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芯,冷靜點,你知道義父是為了你好,阿琛的性子我了解,他很驕傲,也很霸道,而你的骨子裏麵,也是要強的,你們兩個在一起,一時半會你可以忍受他的脾氣,但是你不可能忍一輩子,所以你們不合適。”葉老爺子說道。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葉老爺子沒有說出來,那就是曹一芯因為童年的事情,心中有陰影,而這也是他不希望兩人在一起的原因之一,人都是有私心的,他也不例外,他喜歡自己的兒子,能夠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女人。

“義父,我愛阿琛,為了他,我可以改。”曹一芯說道。

愛情是盲目的,她已經不是當初那個理智果決的曹一芯了。

“改,改了還是你嗎?”葉老爺子問道。

曹一芯聞言一愣,是啊,改了還是她嗎?為了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改變自己值得嗎?

曹一芯的心中,閃過了一絲猶豫,下一刻,她強行將這一絲猶豫抹除掉。

她從來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情,既然已經做出了選擇,就要堅持下去。

“義父,這是我的選擇,為了阿琛,我什麽都願意。”曹一芯堅定的說道,幾年前,她退縮了,這一次,她不想退縮。

“癡兒啊癡兒,你難道還不明白嗎,阿琛並不愛你。”葉老爺子本不想打擊曹一芯,可是對方冥頑不寧,他也隻好明說了。

“不,誰說的,阿琛怎麽可能不愛我,阿琛是愛我的,一直都是,是你,幾年前,是你硬生生的拆散了我們,這次你居然還想著拆散我們,你好狠的心啊!”曹一芯指責葉老爺子。

葉老爺子聞言,氣得吹胡子瞪眼,他沒有想到,對方居然將他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

“你,你怎麽可以這麽對我說話,一芯,你讓我很失望。”葉老爺子也動怒了。

他本來就不是好脾氣的人,剛剛能夠平心靜氣的和曹一芯說話,已經很不容易了。

“義父,不管你說什麽,這一次,我不會放手,就算你不認我,我也不會退縮。”曹一芯一字一句的說道,每一個字都說得斬釘截鐵,沒有絲毫轉圜的餘地。

“你,你,氣死我了!”葉老爺子撐著拐杖站起來,身體因為憤怒而顫抖,顯然氣得不輕。

“義父,如果沒有什麽事情,我先走了。”曹一芯也站了起來。

看著葉老爺子憤怒的樣子,她於心不忍,所以想要離開這樣,來一個眼不見為淨。

“站住,你給我站住!”葉老爺子疾步朝著曹一芯走來,激動的用手中的拐杖指著曹一芯。

結果,在繞過矮桌子的時候,腳下被一個東西絆住,直直的朝著前麵摔去。

曹一芯見狀,連忙奔上去想要扶住葉老爺子,可是卻跟老爺子手中舉著的拐杖來個一個親密接觸,額頭上被弄出一個洞來,鮮血順著臉頰流下,顯得很恐怖。

而經過這個緩衝,葉老爺子的身體總算是穩住了,被曹一芯扶住,免遭了摔跤的。

“義父,你沒事吧!”曹一芯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傷勢,一心隻關注葉老爺子。

“沒事。”葉老爺子一邊說,一邊緩緩的抬起頭,當他看到曹一芯臉上的血跡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慌亂。

“老齊,快點打電話叫醫生,一芯受傷了。”葉老爺子大喊道。

下一刻,一道身影衝了進來,正是葉家的管家閔齊,他看見曹一芯的樣子二話不說,急匆匆的跑出去打電話去。

與葉家的手忙腳亂相比,葉易琛的別墅中,顯得很溫馨。

激情過後的兩人緊緊的相擁在一起,林雨默疲憊的靠在葉易琛的懷中,閉上眼睛,昏昏欲睡。

她知道葉易琛的能力,本以為久了就習慣了,但是這麽久了,她的體力還是無法和對方相比。

葉易琛的手,愛撫著林雨默的肌膚,他喜歡這溫潤的觸感,他的臉上,掛著饜足過後的滿足。

“默默,為什麽不想去公司。”葉易琛問道。

葉易琛的霸道是出了名的,他決定的事情,你隻有執行的份,不過今天他的心情很好,所以順口問了一下理由,如果理由合適的話,他或許會改變主意。

“我不知道怎麽麵對他們?”林雨默說道,她的那點小心思注定瞞不住葉易琛,既然這樣,何必要費心去隱瞞呢。

“他們?誰?”葉易琛不解的看著她。

林雨默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底閃過一抹猶豫,但是在看到葉易琛那雙深邃的眼眸時,她打消了想要說謊的念頭。

“艾熏和一芯姐。”林雨默說道。

葉易琛聽到一芯這兩個字的時候,眼睛一眯,顯得有些不悅。

林雨默見狀,連忙解釋:“我沒有其他的意思,隻是不知道怎麽麵對她,我總感覺自己搶了她的東西。”

能夠留在葉易琛的身邊,她就滿足了,可是曹一芯的出現,讓她有些良心不安,總覺得自己搶走了曹一芯的東西。

葉易琛聞言,眉頭輕輕的皺了皺,這件事情他倒是沒怎麽在意。

“不要多想,你隻有一個身份,就是我的女人,我的情婦,其他的,你沒必要多想。”葉易琛霸道的宣布。

一時之間,他也不知道要怎麽解決兩個女人之間的問題,所以他選擇了逃避。

“嗯。”林雨默低低的應了一聲,她知道葉易琛這樣說,就相當於是板上釘釘了。

葉易琛強迫自己去忽視林雨默臉上的失落,與她的心情相比,他更在乎自己的利益,他隻要明白他想要在上班的時候看到她,就夠了。

葉易琛看了看林雨默,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豐滿,惹得她出聲,葉易琛趁機低頭,封住了她的紅唇。

又一輪即將展開,夜,還很漫長。

“阿琛,不要,我累了。”林雨默試圖推開葉易琛,她的身子,現在還酸軟無力,如果再來一次,她不知道自己明天還能不能下床。

“可是我想要。”葉易琛並沒有打算放開林雨默。

伸手撫摸著林雨默,葉易琛喃喃自語:“你這樣可滿足不了我,看來以後得給你補補,這樣體力才更好!”

就在兩人一發不可收

拾的時候,床頭的電話響了。

葉易琛卻好像沒有聽到似的,繼續手上的動作。

“阿琛,電話!”林雨默好心的提醒他。

“不接!”葉易琛惡聲惡氣的說道。

在這樣關鍵的時刻被人打擾,不爽是情有可原的,如果不是因為雙手沒空,葉易琛或許已經將電話給摔了。

可是打電話的人卻很不識趣,電話鈴聲鍥而不舍的響著。

“混蛋!”葉易琛低咒了一聲,暫時放開林雨默,伸手接起了電話。

葉易琛暗自在心中想著:“最好有要緊的事情,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林雨默趁此機會躲到床邊,拿被子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

“三更半夜的打電話幹嘛,想死啊!”葉易琛接起電話,問都沒問,就是一通怒罵,顯然氣得不輕。

“少爺,是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從話筒中傳來。

“閔叔,這麽晚了給我打電話有什麽事情嗎?”葉易琛聽出來這個聲音是屬於閔齊的,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自家的老爺子出事了。

“少爺,一芯小姐受傷了,你要回來看看嗎?”閔齊說道。

原來,在醫生幫曹一芯處理好傷口之後,閔齊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告訴葉易琛。

“什麽,一芯受傷了,為什麽會受傷?算了,我現在馬上過去,我們見麵之後在說。”葉易琛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翻身下床,開始穿衣服。

閔齊呆呆的盯著傳來忙音的話筒,歎了口氣,看來少爺還是很關心一芯小姐的,造化弄人啊。

葉易琛在穿褲子的時候,看著那高高昂起的部位,無奈的搖了搖頭,這電話,來得真不是時候。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行的壓抑下心頭的欲火,動作迅速的穿衣服。

“阿琛,發生什麽事情了,一芯姐為什麽受傷了啊。”林雨默小心翼翼的問道。

“不清楚,要去看了才知道。”葉易琛說道。

他很快的穿好衣服,拿起床頭櫃上的鑰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林雨默是一個敏感的女人,葉易琛剛剛的舉動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

此刻的她就好像一個別人遺棄的洋娃娃,丟在無人的角落,沒有人回去在意她。

林雨默的心中酸酸的,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掉。

告訴自己不要太貪心,告訴自己要知足,可是眼看著心愛的男人因為另外一個女人頭也不回的離開,她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生疼生疼的。

林雨默緊緊地咬著自己的下唇,伸出手胡亂的擦拭著臉頰的淚水,輕輕的說道:“林雨默,不準哭,這些都是你選擇的,你不能哭,能夠偶爾看著他,就應該知足了,他注定不可能隻屬於你,曾經擁有了就好。”

或許是這些話說服了她,她的眼淚漸漸的止住,迷迷糊糊的睡去。

隻是這一夜,她都睡得不安穩,身體時不時的瑟瑟發抖,眼淚順著眼角滑落,嘴裏不停的喊著:“阿琛,不要離開我,不要拋下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