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你是我命定的女人

聽說少爺發脾氣的時候是很可怕的,他可不想親眼看到這一幕。

剛一走進病房,陸亞尊就把林品甜狠狠地丟到鬆軟的病床上,林品甜“哇”地一聲了冷不防地被用力拋了出去,狠狠地砸進了鬆軟的被褥裏。

“混蛋!”她從床上費了很大皺著才終於坐起身子來,一雙哭得紅腫的眼睛瞪著冷淩車尖叫道。

陸亞尊皺了皺眉頭,怒道:“夠了!別哭了!”

“我心情不好,我樂意哭,管你什麽事兒?!”

“我最討厭看見女人哭,尤其是長得像你這麽醜的女人!”

“我長得醜又怎麽樣?長得醜又不是我的錯!你以為你自己就長得帥麽?你長得更醜,比我還醜!”

……

陸亞尊懊惱地用手抓了抓頭發。他真得快瘋了。他不過是衝她高聲說了一句而已,這個女人就像是和誰決堤一般,滔滔不絕地挑釁起了他的耐心。

所以前人有句話是正確的,那就是任何時候都不要得罪女人。

陸亞尊被林品甜氣得渾身窩火,如果對麵的病床上坐著的是個男人,他一定二話不說,一拳揍在那個男人的臉上。但是偏偏對麵坐著的是個女人,還是那個令他頭疼又發瘋的女人。他真是拿她無計可施。

不過,這個世界上也隻有她一個女人能夠讓他氣得發瘋,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女人,她們沒有這個膽量,他也不會如此縱容。

林品甜的那張小嘴還在“吧唧吧唧”地說個不停,一雙烏黑的大眼鏡瞪著陸亞尊,仿佛他跟她有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似的。怒火在胸膛裏燒得他渾身發熱,陸亞尊終於忍無可忍,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丟到林品甜的小腦袋上。

“夠了,你這個笨蛋女人!”

而在門外,本來打算進來給林品甜看病的醫生和護士都已經把病房的門為了個水泄不通,偷偷地隔著門上的玻璃窗湊熱鬧。

沒有經過少爺的允許,他們隻能時刻待命,卻不敢冒著得罪陸亞尊的危險衝進病房裏去。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少爺會被一個女人氣成這樣。”一個小護士既羨慕又嫉妒地說道。

他立刻被一個長得娘娘的男醫生推到了一邊,接著,那個男醫生捧起雙手,用無比愛慕的目光看著陸亞尊說道:“少爺果真是少爺呢,連發脾氣的樣子都這麽英俊迷人……”

林品甜自己在病房裏哭鬧了一陣之後,鼻涕眼淚流了一臉。

“給我紙!”她要擦鼻涕,又要擦眼淚……可是她身上沒有帶紙。

陸亞尊剛被她慰問過祖宗三代,正氣得頭頂冒火,聽到林品甜在背後的喊聲,便冰冷地說道:“沒有!”

沒有?!

她和紀雨沐分手,都是因為陸亞尊這個家夥!如果不是他硬要抱著自己,就不會被紀雨沐撞到這一幕,也不會被紀雨沐誤會,他也不會主動和自己提出分手。

恨意再次浮現在林品甜的心頭,她不由分說地抓起陸亞尊剛才砸在她腦袋上的意大利高級西裝,不由分說地在滿是眼淚和鼻涕的臉上擦了起來。

接著,林品甜把那隻沾滿了眼淚和鼻涕的西裝狠狠地丟到陸亞尊的腳下。

陸亞尊烏黑的眸子瞬間皺緊了。

納尼?這個女人竟然用他的西裝當紙巾?!陸亞尊感覺自己快要氣爆炸了,他猛然間轉過身去,走到剛剛做了壞事卻沒有絲毫歉意的林品甜麵前,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捏住了她的下巴。

“林品甜,你太過分了!”陸亞尊烏黑的眼睛盯著她,聲音冰冷地說道。

林品甜心情正不好,陸亞尊的這個舉動,更加令她惱火,兩隻手緊緊地握成拳頭,不由分說地朝著紀雨沐的胸膛上抓去。

“女人……”

陸亞尊的眸子驟然變色,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把林品甜推到在床上,接著不由分說地便壓上了她柔軟的身子。

“他有那麽好麽?和他分手需要哭成這樣麽?!”陸亞尊冰冷地問道,有力的手臂鉗製著林品甜想要掙脫的小手。

“他比你好一千倍、一萬倍!”林品甜憤怒的小臉緋紅緋紅的,一雙烏黑的大眼鏡充滿恨意地瞪著距離她隻有一尺遠的陸亞尊。

“說他好,那是因為你沒有見過我比他更好的一麵。”陸亞尊聲音冰冷地說著,一把將林品甜的小腦袋摁倒在了柔軟的床上,俯下身子粗暴地吻住了她的嘴唇。

“混蛋,你放開我--”林品甜拚命地喊叫著,下一秒她所有的呼喊卻都被陸亞尊霸道的吻淹沒了。

陸亞尊如同嗜血的野獸一般拚命地撕咬著林品甜的紅唇和她白淨的肌膚,她不斷掙紮著的雙腿被陸亞尊修長的雙腿別住,他的牙齒咬在她的嘴唇上,她白皙的脖頸上,胸前的裙子也在掙紮中被撕破了,半露,如同一片迷人的城堡散發出誘人的芬芳。

林品甜身上的香氣再次讓陸亞尊的大腦一片空白,這個女人如此輕易地就讓他失去了理智。他如同一個饑渴的野獸一般拚命地撕咬著林品甜潔白的肌膚,吮吸著她身上的每一處芳香。每當看到她那雙哭得發紅的眼睛時,心中總有一陣憤怒的力量讓他不由得想要不顧一切地得到身下這個女人。

在門口外守候的醫生和護士門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忽然都驚愕了。

“少爺……這算強奸麽……我們要不要報警……”一個醫生一邊擦汗,一邊提議道。

另一個醫生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這一幕,用毫不猶豫地口吻說道:“笨蛋!連衣服都沒有全部脫掉,當然不算強奸!就算是少爺真得做了那種事情,我們也不能吱聲,我們有什麽本事得罪少爺呢?就連警察見了少爺還不是得謙讓三分。”

一個女護士無限嬌羞地看著那一幕,不由自主地說道:“要是那個女人換成我就好了。我一定不會等到他上去就會乖乖躺在那裏等他……”

所有的人都愕然地看著癡癡的女護士,大家正準備一並嘲笑她一番的時候,門口忽然了一個穿著紫色低胸短裙的女人,手中拎著一個黑色額包包,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用力一腳踹開了門。

謝藝冰的臉上帶著憤怒,當她看到床上那一幕時,一股怒火在心裏如同火山一般地噴發出來了。她已經給陸亞尊打了整整一天的電話,都沒有人接,卻沒想到,他竟然拋下自己和林品甜在一起。

陸亞尊聽到門被跺開的聲音,皺了皺眉,回過頭去,看到怒不可遏的謝藝冰,嘴角浮現出一抹冷笑。

未在門口瞪著給林品甜看病的醫生和護士門看到這一幕,紛紛自忖道:“照著這樣的情形發展下去,輪到我們出場大概還需要比較漫長的一段時間。”

“既然這樣,我們就找個地方先老實等著吧,如果少爺知道我們在看他的熱鬧,後果一定不堪設想。”

幾個人商量完畢,隻好識趣地先離開了。那個娘娘的醫生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用幽怨的眼神忘了門裏的陸亞尊一眼。

“原來是你。”陸亞尊淡淡地一笑。

謝藝冰氣得雙目通紅,伸出食指指著坐在床上的林品甜:“你這個不要臉的狐狸精!你為什麽又誘惑亞尊哥?!”

林品甜一眼就認出了謝藝冰,就是那次她溺水住院的時候,陸亞尊當著她的麵,宣布這個女人是他的女朋友。

已經有了女朋友的人,為什麽還要對自己做出這種事情?

林品甜替自己辯駁道:“我沒有誘惑他,使他自己……”

林品甜的話卻被陸亞尊打斷,隻見他高大的身子走到謝藝冰麵前,烏黑深邃的眸子盯著她的那張生氣的小臉,嘴角露出一個冷笑,用平靜的聲音說道:“沒錯,是她誘惑我。但是最起碼我樂意被她誘惑。可是還有一些女人,就算脫光了衣服站到我麵前,我都不會多看一眼的。比如,你。”

謝藝冰生氣的眼睛都圓了,卻不敢跟陸亞尊還嘴,隻能氣得任由怒火在心中燃燒,惡狠狠地瞪著林品甜:“狐狸精!你擺出那副魅惑的樣子給誰看呢?衣服都脫到半截了,真是個不要臉的女人!”

被陸亞尊欺負不說,現在居然還這樣被一個女人痛罵。林品甜心裏恨極了,陸亞尊對她而言就是個可怕的人,因為這個人,她先是失去了自由;有失去了紀雨沐,現在竟然有這樣被一個女人指著痛罵。

她不能再繼續這樣忍受下去了。林品甜正要開口,卻聽到陸亞尊已經開口說話了。

“你是誰?你有什麽權利過問我的事情?”陸亞尊原本平靜的聲音忽然變得冰冷,說話的那種語氣幾乎可以瞬間把人凍結。

謝藝冰心裏顫了一下,轉過頭來委屈地看著陸亞尊:“亞尊哥,我就是因為太愛你了所以才會這麽做的,我不想你被這個女人迷惑,所以我才要管教一下這個女人。”

“你有什麽夠資格管教她?”陸亞尊的聲音忽然間變得冰冷,“不要以為我的母親喜歡你,我就會理所當然的接受你。我容許你在我的地盤吃住,和你心平氣和的說話,這一切不過都是礙於我母親的顏麵。我給你麵子,是因為有我的母親在中間,我不想讓她為難。但是你最好有自知之明,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如果你一再超出我容忍的範圍,不要怪我翻臉不認人。”

陸亞尊當著林品甜的麵如此對待謝藝冰,頓時讓她感到顏麵盡失。謝藝冰一轉身,捂著嘴巴跑了出去。

“謝小姐--”

陸亞尊冰冷的聲音忽然在她身後想起。

謝藝冰站住。

使他發覺這樣對待自己有些過分了麽?想要跟自己道歉?即便是不用道歉,她也不會責怪陸亞尊的。

謝藝冰急忙擦幹臉上的淚水,再次笑著轉過身去。還未聽到陸亞尊說話,一個不明物體便從陸亞尊的手中向她飛了過來,狠狠地砸到了她的懷裏。

“把你的包包也一起帶走,”陸亞尊聲音冰冷地說道,“以後,不經過我的允許,凡是我在的地方,不要讓我看到你留下的東西。”

謝藝冰剛剛熱起來的心如同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轉身怒氣衝衝地走掉了。

整個過程都被林品甜看在眼裏,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不解地看著這一切。陸亞尊為什麽要這樣對待謝藝冰?就在不久前,他還高聲地宣布,謝藝冰是他的女朋友,可是一轉眼竟然又這樣對待她。

柳菲菲一路都挽著紀雨沐的手臂,一直到他們上了公司的車。金老板坐在副駕位上,紀雨沐和柳菲菲坐在車後座上。

“雨沐,剛才在記者麵前,正要感謝你誇讚菲菲呢。”金老板感激地說道。

柳菲菲也急忙感激地對紀雨沐說道:“是啊,真得謝謝雨沐哥呢。我真沒想到你會在那麽多記者麵前幫我說話。”

紀雨沐俊美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讓我昧著良心說這些話,都不過是為了看在公司的份兒上。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我不會繼續再在公眾麵前撒謊。”

紀雨沐的語氣十分不友善,但是著卻並未讓柳菲菲感到不愉快。剛才她親眼看到的那一幕不僅讓她感到地位飛升,更有了一種看到希望的感覺。林品甜和紀雨沐鬧矛盾了,這樣的話,她柳菲菲就有機可乘了。

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隻要好好把握,憑著她柳菲菲的姿色,一定能夠順利地徹底拆散林品甜和紀雨沐,讓自己成為站在紀雨沐身邊的那個女人。不僅名利雙收,還能跟自己喜歡的人時刻在一起,可謂一舉三得。

車子朝著公司的方向開了過去,紀雨沐的心情卻十分地不好,在醫院裏發生的那一幕如同電影一般一直在眼前回放,心裏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他在國外為什麽要這麽拚命?為什麽他無論如何都一定要回到國內來?為的不是能夠讓自己曾經喜歡的人繼續留在自己身邊麽?可是現在卻事與願違。

他親眼看到林品甜躺在陸亞尊的懷抱裏,神情是那麽地寧靜和滿足,仿佛那個人就是她的依靠。

盡管他也試圖去說服自己再相信林品甜一次,盡管他心裏隻裝著她一個人,可是又有什麽用呢?讓他痛苦的現實就擺在眼前,林品甜不止一次地和陸亞尊在一起,如果第一次算是無辜,第二次算是巧合,第三次可以被原諒,那麽一次又一次呢……

他不是個喜歡猜疑的人,可是現在內心卻有個聲音在不斷地告訴他,林品甜和陸亞尊在一起的時候,有多少次是他沒有撞見的呢?

這個猜疑的聲音讓他感到痛苦,內心空空如同被挖走了一塊。心情陡然間無比煩躁起來。紀雨沐忽然抬起俊美的臉,轉過去望著身邊一臉喜悅的柳菲菲,用疲倦的聲音問道:“晚上有時間麽?”

柳菲菲受寵若驚:“當然有!我每天晚上都有時間!隻要是你需要我,我什麽時候都有時間!”

紀雨沐的嘴角苦苦一笑,有的女人對他不屑一顧,可是還有那麽多的女人卻主動地要對他投懷送抱。可是為什麽他的心裏卻是想著那個對他不屑一顧的人呢?

白色的別墅裏,衣著華麗的安若琳正悠閑地坐在房間裏,一麵品著咖啡,一麵用塗著紅色指甲的手指悠然地翻看著麵前的一本法國時尚雜誌。她是陸氏集團的董事長,在時尚雜誌界也有所涉足。

“伯母--”謝藝冰含著滿腔的怨氣喊了一聲,隨後走進房間裏來,在安若琳的身邊坐下,滿臉委屈地看著安若琳。

“你不是去找亞尊了麽?怎麽這麽不高興?那孩子又做了什麽過分的事情麽?”安若琳一看到謝藝冰的委屈的樣子,便放下了手中的雜誌,笑著吻她道。

謝藝冰從膝蓋上的包包裏拿出一張照片遞給安若琳:“伯母,你看--”

安若琳接過那張照片,拍攝的地點正是在一條馬路上,陸亞尊正一臉冷漠地把林品甜緊緊地抱在懷中,而四周那些圍觀的人正指著他們議論紛紛。

安若琳的臉色驟然間變得大怒起來:“這還像話麽?身為陸氏集團的接班人,竟然在公開場合下抱著一個沒有名氣和身份的藝人,這件事情會對陸氏集團造成多麽大的負麵影響!陸亞尊這小子真是太不懂事了,現在就讓瑞奇去找他,我要立刻見到他!

謝藝冰見自己的哭訴起了作用,便立刻滿臉委屈地對安若琳說道:“伯母,繼續這樣下去總不是個辦法,那個叫做林品甜的藝人總是纏著他,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會對亞尊哥不好的。”

安若琳的眉頭皺的很緊,不由得生氣地把手中的時尚雜誌摔倒麵前的桌子上。

“他上大學的時候就和這個丫頭纏在一起,我本打算讓他出國留學幾年,長長見識,結交更多的朋友。哪知道三年後他回來,不僅沒有和林品甜分開,反而兩個人更是如膠似漆了。繼續這樣下去,陸氏集團的負麵報道一定會漫天飛的。”

謝藝冰繼續添油加醋地說道:“依我看啊,那個林品甜根本也不是什麽好東西。她借助紀雨沐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藝人到小有名氣;後來又和亞尊哥糾纏不休,腳踏兩隻船。依我看,她根本就是為了亞尊哥的身價和地位。”

安若琳歎氣道:“隻是亞尊這孩子竟然被她迷了心竅。他是陸氏集團的總裁,身邊要什麽樣的女人沒有?偏偏和那個林品甜廝混,真不知道那丫頭用了什麽手段,竟然能把他迷得團團轉。”

謝藝冰看著安若琳生氣的神情,試探地問:“伯母,你總不能這樣任由林品甜纏著亞尊哥吧?你想到什麽好辦法了麽,可以讓亞尊哥徹底和那個丫頭分開?”

安若琳歎了口氣:“我把他們分開三年都沒能讓亞尊忘記她,現在還真不知道能夠用什麽樣的辦法把那個女人趕走。”

謝藝冰試探地說道:“伯母,我倒有一個好辦法。”

安若琳不由得抬眼看了謝藝冰一眼。謝藝冰在安若琳耳邊耳語了幾句,安若琳原本緊皺著的眉頭終於慢慢舒展開了。

“這倒是個不錯的辦法,你去找人約好林品甜,我要找個地方和她見上一麵。”

謝藝冰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好的伯母,我這就去辦。”謝藝冰說完,對安若琳微微一笑,起身離開了。

林品甜剛從醫院裏回到了星輝公司,路過紀雨沐連音樂的地方,她站在玻璃窗外,隔著窗子,靜靜地看著裏麵那個平靜中帶著一絲憂鬱的男人。

他正坐在一架白色的鋼琴邊,安安靜靜地彈奏著音樂,哀傷而優美的曲子從他修長纖細的手指下換換地流淌出來,側臉完美的弧度帶著一絲淡然,完美的如同剛從漫畫中走出來。

林品甜還記得她第一次看到紀雨沐的情形,那天的陽光非常美麗。

“我們學校來了一個很帥的男生,而且還會彈鋼琴耶!”下課鈴聲剛一響起,林品甜就被班裏的一個女生攔住了。

林品甜笑了笑:“不相信。”

女同學立刻不由分說地把她拉倒音樂教師的窗外,指著裏麵說道:“看,就是那個男生!”

安安靜靜的音樂教室裏,一個身著黑色t恤的男生正坐在一架潔白的鋼琴麵前,微微地閉著眼睛沉浸在音樂的世界裏。他袖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靈活地跳躍著,一個個好聽的音符就從那隻大手下換換地流淌出來。

紀雨沐白皙的毫無瑕疵的臉上有著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寧靜和安詳,幹淨得仿佛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過來的人。

那首音樂緩緩地流淌著,如同用音樂構造出了一座完美迷人的宮殿,讓林品甜深深地陷入其中了。那個男生彈奏玩一曲音樂,有淡淡的憂傷在他棕色的眸子中流淌。

他起身,高大的身子走出音樂教室,而鮮有人來的教室外,早已經畏懼了一大堆的男生女生們,他們都用驚訝而羨慕的眼光看著眼前這個充滿夢幻的、如同王子一般的男生。

“大家好,我叫紀雨沐,是新來到這裏的學生。希望大家多多關照。”紀雨沐說完,微微地朝著麵前的一大堆同學鞠了一躬,眼睛的視線掃過林品甜的時候,林品甜感到自己的心裏的琴弦被一隻溫暖的大手撥動了一下。

“誒,林品甜,我說的沒錯吧?”女友在林品甜的耳邊很振奮地握緊了拳頭,努力地控製著自己的聲音不要尖叫起來,“他長得很帥對不對?是昨天剛來到我們學校的男生呢,隻是一夜之間,就已經文明全校了。”

林品甜的視線注視著眼前那個身著黑色衣服的英俊男生,一條漂亮而憂鬱的棕色小溪仿佛從他的眼中流淌出來,一路換換地流淌到林品甜的心底。

從見到那個男生的第一眼起,她便紀雨沐有了一種異樣的感覺。他眼底若以若仙雲淡風輕的憂傷打動了她的心。

“林品甜,難道你喜歡上他了麽?”女友看著林品甜一臉癡情的樣子,便在她的耳邊低聲揶揄道。

“哪有--”如同偷東西被人當場逮到一般,被女友戳中心思的林品甜急忙胡亂地回答著,接著便用無所謂地語氣說道,“我才不會喜歡一個自己不了解的男生呢,我是那麽隨便的人麽?”

“哼,我不信。看你那一臉花癡的樣子。你敢跟我打賭麽?”女友繼續追問道。

“賭什麽?”林品甜問道。

女友不懷好意地看著林品甜一笑:“我聽說,如果一個女生喜歡一個男生的話,她和他說話的時候就會緊張、不自然。既然你說你沒有,那你就上去跟他握個手,如果你的一切表現正常的話,我就相信你沒有說謊!”

女友竟然用這種方式跟她打賭!但是林品甜又不想被女伴認為她是喜歡這個新來的男生的,如果這樣的話,感覺像是被人抓到了把柄,以後說話做事,會是多麽地沒有底氣啊。

“好,賭就賭。”陽光下,林品甜不滿地撅了撅嘴巴,一張嬌嫩的如同鮮花的小臉上浮現出一副不服輸的表情。不就是打賭麽,賭就賭!

林品甜走出人群,一步步地走上音樂教師的台階,距離那個站在台階下的俊美男生越來越近。

“咚、咚--”

該死,竟然聽到自己的心跳加速了!女友的話果然是正確的,那個男生周身仿佛都散發著一種獨特的氣質和魅力,一種令所有女生都無法阻擋的優雅氣質和迷人氣息,距離越近,那種感覺就越強烈。

紀雨沐棕色的眸子也注意到了從人群中向他走過來的林品甜。他的眼底流露出溫柔的笑意,看著眼前這個女生向自己一步步地走來。

“你好,我是林品甜,很高興你來到我們學校。”隻不過是三四步的台階,林品甜卻感覺自己走了一個世紀,終於走到了那個男生麵前,她伸出柔軟的小手去,在陽光下,遞到紀雨沐麵前。

棕色的眸子垂下,安詳地注視著那隻柔軟的小手,在溫和的日光下,那隻手看上去如同一塊完美無瑕的玉,通明透亮,完美無瑕的少女肌膚。

紀雨沐也微微一笑,伸出大手溫柔地握住了林品甜的小手:“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兩隻手觸碰到的那一刹那,林品甜感覺自己的心髒都快要湊夠嘴巴裏跳出來了。第一次如此近距離地看到這個男生,那種呈現在視覺裏的強烈的美感讓林品甜徹底震懾了。這個世界上怎麽可以有男生美成這樣?他的美幾乎已經超越了那些女生,散發出令人窒息的迷人氣息。

在簡單的和紀雨沐握手之後,林品甜慌亂地從紀雨沐的大手中掙脫處自己的手來,如同一隻受了驚嚇的小貓一般狼狽地走下音樂教室的台階。她太慌亂了,以至於沒有注意到在第二個台階的旁邊,擺放著一個花盆。

“咣--”

林品甜的腳步太匆忙,慌亂地逃離到第二個台階上的時候,纖細柔弱的腳腕一下子踢到了擺在台階上的花盆,伴隨著一聲清脆的破裂聲,一個尖銳的碎瓦片紮到了林品甜柔嫩的肌膚裏,鮮豔的如同玫瑰一般的血流立刻從她的腿上流了下來。

“啊--”林品甜痛苦地叫了一聲,跌坐在台階上,捂著腿站不起來。碎瓦片紮到了她的小腿上,鮮豔的血流順著傷口一直留下來,染紅了她的鞋子。

紀雨沐的眉頭不由得緊緊地皺了起來,他高大的身子大步走下台階去,彎腰就要抱起林品甜。

然而還未等他的手觸到林品甜,另一個高大的身子忽然搶先一步在林品甜身邊彎下了腰,還未等到她反應過來,一雙孔武有力的手臂已經將手上的林品甜抱在了懷中。

林品甜驚訝地轉過頭去,隻見一個表情冷峻的男生正緊緊地抱著他,這個男生長得很英俊,可是烏黑的眼神中卻帶著一股冰冷的拒人於千裏之外的高傲。

“你受傷了,我送你去醫院。”男生說話的語氣低沉而霸道,所有圍觀的人群都睜大了眼睛,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這個男生是誰?他和林品甜什麽關係?

紀雨沐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疑惑,他的眉頭也不由得皺了起來,棕色的眸子望著一個高大的身影抱著林品甜離開,眼底浮現出一抹淡淡的失落。

“你是誰?放我下來!”林品甜在男生的懷抱裏掙紮著,她是個清白的女生,可是現在,一個魔神的男生竟然當著全校同學的麵當場把她抱起來,更要命的是,當著那個自己喜歡的新生!

紀雨沐會不會因此而產生誤會?她可不希望他對自己產生誤會!

林品甜捶打著男生的胸膛,然而那個男生冷峻的臉上卻沒有一絲一毫的表情,隻是更加加大了手臂上的力量,林品甜發現憑著她小小的身子,從他的懷抱裏逃脫簡直是天方夜譚。

男生一直把她抱到學校的醫務室裏,才把掙紮了一路的林品甜放了下來。醫生替林品甜包紮完畢之後,林品甜一瘸一拐地走出醫務室。

“啊--”

背後一雙大手忽然將她攔腰抱起,不由分說地就抱著她向學校的教室走去。醫務室的醫生看到這一幕,不由得笑著搖頭自語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大膽直接啊,看來我都要成老古董了。”

在眾目睽睽之下,男生一直把林品甜抱到教室裏,然後看著她說道:“林品甜,我叫陸亞尊,從今天開始,你要記住這個名字。”

陸亞尊?聞所未聞。不過他怎麽能夠準確的知道林品甜所在的班級還有林品甜的座位?

雖然林品甜從心裏感謝陸亞尊幫助了她,但是用這樣一種她抗拒的方式來幫助她卻又讓林品甜感到生氣。尤其是當陸亞尊最後用冰冷而霸道的語氣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僅有的一點感覺被驅散的一幹二淨,一種厭惡的感覺忽然從心底油然而生了。

“你是誰?我憑什麽要記住你?”林品甜揚起小臉,有些不悅地問道。

陸亞尊烏黑的眸子不動聲色地在她那張小小的臉蛋上流轉,最後停在她烏黑的大眼睛上。

“我命令你記住我,因為我是陸氏集團的少爺。”

“陸氏集團”四個字如同一個炸彈一般讓原本沉靜的班級裏忽然爆發出一陣熱烈的議論聲,林品甜的同學們如同潮水一般紛紛地圍聚過來,將一臉驚愕的林品甜和陸亞尊圍了個水泄不通。

“陸氏集團的少爺?”

“就是那個擁有眾多子公司、一跺腳就能震得所有人變成腦震蕩的陸氏集團?”

“不會吧……”

……

學生們紛紛一邊好奇地打量著陸亞尊,不變不敢相信地竊竊私語。

林品甜冷笑一聲,烏黑的大眼鏡在陸亞尊全身上下肆無忌憚地大量一番,接著冷笑道:“陸氏集團的少爺?這時你為了吸引女生而故意給自己添上的名號麽?擁有數百億資產的冷水集團總裁,該不會把自己的兒子送到這樣一所普通的學校吧?”

陸亞尊烏黑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如果我證明給你看呢?”

林品甜盯著眼前這個衣著普通的男生,更加堅信他是個十足的“騙子”。於是便毫不猶豫地反擊道:“如果你能夠證明你是陸氏集團的少爺,我就當著所有老師同學的麵,當眾像你道歉。”

“好。”陸亞尊隻是微微地動了動線頭明朗的嘴唇,高大的背影轉身離開了教室。

記憶瞬間又回來了,林品甜回國神來,視線落在玻璃窗內的紀雨沐身上。已經過了快要四年了,他從當年那個白衣少年變成了今天的大明星,粉絲不再是一個學校的男生女生,而是紅遍整個亞洲。

林品甜輕輕地歎了口氣。她還記得那天她見到紀雨沐的場景,像所有的時候見到他一樣,她開心地向他走過去,可是還未走到他身邊,紀雨沐卻已經被一群熱情的粉絲包圍了起來,那群粉絲們如同潮水一般把紀雨沐團團圍住,他們歡呼著,尖叫著,舉著紀雨沐的大幅海報,向他索要簽名和合照。

林品甜剛向他伸出的手停在空中,臉上的笑容也逐漸地變成了失落。她怔怔地站在那裏,看著紀雨沐和那些粉絲們合照,微笑著給他們簽名,而她,則像是一個被遺棄了的人,被茫茫的人海隔在圈外。

雖然不過是隻有十幾步的距離,感覺卻像是天涯海角。他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普通的少年了,而是一個赫赫有名的大明星,盡管有種感覺林品甜從未說出口,但是那種距離感卻還是在她的心中慢慢出現了。

尤其是當他毫不遲疑地牽起柳菲菲的手時。

柳菲菲是那麽有名氣的藝人,長得又

出門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