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姐姐你好:

我是個高中女生,心中有很多不滿,好幾次想去了斷自己(自殺),但每次反過來想,我有去死的勇氣,那何不好好的活下去,如果就這麽死去,人生不是白走一遭嗎?所以想通以後,“死”離我便是很遙遠了。過去我曾經投書到“學生輔導中心”及“張老師信箱”,但我發覺他們都無法幫我解決困難。為什麽我說我有很多不滿?不是沒根據的,就拿家庭來說吧!母親是個很迷信且重男輕女的家庭主婦,她要我回家後幫做家事,這雖是應該做的,但她不為我想一想,我是個高中學生,功課越來越重,回家時的自習時間都被占了,我以後怎麽上考場?我時常同她談起,但她無法和我溝通,她根本不了解現在的孩子,我無法充分的念書,我的前途不能就這麽的送掉,所以我不滿。

朋友方麵,以前我有很多要好的朋友,現在可是一個也沒有,孔子說得很對:“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認識愈深就愈失望,我覺得對她們越好,相反的她們也越看不起我,以前大家總是說說笑笑的,可是現在連見了麵均不打招呼,而且還被同學耍了好幾次,現在我對朋友完全失去信心,雖然心有不甘,我又能如何呢?

當然這隻是我不滿的這一二罷了,雖說家醜不可外揚,但我執著一意念,我要好好的活下去,所以我將它說出來。孩子:

在你的來信中,我好似看見自己過去的影子,心裏感觸很深。

我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少年時期,覺得全世界的人都不了解我,包括父母手足在內都不能溝通,至於朋友,那根本是不存在的。

許多年過去了,回想自己一生的悲喜劇,大半是個性所造成的,怨不得天,尤不得人。

很多事情,隻因我固執於隻從“以自己為本位”的角度去觀察,以為那是唯一的真理和途徑,結果不但活得不好,對他人也沒有什麽真正的付出。

孩子,你目前看見的隻是不公平,看見的隻是朋友們不理睬你,看見的,很坦白的說——隻是你自己。眼中並沒有別人的任何理由。

在你目前的年齡,這是被允許的,隻要你不太鑽牛角尖,更不可以有自殺的念頭。

可是,如果在以後成長的歲月裏,你的眼光仍是如此,那麽我肯定你將會得到一個並不快樂也沒有太多意義的人生,而且不很容易在社會上與人和諧而友愛的相處——這都是你的個性造成的。當然,這和體質也有關連,你身體健康嗎?

我以為,母親要求你做家事,也是應該的,因為你也是家中的一份子。甚而,她不要求你,都當態度和悅地主動替她分擔。母親不是虐待你,隻因她不了解,在升學的競爭和壓力下,一個學生念書的時間非常緊湊,如果分擔了家事而喪失了讀書的分分秒秒,對一個求好心切的好孩子來說,也是苦痛的。

這種事情,想來你與母親之間交換過意見,而沒有結果,才會寫信給我。

我的看法是,如果家務不是太重太重,你可以想出一種快速處理的方法。手腳快,做事有條理,有安排,兩件家事一同做。(例如燒開水的同時,便去洗衣,洗衣的同時,浸泡其他的衣物,曬衣服時,一方麵煮飯。隻要警覺性高些,不要做了這、忘了那,家事時間可以利用技術管理而發揮快速的效果。)

母親的教育程度和你不同,在價值觀上自然也有距離,可是父母供你念到高中,就是他們的偉大。我看到你所說的母親,心中很受感動,她不懂念書有什麽用,她仍給你念,你有沒有想過這一點?

你說母親不為你想一想,對不起,請問你為她又想過了多少?

你的前途不會因為做家事分占了念書而送掉的。學問之道,是人格的建立、生命的領悟、凡事廣涵的體認——而不是做一架“念書機器”。如果你以為,你死啃書本,考上大學,就是前途的代名詞,那仍是虛空而幼稚的,因為你沒能了解,書本隻是工具而已,念了一大堆書,仍不懂做人,那個書,就是白讀了。

寫到這兒,再看你的來信,你的信中,“不滿”都有理由,“不甘心”也很有理由的寫出來。

三張信紙,出現了三次“不滿”,而且說——這隻是不滿之一二而已。我真不知,人生這麽多的不滿又是為了甚麽?這麽多的“不甘心”,又是為了什麽?孩子,你很自私,對不起,恕我直言。不要難過這句話。小時候的我,也是這樣的。在這種心態下,你求教於“輔導中心”、“張老師”,現在來找我,其實都不是誠心的要求我們幫助你,而是將我們當做發泄的對象而已。

你不合作,不改變自己的觀念,不肯看見他人的優點,我們又怎能解決你的困難?

你的朋友,在你眼中,全是一批對不起你的家夥,我絕不讚成你說的話:你對她們越好,她們越看不起你。

人,都是以心換心的,起碼百分之七十是如此。請你對人類要有信心,不要因為一些小事,而不肯原諒他人。試試看,再試一次,試著不要太計算,試著以德報怨,好不好?

你的來信中,最可貴的一句話,就是——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好好的活下去,快樂是第一要素,胸襟是基礎,體諒他人,是有學問的另一種解釋。如果培養這種觀念,人生是可以好好過下去的。

孩子,也許,你看了這封信,心裏不但失望而且氣憤,也可能對我,更有不滿。可是我的良知不允許我寫下同意你觀點的話——那叫迎合。迎合你,可以使你視我為天下唯一的知己,而對你的人生,我卻沒有盡到勸告和開解的作用,那就不對了。我不能欺騙自己,更不能欺騙你。

這封回信,你可能看了就撕掉,如果你不接受。但是起碼你必須看完一遍才會撕掉,必有一些東西留在你心裏,撕也撕不掉,對不對?

好孩子,在你沒有改變的時候,請不要再來信,當你有了一點點不同的觀人觀事的態度,我們才再通信好嗎?謝謝你這麽信任我,對我寫下了真誠的話,我很感謝你,真的。祝你好好的活下去。

每天,看一下天空,看看那廣大的天空好嗎?

三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