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葉易琛用力的抱緊了林雨默,將女子的頭塞進自己寬闊的胸膛,在林雨默看不到的地方,葉易琛嘴角的笑容邪惡的緊,隻是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嚴肅,甚至帶著幾分心疼的意味,“不要!不要習慣!我不需要你這樣的習慣!你隻要愛我,繼續愛我……乖乖的,留在我身邊,多好……”

林雨默隻覺得渾身一怔,聽著葉易琛的話,她在葉易琛的懷裏一動不敢動,隻是怔怔的,葉易琛的意思是,他希望自己愛他?他需要自己的愛?那是不是說明,在葉易琛的心裏,她林雨默也有那麽一點地位?

“默默。”葉易琛感受到林雨默的震動,甚至是滿意於她的震動,微微將林雨默推開,認真的盯著林雨默,“雖然,我不能不要曹一芯,可是你相信我,在我心裏,你是特別的!最特別的!”

“什麽?”林雨默的所有激動在葉易琛不能放棄曹一芯的時候有了一瞬間的鬆動,可是又在特別這兩個字中找到了存在的意義。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眼神灼灼,“留在我身邊!不管將來如何!你都是我葉易琛的女人!答應我!好不好?”

林雨默似乎是受到了葉易琛的 蠱惑,恍惚間竟然點下了頭。一直到葉易琛欣喜的抱住了自己,林雨默才反應過來自己答應了什麽!

她答應了的不隻是做葉易琛的女人,不隻是地下情人的身份,林雨默知道,她答應的是做葉易琛跟曹一芯之間的第三者!那個可恥的小三!隻是看著葉易琛高興的樣子,林雨默低頭,認了!他真的要自己,在乎自己,那就夠了!

得到了林雨默的答案,葉易琛第二天去上班的時候,精神極好,進公司的時候看到曹一芯都少了之前的幾分煩躁之感。

“阿琛?”曹一芯看著走進公司大廳的葉易琛叫住了他,有些狐疑的打量著葉易琛,她不知道為什麽心裏有一種隱隱的不安感,“你今天很高興?”

葉易琛一愣,才發現自己已經把情緒擺在了臉上,不過看著曹一芯,葉易琛倒是並不在意自己情緒的外泄,扯起嘴角,葉易琛很自然的衝曹一芯一笑,“是啊!今天心情好!”

“為什麽?”曹一芯問出口就自覺多嘴,葉易琛不喜歡別人多管他的事情,曹一芯一直都是知道的,也很知道自己的身份,這樣沒有意義的問題問出來讓葉易琛會反感吧……

可是葉易琛卻隻是揚了揚眉,慵懶著道,“上班時間到了,先工作吧!”

說完,葉易琛留給曹一芯一個背影,轉身離開了,曹一芯甚至不知道葉易琛是生氣或者是不在意,那樣的感覺讓曹一芯覺得葉易琛仿佛在逃避?但是這個念頭在曹一芯的腦海中一閃而過,沒有過多的停留。

快步走進電梯的葉易琛在電梯門關上後,光滑的電梯內壁,印著他緊緊蹙起的眉峰,葉易琛沒有注意,心裏想的是曹一芯的問題,為什麽?難道隻是因為自己的計謀得逞?

葉易琛知道不是,如果隻是計謀得逞,他不該是這樣的好心情,最多不過是

得意罷了!而此時的好心情……或許是真的喜歡那個女人。

電梯很快到達了17樓,葉易琛飛快走了出去,迎麵看到了正拿著文件走出來的韓義昌,但是葉易琛卻當做沒有看見那樣走了過去,讓正打算打招呼的韓義昌一陣尷尬,隨即就去做事了。

上午十點半,“哐當!”葉易琛的辦公室裏傳來被子破碎的聲音,韓義昌一愣,隨即起身走去敲門,卻聽到裏麵葉易琛惱怒的聲音。

“這麽燙你也拿過來?”

“總裁……我……我……”薛秘書看著葉易琛委屈的紅了眼,今天的葉易琛不正常!

從一早開始,葉易琛就瞪著端來咖啡的自己,問自己為什麽是咖啡而不是茶!隨即一杯滿滿的咖啡杯潑到了地上……還有不少濺到了自己的新套裝上,可是薛秘書不敢說話。

後來,薛秘書到了茶水間給葉易琛試著泡了一杯茶,隻是卻因為放在了葉易琛的桌角而在之後引得葉易琛大吼,“茶呢!”

其實薛秘書很想說,就在你桌上啊……可是,薛秘書不敢,所以照著葉易琛的吩咐,薛秘書終於學乖,知道要把茶放在葉易琛的左手邊,方便他拿起來喝茶。

這一次,是第三次。薛秘書將茶杯剛剛放下,葉易琛就伸手去拿,隨即被燙到的葉易琛很是憤怒的將茶杯扔到了地上。

“薛秘書,收拾東西,準備離開吧!”葉易琛看著眼淚簌簌落下的薛秘書,忽然覺得一陣嫌惡感,也不想多說什麽別的,一句話讓薛秘書整個愣在了當地。

“總裁……”薛秘書驚愕的連哭都忘記了,愣愣的看著葉易琛直到總裁辦公室的門忽然被打開才緩過了神。

“韓助理,你的禮貌呢?”葉易琛皺眉看向門口,看清楚來人之後更是不悅,“我以前怎麽不知道你也有這樣隨便進入我的領地的嗜好?”

韓義昌一愣,尷尬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邊上的薛秘書,訕訕的開口,“總裁,畢竟平時不是薛秘書給您泡茶的不是?您的口味最好還是給能夠拿捏的人來做,不然恐怕你無法滿意。”

“哦?”葉易琛挑了挑眉,沒想到韓義昌會插手管這種閑事,畢竟這樣的事情跟韓義昌一般是不沾邊的。

“別這麽看著我。”韓義昌被葉易琛看的渾身不自在,好一會兒才尷尬的再度開口,“我隻是覺得薛秘書的工作能力很好,如果就因為這樣的小事兒辭退她,那對於公司對於總裁,都是一個損失。”

葉易琛聽著韓義昌的理由,依然隻是挑眉卻不說話。

“算了!”韓義昌看著葉易琛這副樣子,也是怒了,轉身拉了一旁的薛秘書,“薛秘書,走吧!既然總裁不留你,以你的能力在別處也可以做的很好的!”

“韓助理。”葉易琛看著已然走到門口的韓義昌跟被推著走的薛秘書,忽然開口,“我覺得你說的還不錯,我應該找一個能夠拿捏我口味的人來做事。”

韓義昌頓住了步子,嘴角抽了抽,他隻是隨口一說罷了,有道理

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留下薛秘書,不過似乎……

“既然你覺得薛秘書不算是閑人,那我們葉氏養一個也無所謂。”葉易琛瞥了一眼薛秘書忽然從悲傷中掙脫的臉,笑的有些冷意,“不過,她最好別再出任何差錯!”

“恩恩!”薛秘書不斷的點頭,說明著她的認真,卻被韓義昌隨手拉了出去。

“韓助理!”薛秘書看著韓義昌,有些不滿,卻沒有破口罵出來,好一會兒,她說,“謝謝你!”

“我隻是答應了艾熏,要照顧著你一點。”韓義昌看著薛秘書,冷冷的扯了扯嘴角,看著薛秘書有些尷尬的表情,忽然笑了,“如果你們很熟的話,不然你幫我跟她說一說?讓她接受了我算了!我也是個不錯的男人啊!”

薛秘書聞言很是尷尬,看著韓義昌好一會兒才點了點頭,“如果有機會的話,我會說的。”

而辦公室裏,葉易琛此時正翻著手裏的資料,隻是沒有一點點的頭緒,想著自己今天挑剔的模樣,心裏明白也不能全部都怪薛秘書,誰讓昨天林雨默一個高興,又歡歡喜喜的去泡茶了……

想起來昨天喝到的茶,葉易琛就忍不住的有些想念,甘甜的味道像是泉水,不知道是泡的什麽茶葉,好喝的緊。

葉易琛忽然皺眉,拿出了一旁的手機,按下撥號鍵。

葉易琛的別墅內。

“喂 ?”林雨默正在吃外賣的食物,忽然樓上的電話響了起來,嚇得林雨默以五十米考試的速度衝了上去,飛快的接起了電話。

“在做什麽?”

葉易琛溫柔的聲音通過電話傳入林雨默的耳中,暖暖的癢癢的,就像是情人之間的低語,讓林雨默的心一陣酥麻,微微扯起嘴角,林雨默笑道,“我在吃東西。”

“現在吃?”葉易琛微微揚起的音調,讓林雨默幾乎可以看到他皺眉的表情,甚至還帶著幾分的擔心,讓林雨默更是窩心了幾分。

“嗯,定的外賣,才到。”林雨默解釋著,“我起來也沒多久,所以早飯也不算晚。”

“嗯。”葉易琛輕輕的應了一聲,心裏卻是知道林雨默一定是起來了很久了,隻是他不去戳破,既然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葉易琛覺得自己也沒有必要去戳破這樣的事情!

“嗯,”電話裏忽然沒有了聲音,林雨默有些無措,不知道是不是該掛斷,或者是問點什麽,因為她總是覺得葉易琛不可能隻是來問一問自己在幹嘛而已,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麽問。

過了好一會兒,電話裏又一次悠悠的傳來了男人好聽的聲音,“默默,你什麽時候回公司上班?”

“啊?”林雨默聽到這個消息隻覺得一怔,腦海裏還在猶豫著,可嘴裏卻不受控製的說了出聲音來,“可我不是辭職了嗎?”

“嗯?”葉易琛微微揚起語調,聲音裏帶著一絲威脅的意思,當然不是那種可惡的脅迫意味,林雨默甚至可以聽到葉易琛聲音裏的調侃意思,心裏一顫,愣愣的對著電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