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陸亞尊英雄救美

";還會開自己的玩笑,看來一時半會兒你是死不了了.";

";林品甜,我還是那句話,我不會感激你的,相反,我還是會繼續找你麻煩,畢竟目前為止這是我唯一的樂趣,嗬嗬!";柳菲菲不懷好意的瞅著她.

";誒?……";

這女人真是……欠揍!

";後悔了吧?";

";你敢不敢高抬貴腳走過來幾步,你玩的是你自己的命,害的我心跳都快被你嚇停了.";看著她悠哉遊哉的走來走去,林品甜頓時一陣火大.

";淑女一點,你抓狂的樣子很難看.";帶著惡意的笑,柳菲菲走到了她的麵前.

";你就笑吧,笑你死算了.";徹底放下心來的林品甜二話不說抓起她的手就要帶她離開頂樓.

柳菲菲正要跳腳的反駁,表情卻僵在了那裏.

";你……你什麽時候出現在這裏的?";林品甜訝異看著不知何時出現的紀雨沐.

";不久,剛好聽到你們所有的對話.";他淡聲說著,視線轉向一旁蒼白的柳菲菲,";不是每個人都有勇氣重新開始的,如果你可以,也許我們還能成為朋友.";

";你……謝謝.";柳菲菲有些怯然的說.

";下去吧.";說著他就要轉身.

";慢……等一下……";長吐一口氣,柳菲菲看向身邊的林品甜,";給我一點時間,我想跟他說幾句話.";

林品甜點了點頭離開.

";謝謝你願意留下聽我說.";看著紀雨沐高大的背影,她雙眼含淚.

";說吧.";

";還有可能嗎?請你直接的告訴我.";

紀雨沐默默轉身,望著她,";紀雨沐這一生會愛的人,隻有林品甜.";

";謝謝你,我懂了.";忍了又忍,淚還是流了下來.

輕輕上前一步,她走進他的懷抱,緊緊抱住這個曾經深愛著的男人.

紀雨沐有些不悅的皺眉.

";你就縱容一下我這個剛剛失戀的女人吧,我隻是想跟過去告個別.";有些貪心的吸取著他懷裏的溫暖.

好想好想讓這個男人屬於自己,這一秒她依然在妄想著,因為她知道這一秒過去後,一切都隻是過去.

聽了她的話,他任她抱著,繼續沉默無語.

娛樂圈真是個熱鬧的地方,永遠都有著讓人意料之中的意外.

星輝公司金老板因對某些女星潛規則而被革去職務,又因涉嫌非法侵害他人人身安全被拘留查辦.

";我說,你下手可真狠呢?";

在某知名西餐廳的一個隱蔽的桌位,一個女人一邊驚歎一邊搖頭說著.

而另一個戴著墨鏡,脂粉未施,散著長發的女人冷笑著,";這叫禮尚往來,他把我整那麽慘,我不回敬他就太說不過去了.";

";拌倒了他你是痛快了,你的名聲也更臭了,你真的不在乎了?";林品甜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個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的女人.

沒錯,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近日來負麵新聞滿天飛的女主角柳菲菲.

知道當初是金老板爆的料後,林品甜並沒有太大的意外,畢竟結合一下情形,很容易就猜出來了.

";我跟你說過的,累了,本來這條路就不好走,既然要重新開始,我幹嘛非在一棵樹上吊死.";柳菲菲滿不在乎的喝著咖啡.

";真的打算退出了?";

";微博消息都發出去了,有個微博真方便,連記者招待會都用不著開了,免得到時候萬一有人情緒失控朝我扔磚頭,那我不是慘了.";

";你想的還真是周到.";林品甜無奈的笑.

";那是,我又不是你,榆木腦袋.";逮著機會柳菲菲就要損她,誰讓她有恩於自己,偏偏這種欠人人情的感覺讓她不爽極了.

";喂,這是你對救命恩人該有的態度嗎?";林品甜馬上不滿的瞪她.

柳菲菲也跳腳了,";切,我要你救?我求你救了?自作多情!";

";你個沒良心的女人,ok,我不救了,我現在就掐死你!";

";我就知道你嫉妒我,見不得我好,想掐死我,我先把你弄死,免得你禍害人!";

……

於是乎,某餐廳某個角落,兩個陷入顛狂狀態的女人,你掐我我掐你的練摔跤,如果不是偶爾崩出來兩句損人的話,大概眾人會以為這倆女人在搞玻璃.

最近這段時間因為星輝公司發生了不少的變故,先是被爆當紅女星柳菲菲遭遇潛規則的不雅照,後緊跟著星輝公司金老板對女星潛規則被撤職又因侵害他人人身權而被捕入獄,而柳菲菲又在擱天於微博公開發布正式退出影壇,這一係列的事故,星輝公司可謂是元氣大傷,很多劇本合約以及投資合同相繼取消,一時間公司旗下藝人一下子閑了下來,隻能偶爾接拍一兩個廣告,劇本也很少.不過對紀雨沐似乎沒多大影響,人氣依舊很旺,而林品甜就沒那麽幸運了,一切莫須有的傳聞炒的熱火朝天.

對於那些八卦新聞林品甜不是很在意,反正之前一直沒怎麽休息好,正好趁這段時間空閑好好休息一下.

最近都忙著趕通告的紀雨沐,終於在劇組提前完工的情況下爭取到了半天的休息時間,讓他可以找林品甜好好聊聊.

經過幾天的深思熟慮,他終於承認是自己的信任不夠,所以一直想找機會跟品甜道歉,可卻發現在她的手機一直都打不通.

";喂,雨沐嗎?";手機另一端傳來有諧疑的語氣.

";是我.";紀雨沐輕應.

";你居然會主動打電話給我,我不會是還沒睡醒吧?";另一端的柳菲菲開著自己的玩笑.

";品甜在你那嗎?我打她手機一直沒人接.";

緣份真的是妙不可言,先前水火不容的兩個女人卻莫名的成了手帕交,雖然是一見麵就要唇槍舌劍的那種.

";這兩天沒怎麽見她,我這麽忙哪有時間寵幸她.";

出於禮貌他多嘴關心了一句,";忙什麽呢?";柳菲菲的退出娛樂圈至今仍讓他感覺詫異,他以為她會想在這個圈子裏繼續闖下去的.

";嗬嗬,也沒什麽,最近在寫一個情感專欄,以前都沒發現,原來我還挺適合宅在家裏.";

果然是關係變了,距離反而近了麽?他何時這麽主動的跟她交談過?

";聽起來你似乎很樂在其中,恭喜你了,我還有事,如果品甜聯係你了,麻煩你通知我一聲.";

";嗯,我會的.";雖然是因為林品甜才讓兩人又有了交集,但她還是很開心.

怎麽辦呢?她好像因為他的一個電話就雀躍起來了,還真不是個好現象啊!

一身休閑裝外加遮陽眼鏡遮陽帽,林品甜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走了多久,終於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了下來.

揉著些微發酸的小腿,她慢慢垂下頭繼續沉思.

陸亞尊的一個電話讓她變成了這樣,不隻包包連手機什麽的都沒帶就這麽走了出來.自從回國後一連串的變故讓她暫時沒功夫想起他,可是今天,卻意外的接到了他的電話.

正收拾房間的時候,桌上的手機嗡嗡的響了起來.

";喂!";

沒來得及細細考慮,在看到來電顯示著陸亞尊時,她已經下意識的接通了.

";我想你了,品甜.";

";呃……你找我有事嗎?";聽到他那一貫低沉悅耳的聲音,緊張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還真是冷淡呢,我可是百忙之中硬擠出來的時間想要跟你講講話,你還真是會打擊我啊.";輕拉了拉胸口的領帶,陸亞尊微微苦笑.

眼前堆成山的工作等著他去處理,這段時間他真是忙的焦頭爛額,雖然並不是很久,可對他來說,真正是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呢.

";真是勞煩總裁記掛了,既然你這麽忙還是掛了吧,我也……";

她的話未講完就被打斷,";你總是想躲?對你來說我是毒蛇猛獸嗎?";他的聲音中輕易能聽出一絲黯然.

";不,不是,你不是很忙嗎,我怎麽好意思打擾你工作,再說,我正好有事也要出門,所以……";她強迫自己盡量講的委婉.

";你該知道,對我,你永遠都不會是打擾.這些天你很累吧,關於星輝公司裏的事我已經知道了,聽說,你跟柳菲菲成了密友,還真是出人意料啊!";對柳菲菲,陸亞尊沒什麽好感,不過如果她是真心改過和林品甜做朋友,他倒也不反對.

";你怎麽知道的?";林品甜微愣.

媒體的力量還真是恐怖啊,遠在法國的他都知道了.

";因為是關於你的事,所以我都會在第一時間知道.";他低低的笑讓她有些頭腦發暈.

";你……你不是公務繁忙嗎,怎麽還有心情看八卦?";

";說了,因為你.";

";別這樣,好嗎?";他話裏深沉的情意讓林品甜忍不住想躲開.

";唉,品甜,你還是沒覺悟麽?那麽我不介意再重複一遍,對你,我勢在必得.";他強勢的宣言帶著醉人的寵溺.

";我……";滿臉通紅的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麽接他的話.

";你和紀雨沐和好了嗎?";就在她糾結的不知如何應對時,他卻提起了另一個她暫時無法麵對的人.

";既然對我的事情這麽清楚,還用問麽?";他什麽都知道幹嘛還要故意再問她.

";自然是因為你在意他,你以為我想提起他嗎?因為不想讓你這麽快掛電話,所以即使是用自己的情敵當話題我也願意,品甜,像我這樣好男人,估計快在世界上滅絕了,你可要好好把握住.";陸亞尊似笑非笑.

林品甜忍不住滿頭黑線,沒好氣的回他,";我說,你的臉皮真是越修越厚了,你就不能稍稍謙虛一點麽?";

他的的話讓她心裏泛裏一種名為感動的泡泡,卻也讓她更加無措.

";你是我的.";他答非所問的來了一句.

";你……";

";品甜,我愛你!!!";

……

再往後林品甜整個思緒混亂,被他的話弄的無法思考,扔下手機就從住處跑了出來.幸好她口袋裏正好裝了些散錢買了墨鏡和帽子,否則肯定要被人圍觀了,因為星輝公司的事,她

也被不好的緋聞纏身.

";愛……他說……愛我……";

林品甜無措極了,雙手緊緊交握著.

陸亞尊人雖然不在國內,可他的一句話就牽動著她的情緒,如果讓他看到自己現在這個樣子,肯定要得意了.

忽然她揚手狠狠的拍了自己兩巴掌,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搖頭晃腦,幸好這會兒沒什麽人經過,否則還不把她當神經病了.

";醒醒吧,林品甜,別做夢了,趕緊回到現實中來吧,你哪有時間在這裏胡思亂想,別忘了你還有一堆債要還,那個人隻是你的債主,記住了!";

好不容易等頭腦清楚了些,她下意識裏摸向口袋,才突然想起手機忘了帶,本來想打電話給楊麗的,看來她還是先去公司看看好了.

半個小時後,她走進星輝光公司大門.

";我的小姐喲,可算等著你了,你跑哪去了,電話也不接,我急的快要報警了.";正急的團團轉的楊麗看見她的身影飛快的撲了上來.

";喔,今天出門走的有點急,手機忘了帶,讓你擔心了.";林品甜抱歉的看著她.

";喔,我沒關係啦,不過可急壞了某人呐,你是不知道,我手機滿格的電都被他給打爆了.";放下心來的楊麗若有所指的笑言.

";呃,有人找我嗎?工作方麵的還是……";

";是紀雨沐,他好像找你找的挺急的,一直跟我打電話,我本來在家的,聽他好像很急著找你,又擔心你出事,這不,就跑來公司看看你在不在.";

";他有說什麽事嗎?";紀雨沐找自己想要說什麽呢?自從那次談話之後,兩人幾乎都未再碰過麵,她想她是在躲著他的吧,因為不知道該怎麽麵對.

";這種私事他怎麽可能會跟我講,當然是要當麵跟你說比較好嘍,你還是快點回個電話給人家吧,別讓他擔心了.";

";嗯,回去我打給他.";

";那你現在要回去嗎?";楊麗又問.

";怎麽?公司新的負責人還沒到嗎?";好歹也是有名的公司,上麵總不會就這麽繼續群龍無首下去吧.

";嗯,好像沒有,不過聽說就快到任了吧.";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先走吧,";轉過身走了幾步後,她又問:";我這兩天的通告都有什麽?";

楊麗利落的說,";嗯,隻是一些洗發水的廣告,還有就是衣服的,其他的暫時沒有,這還是之前行程表上的,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感覺怪怪的.";

";怎麽說?";

";雖然公司的名聲有損,一些娛論又牽扯上你,就算對你有些不小的影響,但也不應該是這樣,就好像有人故意讓你什麽工作都接不到.";楊麗越想越覺得不對勁.

";你呀,別亂想了,難得輕閑就當放假了.";

";好吧,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先走吧,我想一個人走走.";

揮別了無奈一人離開的楊麗,林品甜慢慢的往自己住處走去.

想起還要回紀雨沐的電話,她忍不住暗忖,躲終究不是解決的辦法,畢竟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輩子.

沒有了工作的忙碌,林品甜發現自己走神的頻率直線上升,以至於連身邊的危險都沒察覺.

‘呯!’

實物落地的聲音,接著是屬於女性柔軟的身子緩緩倒地.

林品甜隻覺得後腦勺一陣劇痛,視線變的有些迷離,思緒不受控製的抽離,眼前一麵黑暗,隻有耳邊似近似遠的響著一些對話.

";流了好多血,不會一棍子打死了吧?";一個男子的聲音,詢問的口氣中帶著淡淡的膽小.

";你給我像個男人一點";,又響起的一道冷聲,接著林品甜感覺有鼻間有冰冷的觸感,接著就聽,";還有氣,趕緊裝麻袋裏帶走.";

聽腳步應該有好幾個人,而聽這人的口氣儼然是這幾人中的老大.

接著腳步聲變的雜亂,林品甜隻是隱約知道自己被人抬起然後又被粗魯的丟下,那重重的一摔徹底讓她失去了意識.

他們是什麽人?為什麽要抓她?

再次打通楊麗的電話,紀雨沐才知道她已經找到了林品甜,也知道了她沒帶手機,等了好久都不見她的電話打來,他的忍耐力終於到達極限,匆匆丟下劇組就跑來了她的住處.

敲了幾下門沒人應,他又撥了電話,聽到房內傳出淡淡的手機鈴聲,卻無人接聽.

";品甜,我知道你在家,開下門,我們談談.";他忍不住敲著門說.

可還是無人答應.

";品甜……";

麵帶挫敗的敲了好久,他終於發覺不對,";品甜,你再不開門我踹門了?";

還是無人應,而他也不再猶豫,退了兩步,然後抬腳狠狠的朝門上踹了過去.

進入之後,找了一遍沒見人,他拿起了她的手機,成堆的未接來電,這表示,她根本就沒回來過.

濃濃的不安一下子籠罩著他整個人,慌忙又打給楊麗.

";你什麽時候跟品甜分手的

?";他張口就問.

";呃,兩個多小時之前吧,我本來想送她一趟的,她說想要自己走走,我也就隨她了,怎麽?她還沒回去嗎?";楊麗疑惑的問.

";沒有,我擔心她會出事,先按原路去找找,也麻煩你想想有沒有她可能會去的地方.";紀雨沐死皺著眉,墨眸裏濃濃的擔憂.

";嗯,我知道了,對了,你問下柳菲菲,說不定去找她了.";楊麗一下子就想到了突然跟林品甜關係變好的柳菲菲.

";嗯,我先掛了.";

一邊往外走,他一邊撥通柳菲菲的號碼,聽到她的否認後徹底失望.

從公司到林品甜的住處,紀雨沐前前後後找了無數,都沒看到她的影子,心裏的不安飆升,他幾乎可以肯定,她一定出事了.

他這一找驚動了不少,平日裏與林品甜關係還不錯的幾個人紛紛幫忙,但卻還是一無所獲,就在快要急瘋了的情況下,他想到了一個人.

陸亞尊,雖然他很不想找他,可他知道,目前為止也隻有找他了.

接到他的電話陸亞尊極為冷淡,可聽了他說的話後,卻不能再淡定了.

";該死,你為什麽沒有照顧好她?我現在馬上回去,如果她有事的話,我一定要你好看!";惡狠狠的掛掉電話後,他忙撥通另一組號碼,";給我找到林品甜,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毫發無傷的給我找出來.";

這邊掛斷通話後,又按了辦公室上的座機,";給我訂一張回國的機票,現在,立刻,馬上.";

陸亞尊要回國的消息很快便傳到了安若琳的耳朵裏,忙帶著謝藝冰先來堵他.

";聽說你放著工作不處理要回國?";

機場的一角,安若琳質問的看著陸亞尊.

";我有重要的事必須回去!";他淡漠的說.

";什麽重要的事比公司的利益還重要?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這是我的私事,用不著你操心.";

";亞尊哥,你要回國也等處理完公司的事啊,到時侯我陪你一起回國好不好?";謝藝冰語帶撒嬌的挽住他的胳膊.

目光一冷,他不悅的看向她,";放手.";

";亞尊哥!我是你的女朋友也是你的未婚妻,碰都不能碰你一下嗎?";她的口氣委屈極了.

";別裝模作樣,你是什麽樣的人,你我的心裏都很清楚.大庭廣眾之下,如果不想我讓你難堪,就放開我.";他眼含警告的說.

";亞尊哥……";

看謝藝冰被他吼成這樣,安若琳也冷下了臉,";亞尊,你也知道大庭廣眾,你就這麽跟你的未婚妻講話的嗎?她這麽喜歡你,你就不能對她好點,溫柔點嗎?怎麽說她也是個柔弱的女孩子,你的紳士風度呢?";

";抱歉的很,我的溫柔隻給一個人,可惜那個人不是她.";想到此時不知所蹤的林品甜,他整個心都糾在一起了.

他真恨自己當初沒能跟她一起走,有自己在她身邊,今天的事就絕對不會發生,如果她有個萬一……他真的不敢往下想,如果她出事,他該怎麽辦?!

看他那一臉恨不得長對翅膀飛回國內的樣子,安若琳臉色不是一般的難看,";別告訴我,那個人是林品甜?";

";就是她.";他毫不猶豫的承認.

";亞尊哥,你太過份了!";他總想著那個林品甜,那她謝藝冰算什麽?一個笑話嗎?

";所以,回去也是為了她了?";

";我說了,與你們無關.";無視麵色鐵青的兩人,他望了眼時間,";抱歉,我趕時間,不奉陪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又是林品甜,為了她,他從不把我放在眼裏,我就這麽差嗎?";謝藝冰控製不住的淚一串串流了下來.

安若琳沒有強行攔住離開的陸亞尊,看著身邊一臉受傷的小女人,不免有些心疼,";好了,看看最近國內的新聞,林品甜的名氣臭到不行,你放心吧,不論他再怎麽拒絕,我都不會讓他跟林品甜走到一起的,隻有你才是最適合他的女人!";

聽到她這麽說,謝藝冰這才破涕為笑,";我是真的喜歡他,真的想要嫁給他,當他一輩子的妻子,我是真心的!";

";伯母知道,好了,先回去,等我把亞尊留下的工作解決,我帶你回去找他.";揉了揉她的發絲,安若琳安慰道.

";真的嗎?";謝藝冰一臉驚喜.

";假的?嗬,我有必要跟你開玩笑嗎?走吧!";一邊笑哄著她,安若琳的心思卻飄到別處.

品甜,原諒我不能認你,更不能讓你跟陸亞尊在一起,我好不容易有了今天,不容許任何人破壞,你就當從來沒有我這個母親,就恨我吧.

";還沒消息嗎?";坐在林品甜的床上,陸亞尊抓緊手機焦急的說著.

";嗯,還需要點時間.";手機另一端響起.

";時間時間,她現在最不能拖的就是時間,你給我動作快點.";

相對於他的著急手機對麵的人卻相當淡定的回了一句,";知道了.";然後就掛了電話.

倒在身後柔軟的床上,陸亞尊蹩緊了眉,被子上麵帶著獨屬於林品甜的淡淡香氣,他貪婪的吸取著.

r/>";品甜,你現在究竟在哪裏?千萬不要有事,等我!";

帶著隱忍的低喃,他緊緊的抓著手中的被子.

原本英俊的臉上有一片很明顯的淤青,一貫冷硬的薄唇,唇角有些紅腫帶著血絲,那是被紀雨沐反擊時打到的.

沒辦法,他實是太生氣了,所以一下飛機看到紀雨沐二話不說就動手揍了他一頓,自己隻是臉上受了些傷,而他當然比自己要慘的多.

哼,誰讓他沒保護好林品甜,他揍的絕對是臉不紅氣不喘.

已經回來了兩天了,幾乎翻遍了所有林品甜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沒什麽收獲,他有想過會不會被綁架了,但是也沒接到綁匪的電話,真是把他快急死了.

一陣短暫的鈴聲響起,陸亞尊慌忙按了接聽鍵,";品甜!";

這是第n次,他滿懷希望的接起電話,可卻一如往次般失望.

因為不是她!

";查到了!";

簡單的三個字,讓他精神一震忙坐了起來,";她在哪?";

";因為是白天的關係,所以找到了一些目擊者,據他們的描述,在林小姐回家的途中,被幾個不名男子打昏帶上了一輛車,我通過關係讓人查了一下那輛車最終去的地方,等下我把地址用短信發給你,那是一處廢舊工廠,附近沒什麽人煙,林小姐應該就在那個工廠裏的某個地方.";

聽到林品甜的確被綁架,陸亞尊心急如焚,恨不得馬上去解救她,";快發過來.";

無視他的焦急,對麵淡淡的說,";先別急,還有一件事,關於那些綁走林小姐的人的來曆也查了個大概,跟林小姐的養父夏長風有關係,估計是跟他有過結,或是別的原因,總之因為找不長夏長風的人,於是他們便把腦筋動到了林品甜的身上.應該是最近關於林小姐的新聞讓他們發現了她,否則的話早應該找她麻煩了,可能是想借她逼出夏長風,如果夏長風不出來,可能林小姐就真的危險了.";

聽完長長的一段話後,陸亞尊已經完全清楚了,果斷地掛了電話.

先不管別的,把林品甜救回來再說.

看著短信上麵顯示的地址,是出了市區的郊外的一處倒閉了很久的廢廠,因為地處偏僻,所以附近沒住什麽人.

";這幫混蛋!";一想到那些人很可能拿林品甜撒氣,他忍不住咒罵.

開著車行駛到半路上的時候,他才找回一絲理智給紀雨沐打了個電話.

";你是笨蛋嗎?怎麽可能單槍匹馬就先闖了過去,萬一驚動了他們,沒救出品甜再把你自己搭進去,你腦子發燒了嗎?如果品甜有什麽意外,我殺了你!";手機的另一端傳來紀雨沐氣急敗壞的大吼.

";少廢話,這句話應該是我對你說才對.";說完狠狠掛了電話,然後把那條寫了地址的信息轉發給他.

因為那處舊廠附近人煙少,為了不打草驚蛇,陸亞尊把車停在了距離很遠樹林裏,然後下車徒步往工廠靠近.

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陸亞尊反而有些慶興,這對他來說是件好事,黑暗可以隱藏他的身影,讓他更好把握機會找到林品甜.

";!鬼地方!";

看著廢廠裏讓他皺眉的環境,他忍不住咒罵,這幫該死的混蛋!

天色越來越暗,漸漸看不清東西,陸亞尊被碰了好幾下,空氣中偶爾響起他極小的抽氣聲以及咒罵.

越往廢廠深處走,他就越小心,盡量放輕腳步不敢發出太大的動靜,終於,就在他像無頭蒼蠅一樣找了一個多小時後,不遠處些微黯淡的光茫引起了他的注意.

走到跟前他才知道,那光之所以微弱,是因為它是自地上透上來的,原來這裏有個地下室,木板製的蓋子,光是由縫隙中散發出來的.

觀察了一會兒,沒聽到動靜,他才慢慢掀起木板,順著木梯走了下去.

踩到地麵時,一股很重的黴味飄散在鼻間,麵前是個麵積很大的倉庫,堆了好多東西,在最前麵有幾間挨著的小房間,他小心翼翼的接近過去.

一走近就聽到有人聲交談,當聽清楚內容後,陸亞尊差點控製不住衝進去.

";唔!";

伴著男人無情的猛踹,幾乎失去意識的人溢出痛吟.

";賤人,敢給老子裝死,我踢死你!";一臉橫肉的男人一邊罵一邊踹著躲在地上的女人.

";喂,你悠著點,別把她玩死了,我還沒動手呢.";另一個帶著惡意笑聲的男人不懷好意的說.

";ok,反正老子累了,先歇會,你慢慢玩.";先前惡聲惡氣的男人叼著一隻煙走到一旁幾個男人之中說起話來.

而另一個男人則走了出來,看著地上陷入昏迷的女人,笑得邪惡,";我說,這娘們兒長的挺正的,弄死了多可惜,哥幾個先玩一把爽爽好了!";

他的話音一落,好幾個人興奮的附議.

";說的也是,看情形,夏長風那個混蛋是打死也不肯露麵了,既然如此,那就父債女還,先上了他女兒,然後再把她賣到夜總會去!";

男人們那越來越的議論差點沒逼瘋陸亞尊,他雙拳緊攥,就怕自己衝動驚動這幫人讓林品甜陷入更深的危機.

先前提議的男人,摩拳擦掌一臉淫笑的蹲下身子,對著林品

品甜的臉甩了一巴掌.

陸亞尊眼色一黯,一臉要吃人的樣子,而昏迷過去的林品甜則因痛意漸漸恢複神智,望著眼前男人讓人作嘔的嘴臉,她雖然害怕卻不願示弱於這幫人,";有本事就殺了我,一群窩囊廢,沒本事找夏長風,隻能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

‘啪!’

被惹怒的男人火大的又甩了她一巴掌.

嬌顏被打的紅腫,嘴角帶著血漬,但仍不馴的瞪著眼前的人,下一刻男人掐住她的下巴,惡意的笑著,";這些嘴還真是利害,骨頭也夠硬,不過,等我們上了你之後,我看你還硬不硬!";

看著他不懷好意的眼神和話語,林品甜瞬間明白了他的意圖,原本鎮定的臉一刹那變得絕望,";無恥!";

男人皮笑肉不笑的去扯她的衣服,其他男人也壓不住色心,紛紛靠近她.

";滾開,別碰我!滾開……";

";臭婊子,不知道跟多少男人睡過了,裝什麽清純,賤貨!";

絕望的嘶喊,陸亞尊終於不再忍耐,房間裏大概聚著十幾個男人,如果他再不出手,他的品甜就要被傷害了.

‘呯!’

一陣聲響引起了男人們的注意,隻見那個似乎是帶頭的人大吼一聲.

";什麽聲音?";

其他人也停住了手,麵帶警覺的視線紛紛投向門外.

";留兩個人看著她,其他的跟我出去看看.";留下兩個人後,其他幾個人拿著手電走了出去.

躺在地上的林品甜微微鬆了口氣,驚懼的神情仍未退去,因為她知道,等那群人再回來,她就再也躲不過了.

一旁站著的兩個男人死死的盯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