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3章我想跟你離婚

林品甜拚命地掙紮著,身上的小裙子在經過車裏的一番“激情”之後,本來就是胡亂穿上的,現在再這麽一掙紮,裙子便很快從瘦削的肩膀上滑落下來,露出胸前的一片風光旖旎。

陸亞尊的嘴角帶著一抹壞笑,雙眸一動不動地注視著林品甜胸前的一片風光。林品甜恨恨地咬住了牙齒,從牙縫裏狠狠地擠出了兩個字:“流氓!”

被陸亞尊握住雙腳的小腿拚命地彈動著,陸亞尊終於鬆開雙手,林品甜趁機從柔軟的床上掙紮著站起來,然而還未站穩,陸亞尊高大的身軀已經再次撲了過來,就勢將她摁倒在床上,有力的大手正好碰到了她柔軟飽滿的胸。

林品甜的雙腿不停地掙紮著,因為過度憤怒而讓她的小臉通紅,額頭上也冒出了細密的汗珠。陸亞尊的雙腿鉗製住她兩條白嫩的腿,將扭動的林品甜緊緊地摟在懷裏。

懷中的這個女人再次成功地點燃了他心中某處的。

“別在掙紮了,”陸亞尊用低沉的嗓音在林品甜的耳邊說道,沉重的呼吸落在林品甜潔白如玉的脖子裏,“繼續這樣做的話,你一定會後悔的。”

陸亞尊說著,放在林品甜胸前的手上加大了力量,在她飽滿的胸部不停地揉捏著。

林品甜的臉頓時變得更紅了,她自然是鬥不過身後這個惡魔的,隻好任由他將自己抱在懷中。

陸亞尊的有力的大手在林品甜的身上不停地來回撫摸著,力道時輕時重,輕時如同一陣威風輕輕擦過肌膚,重時又如同疾風驟雨撫摸嬌軀。她的兩條小腿被他緊緊地鉗製住,一動不能動,隻能任由他雙腿間的堅硬不停地在自己的兩腿中間輕輕地摩擦著,一陣陣如罌粟般的快感再次如電流般襲遍全身,林品甜的雙頰如同燃燒一般,用力地要緊牙關,努力地克製著,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陸亞尊火熱的手掌撫摸過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終於在她的腰間停了下來。他有力的雙臂抱緊了她的小蠻腰,將她緊緊地摟在自己懷中。

堅硬有力的身軀摟抱著懷中柔軟的小女人,這種感覺讓他如此癡迷,他癡迷她柔軟的身體,癡迷她玲瓏的曲線,癡迷她身上獨特的響起。抱著她的時候,整個心如同瞬間安穩下來了,仿佛找到了一個溫柔的歸宿。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似乎隻有在夢裏才有過。陸亞尊漸漸地閉上了眼睛,慢慢地進入了夢鄉。記憶中,仿佛又再次回到了童年。

小學的校園裏熱鬧如昔,漂亮的女老師正在召開家長會議,所有同學的家長都到齊了,他們坐在自己孩子身邊的位置上,和那些孩子有說有笑,小朋友們臉上的笑容燦爛的如同一朵花兒。

而陸亞尊的身邊,那個位置卻還是空空的--盡管他已經偷偷跑出去,給安若琳打了很多次電話。

“下麵,小朋友們將和家長一起上台表演節目,大家鼓掌歡迎!”

台下響起了一陣陣熱烈的掌聲,所有的小朋友們和自己的家長相繼走上講台去,他們一起唱歌,一起做遊戲,一起背唐詩。

陸亞尊烏黑的雙眸焦慮地望著教室的門口,多麽希望下一刻,安若琳就會出現在那裏。盡管她看來並不喜歡他,對他的態度也不友好,但是在小小的陸亞尊心中,卻依然對母親有著極大的熱情和愛--畢竟在他的印象中,那個女人是自己唯一可以依賴的人。

他的視線一次又一次的落空,教室門口一直空空蕩蕩的,直到輪到他表演,安若琳也沒有出現。

陸亞尊小小的拳頭攥得緊緊的,在所有人異樣的眼神中,有些不安地站了起來。

“小亞尊,你的家長呢?他們沒來麽?”女老師非常和善地問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冷竛亞尊的身上,那些家長們用同情的眼睛看著他,同齡的小朋友們臉上則帶著嘲笑。

一個小朋友高聲喊道:“陸亞尊,是不是你爸媽都不喜歡你,所以連一年一次的家長會都不肯來?!”

“對啊,就算他家裏再有錢又怎麽樣?他爸爸媽媽都不喜歡他……”

在所有小朋友的大聲嘲笑中,淚水溢滿了陸亞尊的烏黑的眼睛。然而即便如此,他還是倔強地站在所有家長和同學的麵前,不讓他們看出自己泛紅的眼眶。他竭力地在眾多人麵前替自己的母親安若琳申辯:“不,我的母親非常愛我,她之所以沒有來,是因為她覺得我一個人可以完成這件事情。”

說完,小小的陸亞尊形單影隻地走上了講台,在講台上獨自一人表演完了那個本該是兩個人表演的話劇。

走下講台的時候,他精彩的表演贏得了所有人的掌聲。可是等到家長會結束,所有的同學都散去的時候,陸亞尊忽然趴在課桌上,將臉伏在手臂裏,小小的身子因為哭泣劇烈地顫抖起來。

“喂,陸亞尊,你怎麽哭了?”一個小女孩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陸亞尊抬起頭來,看到一個陌生的小女孩的臉出現在他麵前,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中帶著一絲不屑。

陸亞尊抬起頭來,起身用霸道而冰冷地口吻說道:“我沒有哭。”他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的脆弱,也不想被任何人同情。

小女孩麵無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一雙烏黑的眼睛清澈如同湖水:“如果僅僅是因為媽媽沒來參加家長會就這樣哭泣,那麽那些沒有家長的小孩呢?他們應該怎麽辦?”

陸亞尊冷峻的眸子猛然皺緊,冰冷的嘴角浮現出一絲驚訝。

“為什麽這樣說?”小小的陸亞尊心中似乎已經預料到了什麽,開口問道。

“我從出生的那天起,就沒有見過自己的生父母。如果要哭泣的話,我的眼淚早就流幹了。”女孩冷冷地說完,轉身走出了教室。

陸亞尊怔了怔,大步追了過去,一把拉住她的手:“你在哪個班級?我要知道你的名字。”

女孩驕傲地扯開他的手,頭也不會地走出教室,身後丟下冰冷的三個字:

“林品甜。”

陸亞尊幼小的心第一次被這樣一個獨特的女孩震懾住了,他從未見過如此一個特殊的女孩。後來,他才知道,這個女生就是隔壁班的女生。

他深深地記住了這個名字,還有那張稚嫩的臉孔。盡管,林品甜很快就隻有過一麵之緣的陸亞尊隨後丟在記憶深處的某個角落裏。

“品甜……”

陸亞尊在睡夢中喃喃地叫著林品甜的名字,讓林品甜的心忽然輕輕地一顫。緊緊抱著他的男人已經睡著了,盡管是在熟睡中,他的雙手卻依舊緊緊地抱著林品甜,一絲也不肯鬆開。

英俊的側臉在柔和的燈光下勾勒出很好看的線條,平日裏的冷漠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孩童一般的無辜和天真。線條明朗的嘴角微微地**了一下,如同一個小男孩委屈的宣泄。

平日裏的陸亞尊如此的高傲冷漠,可是熟睡中的他卻把頭拚命地靠在林品甜柔軟的懷中,如同一個受到了傷害,急於在母親溫暖的懷抱裏尋求安慰的孩子。這和平日裏那個高傲冷漠的家夥截然不同,讓林品甜心中那個柔軟的角落不由得輕輕一動。

她情不自禁地伸出小手,在陸亞尊柔軟的短發上輕輕地撫摸了一下。睡夢中的陸亞尊似乎很享受這種感覺,他把頭更加靠近了林品甜的小手,平日冷峻的嘴角此刻忽然浮現出一個幸福而又委屈的笑容,仿佛這種他內心深處所需要的溫存,已經很久都沒有得到了。

林品甜的心裏猛然間一痛。

也許隻有在此刻,才能真正看到這個家夥的內心吧。平日裏總是高傲冷漠的他,竟然在內心深處也是如此需要溫暖的一個人麽?商業天才、富賈之子……也許為了匹配這些外界賦予的光環,他深深地掩飾了真實的自己吧。

一種憐愛在林品甜的心頭陡然升起,柔軟的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那張線條分明而英俊的臉。相比於醒來時候讓人討厭,睡著時候的他更讓人心生喜歡。

陸亞尊似乎很享受林品甜溫柔的撫摸,他那張“百年冷漠”的臉上在睡夢中難得的露出了孩子般的笑容,揚起臉迎合著林品甜的溫柔的小手,如同一個做了好事的孩子期待著母親的表揚。

林品甜看到陸亞尊,不由得低下頭,輕輕地在他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做完這一切她又有點被自己嚇呆了,為什麽會做出這樣的動作?難道是愛上這個家夥了麽?不可以,堅決不可以。一定是困得有些神誌不清了,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林品甜使勁兒地搖了搖小腦袋,想要從陸亞尊的大手裏掙脫出來,卻發現他的力氣太大了,她實在無法掙脫,也隻好任由他抱著自己,這樣睡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

林品甜迷迷糊糊地還沒有睜開眼睛,就感覺到自己一個溫暖柔軟的東西在自己的臉頰上一一吻過,又落在她粉紅的櫻桃小嘴上,和那張小嘴糾結了一會兒,又順著她的潔白的頸部一路下去。

林品甜渾身感覺既舒服又癢癢,在迷糊中不由得囈語了兩聲,睜開眼睛,卻發現已經穿戴整齊的陸亞尊正伏在床邊,輕輕地親吻著她。

林品甜的睡衣立刻被驅趕得一幹二淨,雙手用力地把陸亞尊推到一邊,一邊把身上的衣服穿好,一邊有些憤怒地睜大一雙烏黑的眼睛瞪著陸亞尊。

陸亞尊冷峻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他從床邊直起身來,一麵把自己的領帶打好,一麵對縮在床角裏的林品甜說道:“昨晚睡得怎麽樣,小懶蟲?”

林品甜瞪了陸亞尊一眼,沒有說話。

冷峻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一個冷笑,高大的身子不由分說地就探到林品甜麵前,不由分說地捏起她尖尖的下巴,在她的櫻桃小嘴上深深一吻:“穿好衣服到外麵來吃早餐,我等你。”

陸亞尊說完,烏黑深邃的眸子又對著林品甜的小臉打量了一番,滿意地一笑,頎長的身子轉身走出了房間。

林品甜望著那個高傲的不近人情、唯我獨尊的背影,忽然再次感到一陣陣的厭惡。為什麽這個家夥一睜開眼睛就要做出這樣令人討厭的表情?

林品甜又想起昨天晚上看到的熟睡中的陸亞尊,心中想道:“如果這樣的話,倒還不如讓他永遠睡著呢。”

陸亞尊一臉微笑地走出別墅,也許是昨晚有林品甜一起陪著的緣故,昨天他睡得竟然格外舒服,所以今天心情搭好,破例允許林品甜可以回到公司。

星輝公司裏,紀雨沐手中握著一幅照片,俊美的臉上漸漸地升騰起一股怒火,棕色的眸子裏漸漸收緊。

那副照片上,陸亞尊正抱著林品甜走入一幢白色的別墅裏去,雖然是在夜間拍的,卻依舊可以看出林品甜衣衫不整,頭發淩亂。

他手上的力量漸漸加大,那張照片在他手中逐漸地被揉皺。

而在陸亞尊的身後,把這張照片送到他手中的柳菲菲正一副等待看好戲的樣子瞪著紀雨沐發作。這張照片是她故意雇人偷拍的,為了就是報複那次自己在片場所受到的委屈。

“雨沐哥,林品甜本來就是這樣一個腳踏兩隻船的人,表麵上利用你順利地成為演藝圈裏的知名藝人;背地裏又和那個陸氏集團的少爺往來。她為什麽那樣的衣衫不整?還有陸亞尊為什麽抱著她?他們到了別墅裏又會做什麽?這些就算是想想……”

“夠了,”紀雨沐冷冰冰地打斷柳菲菲的話,轉過來來,俊美的眸子冷冷一笑,盯著她:“你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麽?”

柳菲菲狐媚的眼睛一轉,急忙辯解道:“我這樣做沒什麽目的啊,就是想讓你認清楚林品甜的真麵目,不要再繼續被她蒙騙了。”

陸亞尊冷冷一笑,將手中的照片還給柳菲菲:“這張照片說明不了什麽,如果你相擁著就讓我和雨落之間起內訌,你的算盤打錯了。”

柳菲菲又氣又惱地站在那裏,使勁兒地跺了跺腳。這個柳菲菲,也不知道究竟耍了什麽手段,竟然能夠讓紀雨沐這樣信任她!

星輝公司的門口,一輛銀白色法拉利緩緩停下,車門打開,林品甜迫不及待地走下車去,卻看到眼神複雜的紀雨沐,高大的身子正站在星輝公司的門外。

想起昨天所發生的一切,林品甜的小臉不由得微微地紅了起來。

紀雨沐卻毫不介意地衝林品甜笑了笑,林品甜心裏才放鬆下來。

看來他沒有怪她隱瞞她已經結婚的消息,那她就放心了。

紀雨沐這個朋友,她真的很不想失去。

可是她卻沒有想到,紀雨沐心裏的想法,卻跟她截然不同。

紀雨沐溫柔地拉過林品甜的手,棕色的眸子去盯著那輛銀白色的法拉利。他知道在那輛車子裏,還有一個男人,正用一雙冰冷的眼睛看著這一切。

他就是要做給那個男人看。

林品甜還在微笑地看著紀雨沐,紀雨沐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個溫柔的笑容,接著,他把林品甜拉倒他的懷裏,在林品甜的措手不及中,俯下身……

難道他又要吻她?

林品甜心裏咯噔一下!

雖然她現在對紀雨沐的感情隻是友情,可是她也知道,陸亞尊在她的身後看著。

既然他不肯放手,那麽,她就讓他主動放手。

離婚吧……

反正他們兩個,注定也過不下去了。

他連句解釋都不屑於跟自己說,連那個玉女明星的存在,也不跟自己透露一句。

這樣的婚姻,要著還有什麽意思?

不如放手吧……

這些天進入演藝圈的經曆,讓林品甜也知道何為“借位”。

她仰起頭,在外人,尤其是身後的陸亞尊看來,是在跟紀雨沐深情擁吻。

但實際上,兩個人什麽也沒幹。

紀雨沐的眼眸又是幽深一片。

林品甜一直抗拒著他吻她,是因為在她的心裏,還是不能接受他麽?

看來,他還需要更努力才行呢。

銀白色的法拉利裏,陸亞尊隔著車窗清晰地看到了這一幕。此刻他真想走下車去,衝到那個小子麵前,狠狠地揍給他一拳。

但是他沒有這樣做。因為林品甜的舉動如一把利劍一把再次刺中了他的心髒。那個打扮的漂亮的女人,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如同一顆完美的鑽石,可是她卻當著他的麵,回應著紀雨沐的吻,沒有反抗,沒有掙紮,而是心甘情願。

那樣的舉動讓他感到心痛。

她的心裏,果然是在深愛著紀雨沐麽?

嗬,他跟她,終究還是走到這一步了麽?

既然這樣,那就放手吧……

如果繼續圈著她,他又跟黎昊丞有什麽區別?

陸亞尊終究沒有走下車去,銀白色的法拉利在有些刺目的陽光下飛速地轉了個身,如同飛一般地,從相互“擁吻”的林品甜和紀雨沐麵前擦身而過,飛揚起的颶風掀起了林品甜的裙擺,讓紀雨沐漂亮的棕色眸子不由得微微閉了一下。

他鬆開懷中的林品甜,視線落在她的白皙的脖子上。那裏,有一個清晰的紫紅色的吻痕。這個吻痕在陽光下是如此的明顯,明顯得讓他心痛。

他知道,那是屬於陸亞尊的。

紀雨沐握著林品甜的雙肩,棕色的眸子悲傷地直視著她:“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麽?你跟他,真的是夫妻嗎?你真的,愛他嗎?”

林品甜低下頭去,沒有看他。

她很想跟他說,她還愛陸亞尊,可是跟陸亞尊,卻無法走下去了。

她想離開他,可是心裏,卻充滿著眷戀,充滿著不舍。

但是這種心理,麵對紀雨沐,她卻不方便說出來。

畢竟,這是他們夫妻之間的事情,她還不想讓家醜外揚。

所以,麵對紀雨沐的疑問,她硬下心腸,說出違心的話語:“我不愛他了。”

紀雨沐登時瞪大眼睛,不敢置信望著林品甜。

“你真得沒有喜歡他麽?”紀雨沐盯著林品甜的臉看了一會兒,終於再次詢問道。

林品甜堅定地搖了搖頭。

紀雨沐一陣狂喜,唇邊露出明澈的笑意:“品甜,你不愛他,那就跟他離婚吧!離婚後,跟我在一起,嫁給我,讓我來照顧你!”

林品甜被他這句話嚇了一跳,抬頭,卻看到他真摯的雙眼,一時之間不由怔住!

她知道,她不可能答應他的。

可是,如果陸亞尊不肯放過她,她是不是需要紀雨沐的幫忙,才能擺脫他?

為了徹底擺脫陸亞尊,也為了讓紀雨沐相信自己,林品甜終於咬著嘴唇,堅定地說道:“好,我答應你。”

唯有這樣,才能讓紀雨沐配合自己。

隻是這樣做,卻是萬分對不起他了。

對不起,紀雨沐。

白色的別墅前,銀白色的法拉利如同一陣疾風般在門口停下,身著深藍色名牌西裝的陸亞尊,麵如冷冰一般從車上走下來。昨天和林品甜相擁而眠,讓他的心情很好,所以今天早上,他竟然破天荒地親自送那個女人去公司裏,但是卻沒想到,她竟然當著自己的麵,和紀雨沐公然接吻。

胸腔裏的那股怒火越燒越旺,身材高大的陸亞尊大步走到了私家遊泳池前,三下五除二脫掉身上的衣服,“撲通”一聲跳進了水裏。

他如同一條生氣的魚,拚命地在水中拍打處一個個的白色水花,一圈接著一圈的遊,直到渾身的力氣耗盡。林品甜和紀雨沐親吻的那一幕卻還在他的腦子中盤旋,無論他怎麽努力地試圖想要忘記,那一幕卻反而變得更加清晰。

炫目的白色陽光。兩張微笑的臉。兩雙濕熱的唇……

陸亞尊吸了一口氣,深深地潛入水底,企圖讓這水來洗刷那些他不願意想起卻又無法忘記的記憶。他從水底鑽出來,長長地吐了口氣,晶瑩的水珠順著他線條明朗的側臉緩緩滑落。

陸亞尊從遊泳池裏爬上岸來,黑色短發上的水珠順著發梢低落在他壯實的胸膛前,沿著結實的小腹,一路滑落到光潔的地板上。

瑞奇站在身後遞了一條白色的浴巾過來:“少爺,少夫人來了。”

陸亞尊一麵擦幹自己壯碩的身子,一麵皺了皺眉頭。

那個女人不是剛當著他的麵和紀雨沐當眾接吻麽?怎麽現在又會出現在這裏?

難道她是猜到了他心情不好,所以特意來道歉的麽?看來她的心裏不是完全沒有他。

想到這裏,陸亞尊本來鬱悶的心情驟然好轉。如果林品甜真得是來道歉的話,那麽……他原諒她了。

犯了錯誤卻能夠得到他陸亞尊原諒的人,在這個世界上,林品甜還是第一個。

想到這裏,陸亞尊心裏也不由得困惑起來了。這個女人竟然主宰了他所有的心情,他為了林品甜而或喜或憂,這種感覺讓他感到很不滿意,可是……很奇妙。

陸亞尊將白色的浴巾裹在身上,看著林品甜熟悉的身影向他走過來。他的臉上帶著冷峻的心情,心裏卻無比的得意,等著林品甜的道歉。

林品甜走到他身邊,揚起漂亮的臉蛋,一雙烏黑的眼睛望著陸亞尊冰冷的側臉,終於開口說道:“我這次來,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解決的。”

陸亞尊故意做出一副冷漠的表情,聲音冰冷地說道:“我的身份,是陸氏集團的少爺,有些事情,我要考慮一下才能決定是否接受。”

心裏卻無比得意地瞪著林品甜的道歉。

讓陸亞尊詫異的是,等了很久,從那個女人的嘴裏竟然蹦出一句讓他措手不及的話。

“我想跟你離婚!”

林品甜所說的話完全出乎了陸亞尊的意料,本來剛剛好轉的心情,現在驟然間變成了一片冰冷的黑暗。

這個女人,身為自己的妻子,當著他陸亞尊的麵,和別的男人親熱不說;現在她過來,不僅不是為了向他道歉,而是要求和他離婚。

心中的怒火瞬間熊熊燃燒起來,陸亞尊麵色冰冷,轉過一雙陰沉而冷漠的眼睛,充滿危險地望著林品甜,咬緊牙關對她說道:“我說過,我的身份是陸氏集團的少爺,有些事情,我需要考慮一下才能決定是否接受。”他強壓著心中的怒火,看著一臉認真的林品甜,“這件事情我會考慮一下的,所以,現在你可以先離開這裏了。”

這句話本來是要留作等林品甜道歉的時候說的,可是現在,事情發展的態勢顯然已經嚴重得多了。

陸亞尊隻感到自己的心裏一陣銳痛!

他想象到了林品甜見到紀雨沐之後,可能會提出這個要求。

可是沒想到,林品甜說出這句話的時間,居然會這麽早!

她就這麽迫不及待,想要離開自己,投向紀雨沐的懷抱嗎?

嗬嗬,這個女人,還真是萬分的薄情寡義。

林品甜卻依然一副不肯讓步的樣子,堅定的對陸亞尊說道:“我不想再多說一句話,我希望,從現在開始,我們之間再沒有任何糾葛。”

陸亞尊烏黑的眸子中一把明亮的怒火在燃燒。

林品甜,這個笨女人,難道沒有看出他已經生氣了麽?

難道她不知道,在他生氣的時候繼續討論這件事情就是自尋死路麽?

陸亞尊冰冷的眼睛輕蔑地在林品甜身上掃了一眼,然後轉過頭去,冷冰冰的聲音在林品甜的耳畔響起:“你最好在三秒鍾之內從我麵前消失,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陸亞尊說完,轉過身就要大步地走開。

林品甜卻一把扯住他的胳膊,雙頰如同花瓣一般粉嫩,水汪汪的雙眸睜得大大的,從那雙櫻桃小嘴中吐出一句話:“這件事情不能再拖了。我不想再和你之間發生任何糾葛,所以今天,這件事情必須要解決。”

林品甜的話讓陸亞尊黑色的眸子忽然收緊,心頭驀地一痛。

到底是從什麽時候起,林品甜就變成這樣子了?

之前明明是愛著自己的,為什麽現在這麽冷漠?還要跟他離婚!

難道他陸亞尊在她的心中什麽都不是麽?這個女人竟然用這樣的口氣跟他說話,是不要命了麽?!

陸亞尊烏黑的眸子望著旁邊的遊泳池,心中那把燃燒的怒火已經再也無法克製,任由怒氣表現在臉上。他聲音冰冷地再次威脅林品甜道:“我喊三聲,鬆開我的手臂。”

林品甜執拗地看著他,一副不服輸的樣子。

這無疑在陸亞尊的心頭火上澆油。看到她這個樣子就令他氣不打一處來!

“三、二、一……”

陸亞尊心煩意亂地數了三聲,見林品甜還是死死地拽著他的胳膊,烏黑的眸子掃了一眼旁邊的遊泳池,小麥色壯碩的手臂用力一推,林品甜整個人輕輕鬆鬆地就跌入了旁邊的遊泳池裏。

林品甜如同一隻落湯雞一般在水裏掙紮著,拚命地舉起手中那張支票,不讓它落到水中,嘴裏高聲罵道:“陸亞尊,你這個混蛋!”

陸亞尊全然不理會林品甜的罵聲,轉身大步地向外麵走去。走了幾步,身後的罵聲卻越來越小,不知何時竟然消失了。

陸亞尊忽然想起了什麽,猛然間轉過身朝遊泳池反身回去。他竟然忘記了林品甜不會遊泳!

陸亞尊走到林品甜落水的地方,剛從遊泳池裏爬出來的他,立刻取下浴巾,再次跳入了水中,托著林品甜把她抱到了上來。

剛才還吵吵嚷嚷的林品甜現在緊閉著一雙眼睛躺在地上,臉色蒼白,平時櫻桃一般的嘴唇,現在也開始發紫了。

陸亞尊心中急切不已,大手用力地搖晃著林品甜濕漉漉的身子:“林品甜,你醒醒!”

搖晃了很久,林品甜都沒有反應,依舊緊閉著眼睛。陸亞尊的心裏一下慌了,一邊用力地搖著林品甜,一邊在她耳邊高聲喊道:“林品甜,你現在立刻給我睜開眼睛!”

然而林品甜卻還是沒有反應,小臉比剛才更為蒼白了。陸亞尊焦慮的視線掠過她小手中的那張支票,雖然這個女人落水了,渾身濕透,可是她卻全然不顧自己生命的安危,把那張支票拚命地舉到空中,所以那張支票竟然沒有被水浸濕。

陸亞尊的心裏如同被針紮了一樣地疼痛起來。用這張支票來換取她的自由,難道在他身邊呆著就這樣痛苦麽?為了離開他,情願連自己的生命也不顧麽?

看著林品甜一直不醒,陸亞尊的心中變得越來越焦慮了,他不顧一切地在林品甜耳邊用低沉而有力的聲音喊道:“林品甜,隻要你睜開眼睛,我就會和你談談離婚的事情!”

陸亞尊的則句話如同具有魔力一般,話音剛落,原先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林品甜,忽然劇烈地咳嗽了幾聲,吐出幾口水,皺了皺眉頭,終於睜開了眼睛。

剛才的林品甜幾乎把陸亞尊的整個心都提起來了,他感覺到自己從未感覺過的緊張,仿佛那心髒被一顆有力的大手扼住,用力地揉碎。

可是現在,看到林品甜再次睜開了眼睛,雙頰慢慢地恢複了先前的紅潤,陸亞尊長長地鬆了口氣,這種失而複得的心情讓他頓時欣喜若狂,從剛才的提心吊膽到現在的放下心來,仿佛經過了一個艱難的生死掙紮,讓他擔驚受怕,精疲力竭。

看到眼前的小女人,蒼白的臉色重新慢慢地變的紅潤,失去血色的嘴唇也逐漸地變成了可愛的櫻桃小嘴,陸亞尊不顧一切地將渾身濕透的林品甜緊緊地抱在懷中,仿佛害怕她會像剛才那樣再次令他擔心。

陸亞尊俯下頭,一口吻住了身子還有些虛弱的林品甜。剛才的一切簡直讓他嚇壞了,現在重新看到林品甜完好如初,心中那種喜悅和激動沒有任何語言可以描述,隻有這樣深深的一吻。

意識尚有些模糊的林品甜被陸亞尊這麽一吻,猛然間有些清醒了。想到紀雨沐因為陸亞尊而對她產生誤會,她絕對不可以再這樣沉淪在陸亞尊的懷抱中。可是,剛醒過來的她渾身缺乏力氣,沒有辦法推開冷淩車緊緊的懷抱,隻好用盡全身力氣咬緊了牙關。

陸亞尊卻全然不顧這一切,他的吻比往常更加霸道,舌頭比先前更加用力。陸亞尊有力的舌頭在林品甜櫻桃般的紅唇上用力地掃動了幾番,林品甜緊閉著的嘴巴經不起陸亞尊的挑逗,就隻好任由他靈活的舌頭探如她的小嘴中。

陸亞尊靈巧如蛇的舌頭在林品甜緊閉的牙齦上掃過,剛柔並濟,在她的牙關上靈活地遊走著,探尋者突破的位置。

被陸亞尊挑逗的林品甜,緊咬著的貝齒不由得微微顫抖了起來,再也支持不住了,牙齒微微地顫抖了起來。

陸亞尊有力的舌頭趁機一頂,順利地滑入了林品甜的嘴巴裏,和她不停躲閃著的丁香小舌糾纏著,追逐著。

林品甜渾身沒有力氣,白皙的雙手緊緊地握緊成拳頭,想要把陸亞尊推開,可是那雙拳頭卻最終無力地落在了陸亞尊堅硬的胸膛上,不像是在抗拒,倒像是在挑逗。

林品甜唇齒之間獨特的芬芳在陸亞尊的用力的吮吸下如同帶著花香的春風,湧入他的體內,這種在他的夢裏出現了多少次的熟悉的香氣,讓他欲罷不能,吻著林品甜的唇更加的用力,緊緊抱著林品甜的手也加大了力道,讓林品甜幾乎沒有辦法喘過氣來。

林品甜全身上下都已經濕透了,陸亞尊緊緊地抱著她渾身濕透的身子,她玲瓏有致的身體緊緊地貼著他**的堅硬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