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林品甜流產了3

很多兄弟因為這件事也喪命了,所以她一定難辭其咎的。

“我根本就不知道什麽文件,我嫁到陸家這麽久,除了生病就是在被凶,我還敢做什麽?”林品甜說的是實話,她真的今天敢翻牆都是因為要見媽媽一麵,不然她肯定不會從陸家出去的。

要是知道惹了這麽大的麻煩,她也許會覺得遲疑,但卻還是一定會去的,她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你確定你沒有看過文件?沒有知道老大在查他的事?”徐亦珂歎了口氣,畢竟他從程盼兒那邊聽到的事實不是這樣的。

“我……”林品甜剛要反駁,卻想到了之前再花園中,幫陸亞尊拾起散落的文件的事,難道是那個?

“是想起來了嗎?所以,你是真的看過吧?”徐亦珂想,看來這一次是程盼兒對了,她說的沒有錯,林品甜一定是知道了那文件上的內容。

“我是拿過一個文件,可是那是被風吹落的,不是我故意要去看的,況且我真的不知道那上麵是什麽。”林品甜自己說著,都覺得像借口一堆,要是被人知道她和黎昊丞見麵,又事前看過文件,就算是說破了嘴,又有誰能相信她呢?

“你真不知道那是黎昊丞的走私證據,大嫂,我再問你最後一次。”徐亦珂決定,若是林品甜這一次真的發誓,那他就拚命的護她一次,不能讓老大錯怪了她。

林品甜怔了,她是知道的,她真的是知道的。

那些數據,那個名字,雖然隻是匆匆的一瞥,但是她的確看到了也驚訝了。

“我……我不知道怎麽說,我……”林品甜垂下了肩膀,她解釋不清的。

徐亦珂突然抬手砸了一下方向盤,很重,喇叭刺耳的響了一聲。

“大嫂,我懂了,這事怕是我幫不了你了。”

林品甜呆呆的點點頭,然後抬起手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額頭,被劉海遮住的傷疤,是她撞水池自殺的那一次留下的,還沒有特意去除過。那一次因為捍衛僅有的尊嚴尋死,那這一次呢?也需要她以死明誌嗎?

可惜,隻能會被認為是畏罪或是苦肉計吧。

那麽就看看陸亞尊要如何對待她好了,如果信任不了她,她也不會怪他,畢竟這一次真的是她自己造成的局麵。

越是接近陸亞尊的別墅,天色越是漸黑。

就如同林品甜現在的心情,甚至是黑上幾分,恐懼感讓她感覺到了一種極端的壓迫。

陳醫生今天沒有在別墅中,他被陸亞尊派人送出去散心,走的時候非常匆匆忙忙,搞得他也是一頭霧水。

就在行李準備好的時候,突然看到林品甜被徐亦珂開車送進來,隨後蕭左予和程盼兒也到了,還有為數不少的保鏢打扮的人,頓時明白是發生什麽大事了。

難道是下午關於黎昊丞碼頭大火的事?

陳醫生隻知道陸亞尊跟黎昊丞是對手,可是不知道這大火事件會跟陸亞尊有關與否,本想打個招呼,卻看到林品甜目光有些渙散而且明顯的精神不集中,似乎像沒看到他一樣呆呆的走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