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安若琳接過了這張紙條,她打開了這張紙條,上麵的字跡是安建國的,上麵寫著一句話,這句話也就改變了夏末和安建國之間的關係,這句話也改變了夏末和安若琳之間的關係.

那張紙上寫著";今天晚上,在原來的那個公園裏見麵,我真的很想你.";

安若琳看著這張紙條,笑了笑,安建國一定是有著別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安建國很廣美之間的那個人,那個讓他們的關係變得不好的那個人,想到了這些,安若琳的心裏就很氣憤,她倒是想要看看哪一個女人這樣的不要臉,竟然勾引有婦之夫,這樣的不要臉的女人,她一定會給她好看的!

安若琳不知道安建國說的那個公園在哪裏,她隻好跟著這個秘書,一路來到了夏末住著的的公寓.安若琳看著這件公寓,心裏不禁的想到了,原來安建國是在這裏金屋藏嬌呀!

秘書走了進去,把這張紙條遞給了夏末以後,就逃跑一樣的離開了,他可不想再惹上了什麽事情了,在老虎的手下辦事,處處都要小心呀!

夏末打開了這張紙條,看到了安建國寫給她的話,這句話讓夏末感覺很激動,她急忙的關好了衣服,想著一定要給安建國一個驚喜,她心裏想到了自己已經懷孕了的事情,就感覺自己很激動.

夏末摸著自己手上的這枚戒指,這枚閃閃發光的戒指,她看著鏡子裏的自己笑了笑,夏末自言自語的說道:";夏末,你真的是太幸運了,上天竟然讓你遇見了一個這樣好的男人,還給了你真的多,你真的是很幸福呀,你一定要好好的珍惜呀!";

夏拇著自己笑著的樣子,滿意的走出了家門,她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了安建國了,她的心早就離開了她的身體了.夏末一步一步的的走向了他們約定好的那個公園,她的心裏很激動,她不知道她一步一步的走向的不是幸福,而是她的地獄.

安若琳緊緊地跟著夏末,她看見了這個女人以後就愣住了,她的身上有著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這種魅力即使是同為女人的她都有點兒自愧不如,這樣的女人真的是一個炸彈呀!

安若琳的心裏並不是討厭夏末,她的心裏隻是感覺她不應該出現在安建國和廣美中間,她在這個中間真的是一個危險的存在,讓安建國和廣美變得不一樣了.

夏末激動的坐在了一邊的椅子上,等著安建國的到來,她的心裏已經按耐不住了,她想要和安建國一起分享這些的事情了,她想要和安建國一起慶祝這件事了!

安若琳看著夏末坐在那就走了過去,她看著夏末的臉冷冷的說道:你就是夏末吧,我是安若琳,安建國的妹妹.";

夏末聽著安若琳的話,聽著她訴說的安建國的這一切的事情,她突然變得很不知所措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離開了,她的心裏剛剛的那種高興的欣喜還沒有離開了她的身體,她就聽到了安若琳說的這些的事情.

這些的事情讓夏末感覺自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一樣,她竟然會成為了一個小三,她是一個破壞了人家家庭的人,她的心裏很痛苦,她不想要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安若琳的每一句話都讓夏末感覺這一切是那麽的真實,她的心裏有著一種自己真的被背叛的感覺.

安建國欺騙了她,她真的久了一直都不知道安建國竟然還結婚了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辦了,她的心裏很混亂,她現在隻想要趕緊的離開了這裏了,她真的承受不了這樣的事情了.

安建國帶著滿心的歡喜來到了他們約定好的那個公園,他心裏很激動,他想要和夏末一起分享這個很好的消息,他可以做爸爸了,夏末有了他們的孩子了.

安建國坐在了他們熟悉的那個椅子上了,他看著路燈下的自己的影子,心裏想著自己之後和夏末的生活,他想著以後廣美變得好一點了以後,再和她說這件事,以後他就和夏末在一起了,他們之間就會真的在一起了.

安建國一直等著夏末的到來,但是他一直等著天空都有點兒泛白了以後,他也沒有看見了夏末的影子,他拖著自己疲憊的身體,站了起來,他看了自己的表,現在已經是早上三點了,夏墓是沒有來.

安建國不知道夏蘑生了什麽事情,他的心裏頓時變得很累,夏末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麽呢?她是不是生自己的氣了?安建國不知道為什麽夏末一直沒有來,他的心裏頓時變得很緊張了.

安建國跑著向著夏末的公寓,他的心裏變得很慌亂,他不知道這一切是發生了什麽了,他因為這幾天廣美的事情已經是變得很混亂了,現在他看著夏末又出事情,他的心裏更加的慌亂了.

夏末和廣美在安建國的心裏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對於廣美,安建國的心裏更多的是愧疚,他不能償還了的的罪,對於夏末,這是安建國的心呀!沒有了心的安建國要讓他怎麽活下去呀!

夏末在安建國的心裏有著不同於一般人的存在,夏末在安建國的心裏就好像是對著這個世界沒有了什麽希望的人,突然間看到了希望一樣,那麽的珍惜的一個人,那麽的不想要放手的一個人.

安建國跌跌撞撞的跑到了公寓裏麵,他推開了門,看到的隻是一個空蕩蕩的房子,一個沒有著人氣的房子,安建國走到了臥室,看到了裏麵的夏末的衣服全部都不見了,安建國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床上.

這一切就好像是安建國的一個仲夏夜之夢一樣,那麽的美好,那麽的幸福的一個過程,卻不知不覺的時候醒了過來了,發現這一切都消失了,沒有了它以前存在的意義.

安建國懊惱的抓住了自己的頭發,他的心裏就好像是有著什麽東西在一直撕咬著他的心髒一樣,那麽的痛苦,夏末離開了安建國的生活,她帶著安建國所有的夢想,所有的一切離

開了安建國.

安建國突然看見了一個閃閃發光的東西,他走了過去,看見了這個閃閃發光的東西,這個是他親手為夏末帶在了左手上的那枚戒指,那枚有著他們美好的未來的戒指.

安建國看著這枚戒指,看著它在陽光下閃耀著的光芒,不禁的笑了,這樣的閃亮的戒指,這樣閃亮的夏末,都離開了他的生活了,他剩下的還有著什麽呢?

笑著笑著,安建國的眼淚就流了出來了,他的心裏很後悔,要是他能早一點的遇見了夏末那要多好呀!他們之間一定會像現在一樣的這樣的難受吧,他們之間一定會有著一個很好的結果吧.要是他在遇見了夏末的時候就告訴了夏末這一切的事實,他們之間就不會這樣的折磨著彼此了吧,他們就不會陷入的這樣的深了吧.

這一切都隻是如果,這一切都隻是一個假設,這一切都已經發生了,都不能再改變了,誰也沒有改變這一切的能力了,這一切隻會慢慢的向前走去了,不會在倒退了.

夏拇著自己一直沒有舍得扔掉了的那些和安建國之間的信件,這些他們之間的過去這些他們曾經的記憶,夏拇著自己年輕的時候的那邪,那些幼稚的話語,不禁的笑了笑,這樣的年輕的自己已經不再存在了吧.

夏末知道自己真的回不去了,時間過去了已經三十多年了,這麽長的時間了,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了,也改變了很多了,他們之間早就不是那麽的簡單的關係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就這樣的結束了吧.

夏末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那種從她的內心的深處出來的感覺讓她有種想要離開了的感覺,她知道自己真的沒有了多長的時間了,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機,看著上麵品甜的樣子,她笑了笑,拿出了一隻筆寫了一邪.

夏末感覺自己的呼吸變得越來越緊張了,她甚至都不能呼吸了,她躺在了床上,為自己蓋好了被子,她閉上了眼睛,這一切都變成了黑暗了,沒有了色彩的黑暗.

夏末感覺自己看到年輕時候的自己,那麽年輕的自己,年輕時候的自己在一片美麗的草地上,她穿著潔白的婚紗,她走著走著就看到了年輕的時候的安建國,她笑著走了過去,拉住了安建國的手臂,走向了一個地方,那個地方有著潔白的花朵,一切都是美麗的.

夏末拉著安建國的手臂說道:";建國,這裏是天堂嗎?";

安建國笑著看著夏末,溫柔的說道:";哪裏有著你,哪裏也就是天堂.";

夏末拉著安建國的手離開了,他們終於能在一起了,一起走向了他們的天堂.

林品甜洗完了澡,走了出來了,她看著自己的手機在一閃一閃的,剛想要拿過來手機看看是不是有什麽事情.林品甜就聽到了一陣敲門的聲音.

林品甜聽著這個激烈的的敲門的聲音,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這麽晚了,到底是誰呢?林品甜帶著疑惑走到了門前,就聽到了陸亞尊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過來了.

";林品甜,你開門呀,你開門呀,我,我要和你談談!";陸亞尊的聲音從門外傳過來了,他喝的酒很多,現在神誌都變得不清醒了,他隻想要看見了林品甜了.

陸亞尊的心裏想要想到了一個人來安慰安慰自己,他的心裏很難受,很痛苦,這樣的感覺讓他變得不知所措了,他隻想要有一個人能來幫助自己度過了這次的事情,他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林品甜,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麽了,就不知不覺間走到了林品甜的公寓.

林品甜聽著陸亞尊的話,知道了他已經喝多了,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去麵對陸亞尊,這樣的局麵是她沒有想到過的,她聽到了陸亞尊的聲音的那一瞬間,整個人都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麵對陸亞尊,她也不知道自己應該以一個什麽姿態去麵對陸亞尊.

陸亞尊看見林品甜一直沒有給自己開門,不禁的有點兒著急了,他劇烈的敲著門,一邊敲門,一邊大聲的喊到:";林品甜,你開門呀!我知道你在裏麵,我知道你在,開門呀!你呀!";

林品甜聽到了陸亞尊的聲音,她歎了一口氣,打開了門,林品甜就看到了陸亞尊坐在她的門前,一身的酒氣,林品甜不禁的皺了皺眉頭.

陸亞尊看到了林品甜,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看著她的臉說道:";你,你終於開門了,你……";

陸亞尊還沒有說完了,就倒在了林品甜的身上,林品甜聞著陸亞尊一身的酒氣,看著他的樣子,輕輕的歎了口氣,把陸亞尊抬進了自己的家裏麵.

林品甜看著一臉的通話的陸亞尊,不知道他喝了多少的酒,看著他這個樣子,心裏不禁的很心疼,他的身體本來就不好,還這樣的喝酒,一定會更加的不好的.

林品甜急忙的衝了一杯蜂蜜水,拿到了陸亞尊的身邊,她輕輕的搖醒了陸亞尊,對他說道:";喝點兒這個吧,喝下去就好了.";

陸亞尊聽著林品甜溫柔的話,睜開了眼睛,聽話的喝了下去,喝完了,陸亞尊把被子遞給了林品甜.

林品甜看著好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的聽話的陸亞尊,不禁無奈的笑了笑,這樣的他啊,真的是讓自己沒有辦法呀!

看著陸亞尊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的躺在了沙發上,林品甜走了過去,想要叫醒了他,讓他去屋子裏麵睡覺.

林品甜剛剛走了過去,陸亞尊就一把的拉住了林品甜的手,拉著她不放開了,陸亞尊嘟囔的說道:";不要離開好不好,我真的好害怕,真的,不要離開了我好不好.";

林品甜聽到了這樣的說話的陸亞尊,微微的愣住了,她的心裏的原來的那個某個地方,有著溫暖的感覺,她看著一臉的通

話的陸亞尊,笑了笑,坐在了他的身邊,溫柔的說道:";恩,我不走,我就在這裏陪著你.";

陸亞尊聽到了林品甜的話,像一個小孩一樣的點了點頭,抱住了林品甜的腰,在她的身邊撒著嬌,他火熱的身體靠著林品甜的身體,讓林品甜的臉不禁的變紅了.

林品甜看著陸亞尊的臉,看著他變得通紅的臉,心裏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那種感覺就好像這一切發生的事情就是一場鬧劇一樣,他們之間什麽都沒有發生過,他們之間還是原來的那個樣子.

陸亞尊的臉躺在了林品甜的腿上,他呼吸著林品甜身上的氣味,這樣的氣味讓陸亞尊有一點兒熟悉,這樣的氣味讓他感覺很舒服,他的心裏再也沒有了剛剛的那種難受的感覺了.

陸亞尊剛剛一個人在酒吧裏喝了很多的酒,他的心裏還是不能接受這一切的發生,這一切對於陸亞尊來說太沉重了,他真的不想要再接受這麽多了,他心裏變得害怕了,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在經曆了這些的事情以後,還能再次的站了起來了.

陸亞尊真的害怕了,他再也不是那麽什麽都不在乎,什麽都不想去想就可以不去想的他了,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讓他都不能接受了,這一切都變化的太快了.

時間從來不會等著任何的一個人,經曆了的事情再也不重複了.據說每一顆行星都有著自己的公轉周期,在經曆了兩千五百萬年以後,這一切才會再一次的經曆相同的事情.人也是這樣的,隻有經曆了兩千五百萬年以後,才會經曆這樣的事情.

遇見的人,遇見的的事情,都是這樣的,這一切發生過的事情,都隻能在前麵的前進,隻有在經曆了很多年以後,在我們都不在這個時間段以後,才能再次的經曆相同的人,相同的事情.

這一切發生過的事情都不會再次的經曆了,這樣的事情這樣的過去,都是不可能再次經曆的事情,這些的過去,無論是好的還是壞的都是過去經曆過的回憶,都是這一切的過去的一切,都是過去了.

陸亞尊知道自己的這一切都過不去了,他的心在一段的時間裏真的很痛苦,他不知道自己還有著多少的底線,他的心髒的承受能力越來越弱了,再次的經曆了什麽事情,陸亞尊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力氣去麵對了.

陸亞尊心裏真的想要找到了一個人,一個可以安慰自己的人,一個可以幫助自己度過了這次的難關的人,他真的快要承受不了了,他快要崩潰的,他真的想要找到一個可以給著他溫暖的人.

陸亞尊動了動,他抱著林品甜,緊緊的抱著她,他低聲的說道:";你知道嗎?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嗎?我這段時間過的真的很痛苦,我真的不能沒有你了,我真的……";

陸亞尊還沒有說完了,他的淚水就掉落下來了,他滾燙的淚水滴落在了林品甜的身上,讓林品甜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是在灼燒一般,那麽的難受.

陸亞尊擦了擦自己的淚水,這樣的陸亞尊就好像是失去了自己的母親的小孩一樣,那麽的無助,那麽的孤獨.林品甜握著陸亞尊的手,看著他落下了眼淚的樣子,她的心裏也很難受.

他們分開了已經很久了,大概已經有了半年的時間了,林品甜每次想到了陸亞尊,她都感覺自己的左邊的胸口是那麽的疼痛,那麽的痛苦,裏麵的某個會跳動的地方,變得空洞了,這樣的感覺曾經一度讓林品甜感覺自己快要死掉了

過去了這麽久以後,林品甜對於陸亞尊的感覺也改變了很多了,他們之間的關係現在變得不一樣了,陸亞尊對於林品甜來說變得和以前很不一樣了,他在夏雨冷的身體裏,改變了,變得不再像以前那樣的想要依賴了.

林品甜在離開了陸亞尊的身邊,在離開了他以後,才知道了自己原來是有著多麽的依賴著他,才知道自己這樣的依賴有多麽的負擔,這樣的她一定會是很讓人煩人吧.

林品甜感覺自己真的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她知道自己的這一切的變化都讓她,讓陸亞尊,讓他們之間變得不一樣了,她不會在依賴著陸亞尊,她不會再次的在陸亞尊的身邊一直依賴著他了.

林品甜變得更加的了,她不會再依賴著陸亞尊了,她想要變得和以前的自己不一樣了,她知道以前的自己太懦弱了,原來這樣的她,才會一直受到了傷害了吧.

林品甜輕輕的歎了口氣,小聲的說道:";我知道了,可是你知道,我也很想你嗎?這一切不僅僅是你,還有著我自己,我也很想你,你知不知道.";

陸亞尊聽到了林品甜的話,心裏更加的痛苦了,陸亞尊你這個混蛋呀!你究竟做了什麽呀!你竟然傷害了這樣的一個女人,這樣的一個你心裏不能傷害了的女人!陸亞尊想著這些,他坐了起來,看著林品甜的臉.

林品甜的臉上有著一種失望,有著一種惆悵,她的一切的不好的想法,她經曆過的這一切都表現在了她的臉上.她經曆過的這一切,她發生過的這一切,都和陸亞尊有關,她的心裏,她的身體,她的思想,都在告訴著她這一切發生過的痛苦.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的臉,看著她痛苦的臉,他的心裏有著一種想要親上去的衝動,他的心裏有著一種想要再次的抱緊了林品甜的衝動,這些過去的事情,讓他變得不一樣了.

陸亞尊抓住了林品甜的頭,深深的親了上去,他的嘴唇是那麽的熱烈,他的身體上有著對著一切都很熟悉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他不知不覺間沉迷在了這個深深的吻當中.

林品甜看著自己麵前放大了的臉,她鼻子前呼吸著的氣息是陸亞尊的氣息,這樣的熟悉的氣息,這樣的讓她興奮的氣息,這一切都在林品甜的身體裏變得是那麽的熟悉了.

林品甜輕輕的閉上了眼睛,要是這是罪

的話,就這樣的讓這些罪來的更多吧,林品甜應和著陸亞尊的嘴唇,她的身上的那種感覺讓她不知不覺間的就沉迷在這個裏麵了.

一個深深的吻,一個隔了很久的吻,這一切都讓林品甜的心裏不僅僅有著一種罪惡的感覺,更多的是一種身體上的渴望的感覺,那種身體比大腦更加的熟悉的感覺,讓林品甜感覺是那麽的舒暢.

陸亞尊放開了林品甜,他看著林品甜的眼睛,那麽的神情的看著林品甜的眼睛,他的心裏變得不一樣了,他想要再次的擁抱著這個女人,他想要再一次的親吻著這個女人.

陸亞尊把自己的額頭抵在了林品甜的鎖骨的地方,他小聲的說道:";你知道嗎?我不是安若琳的親生兒子,我是一個私生子,我竟然會不是她的兒子.";

陸亞尊嗡嗡的說著話,他的聲音是那麽的遙遠,卻又是那麽的近,他終於說出來了,這是心裏的一個傷痛,一個不能再次的提及的傷痛,這樣的傷痛,這樣的痛苦,他隻想要讓林品甜一個人知道,他不想讓其他的人知道了自己的傷痛了.

林品甜聽到了陸亞尊的話,感受著他靠在了自己的鎖骨上的熱度,陸亞尊的話讓林品甜整個人都愣住了,她回想著陸亞尊的那句話,她不知道自己聽到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了.

陸亞尊不是安若琳的親生兒子?這一切是真的嗎?這些是真的嗎?林品甜不知道自己的心裏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要傷心呢?

要是陸亞尊不是安若琳的親生兒子,那她和陸亞尊之間真的就沒有了什麽關係了,他們之間真的不存在這些關係嗎?她是安建國的女兒,陸亞尊不是安若琳的兒子,這一切到底是怎麽了?

陸亞尊繼續的說道:";你知道嗎?我是一個舞廳裏的女人的孩子,我的親生母親還去世了,我根本就是一個雜種,一個不配坐在這個位置上的人,這一切都不是屬於我的.";

陸亞尊的話,全部傳到了林品甜的耳朵裏麵,她聽著陸亞尊的話,心裏突然就多了一份安心了,那種安心的感覺讓林品甜很久都沒有體會到了,她一直因為這件事變得很擔心,很痛苦.

當這件事真的解釋清楚了以後,林品甜發現自己的心裏變得輕鬆多了,她再也沒有那樣的沉重的感覺了,這樣的她感覺自己的心裏變得感受多了.

林品甜輕輕的抱著陸亞尊的頭,輕輕的拍打著他的後背,慢慢的說道:";沒關係的,你就是你,那個驕傲的你,無論別人怎麽說你,怎麽想你,你都是那個驕傲的你.";

陸亞尊聽著林品甜的話,感受著她給予自己的溫暖,這樣的溫暖是他在安若琳的身上都沒有得到過的,這樣的溫暖讓陸亞尊更加的想要和林品甜一直在一起了,他不想要再次的放開了林品甜的手了,這一次就足夠了.

林品甜輕輕的拍打著陸亞尊的後背,這個男人受到了太多的不能說出來的痛苦了,這樣的痛,這樣的傷痛,這樣的過去,隻能有著陸亞尊一個人在承擔著,他的心裏肯定會很累很累了.

陸亞尊在林品甜的懷裏漸漸的平複了他激動的心情,他現在就想一直的在林品甜的懷抱裏再也不想要離開了,這時候的時間要是能停止那多好呀!這一切會在在最美麗的時刻停止了,這一切就會停留在了最美麗的日光了.

林品甜慢慢的拍打著陸亞尊的後背,想要給予他一絲溫暖,即使這樣的溫暖根本就不能夠有什麽作用,但是隻要能多給陸亞尊一些,林品甜的心裏就會變得更加的好受.

陸亞尊在林品甜的懷抱裏慢慢的感受著她的溫暖,陸亞尊漸漸的變的平靜了,他閉上了眼睛,這一切的事情就這樣的消失了吧,這些過去的事情就這樣的消失了吧,等到了再次的睜開了眼睛的時候,這一切就會變得不一樣了吧.

林品甜看著陸亞尊漸漸的睡著了,慢慢的給他蓋好了被子,走進了臥室,她真的很累了,她需要休息一下了,這樣下去她的身體和精神真的會受不了了.

林品甜再次睜開了眼睛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早上了,她走了出來,看著躺在了沙發上的陸亞尊還沒有醒了過來,於是她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昨晚的經過,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處理,要是隻有她一個人記得昨晚上的事情該怎麽辦呢?

林品甜拿起了手機,她想到了自己的手機昨天晚上一直一閃一閃的,一定是有什麽電話吧.林品甜打開了手機,看見了裏麵有一個未接電話,這個電話是她的媽媽打開的,林品甜剛想要給媽媽打過去,電話卻響了起來了.

林品甜看著自己手機上麵的來電顯示,她烙印上麵顯示的是她媽媽的名字,她的心裏不禁的有點兒觸動,原來的事情,是她誤會了她的媽媽,她怎麽能那樣的對自己的媽媽說話呢?

林品甜想著這些,她急忙的恩下了接聽的按鍵,她想要和自己的媽媽道歉,原來的事情都是她的錯,她不想讓自己的媽媽也承受著這樣的痛苦.

";喂,你是夏末的女兒林品甜小姐嗎?";電話的那頭傳來了一陣陌生的聲音,林品甜聽著這個聲音,不禁的有點兒疑惑,她媽媽的電話為什麽會在別人的手裏呢?

林品甜帶著疑惑,說道:";恩,我是林品甜,請問您是哪位?";林品甜不知道發生了什麽,這個人到底是誰她也不知道,她的心裏不禁的有一點兒的疑惑.

";夏小姐,你好,我們是市公安局的,夏末女士於昨天晚上因為突發的腦出血去世了,你看你什麽時候有時間回來一次,我們好……";電話的那頭的一個男人深沉的聲音傳到了林品甜的耳朵裏.

林品甜聽到了電話那頭的那個人說的話,聽到了他說的那句";去世了";,林品甜拿著手機的手竟然都變得顫抖了,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辦了

,這樣的離開,怎麽能這樣的簡單的一句話就概括了呢?

林品甜一下子就癱坐在了地上,她手裏的手機掉落在了地上,發出了一聲聲響,林品甜現在腦子裏都是空白的,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她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讓林品甜感覺自己好像是在一個不知道哪裏是出口的迷宮裏一樣,找不到了自己的出口.

林品甜不知不覺的,眼淚就流了出來了,她的心裏在流著血,她剛剛還在和自己的媽媽鬧別扭,現在她就聽到了自己的媽媽離開了這個世界的消息,這樣的消息,要讓她怎麽才能相信呢?這一切的事情要讓她怎麽接受呢?

林品甜想起了自己上次回到了家裏的樣子,她的媽媽還在和她說著話,他們還在一起說著關於她小時候的話,這些就好像是剛剛才發生的故事一樣,那麽的近,卻又是那麽的遠,讓林品甜再也抓不到了.

那個夜晚,林品甜離開了家的那個夜晚,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的那個夜晚,那個她心裏承受著很多的痛苦的夜晚.她在那個夜晚那麽的痛苦,她的媽媽會不會更加的痛苦呢?她的媽媽是不是也在承受著不能說出來的痛苦呢?

林品甜不能再向下去想了,她的心裏很後悔,很痛苦,這樣的痛苦,這樣的過去,都讓林品甜感覺自己真的很後悔,這樣的自己真的是一個很不孝的人呀!這樣的她還有著什麽資格去麵對自己已經離開了人世間的媽媽呢?

陸亞尊聽到了一陣聲響以後,就走到了林品甜在的臥室裏,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發生了什麽.

陸亞尊走進了臥室,就看到了癱坐在了地上的林品甜,那樣的林品甜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到了,這樣的絕望的林品甜,甚至比上次她在醫院的時候還要絕望,還要更加的沒有了生氣.

陸亞尊看著這樣的林品甜,心裏不禁一緊,他看著這樣的林品甜,不知道她發生了什麽,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一下子失去了存在在這個世界上的全部的意義一樣,她的眼神是那麽的痛苦,那樣的空洞,林品甜這個樣子,讓陸亞尊感覺很害怕,這樣的林品甜好像是在下一瞬間就會離開了這個世界上一樣,那麽的脆弱.

陸亞尊愣在門前,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去林品甜的麵前他真的怕自己會不小心的傷害到了林品甜,這樣的脆弱的她,讓陸亞尊很害怕,這樣的林品甜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去觸碰,這樣的林品甜讓陸亞尊變得小心翼翼的了.

林品甜坐在地上,她掉落在了地上的手機裏傳來了一陣陣的聲音:";夏小姐?夏小姐?您怎麽了?夏小姐你能過來嗎?……";

隨著一陣的忙音,電話被掛斷了.林品甜的眼睛變得空洞了,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辦了,這樣呢事情,這樣的局麵,這樣的一切,這些都是她沒有預想到了的,這樣的事情讓她變得慌亂了.

陸亞尊現在門前,呆愣愣的站了很久,感覺這時候的時間似乎都凝固了,這裏的空氣也在一瞬間被抽走了,這裏的氣氛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很壓抑的感覺,這樣的感覺讓陸亞尊感覺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過了一陣,陸亞尊終於下定了決心,他心裏很害怕自己會傷害到了林品甜,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什麽都不做的話,會更加的傷害了她,隻有他勇敢的向前邁出了一步,他才能知道自己的這一步到底是不是真的正確的.

陸亞尊走了過去,蹲在了林品甜的麵前握著她的肩膀,看著她變得空洞的眼神,說道:";不用擔心,還有我呢,你不用擔心的,出了什麽事情還有我呢.";

林品甜轉過了頭,她看著陸亞尊的眼睛,她就好像是一個在深淵裏的人看到了自己的希望一樣,她一下子就抓住了陸亞尊的手,看著他,顫抖的說道:";我害怕,你別走好嗎?我真的害怕,你別離開這裏.";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