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剛開始,隻是為了發泄,可是聽著曹一芯的聲音,他低頭看著在他身下,婉轉迎合的人,腦海中卻閃現出林雨默的身影。

“該死!”葉易琛忍不住低咒了一聲。

最近,他發現林雨默對他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她的身影時常在他的腦海中浮現,這一切,都超出了他的控製。

這些讓葉易琛很惱怒,他是一個控製欲很強的人,不喜歡這種不受他控製的感覺。

葉易琛搖了搖頭,強行的將林雨默的影子,從他的腦海中甩開,專心眼前的事情。

過後,葉易琛衣著整齊的站在窗邊,抽煙,看著窗外的風景,沒有去管癱軟在椅子上的曹一芯。

這就是他以前愛得死去活來的女人嗎?為什麽現在他能夠如此隨意的對待對方,人心,真的很難揣摩。

葉易琛第一次發現,自己連自己的心,都揣摩不透,這讓他有一種挫敗感。

“阿琛!”曹一芯柔柔的喊道。

她的聲音顯得有些沙啞,軟綿,聽起來格外的誘人。

可惜這一切在葉易琛的耳中,卻沒有絲毫的特殊,他的心思根本沒有放在曹一芯的身上。

“收拾一下離開這裏,現在是上班時間,被人看到不好!”葉易琛說道。

曹一芯聞言,眼底閃過一抹受傷,這還是那個剛剛在自己身上肆意馳騁的男人嗎,為什麽前後差距這樣大。

不過了解葉易琛的曹一芯知道,自己現在最好什麽都不要說,否則會惹怒他。

曹一芯扯了幾張紙巾,簡單的打理了一下自己,穿好了衣服。

看著身上皺巴巴的裙子,再看看葉易琛身上整齊的衣服,一股酸意湧上心頭。

這就是愛著自己的男人,這就是當初自己選擇的男人,這一刻,曹一芯真的很想笑,可是,除了嘴角的苦澀,她根本笑不出來。

曹一芯一咬牙,眼底閃過一抹堅定,既然已經做了決定,就沒了退路,心已經送出去了,與其讓自己傷心,不如想辦法獲得這個男人的心。

曹一芯是一個很獨立自主的人,她知道感情不是你傻傻等待就能夠降臨到自己身上的,自己必須要懂得爭取。

“阿琛,搬回葉宅吧,我想要每天都看到你!”曹一芯鼓起勇氣,說道。

她想要多一點時間和葉易琛相處,這樣有利於她獲得對方的心。

“你想說的就是這個!”葉易琛神色上表現出明顯的不悅,他討厭別人管他的事情。

“阿琛,義父也老了,就算不陪我,你也多抽點時間陪陪他吧!”聰明的曹一芯打起了親情牌。

她明顯的感覺出葉易琛的不悅,但是話已經出口,她不想輕易放棄,或許下一次她連開口的勇氣都沒有。

“夠了,我的事情我自己決定,不用你操心,你應該回到你的工作崗位上去了。”葉易琛終於火了,毫

不客氣的下達了逐客令。

曹一芯死死的咬著嘴唇,臉上的神色充滿了掙紮,最終,她還是強壓下心頭的衝動,默默的站起身,朝著門口走去。

她認識葉易琛這麽多年,對他的脾氣很了解,她清楚,對方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她現在開口,隻會惹怒對方,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

曹一芯離開了辦公室一會兒之後,葉易琛才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手臂一個橫掃,動作粗魯的將擺在桌子上的一個水晶擺件掃到了地上。

砰的一聲,那個水晶擺件壽終正寢了。

葉易琛剛剛的好心情因為曹一芯的出現,徹底的消失了,他沒有意識到,自己越來越不喜歡和她相處。

靜坐了五分鍾,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葉易琛繼續埋頭處理桌子上的文件,他討厭因為私事影響工作。

下午六點,葉易琛早早的離開了辦公室。

自從曹一芯來過之後,葉易琛的心情就很糟糕,既然無心辦公,還不如早早的離開。

一想到林雨默,葉易琛的壞心情,似乎也有所好轉了,一時之間,顯得有些歸心似箭。

地下停車場中,葉易琛坐進自己的蘭博基尼中,發動車子,離開。

這一幕都看在了曹一芯的眼中,原來她剛巧下班,經過這裏看到葉易琛,本想上去打招呼的,可是葉易琛沒有注意到她,徑自開著車子離開了,曹一芯想都沒想,就開著車子追上去,她鬼使神差般的想要知道,葉易琛要去哪裏。

兩輛車子一前一後在公路上行駛,葉易琛的腦海中都是林雨默的身影,他在猜測那個女人到底在做什麽。

在打掃房間嗎,有沒有按時吃飯,想到吃飯,葉易琛的眉頭皺了皺,想想那副瘦小的身板,確實應該要好好的補補。

隨手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還早,葉易琛暗自決定,今天帶著林雨默出去吃飯。

由於葉易琛一路上都在想著其他的事情,所以他沒有注意到身後跟著一輛熟悉的車子。

曹一芯一路跟著,直到葉易琛的車子拐入了一個高級別墅小區,她猶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葉易琛名下的房產,她基本上都知道,這裏,她卻是第一次來,這引起了她的興趣。

葉易琛沒有選擇開門,而是按響了門鈴,他希望看到林雨默為自己開門。

沒過多久,林雨默的身影,出現在房門口,她的身上還穿著一件可愛的圍裙,看樣子,像是在做飯。

“你在做飯嗎?看來我應該為我的廚房擔心。”葉易琛笑著調倘道,他知道林雨默在廚藝上沒有什麽天賦。

“沒,是外賣,隻是簡單的加熱一下,不會將廚房燒了的。”林雨默聽著葉易琛的調倘,忍不住臉紅了。

她也希望能夠為自己心愛的男人,做一桌子豐盛的菜肴,看著他吃得開心,她就滿足了,可惜她在廚藝上的天

賦,無限的接近於零,這讓她很無奈。

葉易琛看著林雨默臉紅的樣子,心頭升起一陣邪火。

為什麽在麵對曹一芯的挑逗時,他能夠保持冷靜,但是在麵對林雨默的時候,僅僅是一些小動作,都能夠讓他失控。

葉易琛自嘲的一笑,看來他中林雨默的毒不淺啊。

在葉易琛愣神的時候,林雨默已經拿來了拖鞋,放在了他的腳邊。

葉易琛動作迅速的換好鞋子,摟著林雨默走進房間,那扇門,再次關上。

兩人在門口的互動,被曹一芯看在了眼中。

曹一芯的雙手死死的握住方向盤,銀牙咬得咯吱咯吱的響。

兩人之間的舉動,是那樣的親熱,就好像一對夫妻,這一切看在曹一芯的眼中,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她有一種被背叛,被拋棄的感覺,心中升起一種心愛的東西被人搶走的憤怒,她的內心深處,嫉妒和憤怒交織在一起,讓她美麗的五官,顯得扭曲。

女人,都是善妒的,曹一芯也是如此,當初沒有正式和葉易琛在一起的時候,她還能裝作不知道,但是現在她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淡然,嫉妒啃噬著她的心,讓她的理智,處於崩潰的邊緣。

曹一芯努力的想要平息自己心頭的憤怒,到頭來卻是徒然,一個聲音不斷的在她的腦海中回響:“衝進去,問清楚,你有這個權利,將那個狐狸精趕走,她沒有資格留在葉易琛的身邊!”

在這個聲音的驅使下,曹一芯走下車子,一步步朝著那扇緊閉的房門走去,近了,更近了,終於,她來到了那扇房門口。

她知道,當她敲開這扇房門的時候,以前裝作不知道的一切,都將擺在台麵上。

這一刻,一向充滿自信的曹一芯,突然有些膽怯,她害怕結果是出乎她預料的,最終,她還是鼓起勇氣,緩緩的舉起了自己的手。

就在這時,一陣悠揚的音樂聲響起,曹一芯渾身一震,近乎偏執的眼神,也出現了一絲清明。

這一刻,她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剛剛想要做的是一件多麽愚蠢的事情。

曹一芯迅速的收回自己的手,轉身離開,直到走出了好遠,才接起了電話。

一通電話過後,曹一芯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了,急匆匆的回到車裏,開車離開。

房間中,沉浸在溫馨氣氛中的兩人,根本就沒有發現,曹一芯曾經來過。

一頓飯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

在吃飯的時候,葉易琛的眼睛時不時的盯著林雨默,顯然她比桌子上的美食,更加的秀色可餐。

而林雨默在吃飯的時候卻是欲言又止,幾次想說話,最終都沒能開口。

原來,林雨默是想開口請求葉易琛不要讓她去上班,她還沒有想好該用怎樣的心情去麵對公司裏麵的人,可是她害怕惹對方生氣,所以遲遲不敢開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