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淡的血腥味,伴著女子的沁香,讓葉易琛覺得格外的舒心,用舌尖舔去女子唇瓣上的血絲,輕輕的吮吸,將那腥甜咽下。

唇齒廝磨間,葉易琛看見林雨默紅了的眼眶,卻隻是笑,毫無放過林雨默的意思。

長長的法式熱吻,一直到葉易琛感受到懷裏的女人全然軟下的身體才告一段落。

葉易琛的手放在林雨默腋下,將林雨默扶著,看著女人昏厥的模樣,忍不住撇了撇嘴角,這是林雨默勾引的。葉易琛這麽想著,伸手按住了女子的人中。

“呼……”林雨默靠著浴缸壁醒來,看著葉易琛,隻覺得臉色一紅,竟然在接吻中暈倒,讓她隻覺得極為不堪。

葉易琛看到醒來的林雨默,嘴角揚起一抹弧度。

林雨默的心一定,隻是那若有似無的觸覺卻更是撓人。

林雨默想要移動身體,卻隻感覺自己被葉易琛拿捏著,絲毫動彈不得。

“默默……”看著意亂情迷的林雨默,葉易琛低聲喚道,手在林雨默不知情的同時正在不該流連的地方劃去。

“嗯……”林雨默輕哼一聲,癱軟的身體貼著浴缸壁,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危險的來臨。

淋漓盡致的愛,大約就是這樣。

葉易琛將已經暈過去的林雨默從水池裏抱出來,隨意的用浴巾擦幹了身上,葉易琛立即將林雨默抱到了外麵的大床上。

理智重回了葉易琛的大腦,麵對自己一時激動將一個還沒出小月子的女人辦了的事情,葉易琛隻覺得自己是瘋了!自嘲的笑了一聲,看著床上的林雨默,葉易琛卻是在某一瞬間確定,這件事都是林雨默害的!

隻是,就是林雨默害的,葉易琛還是爬上了林雨默睡著的那張床上,伸手將林雨默攬到懷裏,看著林雨默姣好的睡顏,忍不住低頭偷了一個香吻,才沉沉的睡了下去。

這一夜,兩個人相擁而眠,一夜好夢。

隻有浴室裏,那一池已經冷掉的水被兩人都遺忘,一直到早晨都好好的在浴缸裏……

早晨,林雨默緩緩醒來,感受著被子裏溫熱的溫度,忽然有一種久違的感覺,睜開眼,葉易琛還在自己的身邊,安靜的睡顏,仿佛很是安穩,手在自己沒有意識之前已經落在了葉易琛的臉上,隨即一滴淚落下。

林雨默一愣,隨即驚恐的下意識擦去自己臉上的淚,卻沒有發現一旁的男人已經睜開了眼,其實在社會上打滾多年的男人,怎麽有可能還能夠安安穩穩的睡一覺?不過葉易琛並不打算讓林雨默這個笨女人發現。

“怎麽了?”沙啞的嗓音,帶著朦朧的眼睛讓林雨默手足無措的退後了幾分,怔愣的看著葉易琛,好一會兒才發現男人並沒有看清自己,微微定下了心。

“你……你……你……”林雨默結結巴巴的開口,好一會兒卻一直沒有說出來一句完整的話,“我……你怎麽沒有上班?”

林雨默自以為自己說出了一句比較正確的話,隻是在說完後卻猛地住了口,看著葉易琛帶著危險的眼眸,林雨默有些無措,長時間沒有跟葉易琛相處,或許因為傷害,林雨默真的很怕葉易琛。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下意識退後的動作,有些不悅,伸手攬過林雨默的身體,讓她緊貼著自己,感受著女子在懷中的僵硬,“為什麽要躲?”

“我……我……”林雨默顫顫巍巍的,又是咬著唇瓣,又是撥弄著手指,卻是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葉易琛看著這樣的林雨默,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難道自己真的對她太壞了?讓她這麽想逃離自己?

逃離?這兩個字似乎是忽然衝擊到了葉易琛的思維,這兩個字讓葉易琛很不爽,用力的擁緊了林雨默,“不許怕我!”又似乎是忽然覺得自己的行為讓懷裏的女人更加縮進了身體,葉易琛惱怒卻不得不放開了林雨默翻身起床。

林雨默看著忽然情緒大變的葉易琛

,是真的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麽了?怎麽又變了?然而,林雨默的胃並沒有給她跟過的時間去思考自己怎麽了,猛烈的抽痛來的很急也很劇烈。

“唔……”林雨默皺緊了眉,緊緊的縮著身子,手裏還抱著之前一直靠著的枕頭,一副痛苦萬分的模樣。

葉易琛洗漱之後就直接走了出去,所以他並沒有發現房間裏的女人已經不對勁了,站在客廳的葉易琛思考著今天是去上班,或者陪陪這個女人,或許,葉易琛腦海裏靈光閃過閔菁菁說過的話,你要一個女人對你癡心塌地,不能傷害她,要寵著她,寵著她到非你不可!沒你不行!

或許,葉易琛想,他可以試試。

所以在客廳等了許久沒看到林雨默出來,葉易琛有些暴躁卻還是很鎮定的上了樓,然而看到林雨默小臉煞白的模樣,一下失去了分寸,似乎是猛地想起昨天回家時這個女人正在準備吃泡麵?

“默默?”葉易琛走到床邊,有些心疼的將林雨默從床上拉進自己的懷裏,伸手輕輕的揉捏著林雨默的小腹,忽然覺的昨天的自己做的過分了……“你還好吧?”

林雨默痛的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伸手胡亂的抓著,嘴裏呢喃著的不是葉易琛的名字,而是……“阿傑……”

葉易琛沒有聽清,以為是林雨默有什麽需要,低下頭認真的聽了,卻是忍不住的一陣火氣上湧,他努力要自己安靜,要自己平靜下來!深呼吸許久,葉易琛看著懷裏痛哭異常的林雨默,忽然有了一個很惡劣的想法。

既然喜歡過我,那麽再喜歡上我應該不難,不是嗎?林雨默,我葉易琛不是你可以玩弄的對象!既然你選擇了開始,那麽就由我來決定你的未來!

葉易琛將林雨默放到床上,看著女人因為失去了溫暖而扭動著的身體,臉上是一陣猶豫,說不心疼是假的,但是葉易琛選擇忽略自己的心疼,隨即打電話給醫院,沒多久醫生便上了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