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林品甜的身世曝光了

謝母的身子不由得顫抖了起來,厲聲製止柳菲菲道:“夠了!不要再說了!”說完轉身便回房間收拾自己的行李,“我今天下午就回法國,這裏不能繼續呆下去了!”

謝藝冰哭著道:“我怎麽辦?亞尊哥,你讓我留下來好不好?”

“這裏不再歡迎你。收拾你的東西,跟你的母親一起,馬上離開這裏!”陸亞尊語氣冰冷地說道。

謝藝冰的心頓時跌落到了穀底。事情峰回路轉的這麽快,快到她簡直無法接受。苦苦籌謀了這麽久,她付出了那麽多,沒想到,隻不過是一天的時間,一切都已經變了模樣。她是該痛恨自己的愚蠢,還是可憐的自己的癡心?

繼續留在這裏,已經沒有什麽希望了。陸亞尊的性格她是再了解不過了,他本來就不喜歡謝藝冰,當初之所以答應娶謝藝冰,也全是為了彌補她,可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結婚這種事情是斷然不可能的了。

陸家已經不再歡迎她繼續住在這裏,她現在唯一的辦法,隻能跟謝母一起離開。

可是,謝藝冰的心裏好不甘心!她付出了那麽多,最終除了恥辱之外卻一無所獲!

想到這裏,謝藝冰不由得咬緊了嘴唇,懇求陸亞尊能給她一個機會。就在昨天這個時候,她還做著陸家少奶奶的美夢,可是今天,這個夢就這樣破碎了?一切發生的是那樣快!

謝母已經收拾好了行李出來。她是個有身份的體麵人物,從來在外界受到的都隻是尊敬,現在在陸家,被揭穿了真相之後,她忽然感到有些無法立足了,像是臉上的皮被揭去了一層,無法麵對眾人。

“藝冰,我們走!”謝母的臉色很難看,拉著謝藝冰便要往外走。

“不,媽!我不想走!亞尊哥,你再給我一個機會好麽?我答應你我一定不會再犯任何的差錯了,你給我一個機會好麽?你說過你要娶我的,你怎麽能這麽快就反悔……”謝藝冰說著,痛苦地蹲在地上哭了起來。

謝母揚起巴掌,“啪”地一聲,響亮地打在謝藝冰的臉上。

“糊塗東西!現在還不走,是等著在這裏看別人的婚禮麽!”謝母一邊斥責謝藝冰,一邊生硬地把她拖了出去。

陸亞尊皺了皺眉頭,知道謝藝冰和謝母離開之後,才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氣。

“謝謝你們幫我把這件事情查清楚,如果不是你們,我可能一直要誤會品甜了。”陸亞尊微微揚了揚眉毛,看著對麵的柳菲菲和紀雨沐。

紀雨沐俊美的臉上帶著一絲感慨,大手用力地拍了拍冷竛亞尊的肩膀:“我這麽做,不隻是為了你,也是為了我自己。陸亞尊,從今天起,我把品甜交給你了。不管之前發生了什麽事情,我都不想再去過問了,希望你從今天開始,能夠好好照顧她。”

陸亞尊深邃的眸子望著紀雨沐,伸出手掌緊緊地握了一下紀雨沐的手,算作一個承諾。

“婚禮什麽時候舉行?我可是等不及了要喝喜酒呢。”柳菲菲打趣兒道。

“很快。”陸亞尊揚起嘴唇,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我已經差人在置辦婚禮了。到時候要隆重地舉辦一次盛大的婚宴,你們兩個,誰都不許缺席!”

“我和菲菲,一定準時參加。”紀雨沐說完,棕色的眸子望向身邊的柳菲菲,感激地衝她一笑。這件事情,從前到後,柳菲菲付出了不少的努力,如果沒有她幫忙,這個棘手的事情紀雨沐還真不知道從哪裏下手。

夜晚,華燈初上。銀白色的豪宅裏,到處洋溢著一片喜氣。林品甜坐在房間裏,有些不耐煩地看著來來往往的傭人把一箱又一箱的衣服抬進來。

“林小姐,這些都是少爺讓我們給你準備的,以後林小姐可以有穿不完的衣服了。”傭人們笑著打趣道。

林品甜的腳還包紮著,便隻好躺在那裏,瞪那些傭人一眼。

女傭又開玩笑地說道:“這裏還是林小姐住我們最習慣。別的女人來了,我們都不喜歡。照我看啊,還是林小姐和我們少爺最登對,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林品甜氣惱地一笑,對傭人道:“你們都是故意惹我的是吧?對你們少爺說,衣服首飾都夠了,不要再拿進來了,我想休息,不想再看到你們。”

“那你想不想看到我?”充滿磁性的挑逗的聲音在門口響起,接著,陸亞尊高大的身子出現在林品甜的房間裏。林品甜衝他做了個鬼臉。

正在忙碌的女傭都很識趣,相互嘿嘿一笑便轉身走出了房間。陸亞尊揚起嘴唇壞壞一笑,走到林品甜身邊,俯身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個吻。

“女人,從今天起,不許再離開我一步。”陸亞尊說完,烏黑的眸子溫柔地凝視著林品甜。

兩朵紅暈飛上了林品甜的臉頰,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避開陸亞尊灼灼的目光。如此近的距離,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彼此的心跳和呼吸,這樣近的距離,讓林品甜驀然感覺心跳加速了,臉上的紅暈也一直紅到了耳根。

林品甜身上熟悉的味道再次在陸亞尊的鼻息四周淺淺的逸散開來,這是好久沒有過的熟悉的香氣,竟然讓他有幾分懷念了。

“從今天起,不許再和別的男人親近。”陸亞尊說著,俯身霸道地吻住了林品甜清涼的嘴唇,將懷中的小女人牢牢地壓在身下。

“唔……”林品甜來不及開口,櫻桃小唇卻已經被陸亞尊霸道的吻攫住……

夜風習習,今晚的月色似乎格外美好。紀雨沐和柳菲菲並肩站在窗外,夜風吹起柳菲菲的長發,發絲的香氣在空氣中飄散開來。

“這次真得謝謝你的幫忙,如果不是你,我真得不知道該怎麽辦。”紀雨沐率先開頭道。這幾天,他第一次親眼看到了柳菲菲為了找出真相而費勁皺著,現在的柳菲菲是跟從前截然不同的一個人。

“沒什麽,這些也是我願意做的事情。品甜是個善良的人,跟善良的人在一起,你總忍不住想要為她做些什麽。”柳菲菲揚起唇角,微微一笑,上翹的眼眸望著遼闊的星空。

“你……好像改變了很多。”紀雨沐皺著眉頭,似笑非笑地看著身邊的女子,想起自己剛見到她的時候,她似乎總是一副囂張霸道的模樣。

柳菲菲微微一笑,輕輕地歎了口氣:“每個人都在不斷的改變。而改變我的那個人,就是林品甜。她用她的善良和寬恕一次次的打動我,直到有一天,我開始覺得自己虧欠她了,我開始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每個人身邊總有一個人會改變他,不是麽?”

紀雨沐沒有說話,輕輕的歎息被風吹散。

“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大的。”沉默了一會兒,紀雨沐終於開口道。

柳菲菲知道,那是他們之前的約定。如果她能夠幫助林品甜找出事情的真相,還給林品甜一個清白,紀雨沐就答應帶著她離開這裏。

“是麽?你還記得?也許經曆了這麽多事情,對我而言,那個約定,已經不再重要了。這些天,我感覺到自己在做對的事情,我感到很開心,很快樂。這就已經足夠了。”柳菲菲笑著說道

紀雨沐有些困惑地皺了皺眉。

“時候不早了,雨沐哥,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現在事情都已經真相大白了,我們也該全新地投入到工作中了。”柳菲菲說完,留給紀雨沐一個微笑,轉身離開了。

望著柳菲菲的背影,紀雨沐陷入了沉思。

法國巴黎。

“媽,你說什麽?你竟然讓我嫁給一個快要五十歲的老頭子?”謝藝冰不敢置信地從沙發上站起身來,眼睛裏的眼淚克製不住地湧了出來。

“還有什麽更好的選擇麽?!”謝母的口氣中滿是急躁,“你父親死得早,我們還要生存,不是麽?我年紀慢慢大了,如果哪天我老了,誰來給你買香奈兒衣服和LV包包?你必須要找個有錢的男人,隻有有錢了,才能一輩子吃穿不愁,再也不用看別人臉色,年齡又算什麽?!”

“我不嫁!”謝藝冰倔強地說道,將自己摔在沙發上,“那個快五十歲的老頭子,禿頂肥腩,想想連飯都吃不下,還要我嫁給他,每天看著那張滿是又肥又皺的臉?!”

“你有什麽資格說不嫁?你看看你自己,馬上快要二十六了,再不嫁,連這樣的機會都沒有了!當初給你介紹陸亞尊,那麽好的機會,你自己不好好把握,弄到頭,一切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在,已經沒得挑了!”謝母斥責道。

“亞尊哥隻是一時的生氣,他並不是真得不原諒我!媽,我們再回去好麽?再讓他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好好表現,我一定打敗林品甜,成為陸家的少奶奶!”謝藝冰不甘心地說道。她直到現在也無法接受那樣迅速地峰回路轉的現實,仿佛不過是一夜之間,事情就發生了這樣迅速的逆轉,直到現在她依舊無法相信。

“你還對陸亞尊抱有幻想?你覺得發生了這種事情,他還會娶你麽?”謝母聲色俱厲地說道,把一份報紙砸到謝藝冰臉上,“他跟林品甜明天就要舉行婚禮了,現在,林品甜才是他名正言順的妻子!”

謝藝冰不由得大吃一驚,急忙抓過那張報紙,隻見報紙的整個版麵上都是關於陸亞尊婚禮的報道,上麵,陸亞尊和林品甜親密的婚紗照頓時讓她紅了雙眼。

“昨日,陸氏集團總裁陸亞尊和知名藝人林品甜即將於海邊舉行隆重的婚禮。屆時,婚禮現場,各大知名人士紛紛參與並送來美好祝福,新娘林品甜更是開心不已。一向出手闊綽的陸少爺咋結婚這件終身大事上更是好不吝嗇,僅新娘的衣物首飾便用了足足三兩車子才裝完,別墅家具一律從國外定製……據說,謝藝冰已跟隨其母遠赴法國,內情眾人不得而知……”

報紙上花了全部的板塊來報道這次即將舉行的盛大奢華的婚禮,場麵完全超出了謝藝冰的想象。這個婚禮的主角本來應該是她,羨煞眾人的那個女人,應該是她,可是現在,卻變成了林品甜!

“上帝啊,你是在捉弄我麽?我付出了那麽多,最終除了傷害自己之外,卻一無所獲?”謝藝冰顫抖地哭了起來。

謝母麵色難看的從謝藝冰手中奪過那份報紙,丟在地上:“現在,你看到真相了,你可以死心了吧?不要再想著那個男人了,你沒有機會了!”

“媽,事情為什麽會是這樣……”強烈的不甘和失落讓謝藝冰內心感到萬分的痛苦。

“你的婚禮就這麽定了!克勞斯是法國的富商,雖然家產到陸家差得遠,但是也算是富甲一方了。你能嫁給他,也算是找了個好夫婿。這件事情就這麽定了,找個時間,你和克勞斯見個麵,定好結婚日子,早點把生米煮成熟飯,不然,你連他也抓不住!”

謝母幾乎是用斥責的語氣和謝藝冰說完了整段話。因為謝藝冰而讓她失去了成為陸氏集團親家的機會,這件事情讓她覺得自己的女兒非常無能,美夢的破碎讓她把怒火都遷到了謝藝冰的身上。

謝藝冰還失神地想著陸亞尊和林品甜的婚事,謝母後麵說的什麽,她全然沒有聽進去。她曾經幻想了無數次和陸亞尊的婚禮,但是現在,一切都出乎了她的意料。她費盡心機得到的一切,不費吹灰之力就被林品甜那個女人掠奪的一幹二淨。

海邊上,到處是一派和風旭日,白色的海鷗拍打著翅膀從碧藍色的大海上空飛過。一望無垠的沙灘上早已擺滿了紅酒和香檳,巨大的圓形白桌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名貴菜肴。不遠處,身著新郎服裝的陸亞尊正滿意地帶著新婚妻子林品甜,向團團包圍著他們的名人們敬酒。

“新娘這麽美,新郎親一個!”人群中,不知誰帶頭起哄道,接著,所有的人都跟著高聲起哄起來,熱烈的歡呼聲,擁擠的人群,溢滿了整個海空。

林品甜在眾人的起哄聲中羞紅了臉,一張漂亮的臉蛋像是紅透了的蘋果,讓人看上去忍不住咬上一口。陸亞尊轉過臉,滿意地打量著麵前的林品甜,這是他曾經幻想了無數次的場景,如今真得,就實現了。

“品甜,你今天簡直太美了。”陸亞尊挑起唇角微微一笑,俯身吻住了林品甜的唇。當著眾人的麵林品甜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把陸亞尊推開,卻被他有力的大手牢牢地禁錮在懷裏。

“喔!恭喜恭喜!有情人終成眷屬!”人群中再次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歡呼聲。林品甜在熾熱的氣氛中,一張小臉紅的更加嬌豔欲滴了。

“少爺,夫人來了。”瑞奇從人群中走進來,臉色嚴肅,在陸亞尊的耳邊低聲說道。

陸亞尊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她怎麽會來這裏?”

“董事長說,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疑惑在陸亞尊的眉宇間越鎖越深。他知道安若琳一直阻擋他和林品甜的婚事,在和謝藝冰解除婚約後,為了不讓安若琳繼續影響自己的生活,陸亞尊特意把婚禮安排在了大海邊。這是一場沒有父母參加的婚禮,這是一場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禮--雖然他全程中,在人們熱烈的歡呼中都作出輕鬆的樣子,內心深處的痛苦卻無法抹去。

這就是他從小成長的家庭。在他人生最關鍵的時刻,他最需要的那兩個人,永遠都是缺席的。無論是小學時候的家長會,還是中學時候的藍球賽。甚至,他人生總的唯一一次婚禮。

聽到瑞奇的話,知道安若琳要來,陸亞尊的神情卻並不輕鬆。安若琳的性格他很了解,在這個時候來,她到底是什麽目的?

陸亞尊思索的邏輯完全不是正常人應該有的邏輯--在婚禮上,母親到來,本來應該是一件十分開心的事情,可是現在,他的心情卻非常的糟糕。

大喜的日子,安若琳卻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麵上過於濃重的妝容讓她的臉在日光下蒼白得嚇人。歡呼的氣氛隨著安若琳的到來而被冷卻器來了,她畫著濃妝的臉上,陰沉的表情似乎可以冰凍一切熱烈的氣氛。

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喧鬧,他們畢恭畢敬地向穿過人群的安若琳低頭鞠躬問好。這種場合,安若琳顯然見得多了,整個過程中都無動於衷。她在沙灘上竭力邁著優雅的步子,一直走到陸亞尊身後的高台上--那本是司儀宣布陸亞尊和林品甜婚禮的地方。

風吹起安若琳的黑色裙擺,讓站在台上的她顯得格外凝重。在這樣一個歡樂的場合裏,這樣的穿著顯然是十分不搭調的。

在人中中心被包圍的陸亞尊,眉頭早已經緊緊地皺在了一起,有力的大手指關節握得卡擦作響。他真得不明白,他這位所謂的母親,在他唯一一次值得慶祝的人生慶典上,又要耍什麽花樣。

林品甜也睜大了眼睛,有些驚訝地望著站在台上的安若琳,安若琳的到來,讓她隱隱感到一種不詳的預感。

“本來,我是並不打算參加這個婚禮的,”安若琳威嚴的眸子在下麵的人群中掃視了一圈之後,才徐徐開口說道,“但是鑒於事情的重要性,我不得不在這個關鍵的場合向大家宣布。”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凝神注視著站在台上的安若琳。

“其實,有一件事情我是一直瞞著大家的。”安若琳說著,目光落在了林品甜的身上,在凝視了林品甜一會兒之後,安若琳忽然紅著眼圈哽咽道,“站在你們中間的那位身著白色婚紗的新娘,林品甜,其實是我的女兒。”

安若琳的話音剛落,下麵立刻陷入了一片死一般的寧靜,接著,人群中瞬間爆發出了巨大的轟動。

“林品甜竟然是安董事長的女兒?”

“這樣的婚姻,是違法的吧?”

“少爺是董事長的兒子,林小姐是董事長的女兒--這樣來說,是董事長的兒子娶了董事長的女兒?!天啊,這樣的消息為什麽直到現在才公布出來?”

……

人群中頓時亂成一團,所有人都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

林品甜吃了一驚,烏黑的眸子驚訝地睜大,不敢相信地看著台上的安若琳。她的樣子,完全不像是在說謊。

陸亞尊頓時感覺頭“哄”地一下炸開了,他知道安若琳一直在阻止他和林品甜的婚姻,可是沒想到,安若琳竟然編造這種謊言來阻止。這樣的醜聞傳出去,他陸亞尊還怎麽做人?!

想到這裏,陸亞尊大步走上台去,語氣嚴肅對安若琳說道:“媽!這不是能隨便開的玩笑!請你跟大家解釋清楚!”

“我沒有必要騙你。”安若琳淡淡地看了陸亞尊一眼,又望著林品甜:“二十多年前,我生下一個女兒,她的腰間有一塊月牙形的胎記。當初,為了陸世傑和小亞尊,我拋棄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嫁給了陸世傑。可是沒想到,二十多年後,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陸亞尊驀然間想起林品甜穿泳裝的時候,他的確在她的腰間看到過一塊胎記。深邃的眼睛不由得疑惑起來,目光有力地看著安若琳。

安若琳的話,不像是在撒謊,而且,她也不是那種會拿這件事情開玩笑的人。想到這裏,陸亞尊心裏不由得驀然一沉:難道自己並非安若琳的親生兒子?

這個猜測很快被安若琳接下來的話語證實。

“大家請稍安勿躁,我還有一個消息要跟你們宣布。其實,小亞尊並不是我的親生兒子,在我嫁給陸世傑的時候,他大概已經快要四歲了。雖然為了他的健康成長,這件事情一直沒有被提起過,但是事實上,他並非我的親生兒子。我是為了他才拋棄我的女兒的……”安若琳說著,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我為了陸家,錯過了我女兒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我沒有盡到一個母親的指責,我的做法給我的女兒林品甜帶來了很大的負麵影響……”

林品甜早已愕然地愣在了那裏,全然沒有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是她在做夢麽?一向威嚴的、討厭她的、逼迫她離開的安若琳,現在竟然當眾公布自己是她的女兒?!

“大家如果不相信的話,我已經派人私下裏拿到了林品甜和我的親子鑒定,結果我會向大家公布……”

下麵的人群早已經炸開鍋了。這個新聞,對於影響力巨大的陸氏集團來說,可以算得上是一個爆炸性的新聞了。光是這一條,就足夠所有的媒體花上數天進行專門報道了。

陸亞尊的眉頭已經皺得可以擰出水來了。且不管這個消息是真是假,安若琳現在當眾把這些公布出來,就一定是有目的的。她是那麽一個愛麵子的女人,現在竟然公然自爆處自己有私生女的負麵消息。

“你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麽?”陸亞尊壓低聲音,一雙冰冷的眸子裏散發出有力的目光,如利劍一般直朝安若琳射去。

安若琳隻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對台下早已經爆炸得如同一團亂蜂窩的人群哭著說道:“因為陸家而給我女兒林品甜造成的巨大精神損失,我要求陸氏集團賠償一億元;而鑒於我的身份是她的母親,我要求這一億元直接由我代為保管。所以,今天,我以受害者林品甜母親的身份,正式向陸氏集團索賠一億元。”

安若琳說完,陸亞尊的牙關已經因為憤怒而緊緊地咬在了一起。現在是什麽情況?究竟發生了什麽事情?安若琳有什麽事情是瞞著他的?她為何會在他的婚禮上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所有這些疑問一瞬間充斥了陸亞尊的神經,本來才好轉起來的心情,瞬間又被摔倒了穀底。

“媽,你究竟想做什麽?”陸亞尊臉色陰沉的可怕,一雙銳利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台上的安若琳。

“現在大家都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安若琳環視了一下台下的人,說道,“陸世傑要和我離婚,我隻是為了保護自己的權益,索要回本該屬於自己的那些東西。”

台下的人群一片嘩然。

林品甜已經不知道婚禮是怎麽結束的了,整個過程中,她隻是處在無盡的驚訝裏,思緒也全然不知道飛向了哪裏。記憶重新回來的時候,天色已是黃昏,她已經坐在陸亞尊白色豪宅的新婚房裏了。

一向是燈火通明的豪宅裏,今天竟然到處是一片死寂般的沉靜。女傭們都安安靜靜地各自忙碌,誰也不敢發出一聲吵鬧。空氣中到處彌漫著一股緊張的味道。

林品甜輕輕地歎了口氣,感覺到心髒像被什麽揪緊了。新婚的房間裏,從法國運過來的頂尖時尚家具和錦緞的大紅棉被,似乎都在努力地把偌大的房間中冰冷的氣氛稍微緩和一下,然而一切卻隻是徒勞。新婚之夜,卻隻有身著白色婚紗的林品甜獨自一人守在房間裏。

“少爺,安董事長的事情已經全部查清楚了。”盡管已經是深夜,陸氏集團上下一片燈火通明,低調卻不失豪華的辦公室裏,一個英俊的男人皺緊了眉頭,雙眸緊緊地盯著麵前的桌子上擺放著的那一疊文件。房間裏的燈光將他的影子安靜地投射在潔白的牆壁上,顯得威嚴而沉著。

陸亞尊用修長的手指緩緩地翻動著麵前那一疊厚厚的文件,隨著上麵顯示的內容,他的眉頭更加緊地皺了起來。

“少爺,在您住院這段時間,安董事長企圖利用手中職權,把陸氏集團手下的所有財產全部轉移到自己名下。還好老總裁早有防備,在安董事長身邊安插了人手,所以她的計劃才落了空。現在,安董事長的真麵目已經被揭穿,老總裁打算跟她離婚。這也就是為什麽安董事長會在少爺的婚禮上,當眾向陸氏集團索要補償費的問題了。”

陸亞尊烏黑的雙眸不動聲色地看著麵前的那一份份文件,上麵全部是安若琳在陸氏集團資產轉移合同上的簽字。不過,這些合同看似真實可靠,其實隻要仔細一研究,就能發現其中的漏洞,在法律上,是無法成立的。

“老總裁讓人在合同上做了手腳,也就是說,這些合同,其實是不受法律保護的。安董事長沒有發現其中的端倪,還以為自己的計劃實現了。”瑞奇在陸亞尊的耳邊低聲說道。

陸亞尊隻感覺到喉嚨裏一陣陣的發緊,他想說話,可是卻發不出聲音來。安若琳熟悉的字體如今在他看來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嘲諷。在他以為,自己的母親不過是由於身份特殊所以才會和普通的母親不一樣時,沒想到安若琳卻已經在暗中策劃著更多的陰謀。

痛苦在陸亞尊的心裏逐漸蔓延開來,他無法想明白,他也無法相信,金錢對於安若琳而言,真得那麽重要麽?她為了金錢,甚至可以不惜犧牲陸亞尊的幸福。

“瑞奇,告訴我,還有多少真相,是我所不知道的?”幾乎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陸亞尊才費力地從咬緊的牙縫裏,擠出了這句話。他是個聰明的人,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已經絕非自己所看到的那麽多了。在露出的冰山一角的下麵,往往隱藏著一塊更加巨大的堅冰。

“少爺……”覺察到陸亞尊聲音中的痛苦,瑞奇不由得猶豫了。

“說!”陸亞尊用力地說出了這個字。

瑞奇隻好點了點頭,開頭說道:“其實,少爺的腿受傷,並不是巧合,而是安董事長提前找人安排的。她想利用少爺住院的時間完成自己轉移資產的計劃。還有,其實謝小姐流產一事,和安董事長也有著一定的關係。”

雖然當他翻看這些文件的時候就早已經猜測出了幾分,可是當事實從瑞奇口中說出時,陸亞尊還是痛苦地閉上了眼睛。除了痛苦,還有什麽詞語更能表達他此刻的心情呢?一直以來,他隻是認為安若琳隻是因為地位的特殊,所以才會對他這個兒子表現的那麽冷淡,他試著接受這樣一個性格怪異的母親,他試著接受這種母子之間冷淡的交談方式,但是現在看來,他顯然錯了。

從頭到尾,安若琳都不過是在利用他而已。她並非性格古怪,她之所以對這個兒子那麽冷淡,隻是因為,他原來不是安若琳的親生兒子。

是安若琳安排人射傷了他的腿。

是安若琳企圖安排他的婚姻,安排他的前程。

她試圖操控一切,可她卻從未替陸亞尊考慮過,這個母親,心裏想的永遠都是自己。

極度的痛苦像是海水一樣把陸亞尊的心淹沒,他想要呼救,卻感覺到自己失去了掙紮的力氣。他沒有勇氣相信,安排射殺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母親。可是這麽殘酷可笑的事實,現在就鐵一般的擺在他的麵前。

“少爺,這是我派人暗中拍下的夫人的照片。安董事長原本是歐氏廣告公司前總裁歐文生的妻子,在剩下一個私生女之後,拋棄私生女和陸氏集團前總裁結婚。雖然身份是陸氏集團的董事長,但是安董事長一直在幕後支撐著歐氏廣告公司,這也就是為什麽少爺強力收購歐氏廣告公司卻屢屢碰壁的原因。”

陸亞尊終於明白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安若琳對歐文生餘情未了,在歐文生離開之後,還一直在暗中支撐著歐氏廣告公司。

他的母親不是親生母親,他的父親愛著另一個女人,所以,這一切,就是他從小不能像別的孩子那樣,可以有一個快樂家庭的原因?

“我現在隻想知道,我的生母是誰?為什麽這麽多年,她一直不肯認我?”痛苦的回憶再次浮現在陸亞尊心中,從小時候起便開始缺乏的愛讓他現在想起來感到痛苦而充滿恨意。

“少爺,當初早在前總裁和安董事長結婚的時候,他們便已經達成協議:為了能夠讓少爺健康快樂的成長,不讓外界宣少爺生母的消息。前總裁已經有了這樣的吩咐,縱然是我,現在也不好違背總裁的意旨。”

陸亞尊沉默了一會兒,冷冷道:“真是可笑至極。我知道今天才知道,自己原來還有這樣的身世。就算是你不告訴我,這件事情我也會查清楚的,遲早。”

瑞奇隻好轉移話題道:“少爺,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休息吧。今天是少爺的新婚之夜,恐怕林小姐還在等著您呢。”

“新婚之夜?”陸亞尊自嘲地一笑,“這也算我的新婚之夜?你去提前吩咐傭人,讓那個女人從我的房間裏離開。不要讓我看到她。”陸亞尊的聲音中忽然充滿了恨意。

“少爺--”瑞奇有些不解地喊道。

“我說的話,難道你沒聽明白麽?”陸亞尊冷冷打斷。

“是的,少爺。我這就去提前吩咐女傭,給林小姐另外準備房間。”瑞奇急忙說道。陸亞尊的性格讓他有幾分捉摸不定,就在今天的婚禮上,他和林品甜還情投意合,可是今天晚上便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星輝公司的總統級別豪華套房裏,一襲白色休閑裝的紀雨沐正站在窗外的走廊裏,仰望著夜空的星星。

今天是林品甜的新婚,這個本該是喜氣洋洋的日子,可是他真得無法心胸寬闊到可以放下一切去參加林品甜的婚禮,雖然他在心裏囑咐林品甜幸福,但是親眼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披著婚紗走在別的男人身邊,這種劇烈的痛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做得到的。

所以,最終,在婚禮如期到來的時候,他還是像個喪失勇氣的戰士一樣,落荒而逃了。

修長的手指舉著高腳玻璃酒杯,白蘭地在月光下透過玻璃閃著隱隱的光芒。紀雨沐將一隻手臂搭在走廊的欄杆上,舉起就被喝下了一大口酒。

他棕色的眸子凝視著前方,那裏卻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