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開始,跟我去總裁室工作。”葉易琛也懶得聽林雨默繼續掙紮著廢話,直接下達了命令,讓林雨默隻覺得無措。

“聽懂了嘛?”電話對麵沒有聲音,葉易琛有些不悅,聲音微微有些沉,卻明顯是克製著的。

“可是……”林雨默蹙眉,咬著下唇唇瓣,“可是我不想去公司啊……”

林雨默不想去公司,不再是最初的想法,而是不想麵對公司裏的那些人,有她的朋友,比如艾熏,比如韓義昌,有她的情敵,比如曹一芯……雖然,林雨默不想讓葉易琛生氣,可是她不明白葉易琛怎麽可以這麽不顧她的處境?

“沒有可是。”葉易琛已經有些不高興了,可是卻想到不能對林雨默太凶,終於選擇了一種他從未嚐試過的語氣,“今天我隻能喝咖啡,秘書給我泡的茶又燙,又不知道該放在哪裏……默默,你不來,我難受。”

“可……”葉易琛的話讓林雨默已然心軟,從沒想過葉易琛這樣的男人也可以這樣的撒嬌,林雨默不知所措的皺著眉,“可是一芯姐……”

“沒事的。”葉易琛聽到一芯姐這三個字終於明白了林雨默的顧慮,原本蹙緊的眉忽然鬆開,原來她不是為著自己而不願意。“她不會知道,隻要你乖乖的,我也不會在公司……”

葉易琛沒有說下去,但是林雨默已經明白了下麵的話,一下子紅了臉,嘴裏忍不住的嬌嗔道,“阿琛!”

隨即,電話那一頭傳來葉易琛好心情的大笑聲,好一會兒才停下,“好了,說好了,今天在家好好休息,明天一起上班!”

林雨默聽著電話裏的“嘟嘟”聲,知道葉易琛是吃定了自己,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放下了電話。

打完電話後,葉易琛的心情好了許多,可是隨即就有了不速之客的拜訪,不是別人,正是曹一芯。

“小熏你怎麽來了?”總裁辦公室外,韓義昌看著心上人過來心情一喜,大步走了過去,甚至忽略了從他身邊走過的曹一芯。

艾熏看著韓義昌卻是有些尷尬,猛地被身後的人拉入懷中,韓義昌隻是愣住,“阿青?”

“阿昌,小熏是我的女人。”黎青看著韓義昌的表情,清楚的知道這個男人對艾熏的意思,所以立即把話說開,不打算給自己添任何的麻煩,然而韓義昌卻不是那種輕易會放棄的人。

看著黎青,韓義昌扯起嘴角笑了笑,“那就競爭,說不定我可以搶過來!”

黎青整個愣在了原地,韓義昌這種不喜歡爭搶的人也要搶了,是用了真心嘛?

“放開我,你們兩個這樣,當我死了啊!”艾熏不滿自己被忽視,出聲抗議。

按理說,她才是整件事情的當事人,居然被人當成透明人,簡直太讓人無語了。

黎青的那句話

,聽在艾熏的耳朵裏,還是很受用的。

可是心中剛剛冒起點幸福的小泡泡,艾熏的腦海中就閃現黎青和別的女人躺在床上的畫麵,頓時怒火中燒,這一出口,自然沒有好話。

“小熏,阿昌不是外人,不用害羞。”黎青故意將腦袋湊到艾熏的耳邊,做出曖昧的舉動。

黎青是故意這樣說的,他可不認為平日裏大大咧咧的艾熏會真的害羞,他是故意做給韓義昌看的。

韓義昌的話,讓黎青心生不安,心中有一種,艾熏可能會被搶走的感覺,所以他才會做出這樣幼稚的舉動。

可惜韓義昌也不是白癡,這些事,他看得可通透了。

“害羞,我會害羞!”艾熏一激動,直接一腳踩在黎青的腳上,高跟鞋的鞋跟就踩在他的腳背上。

黎青突然遭到襲擊,臉部表情相當精彩。

艾熏趁機逃離了黎青的懷抱,站得遠遠地,一副防賊似的看著他。

黎青一臉的痛苦神情:“小熏,用不著謀殺親夫吧!”

“切,我和你沒半毛錢關係。”艾熏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她的心中想著:“不要以為我喜歡你,就會凡事順著你,我也是有脾氣的。”

原來,艾熏的這些舉動,也有賭氣的成分在裏麵。

韓義昌看著這一幕,忍不住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在他的眼中,此刻的黎青可不是朋友,而是情敵,看情敵的笑話,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聽到沒有,黎大少,我想你應該不會厚臉皮的纏著小熏不放吧,這可不是你的風格!”韓義昌不忘落井下石,眼鏡下的那雙眼睛,閃爍著陰謀的光芒,他很希望看到黎青因為受到刺激,而說出一些不理智的話語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黎青惡狠狠的瞪著韓義昌。

俗話說,為了兄弟兩肋插刀,為了女人,插兄弟兩刀,這句話,就是黎青現在內心深處的真實寫照,他第一次感覺到了危機。

艾熏看了看兩人,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她認為,這兩人的行徑,實在是太白癡了,她如果參與進去,有損自己的英明。

女主角都走了,這兩人也覺得沒意思,散了。

就在外麵上演這一幕戲碼的時候,曹一芯趁著眾人沒注意,推開了葉易琛辦公室的門。

葉易琛聽到開門聲,頭也不抬的說道:“什麽事?”

如果是平日裏,有人敢不敲門進來,迎接他的肯定是憤怒的咆哮。

不過今日葉易琛的心情很好,不打算和這個不守規矩的人計較。

曹一芯看著葉易琛埋首工作的樣子,眼底閃過一抹癡迷,他認真辦公的樣子,真的很迷人。

葉易琛沒有聽到來人的回答,皺了皺眉頭,緩緩的抬起頭,嘴上說著:

“沒事就給我…”

還沒有出口的滾字,在看到來人之後,生生的咽了下去。

“一芯,你怎麽來了?”葉易琛不解的看著曹一芯。

“怎麽,不歡迎我?”曹一芯問道。

“哪能呢,不過你也看到了,我正在辦公!”葉易琛討厭在做事的時候被人打擾。

如果來人不是曹一芯的話,他早就發火了,不過他的眼底還是閃現了一抹不悅。

以往的曹一芯絕對不會這樣的公私不分,在他上班的時候來找他,他發現這段時間,曹一芯似乎太粘著他了,而這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曹一芯敏銳的捕捉到了葉易琛眼中的不悅,連忙走到他的身邊,動作嫻熟的坐到他的身上。

葉易琛也不客氣,一隻手撐住曹一芯的後腦勺,給了她一個深深的吻。

良久,兩人才不舍的分開,曹一芯的呼吸有些急促,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這一幕,看在葉易琛的眼中卻沒有什麽,相比曹一芯的眼神迷離,他的眼神很清醒,一點也不像剛剛激吻過的男人。

這樣的葉易琛,讓人不知道該說他是理智,還是冷血。

“阿琛,我想你了!”曹一芯深情款款的望著葉易琛,希望能夠用自己的柔情,融化他的心。

當然,她也清楚,這樣的可能性很低。

“有什麽事,直說!”葉易琛眼底深處,閃過一抹不耐煩,他已經猜到曹一芯找他,應該是有事。

“阿琛,難道我就不能因為想你,來找你嗎?”曹一芯撒嬌。

“當然可以,你是我的女人,想我是天經地義的。”葉易琛的臉上,掛著一個魅惑眾生的微笑,讓曹一芯的呼吸一緊。

下一刻,葉易琛話鋒一轉:“但是你不會這樣做,因為你很識大體。”

葉易琛這話很有深意,一方麵是在誇曹一芯,另一方麵,也是在提醒她應該要識大體。

曹一芯聞言,身體一緊,她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舉動,似乎有點莽撞。

可是來都來了,再退走也於事無補,曹一芯心一橫,決定說出自己的期盼。

“阿琛,你忍心看著我飽受相思之苦嗎?”曹一芯希望借此影響一下葉易琛平日冷靜的判斷力,讓他答應自己的要求。

葉易琛的眼底,卻更加的冰冷了,他討厭女人在自己的麵前耍小心思。

他的臉上,並沒有露出任何的破綻,他的情緒控製得很好。

“你真是一個小妖精!”葉易琛說完,低頭吻住了曹一芯。

曹一芯的舉動已經挑起了葉易琛的興致,而他不是一個會委屈自己的人,自然不需要忍受。

葉易琛動作粗魯的將曹一芯抱來放在辦公桌上,將桌子上的文件掃到一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