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易琛自然是看出林雨默有話要說的,隻是他選擇了假裝不知道,他發現看林雨默糾結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葉易琛忍不住想,那一張小臉蛋上,怎麽能出現這麽多種表情呢,真是神奇。

吃完飯之後,葉易琛打開電視,看今天的財經新聞,林雨默負責收拾碗筷。

收拾好碗筷之後,林雨默直接躲進了房間。

拉開床頭櫃,看著那一套性感的衣服,林雨默的內心很掙紮。

這是今天白天,她在苦苦思索,都沒有找到如何說服葉易琛的辦法的時候,鬼使神差的去買的,當時她的腦子裏麵,居然冒出了要色誘葉易琛的荒唐想法。

此刻,林雨默深深的覺得,自己當時肯定是腦袋短路了,才會做傻事。

色誘葉易琛,先不說她有沒有這個膽子,僅僅是她的經驗,這件事情就絕對不靠譜。

她和葉易琛在那方麵的經驗,簡直就是幼稚園級別和大學生之間的差距,是無法逾越的。

林雨默用力的搖了搖頭,將那個荒唐的想法從自己的腦海中甩出去,伸手打算將抽屜關上,她暗自決定,明天找一個時間,將這套衣服拿去毀屍滅跡。

突然伸出來一隻手,握住了林雨默伸出的那隻手,阻止了她關上抽屜的動作,下一刻,她被人緊緊的抱住。

“默默,這是什麽啊?”葉易琛將嘴湊到林雨默的耳邊,柔聲說道。

林雨默感覺到一陣熱氣吹拂過她的臉頰,其中還帶著一股淡淡的古龍水和清爽的薄荷味道還有淡淡的煙味,這個味道她很熟悉,是專屬於葉易琛的味道。

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動作,林雨默就感覺自己渾身發軟,沒有力氣推開對方。

原來葉易琛早就猜到了林雨默心裏有事,隻是沒有挑明,看到她走進房間,他也緊跟著進來了。

林雨默隻顧著糾結去了,沒有注意到房間裏麵多出來一個人。

那套性感的衣服,葉易琛自然看到了,他沒有想到林雨默會去買這樣的衣服,往日他覺得林雨默挑選衣服的眼光不怎麽樣,不過今日,他卻收獲了驚喜,原來,不是她的眼光不行,而是往日她沒有認真挑選啊,看來這方麵,很值得開發。

而林雨默今日的表現,成功的取悅了葉易琛。

往日隻知道被動迎合他的女人,居然第一次想到了主動取悅他,這讓葉易琛很高興。

林雨默感受著葉易琛溫熱的體溫,還有好聞的氣息,她的骨頭忍不住酥了,理智一點點的從她的腦海中消失。

在這一方麵,她注定不是葉易琛的對手。

葉易琛伸出一隻手,挑起那一套內內,笑著說道:“默默,這是什麽?”

“內衣。”林雨默老老實實的回答。

“什麽時候買的。”葉易琛

繼續追問。

“今天。”

葉易琛聞言,露出一抹了然的神色,果然如同他猜想的那樣,這女人,原來還挺可愛的。

“買內衣做什麽?”

“色誘你!”林雨默說道。

這話一出口,林雨默才意識到自己失言了,她怎麽能說出這樣羞人的話語來,她迅速的伸出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想要以此來補救。

可惜話已經出口,她這樣的動作,倒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哈哈,你真可愛!”葉易琛被林雨默的話逗樂了,忍不住在她的臉頰上落下一吻。

“去,換上,我要看看。”葉易琛將衣服塞到林雨默的懷中,催促道。

林雨默的雙頰緋紅,低頭看著懷中的衣服,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可惜別說地洞了,地上連條縫都沒有。

林雨默真的後悔死了,她怎麽會做出這樣白癡的事情,她煩躁的抓著自己的頭發,將柔順的頭發弄成了一頭雞窩,而她卻絲毫沒有發覺。

“可不可以不去。”林雨默可憐兮兮的看著葉易琛,企圖打消對方的決定。

“不行。”葉易琛斷然拒絕。

可是等了良久,林雨默還是沒動。

葉易琛眉頭一皺,擺出一副生氣的樣子,說道:“是不是要我幫你穿。”

葉易琛的話音一落,林雨默抱著衣服,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奔入了浴室。

兩人雖然經曆了多次親密接觸,但是林雨默還是會害羞,這或許是她的天性吧。

浴室中,林雨默換好了衣服,卻沒有勇氣出去,房間內,葉易琛已經在旁邊的房間中沐浴完,悠閑的躺在床上,渾身上下,隻在腰間圍了一條浴巾。

“還不出來,需要我進去抱你出來嗎?”葉易琛一臉戲謔的盯著浴室門,他發現逗弄林雨默,很有趣。

此刻的他,就好像發現了一個新遊戲的小孩,玩心很重,而林雨默就是那個可憐的玩具。

林雨默聞言,終於鼓起勇氣,打開了房門。

一個窈窕的身軀出現在葉易琛的視線中,白皙的肌膚,設計新穎的黑色內衣褲,上半身,還罩著一件網狀的吊帶衣服。

這種似露非露的風格,給人一種神秘的感覺,更容易引起人的遐想。

葉易琛笑了,他很滿意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過來!”葉易琛對著林雨默勾了勾手指。

林雨默一步一步的走向葉易琛,雙手不知道放在哪裏,顯得很扭捏。

等到林雨默走到床邊,葉易琛二話不說,身手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拉。

林雨默頓覺重心不穩,撲倒在葉易琛的身上,他動作利落的翻身,將林雨默壓在身下,一低頭,吻住了她。

隨著這一吻的加深,兩

人之間的溫度也隨之升高。

一吻作罷,葉易琛繼續攻城略地,在林雨默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個個專屬於他的烙印。

林雨默對葉易琛沒有任何的抵抗力,很快,理智就從她的身體裏麵飄走了。

“為什麽要色誘我?”趁著林雨默意亂情迷之際,葉易琛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不想去公司上班。”

葉易琛聞言,眉頭一皺,他不明白林雨默為什麽不想去公司上班。

其實這也不怪葉易琛,因為他已經習慣了站在自己的立場去思考問題,也習慣了以自己為中心。

“為什麽?”葉易琛問道。

可是,這一次他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與這裏的火熱激情相比,此刻的葉宅,卻是火花四射。

一間古色古香的書房中,葉老爺子坐在一個小矮桌旁邊。

在桌子上,擺放著一整套茶具,葉老爺子正認真的擺弄著眼前的工具,泡茶。

在他的前方,曹一芯靜靜的坐著,一臉的恭敬,沒有出言打擾他。

葉老爺子一邊做,一邊說:“這泡茶,有大學問,不同的茶葉,需要不同的水來泡,水溫也不一樣。”

葉老爺子款款而談,顯然深諳此道。

終於,一杯清茶放在了曹一芯的麵前。

“嚐嚐。”葉老爺子說道。

曹一芯點了點頭,端起茶杯,分三口將茶杯中的茶水飲盡,然後閉上眼睛,細細的品味,良久,才慢慢的睜開眼睛:“好喝,義父的手藝越來越好了。”

“一芯,為什麽要說謊呢?”葉老爺子一臉的失望。

曹一芯不解的看著葉老爺子,似乎不知道對方為什麽要這樣說。

“這茶和水,本就不相配,泡出來的茶水,怎能好喝。”葉老爺子說道。

“義父。”曹一芯低低的喊了一聲,低下了頭。

她知道葉老爺子想要表達的意思,可是她已經不能收手了。

“一芯,你為什麽不聽我的勸,你和阿琛,就好像是這茶壺中的茶葉和水一樣,本來就不相配,勉強湊在一起,隻會毀了這茶和水,你和阿琛都是我疼愛的孩子,我不希望看到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受傷。”葉老爺子語重心長的說道。

人活得久了,看待問題,自然就看得通透了。

“為什麽,為什麽要這樣對我,為什麽菁菁可以,我卻不行,義父,一直以來我都很敬重你,你為什麽要這樣偏心。”曹一芯顯得有些激動。

其實在接到葉老爺子的電話的時候,她就已經猜到了會是這樣的情形,可是她還是忍不住激動。

她不知道為什麽那麽多人要這樣不公平的對待她,她的父母是這樣,現在,連她的義父都是這樣,這讓她無法冷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