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默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斷的搖頭:“夠了,不要再說了,求求你,不要再說了好不好。”

林雨默覺得,自己隨時都有可能崩潰。

“不說,為什麽不說,我就是要讓你認清楚現實,好早一點做出正確的選擇,默默,你要知道,我這可都是為了你好。”

“不,我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不想離開阿琛,我不想,一芯姐,我向你保證,我不會跟你搶阿琛,我隻想默默地陪在他的身邊,請你給我這個機會好嗎?”林雨默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著曹一芯。

她所求的真的不多,難道這樣,也是一種奢侈嗎?

“默默,你怎麽就那麽傻,這麽想不開呢。”曹一芯語重心長的說道。

“一芯姐,我知道我對不起你,請你原諒我,下輩子我一定做牛做馬的報答你。”

曹一芯見林雨默執迷不悟,一副打死都不放手的樣子,怒了。

她本來打算好好的和林雨默說的,既然對方不識相,她也就不需要客氣了。

“林雨默,我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你的厚臉了,你天生就是做狐狸精的料子,我說你怎麽能夠這麽賤呢,明知道阿琛不喜歡你,還要死纏爛打的留在他的身邊,你還要不要臉啊。”

“夠了,我讓你不要說了。”林雨默也火了。

泥人都有三分脾氣,她也是會生氣的。

“你一個小三居然還敢吼我,長本事了啊,我現在就去找阿琛,讓他將你趕走,我一刻也不想看到你。”

曹一芯說完,直接朝著門口走去,她其實不是真的想走,隻是想要嚇嚇林雨默,好讓她妥協。

如果真能說服葉易琛,她也不用今天走上這一趟了。

可惜現在的林雨默已經不能正常的思考了,自然不能想到這些。

眼看著曹一芯離開,林雨默急了,她害怕葉易琛會趕走她。

在林雨默的認知中,曹一芯在葉易琛心中的分量比她重多了,如果真的要二者選其一的話,她相信葉易琛最終選擇的肯定是曹一芯,所以她絕對不能讓曹一芯去。

林雨默衝上去,死死的抓住曹一芯,一臉的瘋狂:“不,我不會讓你去找阿琛的,絕不。”

“放手,你幹什麽,快放開我,你這個瘋女人,你這樣的女人,不配留在阿琛的身邊,我要趕走你。”曹一芯沒想到林雨默會拉住自己,不斷的掙紮。

可是平日裏看起來弱不禁風的林雨默不知道從哪裏來的這麽大的力氣,死死的抓住曹一芯,任憑曹一芯怎麽甩,也甩不開。

“瘋子,快點放手,如果讓阿琛知道你傷害我,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曹一芯威脅林雨默。

“不,一芯姐,求求你不要去找阿琛好不好。”

“不好!”曹一芯態度很堅決,一點轉圜的餘地都沒有。

“不,我絕對不會讓你去找他的,絕不。”林雨默突然發起狂來,拉著曹一芯死命的往房間裏拽。

可是林雨默卻好像沒有聽到一樣,此刻她的心中,腦海中都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不能讓曹一芯離開這裏,絕對不能,她想要將曹一芯關起來,等她想到

辦法或者是說服她之後,再放她出來。

林雨默已經失去了正常的思考能力,或許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我要將你關起來,你不能去找阿琛!”林雨默喃喃自語。

曹一芯聞言,瞪大了眼睛,掙紮得更加激烈了,她萬萬沒有想到平日裏唯唯諾諾的林雨默,居然敢做出這樣過激的行為。

曹一芯這一較勁,林雨默就拉不住了。

曹一芯身高要高一些,占據了優勢,加上林雨默這幾天沒有好好吃飯,身體本就不舒服,剛剛她占據上風,隻是靠著毅力,曹一芯一較真,形勢立刻發生了轉變。

曹一芯一個用力的甩手,終於擺脫了林雨默的糾纏。

獲得自由的曹一芯立刻朝著門口奔去,林雨默瘋狂的舉動將她嚇到了,她現在隻想盡快離開這裏。

林雨默見狀,神情有些癲狂,縱身朝著曹一芯撲去。

曹一芯是背對著林雨默的,根本沒有注意到她的動作,當林雨默撲過來的時候,她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撲倒了。

砰的一聲響聲之後,曹一芯摔倒在地,腦袋正巧撞到了沙發的扶手上。

她靜靜的躺在地上,陷入了昏迷。

林雨默死死的抓住曹一芯的腳,順著她的身體往前爬,將曹一芯壓在身下,這是她現在能夠想到的最好的辦法。

一分鍾過去了,兩人還維持著這樣的動作,沒有改變。

林雨默也漸漸的恢複了理智,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對,因為曹一芯始終靜靜的躺著,沒有掙紮,甚至沒有睜眼。

林雨默低頭一看,頓時嚇得肝膽俱裂,從曹一芯的腦袋處,流淌出鮮紅的血液,在白色的地板磚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刺眼。

林雨默搖晃著曹一芯的身子,試圖喚醒她:“一芯姐,一芯姐,你醒醒啊,不要嚇我,一芯姐,一芯姐!”

可是曹一芯始終沒有回答她。

林雨默的臉色蒼白,眼神慌亂。

曹一芯躺在地上的畫麵,和她腦海中記憶深處阿傑躺在馬路上的畫麵重合,她已經嚇得六神無主了。

叫救護車,對,叫救護車。”林雨默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急急忙忙去拿電話。

撥通了號碼,林雨默將地址報給醫院之後,她才鬆了一口氣。

可是等待的過程,卻是一種煎熬。

林雨默很怕,她害怕救護車還沒有趕到,曹一芯就死了。

她靜靜的坐在曹一芯的身邊,蜷縮著身子,渾身控製不住的顫抖,雙目無神,終於,她下意識的再次拿起手機,撥通了那個熟悉的號碼。

“喂,默默。”

當話筒中響起那個熟悉的聲音的時候,林雨默緊緊的抱住了話筒,就好像抱住救命的浮木。

“阿琛,我好怕!”林雨默艱難的擠出一句話。

葉易琛聽出林雨默的聲音不對勁,連忙追問:“你怕,你怕什麽啊,默默發生了什麽事情,你快說!”

林雨默的聲音,將他的心都揪起來了。

“一芯姐躺在地上,流了好多的血,我好害怕一芯姐死掉啊,阿琛,我不是故意的,我

真的不是故意的。”林雨默顯得有些語無倫次。

“一芯?一芯怎麽了,為什麽會流血?”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林雨默完全是答非所問。

葉易琛能夠感受到林雨默的情緒很不穩定,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要問出什麽東西,顯然是不可能的。

“你在哪裏,我馬上過去。”葉易琛迅速的做出決定。

“我在別墅這邊。”這一次,林雨默總算是說了一句有用的話。

“好,你呆在那裏不要動,我馬上過去。”葉易琛說完,迅速的掛斷了電話。

電話裏麵那熟悉的聲音消失了,林雨默還是死死的抱著電話,不願意放手。

葉易琛拿著車鑰匙,奔出了辦公室,招呼道:“阿昌,跟我出去一趟。”

“總裁,有什麽事情嗎?”

“跟上,一芯出事了!”葉易琛沒時間和他廢話。

如果不是他需要一個人,應對突然情況,他甚至連韓義昌都不會帶上。

聽到這話,韓義昌二話不說,迅速的跟上。

原本要半個小時的車程,在葉易琛不斷闖紅燈的情況下,隻用了十多分鍾,就趕到了。

當他們到達的時候,救護車也已經趕到了,醫生和護士正好將昏迷的曹一芯抬出來。

葉易琛見狀,連忙湊了上去,搖晃曹一芯的身體:“一芯你醒醒啊,一芯。”

“先生,請你讓讓,病人傷到了頭部,必須馬上進行救治。”一個護士小姐攔住了葉易琛。

“讓我過去,我是病人的親屬。”葉易琛生氣的大喊道。

他喜歡將一切都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不喜歡這種脫離了掌控的感覺。

突然,葉易琛感覺自己的手上一緊,低頭一看,一雙白皙的手,緊緊的抓住他的手臂。

“阿琛,你聽我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林雨默一見到葉易琛,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似的,連忙湊上來。

“告訴我,這一切是不是你弄的?”葉易琛吼道。

上次是黎青,這次是曹一芯,他怎麽也想不到這個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女人,居然如此的狠毒。

“阿琛,我錯了,請你原諒我好嗎,阿琛!”葉易琛的眼神,讓林雨默害怕,她害怕會從此失去對方。

“夠了,不要在我的麵前裝可憐,我看著惡心。”葉易琛狠狠的甩開了林雨默的手,登上救護車,跟隨著救護車一起離開了。

看著救護車絕塵而去,林雨默的眼淚,再也不受控製的滾落出來。

林雨默在心中大喊著:“為什麽,為什麽每一次被拋下的都是我,為什麽!”

就在林雨默的情緒快要失控的時候,一隻手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不要在意,阿琛隻是太心急了,所以才說了重話。”韓義昌出言安慰她。

“阿昌,你怎麽在這裏?”林雨默呆呆的看著韓義昌,很不解。

“我可來了老半天了,可惜某人的眼中,隻有那些壞家夥,將我當成隱形人了。”韓義昌故意用玩笑的口吻說道,希望能夠緩和一下氣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