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這個盒子被鎖上了很沉重的鎖,林品甜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這個鎖打開,至少,現在她還沒有力氣打開這個鎖住了她的回憶的鎖了。

林品甜想要一個新的開始了,一個屬於她的開始,一個真的屬於她自己的未來了。

回想著子衿的話,現在有著這樣的一個機會,這樣好的一個機會,她真的不想要放棄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是她真的能做到嗎?

子衿看著林品甜猶豫的樣子看著她似乎是有點兒動心了,便說道:“品甜,你不用考慮的那麽多,這一切還有歐天浩,還有我呢,不用著急的,你一定可以的。”

林品甜心裏很矛盾,現在能不能接受這個機會呢?她的心裏就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樣,那麽的混亂。

林品甜拿起了桌子上的那杯水喝了一口,對子衿說道:“讓我想想吧,我現在也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我想要出去自己走走,你不用陪我了。”

說完了林品甜就走了出去,她需要一個可以斯堪的地方,讓她靜下來好好的想一想。

郊外和城市裏不一樣,這裏的空氣很新鮮,讓人們沉悶的頭腦一下子就變得通常起來了。

林品甜走到了一個土坡上麵,看著遠處的天空,那樣的藍的天空,那樣潔白的雲,似乎一伸手就可以碰觸到天空。

曾經自己的願望就是這樣的即是觸手可及又是那麽的遙遠吧,現在終於有了一個機會,一個可以真的觸碰到自己的夢想的機會,但是她又變得小心翼翼的,不敢輕易的接近了。

林品甜坐在了這個土坡上,感受著自己周圍的大自然帶給她的感受,帶給她的放鬆。

突然,有一個小小的手拉住了林品甜的衣服,林品甜嚇了一跳,向後一看,是一個小女孩。

林品甜急忙把那個小女孩拉了上來,看著這個滿頭大汗的小女孩,問道:“你是誰呢?來這裏有什麽事情嗎?”

小女孩坐在了林品甜的身邊,瞪大了眼睛看著林品甜,嫩聲嫩氣的說道:“我是妞妞,我聽說姐姐是明星,真的嗎?”

林品甜聽了她的話,想到了剛剛孩子們的高興的眼神,不想要傷害她,就說道:“是呀,姐姐是明星呀。”

“真的嗎?太好了!”妞妞一臉的興奮的說道,“我看到明星姐姐啦!”

林品甜看到她這樣的高興,笑了笑,問道:“那妞妞長大了想要成為什麽呢?”

妞妞抬起頭看著天空,想了想說道:“我想要成為醫生,醫生說我有先天性心髒病,雖然子衿姐姐她們都不告訴我,但是我知道自己是活不長的,所以我想要成為醫生,以後給和我一樣的小朋友治病。”

聽到了妞妞的話,林品甜愣了愣,她麵前的這個小孩竟然有著先天性心髒病,這樣可怕的疾病,卻出現在了這樣可愛的孩子身上。

林品甜摟著妞妞,輕輕的說道:“妞妞的夢想一定會成為真的的,這一切都會慢慢的變好的,妞妞也一定會慢慢的長大的。”

妞妞在林品甜的懷裏用力的點了點頭,他們一起看著遠處的天空,遠處的白雲,遠處的夢想,那麽近,卻又那麽的遠。

林品甜在這裏想了很多,很多,她的夢想,她的未來,她的過去,她的現在,很多的事情。

聽到了妞妞的夢想,林品甜想到了自己的夢想,自己的那個虛無縹緲的夢,現在終於降落在了她的身邊,讓她能夠伸手就觸摸到了。

這對於很多人來說都是渴望不可及的,現在她卻還是在猶豫之中,這些太不像是真的了。

已經想了很多了,林品甜站了起來,拍了拍身上的土,領著妞妞一起回去了,現在她的心裏已經做好了一個決定,一個關於她的未來的決定。

“子衿,我已經想好了。”林品甜走進了屋子裏麵,看著子衿說道,她的眼睛裏已經沒有了猶豫的色彩,目光裏全是堅定的神情。

“我想要去試試了。”林品甜看著子衿的臉,笑著說道,這次她不會再有猶豫了,不會放棄了這次的機會了。

子衿聽到了林品甜的話,笑著走了過來,拉住了林品甜的手,說道:“這就好了,這就好了,去試試吧,要是你不喜歡的話,就再回來,不用擔心。”

林品甜點了點頭,現在她終於要接近的自己的夢想了,她的夢想終於要成為現實了。

子衿給歐天浩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了他這個消息,歐天浩也很興奮,就立即開車去了陽光孤兒院。

子衿看著現在的林品甜,輕輕的說道:“你現在能這樣想,我就放心多了,以後的路肯定是很難的,但是我也不能一直陪著你了,這次就讓天浩帶著你一直向前走吧。”

林品甜聽了子衿的話,眼睛變得濕潤了,子衿這段時間陪著她,陪她度過了這段最痛苦的日子,她的心裏早就把子衿當成了自己的姐妹一樣的對待了,這次要離別了,真的是有些舍不得。

“恩,我知道了,這次的機會,我一定會好好的把握住的,不會讓你們失望的,我還會在來這裏看你和孩子們的,一定的。”林品甜抱著子衿輕輕的說道。

以後的道路上隻有她一個人了,她一個人承受著痛苦,她一個人享受著快樂,這些都沒有人能和她一起分擔了,這條道路是寂寞的,也是閃亮的。

歐天浩來到了陽光孤兒院,看見林品甜和子衿一副依依不舍的樣子,心裏也有些酸楚,以後林品甜就要成為明星了,以後見麵的機會肯定會變少的,這次見麵以後,還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再一次見麵呀。

林品甜放開了子衿,笑著走出了陽光孤兒院,走出了這個改變了她的未來的地方,走向了另一個她的開始。

歐天浩開著車,對身邊的林品甜說道:“你是要休息幾天,還是這幾天就去公司裏麵看看呢?”

林品甜聽了歐天浩的話,笑了笑,來著玩笑說道:“老板,我不是得聽你的嗎?我可是一個新人呀!”

歐天浩看著這樣來著玩笑的林品甜,心裏踏實多了,原來的事情她終於是放下來了,終於沒有什麽影響了。

“那就先休息幾天吧,這幾天,我先帶著你熟悉一下流程,熟悉一下廣告的事情,你可要做好心裏準備呀,這可不是什麽簡單的事情呀!”歐天浩笑著說道。

林品甜點了點了頭,這條道路是她自己選擇的,哪怕有多麽的困難,多麽的累,她也要一直的走下去,不能放棄了。

在自己身邊,這麽多的人都在支持自己,這麽多的人都在關心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做,不能讓他們失望了。林品甜握緊了自己的手掌,堅定了自己對未來的希望。

紀雨沐看著還賴在自己的家裏不走的程子俊,皺了皺眉頭,這個小子沒有行程嗎?在洛杉磯都待了快兩個星期了,還不走,到底是想要玩到什麽時候呢?

“喂,你什麽時候回去呀,你怎麽也不著急回去呢?沒有行程嗎?”紀雨沐踢了踢躺在沙發上玩遊戲的程子俊,一臉不耐煩的說道。

“哎呀,這不是休假哪,真是的,也沒有用你多少地方,看你小氣的。”程子俊一邊說著,一邊挪了挪,還在一邊打著遊戲。

“休假怎麽這麽長時間呀!你也回去看看你父母多好,一直在我這裏算什麽。”紀雨沐一把奪過了程子俊手裏麵的電腦,看著他這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心裏就替他著急。

“哥,你說你累不累呀,什麽都要關心,我馬上就回去了,有一個代言,挺大的,國際品牌,好像是和柳菲菲,還有誰就不知道了。”程子俊拿過來紀雨沐手裏麵的電腦,繼續的玩著。

聽到了“柳菲菲”的名字,紀雨沐愣住了,她,她現在怎麽樣了,現在還好嗎?

自從她離開了,看著這個屋子裏麵的一切,都會讓他想到了柳菲菲,都不能讓他淡忘了這個改變了他的人。

紀雨沐想到了那個小鈴鐺,那個有著秘密的小鈴鐺,他的心裏一直有著什麽東西一樣,一直讓他感覺到很憋悶。

這份心意他究竟應該怎樣接受呢?這樣的沉重的心意,讓紀雨沐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現在他不確定自己對於柳菲菲是什麽樣的感覺。

這種感覺很奇怪,讓他不知道應該怎樣的對待柳菲菲,這種說是愛情,又不像是那麽的強烈,說是友情,又超過了友情的範疇的感覺,真的很奇怪。

“哎呀,又死了!”程子俊看著電腦上的角色死掉了,失望的叫了出來,轉過身,就看到了正在發呆的紀雨沐。

這個大哥又有什麽心事了?又藏在了自己的心裏了,每次都是這樣呀!程子俊看著現在正在發呆的紀雨沐心裏想到。

紀雨沐就是這樣的性格,小心翼翼的,不敢向前,生怕有什麽地方做的不好了,心裏有什麽事情也不會說出來,一直就這樣在自己的心裏憋著。

看著這樣的紀雨沐,程子俊悄悄的走了過去,猛地拍了一下紀雨沐的後背,興奮的說道:“哥,嚇著了吧!哈哈哈,我就知道你不行?”

紀雨沐悠悠的轉過了頭,看了程子俊一眼,指了指他麵前的影子,不屑的說道:“下次動動腦子吧。”

程子俊撇了撇嘴,搬過來了一把凳子坐在了紀雨沐的身邊,“哥,你又怎麽了?現在這樣了?”

紀雨沐看了看程子俊,也多謝了他這樣遲鈍的人能發現自己的不同呀。

“沒什麽,就是累了,對了,你說的那個代言是什麽呀,具體給我說一下。”紀雨沐想到了程子俊剛剛和他說的那個代言,那個和柳菲菲一起合作的代言。

“哦,你是說那個呀,就是一個化妝品的代言,先是確定了柳菲菲,還有一個是誰就不知道了,好像主題是什麽校園清新風吧,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程子俊把代言的事情告訴了紀雨沐,不知道紀雨沐為什麽那麽的關心這件事。

紀雨沐聽了,點了點頭,這次的合作一定是一個很好的合作,想到了校園風,就讓紀雨沐想到了初戀,這一係列的事情,還有林品甜。

林品甜,這個名字好久都沒有想到了,也不知道她最近怎麽樣了,來到洛杉磯已經快要半年了,這裏的生活也讓紀雨沐慢慢的適應了,漸漸的也忘卻了一個他曾經怎麽也放不下的人。

現在,她應該很好吧,有著陸亞尊陪著她,一定很幸福吧。紀雨沐的心裏想到,這麽久一直沒有聯係林品甜了,就是怕她會感覺到尷尬,原來的那些痛徹心扉的感覺現在也漸漸的變淡了,沒有了那麽的痛。

原來,時間真的可以改變這一切呀,真的可以讓一個人真的忘記了過去,忘記了曾經的傷痛呀。

林品甜現在對於紀雨沐來說就是一場青春最好的證明,在他的青春裏留下的最完美的記憶。

那時候的他們真的很單純,真的什麽都不用去想,不想現在的他們,什麽事情都要麵對,哪怕是你不想要麵對的事情。

想了很多,回憶了很多,忘卻了很多,在紀雨沐的腦子裏,這些都變得成為了他的回憶,最好的回憶。

他的初戀,他的初吻,都是在那時候,在他最美好的時候,這一切都得那麽的美好,讓人回憶起來都會感覺很幸福。

想到了他的初吻,紀雨沐不禁想到了程子俊他們的這次的代言,於是他急忙的問道:“你這次的廣告裏麵有吻戲嗎?是借位還是真的親嗎?”

程子俊看著紀雨沐一直發呆的樣子,心裏漸漸的發毛了,這個大哥又要做什麽呀!他不會是想要接自己的代言吧,也不太可能,他都在美國發展了,肯定不會輕易回去的。

到底他在想什麽呢?程子俊怎麽都想不到紀雨沐在想什麽,就在一旁胡思亂想。

突然紀雨沐問的話,讓程子俊愣住了,他睜大了眼睛看著紀雨沐,“哥,你到底要幹什麽呀,你不會是想要這次的代言吧!”

紀雨沐白了他一眼,無奈的說道:“怎麽會呢,我這裏快要忙死了,哪裏還有功夫回國呀!”

程子俊長長的歎了口氣,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說道:“那,你怎麽這麽關心這次的代言的事情呀!”

紀雨沐也感覺自己好像是對這次的事情有些太過於關注了,急忙的解釋道:“怎麽了,不就是關心你一下嗎,至於那麽多心嘛!”

程子俊咬著手指,說道:“平時你也不這麽的關心我呀,怎麽了這是,哦!對了,柳菲菲這次和你合作了吧,你是關心她吧!”

程子俊一臉的奸詐的樣子看著紀雨沐,想要看出來他的秘密,這次肯定是被自己猜中了吧!程子俊嘻嘻的笑著,看著自己麵前變得慌亂的紀雨沐。

“你胡說什麽呢,我們隻是朋友,別亂想。”紀雨沐被程子俊看出來了心思,有著尷尬的搪塞著程子俊。

“呦,呦,這就不對了,我可沒說你們不是朋友關係呀!你這麽緊張幹什麽呀!肯定有問題!”程子俊看著紀雨沐一臉的慌張,激動的說道。

紀雨沐看自己說不過程子俊,就逃跑一樣,走回了自己的臥室,程子俊還在他的身後窮追不舍的,“哥,到底是怎麽回事呀!”

紀雨沐坐在床上,發呆,好不容易才把程子俊這個麻煩蛋給騙走了,可不能再讓他進來了。

紀雨沐的心裏被揭穿出來了,他對於柳菲菲到底是什麽感情呢?到底是怎樣的感覺呢?

為什麽自己會不自覺的關心她呢?為什麽自己會想著她呢?這到底是怎麽了呢?

紀雨沐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麽了,這種感覺和他和林品甜在一起的感覺完全不一樣,這種的感覺很新奇,讓紀雨沐不知道應該怎麽辦了。

紀雨沐從櫃子的抽屜裏把那個小小的鈴鐺拿了出來,放在了陽光底下,看著那排小小的字,他的心裏有著很奇妙的感覺。

這種感覺不知道應該怎麽去形容,就像是剛剛要出殼的小雞把那層膜硺破後,看到了這個世界一樣的感覺,那樣的新奇,對著這個世界有著不同的期待。

紀雨沐心裏某個地方變得柔軟起來了,原來那個地方被他緊緊地關閉了,這次有人輕輕的敲了敲他的心門,他把自己封閉起來的地方亮了出來。

那扇門被這個敲門的人輕輕的推開了,讓紀雨沐的心裏也變得和原來不一樣了,現在他的心裏又一次的充滿了期待,充滿了希望。

而這個敲門的人就是柳菲菲,她拿著紀雨沐心門的鑰匙打開了那扇門,走到了紀雨沐的心裏,走到了那個最柔軟的地方。

紀雨沐摸著自己的心口,看著那個小小的鈴鐺,他的心跳變得比平時快了,變得像急切了,這種感覺已經很久都沒有過了。

想了很多,關於柳菲菲的一切,關於她在這裏的一切。原來紀雨沐對柳菲菲的印象隻存在於長得漂亮的花瓶,沒有什麽實力一類的。

自從在洛杉磯和柳菲菲在一起的這幾個月以來,紀雨沐看到了不一樣的柳菲菲,不同於在舞台上閃亮的那個她,更像是平時的那個她,就像是鄰家的小妹妹一樣,那麽的招人喜歡。

“柳菲菲,我到底應該怎樣來對待你呢?”紀雨沐看著那個小鈴鐺,自言自語的說道。

命中注定的事情,就一定會發生,不管你是饒了多大的彎,經曆了多少的錯過,隻要你們是注定在一起的,就一定會相遇,一定會在一起。

林品甜換好了衣服,站在了鏡子麵前,看著鏡子裏麵的那個自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著鏡子裏麵的自己說道:“林品甜,你可以的,你一定可以的!”

今天是林品甜和歐天浩一起到公司裏麵熟悉環境的一天,這對於林品甜來說是很重要的日子,從很早的時候她就開始了打扮自己,心裏想著一定要留個好的形象在大家的心裏麵。

林品甜最後看了鏡子裏的自己一眼,就立即跑到了樓下,在樓下,歐天浩早早的就開始等著她了,這次一定不能遲到呀!

林品甜跟著歐天浩來到了公司裏麵,馬上就有一個重要的會議,在會議上,歐天浩會宣布這次的代言人就是林品甜這件事情,可以說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會議。

歐天浩看著林品甜一臉緊張的樣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慢慢的說道:“不用擔心,這裏我可是是老板呀!”

林品甜聽了歐天浩開著玩笑的話,也就不那麽的緊張了,她真的怕自己一會兒太緊張會說不出話來。

歐天浩推開了會議室的門,帶著林品甜進到了會議室裏麵,現在這個會議就要開始了。

所有的經理,主管都看向了門口的位置,看到了歐天浩身後的林品甜,都是一副疑惑的樣子,不知道她到底是要做什麽的。

歐天浩掃了一邊會議室裏麵的人,嚴肅的說道:“這次代言的另一個女主角已經確定了,就是我身邊的這位,林品甜小姐。”

林品甜走到了前麵,冷靜的做著自我介紹,“大家好,我是林品甜,請大家多多關照。”

林品甜的話剛剛落下,底下就傳來了嘰嘰喳喳的討論聲。

“這個是誰啊?”

“不知道呀!”

“這個是不是歐總的情人呀!”

“這個女的長的還行,差不多。”

……

一陣嘈雜的討論聲過後,王經理忍不住了,站起來,指著林品甜說道:“你有什麽本事來擔當這次的女主角呢?哼!”

歐天浩聽了王經理的話,早就猜到了他和曹穎那個小明星有著什麽勾結,剛想要說話,就被林品甜的話打斷了。

林品甜冷靜的看著王經理,說道:“我既然能被選到了,成為了這次的女主角,我就是有著能勝任的本事的,我有什麽樣的本事,還請各位多多關注。”

林品甜說完了,看了剛剛說話的王經理一眼,眼神裏充滿了挑釁的神色,這時候的林品甜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懦弱的感覺,剩下的是那個自信,驕傲的她。

歐天浩看著這樣的林品甜,也不禁感覺很吃驚,這樣的感覺他還是第一次在林品甜的身上看到了,有著一種壓製著別人的感覺,像是一種自然而來的王者之氣。

在座的所有經理,主管,聽到了林品甜的話,都安靜了,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表麵上很柔弱卻又在壓製著他們的女人,這個女人不能小看呀!

王經理聽了林品甜的話,愣住了,不知道應該說什麽了,這樣有魄力的新人,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現在,要是沒有人有什麽異議,就這樣了,”歐天浩看著在場的人都沒有說話了,冷靜的說道,“好了,散會。”

說完了,歐天浩就帶著林品甜走出了會議室,到了他自己的辦公室。

“你剛剛真是果斷呀,怎麽來的那麽大的勇氣呀!”歐天浩靠著一邊的桌子,笑著看著林品甜。

林品甜摸著自己的胸口,坐在了沙發上,白了歐天浩一眼,說道:“什麽果斷呀!我都快緊張死了,看著這麽多人,特別緊張!”

歐天浩笑了笑,這樣的林品甜才是那個真的敢做敢當的林品甜,才是那個發著光芒的林品甜呀!

現在的林品甜又恢複成了原來的樣子,原來的那個有著自信,有著驕傲的林品甜,那個不會害怕的林品甜。

“好了,這隻是第一步,以後的道路肯定會更加難的,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做好吃苦的準備。”歐天浩收攬了笑容,一臉嚴肅的看著林品甜。

現在還隻是得到公司裏麵的人的認同就是這樣的難了,以後還要得到所有大眾的認同,這更加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林品甜點了點頭,今天她自己感覺自己的狀態變得好多了,不再像以前那樣,那麽的低沉了,這樣的自己也變得輕鬆了,變得對未來更加有希望了。

未來,到底是什麽樣子,現在誰也不知道,每個人的未來都是不一樣的,都有著不同的精彩,在這些精彩的未來之中,需要現在的努力,需要現在的淚水,汗水。

紀雨沐看著拿著大包小包的程子俊不禁皺了皺眉頭,這個小子今天就要回國了,非得在洛杉磯買這麽多的東西,到了機場全部都超重了。

程子俊看著自己的東西,帶著不舍的目光,這些都是他喜歡的呀,真的都想要帶回去呀!現在卻告訴他超重太多了,不可以都帶回去了,這不是從他的心裏麵抽血嘛!

“好了,快點吧,一會兒就來不及了,下次你來的時候再把這些東西拿回去不就行了。”紀雨沐看著在哪裏一動不動的程子俊,無奈的說道。

程子俊扭過帶著淚水的臉,看著紀雨沐,說道:“哥,我還可以在來嗎?”

紀雨沐看著這張“梨花帶雨”的臉,無奈的點了點頭,真的是拿他沒有辦法呀。

程子俊看見紀雨沐點了點頭,興奮的立即開始收拾東西了,下次再來洛杉磯就好了,這些東西可以下次再帶回去呀!

紀雨沐看著程子俊興奮的樣子,無奈的走到了一邊,坐在了椅子上,從口袋裏拿出了一個小盒子。

那個盒子裏麵的東西是關於他的心,他的未來,他的希望的東西,這樣的一個小小的盒子裏麵包含的太多了。

“哥,我都收拾好了,這些東西你就給我帶回去吧,我現在還不能帶回去,下次一定帶回去,你別弄壞了呀!”程子俊興奮的說道。

突然,程子俊看到了紀雨沐手裏麵的那個小盒子,一把就奪了過來,看著這個包裝的精美的盒子,說道:“哥不用送我東西了,真是的,咱倆這麽見外幹什麽呀,這是什麽東西呀!”

說著程子俊就要打開這個小盒子,紀雨沐看見程子俊想要打開這個盒子,立即站了起來,搶過來這個盒子,一臉嚴肅的看著程子俊。

“這個不是給你的,別亂動。”紀雨沐拿著那個小盒子,像是什麽寶貝一樣,放在了口袋裏麵。

程子俊看著紀雨沐這樣對待自己,心裏有些失望,真是的,自己來到這裏這麽久了,連一個禮物都沒有,真的是失望呀!

這個盒子不是給自己的,那是給誰的呢?程子俊又發揮了他的福爾摩斯頭腦,仔細的想著可疑的人員。

突然,一個人跳進了程子俊的腦子裏麵,他不加思索的就說了出來,“哥,這個難不成是給柳菲菲的呀?”

紀雨沐聽到了程子俊的話,愣了一下,他是怎麽知道的呢?自己有那麽的明顯嗎?

看著紀雨沐一臉的驚訝的表情,程子俊摸著自己沒有胡子的下巴說道:“我就知道!你們之間沒有那麽的簡單!快說你們到底是什麽關係!”

說著程子俊拉住了紀雨沐的脖子,逼著他說出隱藏的秘密。

紀雨沐掙脫開程子俊的手,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們之間什麽都沒有,就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不要亂想!”

程子俊看著紀雨沐一臉嚴肅的臉,撇了撇嘴,你們沒關係還送什麽禮物,你們沒關係還這樣的緊張!哼!你不說我以後也能知道!程子俊在心裏想到,沒有說出來。

紀雨沐看著程子俊,一臉壞笑,歎了口氣,從口袋裏把那個包裝的很精美的小盒子放到了程子俊的手裏,看著他的眼睛,認真的說道:“一定要把這個交給柳菲菲,一定,還有,別偷看,否則這些東西我就不知道會在哪裏了!”

程子俊聽到了紀雨沐的威脅,翻了個白眼,真是的這樣的不相信我,你就去找別人呀,哼!(內心的獨白,程子俊想到自己的寶貝們,哪裏敢說出來。)

“好了,快要登機了,快走吧,回國了以後,告訴我一聲就好了,多注意呀!”紀雨沐拍了拍程子俊說道。

程子俊撇了撇嘴,看了紀雨沐一眼就踏上了回國的路。

紀雨沐一直站在了機場,看著程子俊的飛機起飛,看著他離開了洛杉磯。

這個場麵有些似曾相識,卻又9有些不一樣。

上次來到機場,還是因為柳菲菲,卻在機場沒有看到這個他想要看到的身影,這件事一直在紀雨沐的心裏,一直像是一塊石頭一樣壓著他的心。

看著飛機漸漸的變成了一個點,紀雨沐離開了機場,回到了自己的家裏,那個熟悉卻又不熟悉的家裏。

回到了家裏,現在又變得安靜了,又一次的變得那樣的寂寞了,沒有了柳菲菲在這裏的痕跡,沒有了程子俊在這裏的存在。

這一切又變成了原來的樣子,那麽的寂寞,那麽的的安靜,安靜到想讓紀雨沐流出眼淚來。

紀雨沐把程子俊的寶貝們放到了一邊,走到了臥室裏麵,這是他放鬆的地方,也是他感覺到寂寞的地方。

紀雨沐把自己的錢包放在了桌子上,卻不小心的碰掉了錢包,他彎下腰去撿錢包,錢包裏麵的一張照片卻從裏麵出來了。

紀雨沐撿起了這張照片,看到了上麵的人,那是他和林品甜還年少的時候在一起照的一張照片。

那時候的他們真的很年輕呀,青蔥的樣子,幹淨的就像是一張白紙一樣,那麽的純潔。

紀雨沐看著這張照片陷入了深思,這是他們在什麽時候照的呢?好像那個時候的他們真的很單純呀,現在肯定是沒有了那時候的那麽的簡單,那麽的快樂了呀。

看著那時候的他們,那樣的簡單的他們,那樣單純的他們,紀雨沐感覺自己有些變老了,這麽久了,一切都改變了吧。

再也不能回到那時候的美好了吧,那時候的一切都發生了改變,現在對於他們每個人來說,都是過去了,都是不能回到的過去了。

紀雨沐伸出手點了點照片上笑得很燦爛的林品甜,看著她的笑臉,也笑了出來,那樣的耀眼,那樣的從內心深處的笑。

現在隻能好好的祝福了,現在的關心顯得是那麽的多餘,沒有了我在你的身邊,你也會很好吧,一定要這樣笑下去呀!紀雨沐在心裏對著林品甜說道,現在他也隻能祝福她了。

看著這張照片,突然,紀雨沐就想到了那天,柳菲菲離開的那天,這個錢包也在桌子上和那張紙條一起放著。

她看到這張照片了嗎?紀雨沐的心裏頓時變得緊張了,柳菲菲不會是看到了這張照片才走的這樣的突然吧,她不會是誤會什麽了吧。

紀雨沐皺了皺眉頭,不知道自己心裏想的是不是真的,這要是真的,他要怎樣向柳菲菲解釋呢?這樣的照片怎麽解釋清楚呢?

紀雨沐把那張照片放在了一邊,走到了櫃子的那邊,從裏麵拿出了那個小鈴鐺,他看了很久,想了很多。

紀雨沐拿著那個小鈴鐺走到了客廳,把那個包含著秘密的鈴鐺又一次的掛在了窗戶的一邊,這個鈴鐺閃爍著光芒,閃爍著它存在的意義。

這次,紀雨沐終於下定了決心了,逃避總不是解決一切的方法,隻有勇敢的麵對才能讓這一切變得簡單,變得不再那麽的混亂。

現在,紀雨沐要正視自己的內心了,他內心中最想要得到的,他自己真的想要得到的,都在這一刻變得清晰了,變得明了了他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許多的人在經曆了很多的錯過,很多的挫折才會找到了自己內心中真的想要得到的東西,包括你心裏的那個人,這些都是注定了的事情。

每個人一出生手腕上就聯係著另一個人,那一個陪你度過一生的人。也許在紛紛擾擾之中,會把這條聯係的線弄丟了,

出門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