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陸亞尊,我愛上你了

那些警察們問清楚情況之後,兩個擅長潛水的便衣立刻“撲通”地跳進了水裏去,還有一個便衣在詢問林品甜做筆錄。

“他在水裏呆了多長時間了?”

“半個小時。”林品甜的心情依舊像是懸在了半空,一麵焦急地回答著,一麵不停地看著湖裏的情況。

“半個小時的話,按照正常情況,一般已經情形不妙了。”便衣一麵咬著手電筒照著一個小本子,在上麵“刷刷”地寫著字,一麵不動聲色地從嘴巴的縫隙裏蹦出幾個字。

林品甜的心裏“咯噔”一聲:“你把話說清楚,什麽是情況不妙?你到底是什麽意思?”

便衣吐掉嘴巴裏的手電筒,一臉鄭重地看著林品甜道:“一般而言,溺水者在水裏呆的時間太長,長時間缺氧,就算是被打撈出來了,也基本上沒有生存的可能了……對了,我忘了問你一個問題,落水的人是誰?外貌特征是什麽?”

林品甜拚命地搖著頭反駁道:“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有事的。他擅長潛水,他告訴過我的。不過才是三十分鍾他,他不可能有事的……”

便衣歎了口氣,繼續重複自己的問題:“他叫什麽名字?有什麽外貌特征?比如說,禿頂,或者臉上有麻坑?”

“他叫陸亞尊,長得……”林品甜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衣手中的紙筆和手電筒“啪”地一起摔倒了地上,嘴巴和眼睛都張成了“o”形。

“陸亞尊?是陸氏集團的年輕總裁,陸亞尊?”便衣好久才反應過來,對“陸亞尊”這三個字做了更加詳細的解說。

林品甜點了點頭。

便衣頓時大吃已經:“你為什麽不早說?!”陸氏集團的少爺陸亞尊,響當當的大名在這個城市裏,又有哪個人不知道?不要說陸氏集團一跺腳,整個城市都得地震三天的威力;單是說說他們這個警察局,如果不是上頭有陸亞尊的手下罩著,也不是到了哪裏都能吃得開。陸亞尊要是有了三長兩短,局長削了他的職位不說,仗著陸氏集團的勢力,整個警察局恐怕都會被掀個底朝天。

說完,便焦急地揮手對那些正在忙著捆綁地痞的其他便衣們吼道:“你們還在那裏墨跡什麽?統統給我下水去找人去!陸少爺落了水,你們每個人都必須給我承擔責任!要是陸少爺有了什麽三長兩短,在我被開除之前,我一定會把你們先剝三層皮!”

“陸少爺?!”

那些便衣們一聽,頓時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立刻毫不猶豫地“撲通”“撲通”跳入水中,原本平靜的湖麵上頓時泛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水花。林品甜烏黑的眸子中滿是焦慮,不停地盯著湖麵看,心裏暗暗地為陸亞尊祈禱。

帶頭的便衣又立刻撥通了搶救電話,正在所有人都擔心不已的時候,終於有兩個人抬著一個男人的身體興奮地從湖麵下浮了出來:“找到了!我們找到陸少爺了!”

“快,趕緊送去醫院搶救!”便衣立刻一揮手,和幾個人一起把陸亞尊抬進了剛剛到來的救護車。醫院聽說是陸少爺出事,幾乎是剛一接到電話,一分鍾也不敢耽擱地急忙趕了過來。

陸亞尊上身的白襯衫幾乎已經被完全染紅了,烏黑的短發濕漉漉地緊緊貼著高高的額頭,薄薄的最穿蒼白得嚇人。烏黑的眸子緊緊閉著,那張冷峻的臉上,依舊是沒有一絲表情。

林品甜一看到陸亞尊,頓時捂著嘴巴哭了起來,他腿上的傷口依舊清晰得嚇人,這個不久前還和她說笑的男人,如今就這樣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地躺在這裏了;想到便衣的話,林品甜的眼淚頓時湧了出來,撲倒救護車邊,拉住陸亞尊的手。

“陸亞尊,你給我醒醒!你不能有事知道麽!你要是敢嚇我,我就真的再也不理你了!”話還沒說完,卻已經嗚咽地開不了口了。

所有的一切都被紀雨沐毫無遺漏地捕捉在眼底,棕色的眸子中籠上了一層淡淡的憂傷,揮之不去的憂傷。他的心裏似乎感覺到,那個女人,距離他已經越來越遠了,或者說,她已經不再屬於他了,她的心裏有了另外一個人。

心裏的感覺頓時五味陳雜。不遠萬裏、費勁一切周折要從國外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林品甜;可是現在,他回來的結果,不過是徹底的了斷了這一段感情。

想起陸亞尊曾經高傲的話。沒錯,這一次,陸亞尊又贏了。在他和陸亞尊的競賽之中,陸亞尊似乎總是贏得那個人。

隻是在從前,他會痛恨陸亞尊,他不服輸;可是這一次,輸給陸亞尊,他心服口服。可以為了林品甜擋槍,為了林品甜而不顧自己生死的人,也許隻有他陸亞尊才能夠做到。他才是真正值得得到林品甜的人。

想到即將永遠的失去林品甜,紀雨沐心中再次狠狠一痛。沉默了許久,終於還是走到林品甜麵前,安慰她道:“放心吧,陸亞尊吉人自有天相,不會有事的。”

“我要跟著他一起去醫院,我要親眼看到他醒來我才放心。”林品甜哭著說道,幾乎全然不理會紀雨沐,執意地要上救護車。

一個護士毫不猶豫地攔住了林品甜:“對不起,林小姐,您不能跟著一起過去。”

林品甜抬起泛紅的雙眼,看著那個護士:“他是為我受了傷,我要親眼看著他醒來!”

“對不起,林小姐,您真得不能過去。安董事長已經吩咐了,不能讓您跟著一起來。”

紀雨沐皺了皺眉頭:“安董事長?”

那位護士把目光從林品甜轉移到紀雨沐身上:“沒錯。安董事長本來在法國,聽到少爺出事,就急忙訂了機票和謝藝冰小姐一起從國外趕來了,現在正在醫院裏。安董事長已經叮囑過,不許林小姐跟過來。”

護士的話說完,就麵無表情地關上了車門。

黑夜裏,林品甜怔怔地站著,看著那輛白色的救護車急匆匆地在夜色中消失,直到紀雨沐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收回自己呆呆的實現,轉過來去,發紅的雙眸看著紀雨沐。

“走吧,這樣一折騰,你也一定很累了,該回去休息了。”紀雨沐棕色的眸子溫柔地望著她,聲音一如既往地溫和。

林品甜卻沒有回答他的話,沉默了一會兒,喃喃地開口說道:“他不會有事的,一定不會有事的——你說,對麽?”

紀雨沐心裏一痛。他在關心她,可是她卻關心著另外一個他。

“放心吧,他不會有事的。”紀雨沐蒼白的臉上努力做出一個輕鬆的微笑,可是聲音中卻帶有一絲難以掩飾的疼痛。

醫院裏。

伴隨著急切的救護車的長鳴聲,陸亞尊剛從救護車上被退下來,立刻鼻子上插上了管子。所有的醫生和護士們早已經準備就緒,在醫院最大的搶救室外嚴陣以待。

安若琳和謝藝冰正焦慮不安地坐在醫院的大廳裏,看到陸亞尊被推進來,臉色頓時蒼白起來,謝藝冰也一臉的緊張。

“醫生,怎麽樣?亞尊他有事麽?”安若琳急忙抓住一個一聲的手,焦急地問道。

那醫生歎了口氣,說道:“安董事長,您先耐心地等一等。少爺在水裏呆的時間太長了,又加上腿上有傷口,失血過多,情況有點不利。能不能恢複,主要還是看少爺的個人體質,但是您請放心,我們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不惜一切代價讓少爺醒過來。”

安若琳望著被雙目緊閉、被送進搶救室的陸亞尊,聲音顫抖地說道:“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想辦法救救他。”

醫生恭敬地點了點頭,轉身急匆匆地走進了搶救室。

謝藝冰一臉的焦慮,扶著渾身顫抖的安若琳在旁邊的休息椅上坐了下來。

“伯母,您不要擔心了。亞尊哥吉人自有天相,一定會沒事的。”謝藝冰拍著安若琳的肩膀,柔聲安慰道。

“但願如此吧,”安若琳歎了口氣,有些擔憂地看了一眼已經關上門的搶救室,“這一次的情況有些嚴重,希望亞尊他能夠挺過來。”

安若琳的口氣雖然充滿了擔憂,可是反應卻也不像是一個母親應該有的反應。一般的女人,兒子出了事情,必定擔心哭得死去活來;可是安若琳卻的反應卻和謝藝冰沒有多大的差別。這讓謝藝冰的心裏不由得有些疑惑起來:難道有錢人家,母親和兒子之間的感情,向來都是這麽冷漠的麽?

陸亞尊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林品甜那個女人。如果不是因為她,陸亞尊絕對不會受傷。想到這裏,謝藝冰開口道:“伯母,你別讓林品甜那個女人繼續呆在亞尊哥的身邊了,太危險了。如果不是因為她,亞尊哥怎麽會變成現在這樣?她以前在星輝公司還算是一個小有名氣的藝人,從身份上來說,也還勉強能夠看得到亞尊哥的肩膀;可是現在呢?她什麽都不是了,無論從哪裏,她都比不上亞尊哥啊。”

謝藝冰的話字字有理,如果換做其他任何一個女人,她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不擇手段地讓那個女人離開陸亞尊。作為一個能夠登上陸氏集團董事長位置的女人,強硬的手段對於她而言不過是小菜一碟。

可是現在,事情的特殊之處就在於,她已經知道了林品甜的身份。生活就是這麽一個奇怪的圈子,世界很大,可是世界又很小。兜兜轉轉,本以為不會再見麵,沒想到,二十年後,她和自己的親生女兒,竟然用這樣一種方式再相見了。

思緒又飛回到了一個月前。就在一個月前,她在自己的心腹傑克的安排下,秘密見到了林長峰,那個欠了許多債務,一直在外逃亡的男人。

他的臉上有著和這個年齡不相符合的蒼老,看來不如意的生活真得能夠讓一個人迅速的老去。林長峰一見到她,就像是見到了尊貴的皇後一樣,唯唯諾諾。她開始慶幸起自己當初的抉擇來。如果以前,她沒有果斷地跟自己的愛人離婚,拋棄自己的女人,那麽現在,也許她的處境會和林長峰相似。那樣的生活,糟糕的簡直不敢想象。

她慶幸自己做到了。沒有絲毫的心慈手軟,拋棄那個不能養家的男人,丟掉累贅的女兒,毫不猶豫地選擇嫁給了陸亞尊的父親。這樣的犧牲是巨大的,可是這樣的犧牲是值得的,直到現在,她依然這麽覺得。

“我是在她七歲那年,才把她從孤兒院領養回來的。”應安若琳的要求,林長峰講起了林品甜童年的事情。

“據說,她的第一任養父母在一天早晨,打開門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啼哭的女嬰。他們覺得這個女嬰很可愛,就把她收養為自己的孩子。可是,品甜長到兩歲的時候,這對夫妻懷孕了,他們有了自己的孩子,對待品甜的態度,也從天堂落到了地獄。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她七歲的時候,他們失去了養育她的耐心,就把她丟到了孤兒院。然後,我就成了品甜的第二任養父。

“她很懂事,很聽話。在我麵前從來沒有提到過關於親生父母的任何訊息,但是我想,她內心也許是知道什麽的,隻是她從不說起。她沒有問過自己的父親是誰,自己的母親是誰,從我把她接過來的那天起,她就毫不遲疑地喊我爸爸,好像把我當做了她真正的父親。”

……

安若琳畫著濃妝的臉上漸漸地有掩飾不住地痛苦,雖然是一個可以算得上隻手遮天的女強人,可是當聽到林長峰那樣描述林品甜的童年,當她的眼前浮現出林品甜瘦弱的身影時,心裏還是忍不住地痛苦起來。

她是一個女強人,可是,她也是一個母親。天下所有的母親都是一樣的,隻是她失去了展示自己身為母親這個角色的機會。

“我欠下這麽多債,品甜一個人一定很辛苦。我不知道她是怎麽撐過來的,但是……”林長峰一想起自己唯一的女兒林品甜,便有無數的話要說,忍不住喋喋不休地說下去。

“夠了。”安若琳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努力平複了自己的表情,眼睛淡淡地看了林長峰一眼,聲音冰冷地打斷他的話。身為一個母親,她的心裏想要迫切地了解關於自己女兒的一切,想要知道她錯過的關於林品甜成長的每個瞬間;可是身為董事長的身份,她知道她不能動惻隱之心。

正是因為她當初的決絕,才換來了今天這樣的地位和身份,這樣萬人敬仰,前呼後擁的尊貴。這一切絕對不能夠因為自己一時起了憐憫而失去。

她當初嫁給陸亞尊的父親時,是已一個未婚女人的身份嫁過來的,她的身份是清白的。如果被人得知,陸氏集團的董事長在結婚之前竟然和一個男人有過一段同居的時間,並且還生下了一個私生女——如果這樣的消息傳出去,所有的人會怎麽議論她?這件事情不僅關係到她的身份、地位,還關係到陸氏集團的前程。

她所費勁心機得到的一切,絕不容許因為一個私生女就被斷送。林品甜是一個危險的信號,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隻要她繼續呆在陸亞尊的身邊,早晚有一天,真相會大白於天下。而她安若琳,是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的。

林品甜必須離開陸亞尊——確切地說,是離開她安若琳,越遠越好。

“安董事長,少爺他開口說話了!”安若琳的回憶被一個護士的歡呼聲打斷,聽到護士的聲音,她急忙起身,謝藝冰也急忙站起身來,貼心地扶住安若琳。

陸亞尊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從搶救室轉移到了高檔病房。安若琳在謝藝冰的攙扶下,跟著小護士一路來到了陸亞尊休息的病房。

一個穿著白色大褂的醫生剛給陸亞尊檢查完畢,看到安若琳和謝藝冰走進來,鬆了一口氣,取下口罩朝安若琳鞠了一躬:“安董事長,少爺已經脫離危險了。這樣的情況,換在一般人身上,一定早就撐不過去了;可是多虧了少爺身體強壯,經過我們的一番努力,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剛剛清醒過來,但是因為失血過多,現在又昏睡過去了。”

安若琳和謝藝冰聽到醫生的話,都長長地鬆了口氣。

“少爺現在身體虛弱,還需要一段時間靜養,所以,麻煩安董事長和謝小姐也去早點休息吧,不要打擾到陸少爺。”醫生說道。

安若琳點了點頭:“能夠脫離危險就好。”

醫生收拾完畢,像是想起了什麽似的問道:“不知道夫人人不是認識‘品甜’這個人?少爺在搶救室的時候,一直在喊著她的名字。”

安若琳的心裏微微顫動了一下,沒有說什麽,轉身走出了病房。

就連昏迷的時候也能喊出一個人的名字——隻有真正相愛的人才會如此吧。想起陸亞尊的父親,自從離開之後便再也沒有留下過任何消息,心裏不由得痛了起來。當初年輕的時候,為了金錢,為了名利,不顧一切地嫁給了當年身為陸氏集團董事長的男人,迫使他和自己的結發妻子離婚,可是婚後的生活,到底是幸福呢,還是不幸福呢?

豪宅、名車、華服……這些金錢可以買來的東西,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夫妻之間相敬如賓,卻沒有多少知心話可以說。即便是晚上睡夢中醒來,躺在自己身邊的那個男人,嘴裏喊出的,竟然是他前妻的名字。在把公司的一切交給陸亞尊打點之後,那個男人甚至隻是留下了一封簡短的信,然後就從她的視野中消失不見了。

她贏得了所有的身外之物,可是失去的,也隻有她自己心裏才能夠清楚。喊她母親的,是別人的兒子;叫她老婆的,夜裏呼喊的是前妻的名字。就在剛才不久前,她還以為自己狠心換來的生活是值得的,可是現在她又不這麽想了。

“伯母,您沒事吧?”謝藝冰扶著安若琳,安若琳踩著高跟鞋的腳步有些顫抖。聽到謝藝冰的話,她抬起頭對謝藝冰淡淡一笑。

“沒什麽,隻是想到一些以前的事情。”安若琳簡短地一筆帶過。

謝藝冰抓住機會在安若琳麵繼續指責林品甜:“伯母,這次的事情,一定讓您沒少擔心。這完全都是因為林品甜。如果不是那個女人,亞尊哥怎麽會出現這樣的意外?我看,趁著現在這個機會,就把話和林品甜說清楚,讓她和亞尊哥一刀兩斷,不然的話,不知道以後還會出現什麽樣的意外呢……”

安若琳打斷謝藝冰的話:“這件事情我已經知道了,你不用再多說了。”

謝藝冰急忙接到:“那伯母您看看,我要不要找個時間把林品甜約過來,您和她好好談一談?趁著找個機會,把話說清楚。”

安若琳看了謝藝冰一眼,有些不耐煩地說道:“她是什麽樣的人,我很清楚。亞尊出了這樣的事情,她的心裏一定比誰都緊張。不用你去約她,明天她一定會自己過來的。所以,你耐心地等著就好了。”

安若琳看著身邊的謝藝冰,忽然想到了當年年輕時候的自己。謝藝冰心裏想的什麽,安若琳可以清楚地從她的舉動、言行中看出去來,就像當初年輕的自己,要不惜一切手段地拆散一個幸福的家庭,那樣急不可耐。

身後,一個小護士的聲音再次急切地喊了起來:“安董事長!謝小姐!少爺又在昏迷中自言自語了!好像在喊一個女人的名字!”

安若琳皺了皺眉頭,打算轉身回去照看陸亞尊,卻被謝藝冰攔住。

“伯母,您累了,早點回去休息吧。亞尊哥那裏,交給我就好了。”說完,謝藝冰衝安若琳微微一笑,轉身跟著小護士向陸亞尊的病房走過去。

護士一路走一路說道:“謝小姐,您和夫人剛走不久,少爺就開始說話了,一直喊一個‘品甜’的名字,好像急著要見到她,您認識她麽?”

謝藝冰跟著護士走進病房,微微一笑道:“認識。”

“那她是誰?我想如果她能在陸少爺身邊的話,對少爺的恢複是非常有幫助的。”

護士的話讓謝藝冰的腳步猛然間頓住,在安若琳麵前勉強做出的微笑漸漸地消失了,換成了一副冰冷的表情。她轉過臉,一雙烏黑的眸子緊緊地盯住護士,而麵前這個一臉焦慮的護士顯然還沒有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

“我鄭重地警告你,從現在開始,不要在我麵前繼續提那個女人的名字,信不信,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從醫院裏永遠消失。”謝藝冰的口氣冰冷而犀利。

完全在狀況之外的護士被謝藝冰盛氣淩人的氣勢鎮住了,想到謝藝冰經常陪在安若琳的身邊,得罪了她必定也是沒有什麽好處的,便不由得連連點頭。

“好了,以後學聰明點。這裏沒有你的事了,出去吧。”謝藝冰烏黑的眼睛瞟了護士一眼,護士立刻聽話地點頭出去了。病房的門被關上,房間裏頓時安靜了下來。

臉上的淩厲消失了,一股淡淡的愁緒籠上了謝藝冰畫著精致妝容的臉,她歎了口氣,在陸亞尊的床邊坐下。

這個男人,即使睡著了都那麽好看。刀刻一般都的側臉完美得無可挑剔,薄薄的唇角帶著堅毅和冰冷,烏黑的眸子雖然緊閉著,卻可以想象那雙眼神的堅定和深不可測。

不僅有著貴族般高傲的氣質,還是身價不可估價的陸氏集團的總裁。這樣的男人,和她謝藝冰才是正好般配的,可是為什麽無論她怎麽做,都不能走進他的心裏呢?

“品甜……品甜……”陸亞尊的眉頭忽然皺了起來,略顯蒼白的嘴唇急促地呼喊著林品甜的名字,有力的雙手緊緊在潔白的床單上四處搜尋者,仿佛在找那個女人的手。

“品甜……”沒有找到林品甜,昏睡中的陸亞尊愈發不安分起來,如同一個焦急無助的孩子,將眉頭皺得緊緊的。

謝藝冰歎了口氣,心裏湧起一陣巨大的失落。陸亞尊的記憶一定還停留在在水中的那一刻,現在的他,一定是還在擔心林品甜的安危。

她伸出一隻手,遞給陸亞尊。

昏睡中的他在抓到那隻手後像是終於安心了一般,輕輕地呢喃了一聲林品甜的名字,又緩緩地沉入夢鄉,原本緊皺著的眉頭也終於舒展開來。安靜的樣子如同一個沉睡中的大男孩。

“亞尊哥,為什麽……明明我就在你身邊,明明你握著的是我的手,可是你喊著的卻是她的名字。她哪裏比我好?她沒有我漂亮,她沒有我愛你,她沒有我尊貴……我哪裏都比她好,若是輸給這個女人,我就算死也不會甘心的。你隻能是我一個人的。”

謝藝冰的眼圈漸漸地泛紅了,烏黑的眼睛望著麵前正在沉睡的男人,這個一舉一動都牽動著她的每一根神經的男人,她忍不住輕輕地伸出手去,輕輕地撫摸著陸亞尊的臉頰。

醒著的陸亞尊總是冰冷得難以近人,他甚至不允許謝藝冰出現在他的視野範圍內。也隻有在他睡著的時候,謝藝冰才能如此近距離地接近他。

謝藝冰湊近陸亞尊,第一次仔細地看著麵前的男人。明亮的額頭象征著睿智和智慧;高挺的鼻梁透著堅毅;薄薄的嘴唇顯得性感而倔強。流暢的臉部線條和桀驁不馴的下巴襯托出這個男人的英俊和高貴。

“亞尊哥——”謝藝冰忍不住低聲喚著陸亞尊的額名字,低頭在他冰涼的嘴唇上印下了一個吻。睡夢中的陸亞尊似乎感覺到了什麽,有些不適應地皺了皺眉頭。

謝藝冰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她看了一眼正在呢沉睡的陸亞尊,為了避免打擾到他,急忙起身走出病房。

“喂,女兒啊,陸亞尊現在怎麽樣了?脫離危險了麽?”剛一接通手機,謝藝冰的母親就立刻在電話那頭連珠炮似的喋喋不休地問道。

“亞尊哥現在已經脫離危險了,”謝藝冰轉身看了一眼身後的病房,到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壓低自己的聲音,“我現在正在醫院陪著他呢。”

那頭,聽到這個消息的謝母,聲音卻並沒有因此而如釋重負,而是繼續喋喋不休地說道:“我告訴你,能夠攀上陸氏這樣有錢有勢的家族,那可是打著燈籠都難找。你自己要好好把握機會了,不然將來有你後悔的……”

謝藝冰的眉頭不由得輕輕地皺了起來。謝母很久沒有給她打電話了,而接電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希望她這個唯一的女兒可以攀上一個名門望族,這樣也好讓她這個躋身法國貴族的女人臉上有光。

女人終究都是愛慕虛榮的,哪怕是母親和女兒之間。想到這裏,謝藝冰輕輕地歎了口氣,掛斷了電話,正要轉身走進病房的時候,身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想起,這個聲音剛一在她背後響起來,條件反射的憎恨和嫉妒就立刻湧上了謝藝冰的心頭。

“陸亞尊在哪裏?我要見他!”不遠處,幾個護士正在極力攔住要不顧一切衝進來的林品甜,她的眼睛有些紅腫。

謝藝冰高挑的身子站著,轉過臉去望著被幾個護士攔住的林品甜。安若琳說得果然沒錯,這個女人竟然會自己送上門來。可是安若琳也沒有完全說對,就連她也沒想到,一向都討厭陸亞尊的林品甜,竟然會一個人三更半夜的闖到醫院。

難道……是林品甜在朝夕相處的過程中,對陸亞尊也慢慢地動了心麽?也難怪,像陸亞尊這樣英俊又有魅力的男人,有多少女人想盡了一切辦法要靠近他!

但是現在,有她謝藝冰在,這樣的事情就絕對不容許在她眼皮底下發生。謝藝冰又想起剛才那個電話,母親說得沒錯,她和陸亞尊才是門當戶對,天生一對。她喜歡的男人,絕不容許被別的女人搶走,還是在她的眼皮底下。

陸亞尊清醒的時候,盡管對林品甜早看不過眼,但是礙於陸亞尊的麵子,她也不敢對林品甜太過苛刻。可是現在不一樣了,陸亞尊躺在醫院裏,他絕不會再護著林品甜這個女人了。

想到這裏,謝藝冰的嘴角浮現一個冷笑,轉身向被護士攔住的林品甜走了過去。夜晚的醫院走廊裏很安靜,謝藝冰細尖的高跟鞋踩在光滑的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響聲。

“謝小姐——”急著要進來的林品甜這個時候才看到了向她走過來的謝藝冰,想盡辦法都無法進入醫院的她立刻像是見到了救星一般,焦急地問道:“陸亞尊他現在怎麽樣了?我想見他,哪怕隻是見一麵就好!求你帶我去見他!”

謝藝冰烏黑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品甜,她的頭發有些淩亂,一直神采奕奕的小臉也顯得有些憔悴。看來為急著見到陸亞尊,她沒有過多的裝扮自己,但反倒是現在這副摸樣兒,卻嬌媚的惹人憐愛。

連不化妝不打扮的樣子都這樣嫵媚,難怪陸亞尊會被這個女人迷住。

“亞尊哥因為你而住院,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你怎麽還有臉再過來看他?我看你根本就是居心叵測!”謝藝冰冷冷地說道。

林品甜一雙發紅的眼睛望著謝藝冰:“無論你怎麽說我都好,我隻是懇求你,能讓我見他一麵,他為了我而昏迷,我必須看著他醒來。”

謝藝冰轉過身來,雙手抱在胸前,用輕視的目光看了林品甜一眼:“看你這樣焦急的樣子?難道是愛上了亞尊哥不成?林品甜,拜托你仔細看看你自己,你有哪一點配得上亞尊哥?是身份、地位,還是容貌?”

林品甜隻是著急來看陸亞尊,卻沒想到遭到了這樣一番羞辱。謝藝冰的話如同一桶冷水當頭澆了下去,讓她頓時清醒了幾分。

陸亞尊不是一向都是她討厭的人麽?可是現在為什麽心裏竟然這樣的焦慮,甚至不顧紀雨沐的阻攔,一個人闖進醫院裏來看他?

纖瘦的身子呆住了,林品甜的目光中出現了一絲痛苦的表情。

謝藝冰望著她,冷冷道:“怎麽不說話?平時不都是伶牙俐齒的麽?難道你被我猜中了心思,真得愛上亞尊哥了麽?”

“我……”林品甜開口想要否認,但是“沒有”那兩個字卻終究沒有說出來,似乎總有一個聲音告訴她,說出“沒有”這兩個字,是違心的。

謝藝冰冷笑一聲,用充滿逼迫的語氣說道:“看來,真得是被我猜中心思了。林品甜,你不能愛上亞尊哥,因為,你不配。從始至終,都是他一個人在付出,他為了你犧牲這麽多,甚至為了你,差點丟掉性命。可是你呢?你完全不珍惜他給予你的一切。你隻是被他打動了,卻不是真得愛他。亞尊哥值得一個更好的女人,跟你這樣的女人在一起,隻會讓他承擔更多的痛苦和危險。所以,無論是為了你自己,還是為了亞尊哥,都請你不要再繼續……”謝藝冰的話還沒說完,胃裏忽然一陣劇烈的翻滾,想要嘔吐的感覺頓時讓她皺緊了眉頭。

謝藝冰的臉色頓時變得煞白,有些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胃。

林品甜也呆住了,吃驚地看著謝藝冰,兩個護士見狀,急忙上前去,扶住臉色蒼白的謝藝冰。

“謝小姐,您沒事吧?”護士焦急又關切地問道。

那種萬分難受的想要嘔吐的感覺過了很久才停下來,經過這一番折騰,謝藝冰的額頭上已經冒出了一排細密的汗珠來。

“一定是因為亞尊哥的事情太過於擔心了,吃下去的東西沒有怎麽消化。”謝藝冰說著,轉過臉去看著呆站著的林品甜,“你最好不要再讓我看到你,否則的話,氣病了我,你也不會有好果子的。”

一個護士急忙說道:“謝小姐,為了特意照顧陸少爺,我們醫院安排了最優秀的醫生徹夜值班,不如我帶您過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