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在睡夢中,她夢到了阿琛不要她了,連多看她一眼都不願意。

半個小時之後,葉易琛趕回了葉宅。

深夜的葉宅,依舊燈火閃耀,曹一芯一臉蒼白的躺在床上,額頭包著白色的紗布。

葉老爺子靜靜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言不發,閔齊站在他的身邊。

葉易琛衝進來,直接詢問了到底是怎麽回事。

對於這件事情,葉老爺子沒有隱瞞。

葉易琛聽完之後,沒有生氣,隻是淡淡的說道:“爸,夜已經深了,你早點休息吧,我會陪著一芯,你不用擔心。”

如果是幾年前,他或許會生氣,會大吵大鬧。

可是這段時間,葉易琛隱隱的覺得,父親當年的決定或許是對的,一芯和他,真的不適合。

“哎,我也老了,年輕人的事情,不是我應該操心的,你上去看看一芯吧。”葉老爺子說完,轉身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他的背影,顯得有些消瘦。

錯手傷了一芯,他的心中也不好受。

閔齊見狀,也轉身離開了,他雖然是葉家的老人,不過他知道,有些事情,他不適合開口。

葉易琛迅速的上樓,推開了曹一芯的房間。

曹一芯聽到開門聲,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到葉易琛,眼睛一亮,笑了。

“阿琛,你怎麽來了?”曹一芯問道。

“你都這樣了,我能不過來嗎?”葉易琛笑著說道。

知道曹一芯是為了救父親而受傷的,葉易琛對她的態度也好了許多,他不是不講理的人。

葉易琛坐到曹一芯的身邊,伸出手輕輕的摸了摸包紮的傷口,柔聲說道:“疼嗎?”

曹一芯順勢靠在葉易琛的懷中,說道:“不疼,有你陪在我的身邊,一點都不疼。”

葉易琛聞言,眼神更加的溫柔了,伸出手,愛憐的撫摸著曹一芯的臉頰:“傻丫頭,怎麽可能不疼呢。”

曹一芯靜靜的靠在葉易琛的懷中,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就好像一直撒嬌的小貓。

“阿琛,留下來陪我好嗎?”曹一芯懇求道,她知道這是一個機會,重新拉近兩人的距離的機會,她不願錯過。

“好。”葉易琛爽快的答應,然後順勢躺在床上,摟著曹一芯:“睡吧,你需要好好的休息。”

曹一芯聞言,乖順的閉上了眼睛,緩緩的沉入了夢鄉。

良久,葉易琛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白色的天花板,腦海中浮現林雨默的身影。

哎,為什麽他抱著曹一芯的時候,總是會想起她呢。

葉易琛低低的歎了口氣,再度閉上眼睛,他不知道,曹一芯根本就沒有睡著,而他的一舉一動,都被她看在了眼中。

第二天一早,林雨默就醒了,感覺枕頭濕濕的,低頭一看,發現一大片水跡,她露出一抹苦笑。

林雨默強撐著身子,坐起身來,走進浴室進行梳洗。

半個小時之後,一身套裝的她出現在門口,臉上雖然化了妝,卻有掩飾不了的黑眼圈。

今天,她要去公司一趟。

昨天雖然沒有

答應葉易琛,但是對方已經將話說到那個份上,她如果不去,葉易琛肯定會生氣。

林雨默不想惹怒他,所以還是決定去公司一趟。

站在葉氏集團的大樓前,林雨默的心中湧起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她在這裏工作了多年,無數次的跨入過那一扇大門,卻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心情坎坷,她害怕遇到艾熏,更害怕遇到曹一芯。

不過一想到葉易琛,她的心底升騰起一股勇氣。

林雨默深吸了一口氣,跨步走入了葉氏集團。

事情比她想象的還好,由於她來得時間比較早,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一個人,她順利的來到了總裁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林雨默輕輕的在總裁室的門上敲了幾下,沒有聽到回答聲,她輕輕的推開門。

房間中沒有一個人,她的眼中閃過一抹失落:“還沒來。”

林雨默迅速的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從秘書台後麵的櫃子中拿出一盒大紅袍,再拿了兩個杯子,進入了茶水間。

等林雨默端著兩杯散發出清香的茶水走出辦公室的時候,正好和韓義昌的視線對上。

“默默,你怎麽來了?”韓義昌吃驚的看著林雨默,他沒想到今天第一個見到的人是她。

林雨默看著韓義昌,有些尷尬,她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麽好,她將茶杯放在桌子上,擠出一個笑容:“韓助理,早上好。”

韓義昌沒有想到,林雨默會用這樣生疏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些什麽好。

這時,電梯門打開,薛秘書從電梯中走出來。

薛秘書看著林雨默,也很吃驚。

林雨默趕在她開口之前說道:“總裁讓我回來上班,我就來了。”

“哦,原來是這樣,歡迎回來。”薛秘書伸出自己的手,滿臉的笑容。

林雨默聞言,一喜,伸出手和她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良久才分開。

經由此,三人之間的尷尬化解了不少。

“默默回來了,我們可有口福了,不知道能不能討杯茶喝。”韓義昌將視線落到了桌子上的兩杯茶上麵。

他並不是嘴饞,這樣做,隻是為了化解尷尬。

“當然可以。”林雨默端起一杯茶,遞給韓義昌,衝著他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那這杯是我的嗎?”薛秘書打上了另外一杯茶的主意。

林雨默泡茶的功夫真的很好,讓她這個習慣喝咖啡的人也漸漸的喜歡上喝茶了。

“對不起,這杯是總裁的,待會我再給你泡一杯好嗎?”林雨默有些為難,她希望葉易琛一到公司就能夠喝上她親手泡的茶,而這個時候,已經快到上班的時間了。

平日裏葉易琛就是這個時候來的,她已經沒有時間再去泡一杯了。

“總裁的?總裁今天不來上班啊,你不知道嗎?”薛秘書說道。

韓義昌聞言,暗叫了一聲糟糕,薛秘書這不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薛秘書倒是沒有意識到自己失言了。

“他不來了嗎,薛秘書,給你茶。”林雨默將茶遞給薛秘書。

薛秘書愣愣的接過茶,她還沒弄明白林雨默為什麽一下子變得不開心。

正當她想問的時候,韓義昌拿手肘頂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多話。

薛秘書這才後知後覺的意識到自己失言了。

林雨默默默的走到旁邊坐下,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韓義昌和薛秘書對視了一眼,什麽都沒說,回到自己的工作崗位上去工作了,感情的事情是個人的私事,他們也不方便插手。

林雨默連著兩天都去了公司,可是葉易琛都沒有來上班。

回到別墅,也沒有一個電話,林雨默覺得自己真的被遺忘了。

既然葉易琛都不在公司,她去公司也沒有什麽意義,所以從第三天開始,林雨默就沒有去公司了。

這兩日,葉易琛都呆在葉宅,陪曹一芯。

女人受傷了,總是希望得到更多的關愛,加上這件事情,葉父也有做得不對的地方,所以葉易琛才會放下工作陪著曹一芯。

等到第三天的時候,曹一芯的傷勢基本上沒事了,葉易琛再次回到公司。

葉易琛一進入公司,就直奔辦公室。

韓義昌拿著一疊資料跟在他的身後。

等到葉易琛坐到座位上之後,韓義昌連忙將那疊資料遞給他:“總裁,這上麵有你今天一天的工作安排,下麵是需要處理的緊急文件,還有,廣告公司的文董昨天打電話給你,想要和你約個時間洽談一下合作的具體細節。”

“好,我知道了,放下吧,這兩天發生了什麽特別的事情嗎?”葉易琛順口問道。

他對韓義昌的能力很了解,他不在,對方完全有能力撐起葉氏,所以他才會這麽放心的兩天都不來公司。

韓義昌聞言沉吟了一下說道:“不知道總裁問的是公事還是私事。”

“嗯?”葉易琛聞言,翻閱資料的手一頓,抬頭看著韓義昌:“你這話什麽意思?”

“林雨默小姐前兩天都有來公司,她說是總裁讓她過來的。”

“她來公司了,我剛剛怎麽沒有見到,待會她來了讓她給我泡杯茶送進來。”葉易琛吩咐道。

葉易琛聽到這個消息,心中很高興,暗自想著:“這個女人,還挺乖的,今晚好好犒勞犒勞她。”

“林雨默昨天說了,她今天不來公司。”韓義昌說道。

“為什麽?”葉易琛皺了皺眉頭,剛才覺得她乖,居然就敢違背他的命令。

“這個就要問你了。”

“問我?你這小子今天哪根筋搭錯了,這不像你。”葉易琛將探究的目光落到他的身上,希望能夠看出一些端倪。

“阿琛,是時候做出選擇了,不然對大家都不好。”韓義昌知道自己沒有說這話的立場,而他也一直秉承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原則,可是這一次就連他都看不過去了。

“韓助理,請容許我提醒你一下,現在是上班時間,你認為在這個時候討論我的私人問題合適嗎?”

“我知道了,總裁,打擾了。”韓義昌看得出葉易琛生氣了,他也不打算再多說什麽,他現在多說,隻會起到反效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