之下摔門離去。

那樣肮髒的事情,如今……林雨默的眼神迷離,思緒早已飄遠。

隻是葉易琛哪裏知道林雨默心裏的那些事,一句話將林雨默拍回到現實世界,看著林雨默一雙茫然的眸子,不住蜷縮的身體,葉易琛說不清為什麽,有一種微微酸澀的情緒在發酵,隻是葉易琛立即找回了自己的立場,冷著聲音哼道,“縮什麽?哪裏是我沒看到過的!”

林雨默卻像是沒有聽到一樣,緊緊的縮著,一直壓抑著的情緒有崩盤的趨勢,豆大的眼淚一滴滴的從眼角滾落,林雨默卻沒有發出一點點聲音。

葉易琛終於是看不過去,猛地伸手將林雨默拉了起來,也不管她身上的髒亂,一把將她拎到了浴室裏。

浴室裏的水早已放了滿滿一池,林雨默就這樣被葉易琛猛地扔了進去,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狠狠的嗆了幾口水,被水淹沒的身體開始有了窒息的感覺,那一種類似於死亡的感覺,從真正意義上將林雨默的意識喚醒。

“白癡!”葉易琛終於還是沒忍住,將林雨默的腦袋從水裏拎起來,惡聲惡氣的罵道。

“阿琛……”林雨默緩過神,呢喃著,眼淚從眼角滑下,有些無力的身體用力的站起來,葉易琛皺了皺眉,看著林雨默的動

作,沒有動,忽然被一具身體擁住,原本就隻是穿著睡袍的葉易琛一愣,感覺到衣衫一鬆,對於林雨默忽然的性情大變隻覺得無語。

“你還在。”

葉易琛的耳邊似乎聽到了那三個字,雖然他不明白為什麽林雨默會說那三個字,隻是這三個字充分的滿足了葉易琛的心情,伸手拍了拍林雨默的後背,忽然溫柔了聲音,“好了,乖乖洗澡。”

說著,葉易琛將林雨默的手拿開,轉身要走。

“不要走。”葉易琛開門的手一頓,有些奇怪的皺眉,不敢相信那句話是林雨默說的,轉過頭,葉易琛看著扶著浴缸邊緣站穩的林雨默抿著唇,一臉期盼的看著自己,也說不清心裏是什麽感受,忽然就想答應。

“要我跟你一起洗?”隨手扯掉了身上的浴袍,隨意的笑道,“反正你也把我弄髒了,不如就再洗洗。”說著,葉易琛長腿一跨,進駐了那個確實足夠容納兩人的浴缸。

林雨默水靈靈的大眼睛瞪著,已經是完全愣住了,她隻是在接近死亡的時候,腦海裏浮現了葉易琛的臉,大腦裏滿滿的、滿滿的都是跟葉易琛的回憶,她曾經瘋狂的愛意,她跟葉易琛在一起的日子,還有葉易琛對她若有似無的寵愛……那些東西,讓一直以為生無可戀的林雨默,忽然沒有勇氣去死,她不想死,她想守著葉易琛,過日子。

隻是林雨默沒想到會這樣,至少沒想到葉易琛會這麽順從自己意願的留下,還跟自己一起擠在了浴缸裏!

“你……你……你……”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咬著唇,支支吾吾了好半天,“你……要幹嘛?”

葉易琛挑了挑眉,“洗澡。”

“可是……”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幾乎快要哭了出來,抿著的唇瓣已經有些泛紅,“你……你的手……”

隻是葉易琛卻沒有一絲不對的表情,手裏的力度還加大了幾分,扯起一抹笑容,看不出喜怒,“幫你洗澡。”

“可我自己會洗。”林雨默說,心裏卻已經明白葉易琛是不會自己收手了,有些鬱悶的伸手想要推拒,卻被葉易琛的另一隻手攬進了懷中。

“我會以為,你是在勾引我。”葉易琛的喉結滾動,聲音時平時沒有的暗啞,沒給林雨默說任何的機會,猛地將林雨默狠狠禁錮在懷中,低頭,薄唇隨即就封住了女子的櫻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