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我不會私下跟他見麵的2

“那我這個長輩就失陪了。”項管家偷偷的斜了陸亞尊一眼,少爺變得壞心了。

林品甜也來不及說話,就被陸亞尊拉著走了,但是側麵看過去,好像男人今天的心情很不錯。

“原來項管家的名字叫項柯呢。”想到今天聽到陸鷹司這樣叫,林品甜對陸亞尊說起這件事,是因為覺得這個名字實在好聽。

項柯?

陸亞尊突然愣住了,腳步也停下了,他終於想起項管家和自己的聯係了,他們從前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他一直叫項管家阿柯來著,隻是年頭太久,就慢慢的淡忘了。

或者說,在某次意外的車禍之後,項柯就離開了陸家,等到他再次出現的時候,自己已經把這個人忘的差不多了。

“怎麽了?”她擔心了問了一句。

“以後不許跟他摟摟抱抱,他可不是長輩,是我……曾經的兄弟。”陸亞尊說完自己也覺得悵然,的確他們曾經是兄弟情誼,隻是現在物是人非了。

說謊!

項管家和陸亞尊哪裏像一樣年紀的人啊?

可是她看看男人也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其中一定有什麽緣由吧,等她以後也許慢慢就知道了。

回到臥室之後,林品甜又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好像他們隻要單獨的在一個屋子裏,她就很容易覺得臉紅或者是空氣不夠用。

“你知道伯父要跟你談什麽,所以你自己已經決定了留在我身邊嗎?”陸亞尊卻突然就說了這個話題。

原本在衣櫃邊幫陸亞尊找家居服的林品甜,動作就停在半空,然後過了一會兒才放下踮起的腳尖。

“嗯,我要留在陸家,我不會跟昊丞哥走。”林品甜已經決定了,所以可以坦然的對陸亞尊說出來。

“昊丞哥?”嗤笑一聲,陸亞尊可是覺得這個稱呼太過刺耳。

“對不起,我一時間很難改口。”她馬上知道怎麽回事,所以道歉過後就提醒自己要小心。

“既然你決定了,那我就信你一次,不要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陸亞尊知道,黎昊丞一定會想辦法帶走林品甜,就像這一次的美術館事件,就證明了他的猜測。

幸好那隻烏龜沒叫了那麽倒胃口的名字,回頭瞟了一眼在地攤上大睡特睡的亞亞,這龜為什麽爬哪睡哪?

林品甜還以為他又嫌棄烏龜礙事了,馬上走過去抱起來在放胸前,繼續回答他的話:“我知道的,我不會再私下出去跟他見麵的。”

可是話雖然這麽說,但是林品甜卻不知道黎昊丞肯不肯放過她,畢竟她也知道黎昊丞的性子,怕是這件事會沒完。

“我知道他會糾纏的,但是若你死心塌地的,我相信他難為不到我。”陸亞尊走過抱住她,將下巴抵在她的頭頂,然後抬手摸了摸她的烏發。

林品甜想要開口說什麽,最終還是閉緊了嘴巴,就算是暫時的平和感,她也想擁有的久一點。

“礙事的烏龜!”陸亞尊本想感受下她柔軟的嬌軀,結果一直被硬邦邦的亞亞阻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