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第二天阿孝回家的時候,果然手裏提了一個小籠子,裏麵是一隻肥嘟嘟的倉鼠。獵文 網.小籠子十分精致,有小倉鼠吃飯喝水的地方,還有一個滾輪供它玩耍,最有愛的是裏麵居然還有一個滑梯,滑梯上麵是它的小屋子,下麵滿滿是鋸末。

小東西長得煞是可愛,縮在一起的時候像一個小毛絨球,灰色的毛上麵有幾道白色,很是好看。它並不活潑地滿籠子亂跑,而是懶懶地一動不動,拿小棍子捅一下才會挪一下,然後就又不動了。“你怎麽買了這麽一隻懶家夥啊”我皺眉問阿孝,這隻懶老鼠,一點都不好玩。

“我也不知道啊,在店裏的時候它挺活潑的啊。”阿孝也是摸不著頭腦。

“廢話呀,它為了讓你買它,當然表現得很活潑了。”說的好像我就是倉鼠一樣。

“那怎麽辦拿去換掉嗎”阿孝像犯了錯的孩子,怯生生地問。

“不用了,說不定每一隻都是這麽狡猾。如果不是,這一隻還算聰明的,就它了謝謝你啊阿孝。”

“嘿嘿,客氣了,你喜歡就好。”阿孝撓撓頭。

自從阿孝和丁婕恢複了戀愛關係後,阿孝重新找回了丟失幾個月的白癡熱血,但是明顯又與原先不同,還多了一份成熟。也許這就是成長,阿孝充分吸取了戀愛的養分,成長為了男人一個,而我隻能窩在屋裏玩耗子。

以後的日子裏,我就和這隻小耗子相依為命了。每天下課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看耗子,看看他餓沒餓,有沒有拉屎,水喝完了沒有。我隔兩天就給它洗一次澡,換一次鋸末。我不敢用手抓它,因為我看見它打哈欠時嘴裏的長牙,被咬一口可不得了。所以每次給它洗澡我都是用小棍子趕進盆裏,它一進盛著水的盆子就像觸電一樣使勁往外跳,可是怎麽也跳不出來,它就加倍努力永不放棄,最後搞得滿屋子都是水。

剛買回來的時候,沒有買鼠糧,聽說這小畜生吃麵包渣就可以。於是我買了一個麵包,捏下渣給它吃,可是這家夥牛氣衝天,好幾塊一個的麵包一點都不搭理,自己鑽到鋸末下麵去玩。後來我上網去查,網上說可以喂它吃瓜子。於是我又去買了一大包恰恰香瓜子,拿了幾個扔在籠子裏。這次的確是有反應了,小老鼠刺溜一下竄過來,抱起一個瓜子就開始啃。可是剛剛咬開,卻又扔下不吃了,刺溜一下鑽進鋸末裏。嘿,我這暴脾氣,老子好吃好喝地養活你,別給臉不要臉啊

後來聽別人說我才知道,倉鼠不吃熟瓜子,好像是吃了上火。滾蛋吧,老鼠還會上火倒是我,吃完了老鼠都不吃的瓜子,真的上火了。阿孝從買老鼠的地方又買了一包鼠糧,裏麵的內容相當豐富,各種瓜子稻穀麥粒還有麥片什麽的,看的我都想嚐一嚐了。果然飯菜對頭了,厭食的孩子也會狼吞虎咽,小耗子吃得十分忘我,看的我十分不爽,那棍子戳它都不理我。吃完了就滿地拉屎,拉完了就去睡覺,真是一隻畜生。

每天重複幾乎同樣的內容大概兩個星期吧,阿孝突然對我說,這家夥是不是長胖了我仔細看了看,不太明顯,因為每天都能見到,看到的變化也是漸漸地,所以沒有現有變胖。我們正在討論,拿著課本背書的刁蟬湊過來一看,大吃一驚:“天哪,它怎麽胖成這樣了”

“有嗎它真的胖了嗎”我呆呆地問。

“怎麽沒有我覺得起碼胖了一半以上。不信你可以秤一秤它吃掉的糧食和拉出的屎,一減就是它的體重增加量。”刁蟬說完回屋學習去了。我看了看鼠糧,居然已經下去了一半,天哪,這家夥好能吃。不知道它能長多大,到時候能不能炒一盤菜呢

小家夥從小屋子裏探出頭,看了看我,又把頭縮了回去。吃了睡,睡了吃,它的生活倒是無憂無慮,可它的主人我買它回來是解悶的,它不但不能跟我聊天,也不能給我帶來歡樂,就知道吃,撐死你算了我使勁拍了拍它的籠子,它嚇得一骨碌從滑梯上滾落下來,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當然,這些天我也不是隻和畜生玩,看了一些書。我接受了阿孝的提議,重新拾起了在中文係時沒讀完的文學書籍,雖然讀著會有蘇冰的身影浮現眼前,可是這也是回憶的一種方式。有小老鼠陪著,讀書倒也輕鬆愉快,不知不覺中已經讀完了當時規定的讀物,於是我又到圖書館去借書。

本來心情愉悅,可是碰上了一件倒黴的事情。我在圖書館遇到了王豪,他心情很差,想跟我聊聊。我不好推辭,於是我們就在圖書館前的草地上聊了一會。

“你還記得你上次問我最近都在幹嘛,我沒有告訴你嗎”王豪坐在草地上,擦了眼淚,整理了思緒以後,開口說道。

“有點印象,怎麽,你現在要告訴我”我並沒有在意,以為這個家夥又在掉我胃口。

“嗯,你願意聽嗎”

我一聽這家夥開始用這麽正式的詞匯了,此事一定非同小可,我到底是該聽還是不該聽呢唉,其實我想多了,當他真的想跟你說的時候,就不是你決定該不該聽了。我還在思考,他已經開口了:“我失戀了。我愛上了吳迪,可是他拒絕了我。”說完這句話他就又開始掉眼淚,像滴水的屋簷。

我以為會是多麽淒婉的愛情故事呢,沒想到就是這麽簡單。這個結局是我早就料到的,一個同性戀喜歡一個不是同性戀的,能成功才怪。可是我沒有想到的是,當初王豪跟我要了吳迪的聯係方式,原來真的是去追求他了,雖然失敗了,但是這份勇氣還是可歌可泣可圈可點的。“沒事啊,一切總會過去的。”我壓根就沒想安慰他,所以說這種萬能的套話。

“我對他那麽好,那麽真心,他就是視而不見,不但不喜歡我還討厭我,我到底做錯什麽了我。”這一聲嬌聲嬌氣我差點有把他攬入懷中的衝動,可是回神一想,千萬不行,這可是變態的罪名,千萬要不得。“我隻不過想跟他深入地交朋友而已,他用得著說那麽絕情的話嗎”王豪一邊哭一邊抹眼淚。

“好了,別哭了啊,要不中午去我家喝點,替你解解悶”此話剛一說完我就後悔了,悔的我直想抽自己嘴巴子,我幹嘛賤哄哄地讓他去我們家呀,刁蟬又該對我有暴力行為了。可是覆水難收,王豪已經聽得笑逐顏開,我真不好再說什麽了。

到了我家裏,我先四下瞧瞧,刁蟬不在。於是我讓王豪在沙上坐著,自己到樓下去買熟食涼菜。沒多久我回來了,隻見王豪並沒有坐在沙上,而是在和我的倉鼠玩耍,那個場景有愛的呀,都快把我的心融化了。你說王豪要真是個女的多好

“怎麽樣,好玩吧”我把熟食和涼菜放在桌上,也湊過來看著他們。

“好可愛哦,它叫什麽名字啊”王豪嗲聲嗲氣地問。

“呃叫球球,對,叫球球。”我根本沒想過給它取名字,隻是現在的它正好縮成一個球,我就順口叫了出來。

“哇,名字也好可愛哦。”

說是喝酒,可是還沒跟女人喝的盡興,我自己喝了六罐,王豪喝了連一罐都不到,說什麽啤酒對身體不好,這個啦那個啦,我不聽,喝了這麽久也沒出過什麽事,上次的件事是酒的問題。結果在這種思想的指導下,我很快醉了。也不知道王豪是不是故意的,在我醉的迷迷糊糊的時候,開口問我借小倉鼠,說是要帶回學校寢室養兩天。我那是大概是喝高了,直接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第二天王豪就把噩耗給帶回來了。“對不起,我把小倉鼠放在寢室裏然後上課去了,誰知道阿姨今天破天荒查宿,結果就被她現了,沒收了,還點名批評。不過你放心,點的是我的名字。”

“誰問你這個了我的老鼠呢”我焦急萬分,天天和這隻小畜生相處,沒把它養得有良心,我自己卻對它有感情了。

“被阿姨放在寢室門口示眾,不知道現在怎麽樣了。”

下午我飛一般地到寢室找阿姨要倉鼠,可是現寢室門口的桌子上已經沒有那隻可愛的小東西了。“阿姨,那隻倉鼠呢”

“處理掉了。那東西髒得很,而且傳播病菌,對大家都不好的。”操著南方口音的阿姨陰陽怪氣地說著,好像在譴責什麽已經造成很大損失的東西。

“處理掉了怎麽處理的”我十分驚奇,動作如此之快。

“這個你就不要管了嘛,我們肯定有自己的辦法,這種事又不是一次兩次了。”阿姨輕描淡寫地說,好像美國黑社會在說某殺人事件。

“那能不能把這個喂給它,如果不讓在宿舍養,它也得活下去啊。”我拿出了帶來的半包鼠糧,交給阿姨。阿姨接過鼠糧看了看,嘟囔了一句:“吃的還不錯嘛。”然後抬頭跟我說:“用不著的,你去把它丟了吧,用不著了。”

“用不著了是什麽意思你們已經把它殺了嗎”我萬分驚恐,怎麽可以這樣殘忍地對待小動物

“反正就是用不著了。”阿姨也不過多地解釋什麽,殺鼠細節我並不清楚,如果可以入罪我一定上法院告她但是此時的我理智馬上恢複,瞬間移動到王豪麵前,大聲喊叫:

“還我倉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