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鑽心的疼痛1

黎昊丞喝著左岸泡好的咖啡,突然更懷念起林品甜的手藝,她會為他早起磨咖啡豆,隻是為了讓他出門前能喝上喜歡的咖啡。

這樣的女人,就是他想要的。

看著一天天成熟起來的林品甜,卻突然被別人掠奪而去,黎昊丞覺得自己絕對是有足夠的理由讓對方家破人亡,然後帶著林品甜遠走高飛的理由。

“左岸,好戲就要開場了。”黎昊丞已有所指的看了看左岸。

“是的,屬下已經完全準備好了。”左岸眯了眯眼,眼底透出一絲恨意,他不是無端廢了應南的左手,要怪就怪應家老大應世鈞當年殺了他全家,卻偏偏漏網了他這一個人。

按照自己的決斷,他一定是會殺了應南。

可是廢了一個有能力的人,遠比殺了他更有快感,所以左岸才在最後的關頭收手,當然也算是遵循了黎昊丞的意思。

這樣也就不算是他違背了黎昊丞,當初他跟在黎昊丞的身邊也是這樣約定的,這男人給他複仇的機會,而他不能做黎昊丞不允許的事情。

隻是久而久之,左岸已經習慣了對黎昊丞的忠心。

不過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仇恨開始,那麽就無妨累積更多的仇恨了,左岸也看了看窗外的燈火璀璨,他已經迫不及待的讓一切局麵都陷入混戰了。

而林家的別墅內,有一個人一直在發抖,那就是福嬸。

她知道現在黎昊丞是什麽樣的人了,可是已經晚了啊,她的夫人已經變成了植物人隻剩一口氣,而小姐還被黎昊丞想著抓回來,不知道小姐逃出去了沒有。

真是老糊塗的她才會一直識人不清,但是既然左岸發現了她卻沒有下毒手,應該是念得之前日子裏的一點她給予的關懷吧?

福嬸悄悄地哭著,在林夫人的病床邊哭的不能自已,老天保佑她的小姐能好好的被陸家保護,她老太破就算是死在這裏也無所謂的。

項管家回到陸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他在外麵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才從容地走進去。

“項柯,你怎麽才回來啊?”藍美澤不想讓項管家回來的時候,海綿蛋糕她沒有吃到,白白浪費人家開車來回幾小時的辛苦。

看到藍美澤果然在等,項管家馬上露出抱歉的笑容。

“美澤夫人,我的車子拋錨在半路了,修了車子一身髒汙的又去買了套衣服換上,才耽誤了這麽多時間。”的確是換了一套新的休閑裝,因為之前的西裝上都是林品甜的血,他肯定是不能那樣就回來的。

“你看我要你先去休息,坐了那麽久的飛機。”陸鷹司終於可以放下報紙了,他都已經把全版麵看了無數次了。

“看你話說的,項柯跑那麽遠容易嗎?不過總比亞尊像話。”藍美澤想到項管家是用蛋糕歡迎她,而陸亞尊居然帶著妻子不見人影,她就一肚子火氣。

“那美澤夫人趕緊常常蛋糕,不然就不好吃了。”

——————

(ps:昨天“rose”親又打賞了400幣,她一個人加起來總共打賞了1188幣,再加上“轉身?戒掉?依賴”打賞的100幣,雖然一天沒有超過2000幣,但看到大家這麽支持風吟,風吟還是決定今天加更1章!!!不過以後,不會再有這種特例發生了,隻有一天打賞超過2000幣,才會加更一章哦!!

再次說一下,謝謝你們的支持,我愛你們!!麽麽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