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

我是你忠實的讀者,看了你最近在報章上的文章,覺得和過去有很大的不同,生活味道似乎減少了,好像回到了象牙塔中,不知你自己是否有自覺,你的看法又是怎樣呢?陳明發

明發:

謝謝你如此真誠而坦白的告訴我對我文章的感想,非常感激你的真誠。

我是一個以本身生活為基礎的非小說文字工作者。要求自己的,便是如何以樸實而簡單的文字,記下生命中的某些曆程。

最近的文字,的確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原因是:生活在變,生命在延續,觀念有改變,這都是無可奈何的人生之旅所造成的。於是,我也對自己的筆誠實,寫下現在的自己,這也是我所堅持的寫作方向。

但是,我不同意我生活在象牙塔裏的看法。如果說,生活中起伏變化大,因而在文字上,記載出來的比較顯明而活潑,那是可能的,那是一種燦爛的生命。

目前,我在教書,這不隻是一個職業,同時也是因為環境變化而不得不做的角色調整。人生的角色變了,筆下出來的東西,便也不同於以往,因此我絕對不為寫作而去創造生活。

現在的文章,的確在風格上慢慢趨於寧靜祥和而且更平淡。我很珍惜這份守淡的心情,它不是象牙塔,事實上,現在更加入世,已不是當年與世隔絕的那個沙漠女子了。很感謝你,謝謝!祝好

三毛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