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林品甜走了

猶以謝藝冰更甚,剛剛那聲尖叫便是發自於她.

陸亞尊眼神一寒望著突然出現的兩人,而林品甜也因為他的鬆手而翻身下床,整理自己的衣物.

";你們來這裏做什麽?";陸亞尊的聲音很冷.

想當然,任誰被攪了好事還能心平氣和的?

謝藝冰仗著有安若琳在,一時嫉恨,二話不說上前走向林品甜,抬手就是一巴掌,";賤人!";

這一巴掌自然沒落下,隻不過上次被陸亞尊攔下,而這一次則是被林品甜仰手接住.

";你有什麽資格對我動手?";

她惹事不代表她怕事,有句叫做忍無可忍則無須再忍,對這個女人,她仁至義盡,已經忍的夠多了,真當她是好捏的柿子,可以任她搓圓揉扁?

";我為什麽沒資格?你算什麽東西?隻不過是個搶人男人的狐狸精,我打的就是你!";見一招不慎沒打著,謝藝冰氣不打一處來,另一隻手也招呼了過來.

";你找死嗎?";

陸亞尊這次不再放任她,直接扯住她的胳膊將她推向站在一旁的安若琳,";看好她,讓她管住自己的嘴巴,否則下次我不會再客氣.";

";我做錯什麽了,她就是狐狸猜,不要臉的賤貨,這種女人你還護著,陸亞尊,你眼睛瞎了嗎?";謝藝冰叫喊的聲音尖銳的刺耳.

";對一個尖酸刻薄的妒婦,我就隻當是隻狗在吠,安董事長,請你把她管好!";陸亞尊額上青筋直跳,眼神如刀般淩遲著謝藝冰.

見謝藝冰還要反駁,安若琳冷眼看著她,";藝冰,你說話確實刻薄了些,做為一個名門淑女,那邪是該從你口中說出來的嗎?";

";伯母!";沒想到一向站在自己這邊的安若琳居然反過來指責自己,謝藝冰更委屈了.

";我說錯了嗎?就憑你現在這樣,儀態盡失,哪裏像個大家閏秀的樣子,根本沒資格做亞尊的老婆,該有的穩重你全仍了,反倒像個市井潑婦一樣在這罵街,亞尊可不是娶你回來丟臉的.";

安若琳一陣義正言辭的批評讓謝藝冰頓覺羞愧,更何況還是在林品甜的麵前,她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沒這麽丟臉過.

";知道錯了就記住不要再犯.";

";我知道了,伯母.";

安若琳點了點頭再次看向陸亞尊,";還有你,藝冰她是個女孩子,又是你的未婚妻,你不讓著她反而幫著一個外人欺負她,這是你該有的行為嗎?這就是你的教養嗎?";

一聽她幫自己說話,謝藝冰馬上一副感恩的樣子,看的陸亞尊一陣冷笑.

";恩感並施,安董事長,你果然很會做人.";

不理會他話裏的諷意,安若琳最後看向林品甜,";林小姐,聽說你已經訂了機票準備回國了,算算時間,你是不是應該去機場準備登機了?";

這話裏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讓她走人.

林品甜又不傻,轉身拿起自己的包包,越過陸亞尊就要走.

";我跟你一起走.";他拉住她的手臂,跟著邁出腳步.

";慢著.";安若琳一個快步擋到他麵前.

";什麽意思?";

";她走可以,你必須留下.";麵對他的冷眼,安若琳毫無所懼,風裏來雨裏去這麽多年,她早已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方式.

";她在哪,我在哪.";陸亞尊冷笑.

";她在哪我管不著,你,必須在這,在公司.";

";哼,我想去哪應該是我的自由,就算你是安董事長,你也管的太寬了,難道你家住海邊嗎?";

";我住在哪你心裏清楚,你的情事我暫且不提,但我容我提醒你,你身為執行總裁,放著數以億計的案子不理,隻為了一個女人,你像話嗎你?";

";有你在不就行了,有沒有我都可以.";

";這是你該說的話嗎?你是繼承人,而我隻是個外姓人,你做好你該做的事,我不會閑著沒事去幹涉你,還是說,你現在腦子裏隻剩下兒女情長,風花雪月之事,就沒其他的了?";

安若琳的話沒錯,可是陸亞尊卻極厭惡聽她說教.

他還未接話,一直沉默的林品甜開口了,";她說的沒錯,你還是留下吧,別頭腦發熱了.";

她不否認話中有揶揄他的意思,不過也隻是用來掩飾她心裏的某些情緒罷了.

";女人,你這是在看熱鬧嗎?";陸亞尊挑眉瞪她.

";你們聊的這麽熱鬧,難道還不準我看嗎?";她輕笑.

";你竟然給我幸災樂禍?";

回應他的是林品甜狀似認真的抬手看了下時間,然後煞有其事的說,";時間不早了,我還要趕飛機,就不打擾諸位聊天了.";

陸亞尊發誓以他兩隻眼睛一對1.5的視力,那腕表的指針明明還不到9點半.

";你以為我拿你沒辦法了是不是?";他惡狠狠的瞪著眼前姿態相當囂張的女人.

";也許,不過,後會有期,拜拜.";無視另外兩道不善的目光,林品甜隻是皮皮的笑看了陸亞尊一眼,撇下三人走出房門.

想著他那張明明氣的牙癢癢又暫時拿她沒辦

辦法的模樣,她就覺得,真爽!

在走出房間那一刻,她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本就是強撐出來的,到時間了,自然也就沒了.

";亞尊!";

見礙眼的人消失,謝藝冰帶著甜甜的笑迎向陸亞尊,隻不過笑容在下一刻凝結.

";別碰我.";陸亞尊拍開了她的手.

之所以還留在這裏跟這兩個女人大眼瞪小眼,完全是因為,他想等那個故作堅強的女人再走遠一些.

他放她走了,隻是暫時.

";亞尊,她怎麽說也是你的未婚妻,你是不是應該端正一下你的態度?";安若琳忍不住為謝藝冰出頭.

";你們成功的把她趕走了,你們贏了,不過隻是暫時,你真以為我需要她的存在嗎?悠著點,我現在心情還不錯,不會對她怎樣,最好別再惹我,否則……";

";否則怎樣?";謝藝冰不服氣.

他靠近她身邊,慢慢俯身,謝藝冰瞬間感覺一股強烈的壓力迫使她往後退,這個男人有時會散發一種讓她害怕的危險氣息.

";否則,你馬上就會變成前任.";

";你……";

";哼,我回公司了,別跟著我.";丟下兩人,陸亞尊大步離去.

走出人來人往的機場,林品甜微閉著眼睛深深的呼吸著故鄉的氣息,那久違的味道讓她十分懷念.

身後提著大包小包的楊麗滿臉興奮的望著她歎:";哇,好重,我買了好多東西,可惜荷包已經扁了,還有很多想要買的東西,隻能等下次有機會再買了.";

聽出她語氣中的可惜,林品甜好笑的說:";你是打算把整個法國都搬回來嗎?這些東西在國內也可以買的到啊!";

";在國內買的話要貴好多,不過,你怎麽什麽都沒買啊,出一趟國,不買點東西紀念一下不會可惜嗎?";楊麗納悶.

";我沒有購物的,況且我還欠著債.";

";也沒關係啦,反正陸少會買給你的.";

";能不提他嗎?";想到陸亞尊,林品甜的心緒有諧亂.

";好吧,當我沒說,回公司還是回你的住處?";楊麗問.

";我去公司一趟,去了解一下劇組停工的情況,你就不用跟去了,拿了這麽多東西還是先回去吧.";林品甜體貼的說.

";哇,品甜你真是太貼心了,跟在你身邊真是太幸福了,那我就不推辭了,我真是快累掛了.";又寒喧了幾句後,楊麗獨自搭計程車離開,而林品甜則是坐上了另外一輛.

星輝公司,隨著一聲毫不客氣的推門聲,柳菲菲走進了金老板的辦公室.

見是柳菲菲,金老板盡管仍維持著笑臉,但仍能看的出眼底的不悅,";我說菲菲,不敲門就進別人房間是件很沒禮貌的行為,雖然你現在是大明星,不過我還是你的老板,該有的尊重應該還有吧?";

柳菲菲懶的跟他演戲,直接切入主題,";這是怎麽回事?";說完把手中的娛樂報紙丟在他的辦公桌上.

上麵寫著劇組突然停工,還登了劇組內的一些演員的照片,自然也包括了林品甜的.

金老板從容的坐著,手指愜意的敲打著桌麵,而另一隻手放在抽屜邊上,裂縫中可清晰的看到一張寫著5000萬的支票靜靜的躺在裏麵,嘴角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手微用力,不著痕跡的把抽屜合緊.

好事的媒體果然是無孔不入,沒想到這麽快就把消息給登了出來,看著柳菲菲滿臉的不悅,金老板像沒事人似的輕笑,";菲菲,你太激動了.";

";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麽讓她回來?";柳菲菲雙手拍在他的辦公桌上,身子微傾,氣勢尖銳的俯視著他.

名師設計剪裁獨特的小禮服,將她完美的身材表現的淋漓盡致,如絲般的緞料緊緊的繃著她豐滿的胸部,隻要再微微傾斜,那另人噴鼻血的春光盡在眼底.

發現他的視線停留在自己的胸部,她忙起身,更為不悅的怒視著眼前的男人.

";雜誌上不是寫的很清楚嗎?一些投資商的關係,這部戲隻能暫時停工,整個劇組都回來了,難不成你要我把林品甜一個人仍在法國?";金老板色心一起,起身走出辦公桌走向她.

警戒的微退幾步,柳菲菲冷笑,";你以為我是傻子嗎?那種騙人的伎倆,你以為我會看不出來?";

";不懂你在說什麽?反正這就是事實,之前我答應你讓她出國,可沒答應你不讓她回來,再說,就算劇組沒有停工,那完工了一樣還是要回來,隻是時間的早晚罷了,你就別太放在心上了.";捋起她垂落在肩膀上的發絲放在鼻尖輕嗅,那淡淡的香水味讓金老板發出猥瑣的笑容.

";你就不怕我把那些東西公布出來,讓你吃不了兜著走?";用力拍開他的魔爪,她冷冷的望著他.

";識時務者為俊傑,菲菲,雖然你現在名氣不小,有些事我可以縱容你,可是同一種把戲,如果玩的過了火是會引火燒身的,你真以為你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脅我嗎?嗬,你還太嫩了,藝人這一行,要捧紅一個人,不一定都很容易,可是要封殺毀掉一個人,卻是相當簡單的,我想以你的聰明,應該不會想不通吧?";隨著他的話,他的動作也愈來愈放肆,大手已經在她的頸間磨擦著,一點一點的往胸口摸去.

柳菲菲氣的心口發疼,不得不承認,她太小看金老板

了,一不小心又受製與他了,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你的話我聽懂了,我還有通告要趕,不打擾了.";柳菲菲轉身要走.

手將碰到門把的時候,突然被身後壓上來的男人給擠在了門上,胸前他的大手惡劣的撫摸著,她騰地氣紅了雙頰.

";混蛋,放開我!";

金老板邊肆無忌憚的吃著豆腐,邊邪氣的笑,";你以為我的辦公室是任人隨意進出的嗎?你既然進來了,就沒那麽容易再出去.";

‘啪!’

柳菲菲早已不是當初的她了,現在她沒那麽好欺負,尖細的鞋跟狠狠的踩進男人的腳背上,在他痛嚎的時候用力咬開他的胳膊,掙開束縛,毫不猶豫的掌了他一個鍋貼.

";再敢對老娘動手動腳,老娘閹了你.";痛罵了一句,柳菲菲頭也不回的走出辦公室,而身後一臉痛楚的男人,眼底閃爍著陰沉和一絲惡毒.

林品甜有些難以置信的望著眼前的一幕,她是在柳菲菲之後走進公司的,所以他們之間的談話,她很不小心的全聽到了.

本來想問劇組的事,沒想到讓她聽到另一個消息.

原來她的法國之行全是拜柳菲菲所賜,金老板與柳菲菲之間似乎有著某種交易,他們之間的糾纏她也聽到了,不可謂不震驚,娛樂圈的水還真不是一般的混呢.

略有些走神的離開公司,沒想到卻在大門口遇到了紀雨沐.

正午的陽光散發著耀眼的光茫,折射在那如記憶中一般英挺的男人身上,刺眼的讓她有些不敢直視,仿佛他是自夢幻中走出的王子,讓她感覺那麽的不真實.

怎麽辦?她的腿像灌了鉛一般,動彈不得,明明想躲卻力不能及,隻能眼睜睜的看著伴著一抹光輝中的他一步步朝自己走來.

要打招呼嗎?說什麽好呢?明明沒有離開很久,卻有一種十年回首的錯覺,他們之間無形的多出了好多距離,讓她難以跨越.

當紀雨沐朝她迎麵走來時,她幾乎以為他就要開口跟她講話了,可讓她錯愕的是,他隻是冷漠的像沒看見她一般從她身邊走了過去.

";站住.";

等林品甜反應過來,話已經說出口了,而那男人也停下了腳步,卻沒有轉身.

";有事?";冷漠的話語讓人發寒,胸口那熟悉的心痛再次糾住了林品甜.

";你什麽意思?";她質問.

";這句話應該我問你才對吧?叫住我的人是你?";他嘲弄的冷笑.

";你當真沒有話跟我講嗎?還是說,為了柳菲菲你已經不願意再麵對我了?";難道那些新聞真的都是真的嗎?他們真的在一起了?

";你這話說的好笑,無論我跟菲菲怎麽樣,跟你又有什麽關係?別告訴我你是在吃醋,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你……";林品甜氣結.

";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單純善良的林品甜了,為了名利可以不折手段,連身體都可以出賣,看著你的樣子隻能讓我寒心,相比之下,菲菲不知道要比你好多少倍.";紀雨沐有洶不擇言.

";你這話什麽意思?你憑什麽這麽說我?你想跟別人在一起,也用不著這麽抹黑我,我沒有那麽不要臉,死乞白咧的非要粘上你.";

看著她氣的小臉通紅,紀雨沐沒再說什麽,隻是淡定的取出手機,翻出幾張圖片遞到她的眼前.

看著那一張張畫麵,林品甜麵色有孝青,雙拳緊握著的沉默著.

";怎麽不說話了?我沒冤枉你吧?還是默認了?林品甜,你真讓我失望.";紀雨沐冷眸微眯,淡漠的哼了一聲.

好一會兒,林品甜才找回自己的聲音,慢慢抬起頭坦然直視他,";是誰讓誰失望?";

她眼中似乎含著恍然了悟,如此毫無遮掩的回視,讓他有些不安,仿佛他做了一件很愚蠢的事,而她的眼神告訴他,就算他後悔,也來不及了.

";……";張了張嘴,卻沒說出什麽來.

";你不相信我,你誤解我,我不怪你,可是這麽久沒見,一見麵,你卻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我,就直接否定了我,如果今天我不叫住你,你是不是已經頭也不回的從我身邊走過去了?";

他被她盯的眼神有些閃躲,見他不說話,她接著道:";我不想醒來,不想改變,可不論是你還是陸亞尊,你們都在逼我,用你們的方式完全不給我選擇的機會,你們到底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我在法國的時候看到了你和柳菲菲的新聞,現在你又親口承認,我想我真的沒有資格說三道四,隻有一句,祝你們幸福.";

紀雨沐,你不是我,所以你感受不到我有多麽的不舍,可是這一次,就讓我先離開吧.

愣愣的望著她漸漸遠去的背影,他的心沉到了穀底,邁出的腳步,伸出的手,多想毫不猶豫的把她攔下,狠狠的揉進懷裏,可他卻不能,明明那麽想見到她,可見到了卻也深深的傷到了她.

渾渾噩噩的回到住處,林品甜把腦子整個放空倒在床上沉沉的睡去.

這兩天嚴重的失眠便得她什麽都不想去想,隻想先大睡一場再說.

她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夢到了大學時代的她和紀雨沐,他們之間發生的點點滴滴,甚至今天跟他分開的場景也在夢中重現,這一路,他們之間誤會不斷,總在不停的爭執,以至於忘了當初那一份美好,其

實不過是她心中的一種妄想,有些人,注定不合適,可是她不舍得放手.夢漸漸變的迷離,漸漸的另一張麵孔占據了她的腦海,任她如何揮散,閃躲都擺脫不了.直到夢醒,已經是第二天了.

再次來到公司,卻被門口的場景弄的愣住.

那個她一直不怎麽待見的柳菲菲此時正被一大群記者和群眾團團圍住,而她本人則是麵色慘白形同虛脫,不住的躲閃卻沒辦法逃離.

";請問您對雜誌上的照片報有什麽樣的意見?";

";雜誌上登的照片是真的嗎?看到這些照片被人公布出來,您能不能談談您的感想?";

";雜誌上麵說你為了名氣甘願被潛規則是真的嗎?";

";做為一個藝人,你不覺得你的行為很可恥嗎?";

";太不要臉了,虧那麽多粉絲喜歡你,竟然做出這麽低賤的事……";

……

各種質問辱罵自四麵八方源源不斷的朝柳菲菲撲麵而來,就算她此刻渾身是嘴也說不清了,她隻知道,她完了.

撿起地麵上被踩髒了的雜誌,林品甜皺著眉望著上麵刊登著的巨大標題,";大爆料----知名女星為出名遭遇潛規則.";

下麵甚至貼出了很多畫麵不雅的照片,看的出來不像是ps,因為鏡頭對的很準,柳菲菲的麵部表情拍的很清楚,相對來說跟她摟在一起的男人則是被打滿了馬賽克,她隱約覺得這不是簡單的爆料,更像是有意的報複行為.如果隻是狗仔隊或是一些好事者拍到的,那麽沒必要把男的遮擋起來,而看柳菲菲當時的模樣,分明早期還未出道的模樣,如果公布早就該公布了,現在才散出來,隻能說明一點,這個爆料的人就是照片中的男人,而那男人肯定跟柳菲菲發生了什麽摩擦才以此報複.

不知被圍堵了多久,明明就在公司門口,卻沒人出麵幫助柳菲菲,任她被陷於這種困境,那些平時對著她獻殷勤拍馬屁的人,此時不知到躲在哪裏,更有甚者,一寫熱鬧的人站在窗前拿她當笑話看,此時此刻隻怕沒有一個人願意跟她扯上關係.

果然,世態炎涼,娛樂圈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友情,隻有得勢的時候才能有朋友,不得勢了就什麽都沒有了.

";誒,那不是雜誌上的緋聞男主角嗎?";

不知是誰大聲喊了一句,瞬間所有人的視線都紛紛朝遠處搜尋著.

潛規則的男主角,如果搶先拍到了照片,那可是大獨家,於是眾人暫時忽略了幾乎快要崩潰的柳菲菲,正當她被人不斷推擠時,一隻纖細的手臂橫入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扯了出去.

";快跑.";

柳菲菲一愣,怎麽都沒想到竟會是林品甜解救了她.

";發什麽呆,跑啊,你想被那群人生吞活剝嗎?";瞪了她一眼,林品甜拉著她快速跑進公司,並叮囑保安不準媒體進來.

被動的跟著跑到一個無人的走道,柳菲菲甩開了她的手.

林品甜也沒不高興,靠在牆上喘了幾口氣,柳菲菲從來都沒給過她好臉,她更不會白癡的以為這次幫她一把就會讓她對自己改觀.

";別以為我會感激你,現在我落魄了,你可以盡情的看笑話,用不著擺出一副善人的嘴臉,讓人惡心.";柳菲菲尖酸的低吼.

";抱歉,我想你會錯意了,我沒想救你,隻不過是看不慣一些見風使舵的人罷了,更用不著你感激,也沒興趣看你的笑話,因為我一點都不覺得好笑.";林品甜默默的說.

";你還是一樣討人厭.";柳菲菲別扭的眼神中帶著厭惡.

";你也還是一樣傲氣衝天,在我麵前你似乎永遠趾高氣昂,盡管到了這步田地,你依然不把我放在眼裏,不錯,這才是你,柳菲菲,剛剛那副可憐兮兮又陷入絕望的你,還真是讓人難以適應.";低笑一聲,林品甜轉身要走.

";你……";柳菲菲下意識喚她.

";你用不著感到別扭,你討厭我,我同樣也不喜歡你,這就是我和你之間的關係.";

聽完她的話,看著她離開,柳菲菲暫時鬆了口氣,林品甜想表達的意思她豈會不懂,不過現在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顯然對於她的出現,金老板沒有絲毫意外,完全在預料之中.

";你竟然做出這麽卑鄙無恥的事?";柳菲菲兩眼冒火的瞪著他.

";卑鄙嗎?我不覺得,大家你情我願各取所需,之所以留一手就為了防你這種不知感恩倒打一耙的人,沒人敢這麽放肆的威脅我,而你竟然還敢打我,哼,你這也算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不是你想控製我,我也不會拿它來對付你,畢竟捧紅一個明星也是需要金錢和時間的,隻能怪你自己.";

";你毀了我,我也不會放過你的,那東西還在我手上,你也別想好過.";柳菲菲冷哼.

";我太了解你這種人了,你會出現在這裏,那份東西你就不會輕易捅出來,你還想靠它重新站起來,不是嗎?";有些人就是這樣,如果徹底被逼入死境就算了,可是隻要有一絲一毫的機會,她就一定會緊緊抓住.

";你明知道這樣為什麽還要這樣對我?";柳菲菲衝著他大吼.

";隻是給你個教訓,讓你知道,要捏死你,其實很容易.";說著,他再次摸上她的身體,似乎篤定她不敢反抗.

";把你的髒手給我拿開.";如果眼神能殺人,這個占她便宜又威脅她的人早已經被挫骨揚灰了.

sp;";還是這股子傲勁兒,可惜,你沒有反抗的權利,因為主動權在我手裏,隻有我能讓你東山再起.";

";你不要逼人太甚,逼急了我,大不了玉石俱焚,就算死,我也要拉你墊背.";狠狠的打掉他的手,柳菲菲冷冷的看著他.

咬了咬牙,金老板隻能妥協,";既然你沒誠意,那麽你現在可以出去了.";

僵硬著身體慢慢走出來,柳菲菲知道,她總算沒被解約,可她的藝人生涯隻怕前途無亮了,時過境遷,現在要她再用身體作為交換她不可能做到了,而她也相信,那個男人絕不會給她站起來的機會,不處處打壓她就不錯了.

看著公司裏的同事帶著異樣的眼光,讓她恨不得挖個地逢鑽進去,曾經那些討好她的人,此時眼含鄙夷,不屑;討厭她的人,也隻是更討厭,隻是再也沒有人假裝對她奉迎.

";平時那麽囂張,現在遭報應了吧?";

";就是,看她那副高高在上的嘴臉就惡心,風水輪流轉,沒想到她會落的這個下場,真是活該.";

";不明白,她怎麽還有臉呆在這裏,換了我早就找個沒人認識的地方藏起來,這輩子都不出來見人了.";

";哈哈,有些人就是不要臉……";

……

柳菲菲麵色鐵青,她記得那邪笑她的人中,有幾個是她曾經真心當做朋友看待的,卻沒想到她們也不過是對她逢場作戲,嗬,這大概就是牆倒眾人推吧.

怎樣的事對一個女才是最大的打擊?

一夜之間,醜聞滿天飛,名利盡失?還是一無所有,受人白眼?

不,都不是,當眼含輕視不屑的紀雨沐出現在她麵前的時候,柳菲菲才知道,她真的既將一無所有,這最後一擊會將她徹底打垮.

";雨沐……";難堪的望著他,柳菲菲不知該說些什麽.

";以前你經常欺負品甜,我還隻是不喜歡你,真是沒想到你為了出名可以做出這樣的事,我輕視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人,而你,讓我看不起!";紀雨沐漠然的說.

柳菲菲往後跌了兩步,此時可真的是麵無血色了.

";你太過份了!";

本是靜默的空間突然響起一道帶著氣憤的女聲.

眾人望去,竟是林品甜,紀雨沐也揚眉看她走近.

";紀雨沐,這種時候你怎麽可以說這樣的話?";難道他看不出來柳菲菲已經崩潰了嗎?他的話無疑是火上澆油,萬一柳菲菲想不開,他後悔都來不及.

";我說的話是事實,做錯了事應該承擔後果.";他冷冷的說.

";誰沒有做錯事的時候?你敢發誓你長這麽大就一點錯都沒犯過?";林品甜言辭犀利的瞪著他.

紀雨沐皺眉不語.

林品甜視線又轉向其他眾人,嚴厲的說,";你們呢?你們就沒犯過錯嗎?有或沒有隻有你們自己心裏清楚,隻不過柳菲菲比較倒黴,她的錯被攤在了眾人麵前,你們用不著幸災樂禍,你們也有被人揪住錯處的時候,到那時我看你們還笑的出來?";

";用不著你多嘴!";看著眾人竊竊私語,柳菲菲終於受不了的跑了出去.

林品甜剛要追,被紀雨沐給拽住.

";你為什麽要幫她?";

";你不會明白的,因為你自私.如果她發生什麽意外,也是你造成的.";甩開他的手,她匆匆跑了出去.

直到出了公司大門也沒見到柳菲菲的蹤影,林品甜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就在這時,漸漸聚在一起的路人紛紛抬頭指著上麵,她也往上一瞧,心頓時一沉,以最快的速度掉頭衝入公司大樓.

希望一切都來得及!

衝到頂樓後,就見柳菲菲靜靜的坐在一個很危險的邊緣.

她盡量小心翼翼的往前走,慢慢靠近她,甚至能清晰的聽到撲通撲通的心跳聲,可見她有多麽緊張.

";你為什麽這麽關心我?落到這個下場最不應該關心我的人不應該是你嗎?";柳菲菲抬頭看了她一眼說.

";有句古話說,人非草木,誰能無過?你欺負過我,我就一定要在這種時候冷眼旁觀看你的笑話嗎?我沒這麽無聊,我忙著還債,真的沒時間.";林品甜淡笑.

";我一直不明白,你究竟哪裏好,可以同時讓兩個那麽優秀的男人為你神魂顛倒?我又輸在哪裏,費盡心機,他也不願意多看我一眼?";

鬆了口氣,她還願意講話就還有機會,不過她的話讓林品甜想翻白眼,";我也沒那麽差好嗎?";

";你為什麽有那麽好的運氣?";

";這跟運氣無關,不論是為人處事,還是交朋友談戀愛,都要用心.我認為你說的運氣是一種緣分,一種遇見的緣分,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你沒有輸給我,你隻是輸給了你自己,你沒有用真心,也許起初你的投入隻是因為是我的關係,後來你想用真心了,卻又用錯了方法.愛情,可以極力爭取,卻是不能不折手段的,所以你隻是輸給了你的不用心,你不用覺得不平,因為我也沒有贏.對於雨沐,我現在也不知道該怎麽辦,無形之中我們之間距離好像越來越遠,我越是想觸碰他,結果隻是將他推的更遠,到最後兩人都受傷.";不知為何,在柳菲菲的麵前,此時此刻她毫無保留.

";是我做的

的,你們之間的矛盾都是我挑起的,我不服,你在兩個男人之間徘徊不定,憑什麽可以讓他這麽死心踏地?";

";你現在說這些沒什麽用,結果已經是這樣了,時間畢竟無法倒流.";林品甜苦笑.

";那陸亞尊呢?我看的出來你對他是有感情的,隻是你願意承認罷了.";

";我跟他隻是債主關係,從未開始,更沒有結束.";

";嗬,就是有一群愛情的傻子,越是得不到的就越癡心妄想,我突然想起書上的一句話,人真的都是犯賤的,輕易的放棄了不該放棄的,固執的堅持了不該堅持的,這場隻有我一個人的戲,我輸了,我算盡一切,也該醒了.";慘然一笑,柳菲菲慢慢站起身.

";你幹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