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去吧!”葉易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等到韓義昌離開之後,葉易琛一拳頭重重的捶打在辦公桌上,一臉的陰沉:“林雨默,你這個不知道安分的女人,我才離開兩天,你居然就在別的男人麵前裝可憐,博取同情,難道你缺了男人會死嗎?”

顯然,韓義昌的勸說,讓葉易琛誤會了,他這次真的是好心辦了壞事。

這三日,林雨默都很少吃飯,睡覺也睡不踏實,隻要一想到葉易琛和曹一芯親熱,對她嗬護備至,甚至連公司都不來的事情,她的心就疼,連呼吸都困難。

到了後來倒是不疼了,因為麻木了,她不知道,什麽時候她才能學會不在乎對方,或許一輩子都學不會吧。

自從認識葉易琛之後,她的人生早已注定。

由於這幾日的不按時進食,她的胃部又開始隱隱作疼了。

這時,她的手機響了,她拿起手機看了看,猶豫了一下,接起電話。

這個號碼她很熟悉,是韓靳的,雖然她早已將對方的手機號刪除,但是這個號碼早已牢牢的印刻在她的心中,忘不掉了。

“韓靳,有什麽事嗎?”林雨默猜不到他為什麽給自己打電話。

“對不起,打擾你了。”韓靳一開口就是道歉,他還清楚的記得上次林雨默給他說的話,如果可能,他真的很想不打這個電話,他希望能夠在背後默默的守護對方,可是這次的事情,他覺得林雨默應該有知情權。

“韓靳,你不要這麽說!”林雨默為自己的自私感覺到羞愧。

“我找你是關於阿傑的事情,阿傑….。”

“阿傑,他怎麽了?”韓靳還沒有來得及說具體的,就被心急的林雨默打斷了。

“你先別急,聽我說。”韓靳說道。

“嗯,你說。”

“阿傑醒了,這段時間在接受物理治療,平時也訓練走路,但是他太過於操之過急,訓練量太大,使得骨頭和經脈都受到了損害,我勸過他,卻勸不動,他如果再這樣下去,肯定會練廢的。”韓靳的語氣,滿含著憂慮。

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他絕對不會打這個電話。

可是他實在是勸不動阿傑,除了自己,他覺得唯一有可能勸動阿傑的人,隻有林雨默,因為她是阿傑最在乎的姐姐。

林雨默聽著韓靳的敘述,眼淚直往下掉,她的腦海中浮現出阿傑固執的身影,一次次跌倒又爬起來的樣子。

在這個時候,她本應該陪在他的身邊,陪著他走過這最艱難的旅程的。

可是她卻是那樣的自私,隻顧著自己,隻想著守住那一個男人,她太自私了,這樣自私的她,還配做阿傑的姐姐嗎?

一想到這裏,林雨默羞憤交加,她恨不得馬上就奔去醫院看阿傑,可是她不敢,她不知道要用什麽麵目去麵對阿傑,而且她害怕這件事情被葉易琛知道。

她知道葉易琛討厭她和別的男人有來往,況且阿傑的身份那麽敏感,她不能讓葉易琛知道阿傑的存在。

電話裏麵的沉默和低低的抽泣聲,讓韓靳的心抽緊了。

那個可憐的女人,那個努力

的想要守住小小的幸福,最終卻遍體鱗傷的女人,還能夠承受得了如此的打擊嗎?

這一刻,韓靳突然覺得自己很殘忍,他覺得自己做錯了,或許,他真的不應該打這個電話。

“默默,我知道你的難處,你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阿傑的,你不要傷心!”良久,韓靳才擠出這一番話。

他說完就打算掛斷電話,林雨默的哭聲,讓他心疼。

“謝謝你韓靳,謝謝你!”林雨默不住的道歉,可惜這些也減少不了她心中如山般的愧疚。

“不要這樣說,阿傑也是我的朋友,照顧他,是我應該做的,好了,不要哭了,放寬心,阿傑從小就聰明,他一定能夠想通的。”

這番話,韓靳自己都有些不相信。

阿傑是聰明,可是也喜歡鑽牛角尖,他知道當初林雨默的那一番話,深深的傷害了阿傑的心,那種在最無助的時候被最在乎的人拋棄的滋味,韓靳能夠理解,阿傑能夠挺下來,真的很不容易。

這件事牽扯到的人,注定都是受傷者,沒有被害。

電話終於掛斷了,這通電話沒能改變什麽,隻是徒增了一個擔憂的人。

聽著電話裏麵傳來的忙音,林雨默感覺到身體裏麵最後一絲力量也被抽空了。

她軟軟的跌坐在冰冷的地麵上,痛哭失聲。

叮鈴鈴,叮鈴鈴,門鈴聲響起了。

林雨默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慌亂的擦幹眼淚。

這個地方,她沒有告訴任何人,按門鈴的除了葉易琛之外,她想不到其他人。

林雨默不想讓葉易琛看到她哭泣的樣子,她不想讓對方誤會。

勉強自己掛上笑臉,林雨默打開了房門。

房門口站著的人,是一個怎麽也不可能出現在這裏的人,林雨默愣住了。

身穿一襲火紅色連衣裙的曹一芯站在門口。

額頭上的傷,還沒有好,不過她巧妙的用頭發遮住了,看起來,依舊光彩照人。

今天葉易琛去公司之後,她就想到了來這裏。

這幾日葉易琛的陪伴,讓她更加清楚地認識到,葉易琛對她的重要性。

而葉易琛的時時愣神,也讓她意識到林雨默在葉易琛心中的分量是多麽的重要,麵對這樣威脅巨大的對手,她最應該做的事情,就是將威脅扼殺在搖籃之中。

所以她來了,她要來趕走這個女人,葉易琛隻能是她的,誰也搶不走。

“怎麽,沒有想到是我。”曹一芯很滿意林雨默臉上的吃驚。

“一芯姐。”林雨默怯怯的喊了一聲。

她現在就好像是被正妻逮住的小三,忍不住心中發虛,她不知道應該用什麽麵目去麵對曹一芯。

“怎麽,不打算讓我進去。”曹一芯笑看著林雨默。

這樣的微笑,看在林雨默的眼中,卻讓她心寒,她大概猜出來對方的來意。

“請進。”林雨默讓開身子,讓出一條通道,該來的始終是要來了,躲也躲不過。

曹一芯跨步進入,然後在沙發上坐下,她的舉止是隨意,相比於林雨默的戰戰兢兢,她反

而更像是這裏的主人。

“一芯姐,你想要喝點什麽?”林雨默下意識的問道,話語出口之後,她才意識到,冰箱中除了泡麵之外,根本沒什麽喝的。

“不用了,我今天找你,是有正事要談,過來坐吧。”曹一芯招呼林雨默過去。

“嗯。”林雨默走過去,坐到曹一芯的對麵。

她的雙手緊張的放在膝蓋上,腦袋低低的垂下,就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子,等待著大人的訓斥。

曹一芯看著林雨默,不禁想著:“你就是用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勾引阿琛的吧,可惜我不吃你這一套,就這樣也敢跟我爭老公,太自不量力了。”

“是不是這幾天都沒有見到阿琛啊,因為他一直陪著我,舍不得離開我,今天如果不是我催促他去公司,他估計還黏在我身邊呢,哎阿琛太愛我了,讓我都有些受不了了。”曹一芯嘴上抱怨,但是她臉上的笑容,卻證明了她隻是口是心非。

林雨默聽著,頭低得更低了,眼中有著掩飾不了的哀傷。

雖然早就想到了會是這樣,但是親耳聽到的感受又不一樣,曹一芯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好像是刀子一般,割著她的心,讓她那顆本就千瘡百孔的心,傷得更重。

“你應該很好奇,我為什麽會找到這裏來吧。”曹一芯問道,然後不等林雨默回答,就自顧自的說道:“其實這是阿琛告訴我的,我了解阿琛,他是一個驕傲的人,他能夠允許自己拋棄別人,卻不能允許別人拋棄他,而你當初的離開,惹怒了他,所以他才會強迫你回到他的身邊,其實我真的心疼你,一個見不得光的情婦,男人的玩物,永遠得不到別人的愛,隨時都能被拋棄的人,女人做到你這個份上,真是可悲!”

曹一芯的話,越說越過分。

林雨默的手緊緊的握住,她必須要非常克製,讓能夠讓自己保持冷靜。

但是隨著曹一芯的講述,林雨默的冷靜崩潰了,她終於怒吼出聲:“夠了,不要再說了,我對你說的這些一點也不感興趣,請你離開!”

“離開,我憑什麽離開,阿琛曾經帶著我來過這裏,他告訴我,這裏是屬於我的,我什麽時候想來都可以,這裏的許多角落,都留下了我們歡愛的痕跡,阿琛真的很猛,每次都讓我很累,而且總是不分地點,在廚房,在走廊,在浴室,在床上,哎我怎麽跟你說這些羞人的事情,對不起,我太激動了,說溜了嘴,你不要介意。”曹一芯捂住嘴,神色很懊惱,臉頰還微微泛紅,好像說了什麽讓人害羞的話。

不得不說,曹一芯是一個天生的演員,她的演技,近乎無懈可擊。

林雨默感覺渾身冰冷,如墜冰窖,她不知道這裏居然留下了那麽多屬於阿琛和曹一芯的回憶,想起自己居然在同一張床上,和同一個男人,做著同樣的事情,她就忍不住惡心。

“默默,我們曾經在一個公司上班,也有些交情,我不忍心看著你繼續這樣下去,我想要幫你,我會幫你離開阿琛,我想阿琛應該不會怪我,畢竟我可是他心愛的女人,而你隻是一個玩物,他怎麽會因為一個玩物而生我的氣呢,你說是不是啊?”曹一芯問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