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林品甜流產了9

.;程盼兒不能放棄這次機會,所以咄咄逼人的態度甚至忘記了徐亦珂等著縫針。

“好歹她是大嫂!”秦悠何不想讓程盼兒在陸亞尊的麵前沒了形象。

“我不認,除非你們”

“別吵了!要我血流幹了才好嗎?還是你們打算明年清明替我掃墓去?”徐亦珂不能吼老大,至少可以罵一罵這一對別扭的人,結果吼完了自己痛的要死。

陸亞尊一直聽著,卻沒有說任何話,隻是那麽看著林品甜,似乎要看到地老天荒一樣。

林品甜一直一個姿勢的跌坐在一邊,眼睛看得到的隻有徐亦珂的血在手上,根本不知道自己被陸亞尊這樣盯著。

倒是怕她更緊張,徐亦珂想著一定要把程盼兒帶走,既然秦悠何在幫著大嫂,那就留下他看著老大好了。

“盼兒你給我縫針去,除了陳醫生就你的手快。”徐亦珂決定要帶走程盼兒。

“我……”程盼兒本來不想去,可是看到徐亦珂的確是痛的厲害,而且臉色越來越差,跺跺腳就扶著他走了。

秦悠何看著轉身走的程盼兒,臨轉頭的時候她還狠狠瞪了他一眼,真是又惹了她不開心呢。

可是這件事真的不能莽撞,這關係到老大的事,所以他還是決定按照蕭左予的囑咐辦。

“老大,我看大嫂這一天驚嚇夠了。”秦悠何看林品甜的確可憐,而且也沒有一點有看上去精明的能力,從第一天開始他就知道林品甜真的隻是個弱弱的女人。

“左予說了什麽。”陸亞尊已經很冷靜了,隻是問秦悠何事情進展。

“似乎找到消息泄露的原因了,所以他讓我攔著你。”知道不把話說清楚,陸亞尊是絕對不會罷休的,秦悠何既然覺得已經知道林品甜嫌疑減半了,那就更不會落井下石了。

“好,我等他消息,但是是不是跟應南有關?”陸亞尊雖然氣急,可是心還是明鏡的,應南一直沒出現,蕭左予又發現了問題,一定是應該這小子又被人埋伏了。

“是,所以我打算去支援一下,雖然左予有把握,但是我們現在需要的是萬無一失。”秦悠何說完轉身就走。

“一定把應南給我活著救回來。”陸亞尊最後一句話說的有力,他絕對不能讓應南去死,應南的命絕對不能沒在自己手中。

秦悠何點點頭,背對著他比了一個放心的手勢,然後人就消失在夜幕之中,動作快的驚人。

林品甜還在哪裏作者,滿手的血,整個人都呆滯的像是沒了生氣的破爛玩偶。

“我不會原諒你今天的去見他的事,但是我答應你,把林夫人給帶出來,給我時間。”畢竟那是自己的嶽母,陸亞尊不論如何,也不會讓她在黎昊丞的手中當做威脅。

就算像林品甜說的,她對黎昊丞沒有感情,但是因為林母,他相信遲早林品甜會改變會動搖。

“我沒有泄密,我也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林品甜一字一句說的清楚,她要為自己辯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