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小姐流產沒多久,不宜……”醫生帶著暗意的話在葉易琛耳中很是明顯,他隨意的點點頭示意醫生繼續說下去,“而且林小姐的胃病已經好了不少,但是還是不能總是不吃飯不是?最好三餐要準時!”

“不準時?”葉易琛一愣,隨即就跑到了廚房,這樣的行為讓醫生都覺得很是無奈,卻也隻能在原地等著,畢竟葉易琛的身份他得罪不起。

而葉易琛衝到廚房後打開櫃子,裏麵的泡麵隻是少了四包……再減去那天被自己打翻了的那一碗,葉易琛嘴角上揚,一抹冷嘲的笑容很是明顯,林雨默你還是喜歡我,所以在用這樣的辦法作賤自己讓我看到你?

醫生再次看到葉易琛之後又是交代了好多,才離開了葉易琛的別墅。

二樓的房間裏,葉易琛看著熟睡的林雨默,嘴角的冷笑很是滲人,隻是沒人看到。

當林雨默醒來的時候,麵對的是安安靜靜的房間,林雨默看著自己手背上一個小小的針孔,忽然明白自己的胃痛不是好的莫名其妙的,然而她伸手摸了摸小腹,一點點悲傷還是湧了上來。

“醒了?”門忽然被打開,隨著葉易琛走進來,他拉開了一邊的窗簾,滿滿的陽光就洋洋灑灑的照了過來。

“阿琛……”林雨默看著走到自己跟前的葉易琛,在陽光下柔和了的俊臉,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抬起,似乎要落到自己的臉上,林雨默幾乎是下意識的向後躲了躲又猛然頓住。

“怕什麽?”葉易琛看到林雨默的動作,心頭一團怒火上湧卻被他很好的壓住,嘴角揚起一抹陽光的笑容,白色的襯衫在陽光下顯得他就像是個天使,葉易琛伸手摸了摸林雨默的額頭,試了試溫度笑容的弧度更大了。

“你胃病複發導致了高熱,現在燒也退了,應該好多了吧?”

葉易琛的溫柔讓林雨默有一瞬間的茫然,她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麽,不知道葉易琛為何會對自己溫柔,但是下意識的,林雨默點了點頭。

“咕咕……”

小腹傳出細微的聲音,卻在安靜的房間裏顯得很是突兀,林雨默一瞬間紅了臉,沒錯,是她餓了的聲音,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頭,可是葉易琛還是非常清晰的捕捉到了這一點。

可惜,葉易琛不會認為林雨默是害羞,這時的葉易琛隻覺得林雨默就是矯揉造作,但是葉易琛沒有表露出來,自己對林雨默身體的眷戀讓葉易琛有了重新俘獲這個女人的願望。

“餓了呀?”葉易琛溫溫一笑,轉身飛快的離去,隻留給林雨默兩個字,“等我。”

林雨默一愣,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其實,她好像等著葉易琛好多年了。一開始,等他看到自己,然後等他接受自己,然後等他相信自己,再後來等他愛上自己……不過這一切的等待,仿佛的結論都是同一個,她沒等到!那這一次,葉易琛要她等?等什麽?

當葉易琛端著一碗熱粥再度走進房間的時候,林雨默的鼻腔一瞬間被暖暖的香味俘獲,看著葉易琛手中的粥,長

時間沒有進食的林雨默食指大動,舌尖舔過自己的唇,可她不好意思開口。

“嗬嗬!”葉易琛看到林雨默這樣的表情,下腹微微一熱,但他知道這時候不可以!而他也確實掩飾的很好,微微一笑,葉易琛端著粥碗走到了床邊,將粥碗放在了床頭櫃上。

“別急。”葉易琛看著伸手就打算去拿粥碗的林雨默,扯唇一笑,從櫃子裏取出一個小桌子放到了林雨默腿邊,隨即將粥碗放在小桌子上,“放到這裏吃,方便一些。”

林雨默愣愣的看著葉易琛為自己做好的一切,溫柔的表情,好一會兒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微微的笑了笑,說了句“謝謝”,就打算自己伸手去拿湯匙。

“不許動!”但是去拿湯匙的動作卻被葉易琛阻止了,林雨默一愣,卻聽到葉易琛不悅的聲音,“誰讓你說謝謝了?我要的可不隻是謝謝兩個字而已!”

看著林雨默有些驚恐的眼神,葉易琛柔和了笑容,心裏卻是冷嘲,這一副柔弱的樣子,林雨默你究竟要裝到何年何月?“你身體不好,等你身體好了我再來問你討要!”

說著,葉易琛伸手將湯匙從粥碗裏舀出一勺遞到還怔愣著的林雨默唇邊,忽然想到什麽,又收了回去,吹了吹再遞了過去。

林雨默下意識的張嘴,然後一勺溫溫的粥就這麽滑入了嘴中。

帶著鮮味的粥,一點點肉末在嘴裏一下就化開,這樣的粥對於林雨默此時的身體狀況來說極為適合,可是,卻不像是一般的店裏買得到的。林雨默很奇怪,連帶著看想葉易琛的眼神也透露著幾分疑問。

“好吃嗎?”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笑的依然溫和,第二勺又遞了過去。

林雨默點著頭將湯匙裏的粥吃下,接著是第三口,第四口……一直到一碗粥喝完,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將粥碗收拾好,心裏隻覺得自己還沒吃飽,可是她說不出“我還要”這樣的話,所以林雨默看著葉易琛,好一會兒,說了另一句。

“阿琛,這是哪裏買的粥?”

葉易琛收拾了碗,轉身打算出去,正要交代林雨默可以看會兒電視卻聽到了林雨默這個疑問,嘴角揚的高高的,“這是我煮的,你這話是還想吃的意思嗎?”

林雨默一驚,全然沒有想到葉易琛這樣的男人竟然也會煮粥,看著葉易琛,聽到他直接戳破了自己的小小心思,林雨默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麽才好,可是葉易琛倒也不多問,笑著走了出去。

林雨默看著門在風中微微合上,有幾分後悔,是不是她說自己要吃就可以再吃一點呢?多好吃的粥呀……

可是葉易琛並沒有讓林雨默難過,或者說後悔,因為沒一會兒他就端著第二碗粥上來了。

依然是跟剛才一樣,喂了林雨默吃完了第二碗粥,不過這一次葉易琛並沒有利落的收拾,而是看著林雨默一臉心滿意足的模樣問道,“還要嗎?”

林雨默微微赧了臉,搖了搖頭,卻在葉易琛起身的時候又問道,“我下次還能吃嗎?”

葉易琛身形一頓,卻沒有轉過身,“隻要你在我身邊,當然可以。”葉易琛此時嘴角上揚的弧度一點都不溫和,或者可以說是十分的冷冽,帶著逼人的力度,可惜林雨默沒有看到,她傻愣愣的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你看會兒電視吧!”說完,葉易琛就拿著手裏的碗走了下去。

葉易琛在回到房間的時候,林雨默正在看一個小品,不是什麽新小品,至少葉易琛已經看到過好多次了,但是林雨默卻還是抱著手裏的抱枕笑的不亦樂乎。葉易琛的進入並沒有影響到林雨默看電視的興致,一直到溫暖的懷抱從背後將林雨默擁緊。

“阿琛?”熟悉的氣味進入鼻腔,林雨默帶著疑問喚道,似乎是想到了什麽,林雨默微微掙紮著轉過身看著葉易琛,“阿琛,你跟一芯姐……”

“什麽?”葉易琛一愣,沒想到林雨默會在自己麵前提起曹一芯,皺了皺眉,有些不悅,“你提她做什麽?”

林雨默一愣,葉易琛就是這樣,一會兒好一會兒壞,轉變快的讓林雨默難以捉摸,看著葉易琛,林雨默抿了抿唇,大有不顧一切拚了的意思,“可是你們在一起不是嗎?你怎麽可以還將我帶回來!我明明是……”

“你明明什麽?”葉易琛皺眉,將林雨默翻身對著自己,黑眸深深的印進女子的眼底,葉易琛冷冷的聲音也穿透了林雨默的耳膜,不斷回蕩在她的耳中,“你明明就是我的女人!難道不該跟我在一起?”

“可是!”林雨默一愣,她想說,他們不是分手了嗎?可是……看著葉易琛的表情,林雨默不敢說,猶豫著,她咬緊了下唇,“你不是很愛她嗎?你這樣做,一芯姐會多傷心……”

“那你呢?”葉易琛不知道為什麽,當林雨默說起曹一芯會傷心的時候,他真的是一點感覺也沒有!是他太冷血了嘛?還是怎麽了?可是他就是沒有感覺!扯起嘴角,冷冷的看著林雨默,“我跟曹一芯在一起,難道說你不難過?”

“我……”林雨默被葉易琛的問題問的懵了,隻覺得一瞬間回憶起當時的場景,那種刻骨銘心的痛,雖然她表現的極為淡定,但是心底的疼痛是最清楚的 ,好一會兒,林雨默的眼眶微紅,對視上葉易琛,“我當時很難過,不過……”

“不過什麽?”前一句讓葉易琛才舒坦了些,那一個“不過”讓葉易琛立即打斷了林雨默的話,有些憤怒的眼神似乎想要脅迫林雨默,別讓她說出一句讓自己不爽的話來。

“不過我後來習慣了啊……”林雨默沒有再看葉易琛,而是用盡全力將自己想說的說了出來,是真的!他後來習慣了!她後來不在乎了!不是不在乎……是習慣疼痛,她以為自己已經不痛了。

葉易琛一愣,這個說辭不錯,葉易琛這麽想著,某一個瞬間他幾乎都被林雨默的表情給蠱惑了,如果不是林雨默跟別的男人壞過孩子,如果不是林雨默在疼痛中都喊著的名字是什麽“阿傑”!葉易琛想,他真的很有可能會被林雨默騙掉!可惜,這一切都是真的,不可改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