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敷衍他她已經得心應手3

但是好比她現在對黎昊丞有著厭惡,卻依然要偽裝起來繼續稱呼他為昊丞哥一樣,難免都會有排斥。

“這裏是為了做成你的畫室,溫度適合你的體質,而且這些花草也能讓你的身體變好。”黎昊丞沒有正麵回答林品甜的問題,而是通過這樣的回答來告訴林品甜,她是不會離開這裏了。

林品甜也不笨,知道黎昊丞的意思,這裏就是他為自己精神準備的一個籠子。

華麗溫馨,衣食無憂,除了沒有自由之外沒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但是黎昊丞唯獨少算了她的心,她現在最需要的就是自由。

從前那個不諳世事的林品甜已經算是心死了,隨著很多事情的改變,一步步的被現實給扼殺了,現在的她都是靠堅強靠忍耐熬出來的心性,若是黎昊丞認為隻是一些溫柔和霸道的愛就能讓她心甘情願留下,那未免也太讓人想冷笑甚至是嗤笑不止了。

“原來我要在這裏畫畫,昊丞哥,這個就是你給我的驚喜嗎?”林品甜話問的輕輕的,像是從前那樣帶著一些嬌羞,可是若是黎昊丞真的認真去看她的眼底,就知道她眸底的光是多麽的冷漠。

黎昊丞就算沒有做對不起她的事情,她也不會再讓這個男人靠近自己的心了,不為別的,隻因為她看透了黎昊丞的本性。

他可以為了得到她用盡手段,這沒有感動隻有可怕,林品甜怕極了這樣的感覺,就像是在夢中靠近一個懸崖,而身後是一頭猛獸,跳下去也許還死不掉,但是回頭的話遲早就要被這頭野獸給吃掉。

對林品甜來說,這種比喻真的一點都不過分,因為懸崖下是有自由在等著她的,心裏也會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告訴她,陸亞尊會保護她的安全,隻要她心狠閉著眼把事情做到底就可以了。

“驚喜算不上,這原本就是我該為你準備好的,隻要你在的地方,你所需要的我都會為你準備好。”黎昊丞完全不怕這是頂樓,因為這裏的玻璃根本不可能被人擊碎,為了林品甜他不惜耗費重金來準備這些。

這是再一次把林品甜擁有在身邊,失去這件事不會再發生,為了這一個信念他寧可把林品甜軟禁在身邊。

他懂得鳥兒都需要自由的道理,但是鳥兒飛出去也不過是會被有心的獵人打下來,失去飛翔的能力,那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何他不幹脆就讓林品甜遠離這種危險,留在他的身邊是一輩子都不會遇到這樣可怕的事情。

“嗯,我很喜歡,你一向知道我喜歡什麽。”林品甜用著認真的口氣說著敷衍的話語,這份敷衍她現在覺得已經是得心應手了。

“不喜歡也要跟我說,不要為了讓我開心就無所謂自己的感受。”黎昊丞走過去拉著林品甜的手,走到花房另一邊,在歐式的設計下是一個吊藤的秋千椅,這也是林品甜以前最喜歡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