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林品甜流產了4

這是怎麽了?

“亦珂,這什麽情況啊?”陳醫生抓住徐亦珂問了一句。

“有一些事要處理,陳醫生不是要出去散心嗎?別誤了飛機。”徐亦珂勉強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也隨後走進了別墅。

不對,這一定是有什麽大事了,不然這一個個的都神神秘秘的要做什麽。

“陳醫生,這事你最好別管。”程盼兒走過陳醫生身邊的時候,停住了腳步,然後如此說了一句才繼續向前走,心情愉悅的不得了。

雖然ZERO損失很大,但是這樣她就要看著礙眼的林品甜得到懲罰,說不準會被趕出陸家,這樣看來一切都是值得的。

至於那些兄弟的家人,她會想辦法出錢安置的,這都不是問題。

陳醫生怪異的看了程盼兒一眼,為何隻有她是高興的,如果出了大事的話,程盼兒的態度不是很奇怪嗎?

“左予,這件事你可得告訴我,不然我就不走了。”陳醫生賭氣丟開了行李箱,是明顯是當他外人防備著是吧?

蕭左予看了陳醫生一眼,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這件事他也知道陳醫生好奇,但是他也知道之前他與司叔電話的事情了,如果現在還要他留在這裏,老大估計也動手了。

不如就讓他離開好了,至少,陳醫生沒有做過什麽對不起老大的事,也沒有做對不起ZERO的事。

“是不是,我被驅逐了?”陳醫生明白,這一次根本不是旅行,而是要遣送他去國外。

“法國那邊的別墅我們給你安排好了,陳醫生年紀也不輕了,家人的移民也幫你辦好了,現在就差你一個人過去團聚了。”蕭左予其實是舍不得陳醫生的,這麽多年的相處了。

可惜他跟司叔的關係,讓他不能留下來,這件事已經成了定局了。

連家人都已經被悄悄送走了?

陳醫生臉色慘白的看著蕭左予,做事不要太絕了,這真的是太讓他心寒了。

“好,我走!”將行李丟上後車廂,陳醫生最後看了看別墅的門口,怕是那個林品甜也是這件事的遭殃者,即使是陸亞尊的夫人,他看也不會有什麽好事。

蕭左予看著陳醫生的車離開後,抬手示意保鏢過來確認自己該要保護的人和位置。

一部分人留下,而另一部分則是去了陸氏集團。

“記得,在集團一定要謹慎,不要被司叔發現了。”蕭左予再三叮囑,心裏知道若是行動惹到了陸鷹司的底線,別說是ZERO的手下,就算是他和程盼兒幾人大概都會被司叔給處理了。

“是!”

齊聲回答後,迅速行動,一看就是訓練有方的保鏢。

等到院子前已經沒有一個礙眼的人之後,蕭左予才看了看左邊的黑暗中的樹後:“給我出來,你幼稚不幼稚?”

秦悠何撇撇嘴,蕭左予真是太古板了,一點都不配合他營造出來的危險感。

“我不是怕你教訓保鏢的時候出來,破壞了你整個氣場嘛!”秦悠何可覺得自己委屈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