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

那樣就不會這樣的痛苦了吧,她的媽媽也不會在一個這樣的寒冷的夜晚離開了這個世界。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的手機亮了起來了,他立即的接起了林品甜的手機,手機的那邊傳過來了剛剛的那個人的聲音,“夏小姐,你今天還能不能來呢,我們需要進行一個統計,這裏的東西,也需要你來查收一下。”

“恩,我們一會兒就到了。”陸亞尊聽到了那個人的話,急忙的說道,這裏不是等著的時候,還有許多的事情還要解決呢,他們不能一直的耽誤在這裏了。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一臉的慌張,輕輕的在她的耳邊說道:“品甜,你能回去看看嗎?要是現在不行的話,那我就一個人回去就好了,你不用擔心的。”

林品甜聽到了陸亞尊的話,她愣愣的轉過了頭,看著遠方,眼睛裏沒有了聚光的神情,這樣的林品甜感覺就好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沒有了靈魂的一個人一樣,就好像是一個傀儡一樣,什麽都感受不到了。

林品甜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她想要回去,她想要看看自己帶著冰冷的身體離開的媽媽,她想要看看自己的媽媽最後一眼她真的不想要連這次的最後的機會都失去了,她的心裏真的會感覺到了一種這樣的痛苦。

陸亞尊看著失去了全部機器的林品甜,看著她的樣子,急忙的扶住了她,帶著她走出了公寓,他看著這樣的林品甜,心裏有著說不出來的心疼。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隨時會倒下來了一樣,那麽的脆弱,想讓他去守護她。

林品甜什麽都不知道了,她隻是跟著陸亞尊,一步一步的離開了自己的公寓,走向了她原來的那個家裏,那個承受著她的痛苦,承受著她的快樂的家裏。

一路上,林品甜什麽都沒有說,她的眼睛還是那樣的空洞,她的身體根本就跟不上她的大腦了,她的腦子裏變得一片的空白了,她什麽都感受不到了,這樣的她什麽都不知道了,她什麽都不想要知道了。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這個樣子,心裏很是擔心,他不知道林品甜和她媽媽之間發生了什麽,但是他看著林品甜這樣的傷心的樣子,感覺她們之間一定是在林媽媽的生前有著什麽誤會存在。

陸亞尊來著車,一路上,安靜的就好像四周的事物都不存在一樣,這一切就好像是一個夢魘一樣,一直在折磨著林品甜,讓她的心裏變得很痛,讓她甚至不能再一次的呼吸了。

這一切就好像是上天對林品甜的懲罰一樣,在這段時間裏,林品甜經曆了太多了,她的身體,她的精神,都來要受不了了。林品甜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下一秒鍾就會整個人崩潰了,她害怕了,她真的害怕了,她怕自己會真的受不了這一切了。

發生的這一切,過去的這一切,這些過去的事情,都讓林品甜感覺到害怕了。無論是誰,林品甜感覺都是那麽的可怕,她的心裏對著這個世界有著一種抵觸的感覺,這樣的世界,這樣的冰冷的世界,讓林品甜感覺到了害怕。

這些發生過的事情不會變的消失了,它們會在人們的心裏慢慢的播種下來了,當人們想到了這些事情的時候,都會感覺到了一種莫名的傷痛,這樣的傷痛,不是曾經受到過的傷痛,也不是再一次經曆的那種傷痛。

這種傷痛,是人們在回憶著原來的那些事情的時候,再一次感覺到了自己真的渺小的傷痛,那樣的傷痛,讓人們一直會銘記在了心裏,久久的不能忘記了。

林品甜來到了原來她熟悉的那個房子裏麵,她看著這裏的一切,這裏熟悉的一切,她的心裏再一次的感覺到那種深深的愧疚的感覺了,這樣的感覺一直圍繞著林品甜,讓她感覺四周的空氣是那麽的寒冷。

林品甜一步一步的走進了原來自己的家裏,陸亞尊想要扶著她,但是,林品甜推開了陸亞尊的手,她想要自己一步一步的走進去,她要看看自己的媽媽,自己受到了很多的委屈的媽媽。

一個男人看到了林品甜和陸亞尊,立即的走了過來,問道:“你們是夏末女士的家屬嗎,你們……”

還沒等那個男人說完了,陸亞尊就打斷了他的話,他看著林品甜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裏麵的屋子,他的心裏很難受,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一個不知道的深淵一樣,那麽的痛苦。

林品甜走進了裏麵的屋子,她看著這裏的一切,這裏的一切都還是原來的樣子,這裏什麽都沒有改變了,還是那麽的熟悉,夏末走到了裏麵的臥室,就看到了自己的媽媽安靜的躺在了床上。

林品甜坐在了床邊上,她看著自己的媽媽離開的時候的臉上還帶著一種欣慰的笑容,她看著這個變得冰冷的人,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媽媽,這是每天都惦記著自己的媽媽,這是每次都那麽的關心自己的媽媽。

林品甜摸著媽媽的臉,那張充滿了歲月的痕跡的臉,現在變得冰冷了,那張臉沒有了一點的溫度,平日裏她最愛笑的媽媽,現在竟然都會笑了,最疼愛她的媽媽,竟然連看都不看她一眼了。

林品甜趴在了媽媽的身上,流著眼淚,對著自己的媽媽說道:“媽媽,我來了,我不會再讓你生氣了,我知道我錯了,你就看看我吧,你最疼愛的女兒回來啦,你怎麽不睜開了眼睛看看我,摸摸你的女兒的臉呢?媽媽,我知道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會讓你生氣了,我真的不會了,你就醒過來吧,你睡在了這裏多冷呀,媽媽……”

林品甜滾燙的淚水滴落在了她的媽媽的身上,她摸著自己媽媽冰冷的手,心裏很難受,她不想相信自己的媽媽已經離開了她,她多麽想要自己的媽媽再一次的摸摸自己的臉,笑著和自己說說話呀!

要是時間能再一次的倒流,林品甜一定不會這樣做了,她一定會好好的對待自己的媽媽,她的媽媽一個人把她扶養大了,卻是沒有享受過一天的好日子,就這樣的離開了這個世界了,林品甜抱著這副冰冷的屍體,她的心裏卻是比這具屍體更加的寒冷。

時間不會再次的返回了,這一切經曆的事情隻會這樣的繼續下去了,無論這一切是不是你能接受的,無論這一切是不是你想要的,這些都不會讓你去選擇,這一切經曆的事情就隻會讓你被動的接受了,你沒有選擇的權利,隻能看著這一切發生了。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這樣的傷心,他的心裏也很不好受,他走了過去,輕輕的抱住了林品甜,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沒事的,這一切都會沒事的,這一切都會過去的,一定的,不用害怕的。”

林品甜在陸亞尊的懷抱裏肆無忌憚的哭了出來,她真的不能接受了這一個事實,她的心裏真的不想要接受了這一切,她在害怕,她的心裏很害怕,她害怕這一切真的發生了,這一切已經足夠將她變成了一個頹廢的人了,她的世界已經崩潰了。

陸亞尊把林媽媽的東西收拾好了,他帶著林品甜和林媽媽那些東西離開了這裏,離開了這個冰冷的地方,他的心裏很不好受,這樣的事情也不是他想要看見的,這樣的事情,讓他都感覺到了痛苦,那麽林品甜的心裏要有著多麽的痛苦呀!

林品甜愣愣的抱著她的媽媽最後留下來的這些東西,她看著後視鏡裏,離自己越來越遠的這個家,這個熟悉卻又漸漸的變得陌生的家,她的心裏很痛苦,那種拋棄了自己的過去的痛,她的心裏的痛,沒有任何的人能感受到了,那種從骨子裏麵穿出來的痛。

林品甜帶著她對於這裏的一切的回憶,離開了這裏,離開了這個她傷心的地方,離開了這個她心裏永遠的傷口。

林品甜跟著陸亞尊回到了她自己的家裏,她緊緊的抱著自己手裏的這個箱子,她什麽都不想要去想了,她的腦子裏變得一片的空白了,她需要一段時間好好的打理一下自己,這樣的她,真的已經崩潰了。

陸亞尊看著林品甜的臉,心疼的說道:“要不你休息一下吧,不要太累了,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林品甜跟著陸亞尊走到了床邊上,她躺了下來,睜著眼睛看著潔白的天花板,她怎麽閉不上眼睛,她不敢,她害怕,她不想要閉上了眼睛,這樣的黑暗的感覺,讓林品甜感覺很不好,她很害怕自己閉上了眼睛以後,就再也不能睜開了。

陸亞尊靜靜的關上了門,離開了林品甜的臥室,他拿出了林品甜的手機,給林品甜的經紀人小小打了一個電話,“喂,你好,林品甜今天的狀態不太好,不能出席任何的活動了,你看著安排一下吧。”

小小拿著手機,剛剛想要問問這個男人是誰,他為什麽有林品甜的電話,就聽到了電話掛斷了的聲音了,小小看著自己被掛斷了的手機,不禁的愣了愣,這是什麽情況呢?

小小不敢輕易的下決定,她立即的來到了歐天浩的辦公室,她對著歐天浩說道:“歐總,我接到了一個陌生的男人的電話,他用的是林品甜的手機號碼,他說林品甜的狀態不太好,你看這個怎麽解決?”

歐天浩放下了自己手裏麵的文件,他的心裏一直放心不下林品甜的事情,但是他又不想要給林品甜太多的壓力,他心裏卻是一直在想著林品甜的事情,林品甜是他的妹妹,安建國的女兒,這樣讓歐天浩不禁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歐天浩聽到了小小的話,不禁的皺了皺眉頭,一個陌生的男人,林品甜的身邊怎麽會有著陌生的男人呢?難道是陸亞尊?歐天浩心裏想到了這些,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裏的想法到底對不對,要是陸亞尊的話,難道他又在威脅林品甜了?

歐天浩想著這些,立即放下了手上的文件,離開了公司,立即的向著林品甜的公寓的方向走去了。

歐天浩的心裏放心不下了,陸亞尊又想要做什麽傷害了林品甜的事情嗎?原來呢這些事情還不夠嗎?林品甜受到的傷害還不夠嗎?陸亞尊會不會是知道了林品甜的身份了呢?因為這個而去威脅林品甜了呢?

歐天浩的腦子裏有著很多的長大,他心裏想到了這些就變得很焦慮了,要是陸亞尊已經知道林品甜的身份,他會怎麽辦呢?他會不會為難林品甜呢?

歐天浩帶著這些疑問來到了林品甜的公寓裏,他著急的敲著門,心裏變得很著急,要是林品甜有什麽事情,他怎麽向已經去世了的安建國交代呢?

門被打開了,歐天浩看到了陸亞尊冰冷的那張臉,他激動的看著陸亞尊,急忙的問道:“你在這裏做什麽!”

陸亞尊看著歐天浩一臉緊張的樣子,他的心裏很不好受,這種對林品甜的關心,有他一個人就足夠了,他不想要別人再來這種多餘的關心了。

陸亞尊冷冷的說道:“倒是你,你來這裏做什麽?”陸亞尊緊緊的盯著歐天浩,他看著歐天浩的臉就感覺自己心裏有著一股說不出來的氣憤。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的冰冷的神情,他的心裏有點兒慌張了,難道陸亞尊已經知道了林品甜的身世了,這樣的話,陸亞尊這個人一定會為難林品甜的。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冰冷的臉,冷冷的說道:“你不要難為林品甜,有什麽事情對著我來,不要為難她,你為難一個女人,算什麽!”

陸亞尊聽到了歐天浩的話,感覺到了這期間一定是有著什麽秘密在裏麵,這個秘密還是他不知道的,而且他知道了還會為難林品甜的一個秘密。

陸亞尊不禁的對這個秘密有點兒感興趣了,他裝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對著歐天浩說道:“我要是不,你能怎麽的我呢?”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這個樣子,心裏更加的確定了陸亞尊已經知道了林品甜的事情了,他急忙的說道:“這是上一輩子的事情,關你什麽事情,難道因為林品甜是安建國的女兒,她就有罪了嗎?”

陸亞尊聽到了歐天浩的話,愣住了,林品甜是安建國的女兒,這到底是什麽,發生了什麽?安建國的私生女嗎?林品甜和安若琳之間有著什麽關係嗎?這到底是怎麽了?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一臉的驚訝,心裏暗暗的想到:壞了,原來陸亞尊什麽都不知道,隻是在是試探自己,自己卻沉不住氣的把這一切都說了出來了,這一切都讓他搞砸了。

陸亞尊聽到了歐天浩的話,心裏很慌亂了,林品甜是安建國的女兒,他們之間的關係怎麽會這樣的混亂,難道他和林品甜都是一個私生子,難道他們之間的真的就是這樣的悲慘嗎?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的樣子,頓時變得慌亂,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怎麽辦了,他看著這一切的局麵,這一切都讓他搞砸了,這一切都變成了一件不好解決的事情了。

陸亞尊的心裏變得很混亂了,他發生的這一切,他經曆的這一切,這些都讓陸亞尊變得不知所措了,他看著歐天浩,心裏想著這件事一定不是那麽的簡單。

陸亞尊離開了林品甜的公寓,他要問問安若琳,這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他的心裏很慌亂,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這樣的過去,這樣的事實,都太混亂了。

歐天浩看著陸亞尊離開了房間,他看著陸亞尊離開時候的冰冷的臉,他的心裏很難受,林品甜經曆的這一切的事情,已經足夠痛苦了,現在他竟然還給林品甜添了這樣大的麻煩,歐天浩的心裏很是愧疚。

歐天浩輕輕的推開了臥室的門,他看見了林品甜躺在了床上,閉上了眼睛,靜靜的樣子,於是歐天浩放心多了,林品甜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她的心裏肯定受到了很多的苦,那些說不出口的痛苦。

歐天浩輕輕的坐在了林品甜的床邊,看

你的心是一座城txt下載

著她睡著了的樣子,她緊緊地皺著眉頭,難道她在夢裏也是那麽的痛苦嗎?歐天浩看著這樣的痛苦的林品甜,不禁的伸出了手,輕輕的觸碰了一下林品甜的額頭。

他看著這個安靜的躺在床上的女人,這個受到了很多的苦難的女人,這個心裏有著很多的痛苦的女人,這個女人是他的妹妹,他名義上的妹妹。

歐天浩不禁的歎了口氣,林品甜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受到了很多的痛苦,受到了很多的折磨,這樣的一個平凡的人,卻經受了這麽多的不平凡的事情,這樣的讓人感覺痛苦的事情。

林品甜被歐天浩的觸碰,一下子就驚醒了,她做了起來,就看見了歐天浩坐在了她的身邊,她抓著歐天浩的衣服,看著他,眼睛裏全部都是害怕的神情。

歐天浩急忙的抓住了她的手,對她說道:“沒事的,這一切都沒事的,真的,沒事的。”

林品甜聽著歐天浩的話,緊緊地抓著他的手,她真的很害怕,她怕自己一睜開了眼睛就會發現自己身邊的所有人都消失了,都不見了,她會被所有的人都拋棄了。

她真的很害怕,這種深深的害怕,這種真的是從心裏傳出來的那種害怕的感覺,這種真的害怕,她感覺自己變得很渺小,很懦弱,這樣的她真的沒有了力氣,沒有了反抗的力氣。

林品甜靜靜的拉著歐天浩,她輕輕的歎了一口氣,站了起來,她的心裏很難受,她心裏隻要想到了自己的媽媽離開了這個世界了,她的心裏就好像是有著什麽動物在撕咬著她的心髒一樣,那麽的痛苦。

歐天浩看著林品甜一步一步的走出了臥室,她走到了她媽媽留給她的那個箱子邊上,她想要知道這個箱子裏麵到底有著什麽東西,這些她不知道的事情,這些東西,到底包括了什麽秘密,這些事情到底是因為什麽而發展成了這個樣子的,她的心裏真的想要知道了。

林品甜拿起了她的媽媽最後留下來的這封信,她顫抖的著打開了這份信,上麵的字跡是她熟悉的那樣的字跡,林品甜看著這封短短的信件,眼淚就不知不覺的掉落下來了。

這封信很短,上麵隻有著幾句話,那幾句話,包含著林媽媽離開以前的最後的寄托,和最後的心願。

品甜,可能你看到了這封信的時候,媽媽已經離開了這裏了吧,我知道發生的這一切的事情,讓你不能全部的接受,沒有告訴你你的父親是誰,是因為我不想讓你和我一樣,那麽的痛苦的過這一生。我的這一生就是這樣的過去了,我希望你不要像我一樣,這樣的遺憾的過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抓住了自己的幸福。我就這樣的離開了,我知道自己的身體是什麽樣子,不要自責,我知道這一切是什麽樣的,等到我離開了以後,帶著我的骨灰去安建國的墓地上吧,在那裏把我的骨灰撒在空中吧,就讓我自私一次吧。

愛你的媽媽上。

林品甜看著這封留下了的信件,她看著自己媽媽的筆記,這裏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讓林品甜感覺自己是那麽的痛苦,她的心因為這封信變得很難受,這封信留下來的不僅僅是林媽媽沒有完成的遺願,還有著這一切林品甜心裏最痛苦的地方。

歐天浩看著流著眼淚的林品甜,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力氣,失去了全部的希望一樣,那麽的絕望,那麽的痛苦。

歐天浩輕輕的拍打著林品甜的後背,這樣的林品甜真的讓人很心疼,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快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一樣,那麽的脆弱,沒有了抵抗這個冰冷的世界的力量。

陸亞尊離開了林品甜的家以後,就立即的來到了安若琳住著的地方,他很疑惑,他想要知道這一切發生的事情到底是因為什麽,他想要知道到底還有著多少事情是隱瞞著他的。

安若琳看著陸亞尊冰冷著一張臉,就來到了這裏,她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陸亞尊這次來是要做什麽呢?原來的那些還不夠嗎?雖然她知道自己虧待了這個孩子,她看到了陸亞尊,心裏不禁的有些緊張。

陸亞尊走到了安若琳的對麵,坐在了她的麵前,冷冷的看著她,說道:“林品甜的事情,你知道吧,這到底是怎麽回事,我要聽實話。”

安若琳聽著陸亞尊的話,聽到了他提到了“林品甜”,安若琳心裏不禁的變得緊張了,心裏想到,難道他已經知道了這一切的事情了?他全部都知道了嗎?既然他都已經知道,難道還想要確認什麽嗎?

安若琳低著頭,慢慢的說道:“恩,我是知道這件事,但是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了的,你要是想要知道了什麽,還是去問林品甜和她的媽媽比較好吧。”

陸亞尊看著安若琳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於是站了起來,想要離開了這裏。離開了以前,陸亞尊轉過了身,對安若琳說道:“今天,林品甜的媽媽去世了,你們要是認識的話,就去看看她吧。”說完了,陸亞尊就離開了這裏。

安若琳聽到了陸亞尊的話,拿著杯子的手,不禁的顫抖了,夏末去世了?安若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前幾天她還在和夏末一起說著話,現在,夏末就去世了?

安若琳感覺這一切發生的是那麽的快,她找到了夏末才不過前幾天的事情,夏末被確認為胃癌晚期,全身的器官都衰竭了,也是前幾天的事情,現在,卻又告訴了她夏末去世了。

安若琳頓時感覺心裏變得空蕩蕩的,這樣的感覺,對於安若琳來說還是第一次,夏末就這樣的離開了,她還沒有經曆過一天的好日子,就這樣的離開了,安若琳的的心裏不禁感覺是那麽的愧疚。

歐天浩看著這樣的林品甜,心裏也很擔心她,現在,夏末去世了,還有著很多的事情還需要解決,他不能,也沒有時間一直陪著林品甜,於是歐天浩給子衿打了電話,讓她來陪著林品甜了。

子衿看著這樣的林品甜,感覺好像是又一次的看到了那樣的絕望的林品甜,已經經曆了一次的傷害的她,子衿不知道她還不能再一次的站起來。

林品甜看著原來的那些照片,看著她小時候的那些照片,她抱著自己的媽媽,笑得那麽的開心的照片,心裏就好像是針在刺著她的心一樣,那麽的痛苦,那麽的心酸。

柳菲菲看著這次的代言出席的人員,卻怎麽都看不到林品甜的身影,這樣的晚會,她怎麽能不出席呢?

柳菲菲看到了林品甜的經紀人小小,就走了過去,對小小說道:“林品甜最近怎麽樣了,還好嗎?這個晚會怎麽沒有看見她來呢?是不是太忙了呢?”

小小知道柳菲菲和林品甜的關係很好,於是她對柳菲菲小聲的說道:“林品甜的媽媽最近去世了,她的狀態不太好,不適合出席這樣的活動,我去看過她,狀態真的很不好,唉,別提了。”

柳菲菲聽到了小小的話,心裏不禁的皺了皺眉頭,林品甜的媽媽去世了?要不然這些日子都看不到林品甜了,她的心裏一定會很傷心吧,柳菲菲心裏想著。

晚上,柳菲菲和紀雨沐視頻的時候,柳菲菲突然就想到了林品甜的事情,她對紀雨沐說道:“恩,你知道嗎?林品甜的媽媽去世了,你回來嗎?”

紀雨沐聽到了柳菲菲提起了林品甜,心裏不禁的一緊,她知道了自己和林品甜以前的事情了嗎?她的心裏是怎麽想的呢?紀雨沐還沒有糾結完柳菲菲和林品甜的事情,就聽到了柳菲菲說起林品甜的媽媽去世了。

他愣愣的看著電腦,林品甜的媽媽以前就很喜歡他,他們在一起的時候,他還去過林品甜的家裏吃飯,林媽媽一直特別的喜歡他,現在,聽到了林媽媽去世的消息,不禁讓紀雨沐感覺有點兒傷感。

柳菲菲看著紀雨沐一副愣住了的表情,說道:“怎麽了?那你回來嗎?”

紀雨沐聽到了柳菲菲的話,看著她沒有表情的樣子,以為她生氣了,急忙的說道:“那個,我,我隻是,林媽媽以前對我很好,我……”

柳菲菲看著紀雨沐一副緊張的樣子,不禁的笑了出來,心裏想著,他一定是怕自己因為以前他們的事情而生氣吧,自己那裏有那麽的小心眼呀!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解釋的,我知道你和林品甜以前的關係的,我們現在是很好的朋友,你不用那麽的緊張的。”柳菲菲笑著對著電腦那邊的紀雨沐說道。

紀雨沐聽到了柳菲菲的話,也就放心多了,他一直以為柳菲菲和林品甜之間會很尷尬呢,原來隻是自己多心了,原來女人之間的感情也可以變化的這樣的快呀!前一秒還是敵人,在下一秒就可能會變成了朋友呀。

紀雨沐無奈的看著柳菲菲,看著她一臉的壞笑,才知道自己是被這個女人蒙在鼓裏了,他們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變得很好了,隻是這個女人一直沒有告訴自己,一直等著自己說出了這件事呀。

柳菲菲笑著看著電腦那邊有點兒抓狂的紀雨沐,心裏想到,誰讓你把我想象的那麽的小氣的呀,我才不是那麽小心眼的人呢,隻好這樣來懲罰你一下了。

紀雨沐看著柳菲菲有點兒得意的笑容,不禁的笑了笑,這個女人到底還隱藏著多少的魅力呀!竟然會有這麽多的方麵,這麽多隱藏著的魅力,讓他不知不覺的就沉浸在這些魅力裏麵了。

“恩,我看看吧,這幾天剛剛拍了一個廣告,應該是沒什麽事情了,應該是沒什麽事情了吧。”紀雨沐對著柳菲菲說道,他們自從確定了關係以後,還沒有見過麵呢,這次正好有著一個機會,紀雨沐怎麽也要回來呀。

柳菲菲點了點頭,她心裏現在很擔心林品甜,這個表麵上比誰都要堅強的女人,內心裏卻是比誰都要脆弱,這樣她,在經曆了這麽多的事情以後,還能繼續麵對這個冰冷的世界嗎?

想到了這些,柳菲菲對紀雨沐說道:“我想要去看看林品甜,她的心裏一定很不好受,經曆了真的多的事情,對她來說一定很難受。”

紀雨沐點了點頭,他原來一直以為林品甜過的很幸福,很快樂,而且會一直這樣的幸福下去,即使沒有著他的守護,她也可以變得很幸福。但是,在他知道了林品甜發生的這一切的事情以後,他感覺自己經曆的這一切林品甜經曆的這一切相比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麽了。

林品甜這樣的一個簡單的女孩,竟然會經曆了這麽多的痛苦的事情,原來單純的她,原來那個善良的她,在這個冰冷的世界裏,顯得那麽的渺小,那麽的脆弱。

紀雨沐關上了電腦,他看著外麵漸漸的開始變亮了的天空,新的一天又要來臨了,這一天又會有著什麽他們不知道,不想要接受,不敢去麵對的事情發生了呢?

這一天的黑夜即將的離開了,這一天的黎明就要來臨呢。一天又要過去了,時間在緩慢的走動著,這一切發生的,和即將要發生的這些事情之間到底有著什麽聯係,這些誰也不知道,這些誰也猜測不到。

這些將要發生的事情到底會怎樣都進行下去,這些發生了的事情將要怎麽的結束了,這些誰也不知道,誰也不能左右,這些事情,隻會按著它們原來的軌跡一點,一點的進行著。

林品甜呆呆的坐在了窗子的旁邊,她看著外麵的黑夜,那樣的黑夜,是那麽的寒冷,是那麽的讓人感覺到了一種冰冷。

子衿看著林品甜這個樣子,心裏很著急,林品甜已經連著好幾天,什麽話都不說,隻是坐在這裏,什麽表情也沒有,就隻是坐在這裏。子衿和她說話,她也不回答,就是一副神魔都無所謂的樣子了。

柳菲菲來到了林品甜住著的地方,她心裏很擔心林品甜,這樣的一個什麽都裝作了不在乎的女人,這時候她的心裏要有多的的痛苦呀!

柳菲菲走了進來,她看到了林品甜坐在了窗子邊上,她看著這樣的林品甜,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這樣的林品甜就好像是沒有了靈魂的人,這樣的她就好像這個世界和她一點的關係都沒有一樣,那麽的默然。

柳菲菲看著子衿,問道:“她怎麽了?怎麽這樣了?”這樣的林品甜,讓任何人看在了眼睛裏,都會感覺是那麽的心疼。

子衿搖了搖頭,對著柳菲菲說道:“她已經這樣很久了,我怎麽勸說她,都沒有辦法,她什麽都聽不進去了。”子衿心裏也很著急的說道,這樣的林品甜真的很讓人擔心呀!

柳菲菲走到了林品甜的身邊,坐在她的對麵,看著她變得蒼白了的臉,她輕輕的對林品甜說道:“品甜,是我呀,你怎麽了?有什麽事情,還有著我們呢,你不用擔心的。”

林品甜聽到了柳菲的話,機械的轉過了頭,她空洞的眼神看著柳菲菲,眼睛裏沒有一絲的生氣,她蒼白的臉在光的照耀之下,變得更加的蒼白了。

柳菲菲看著就好像是一個傀儡一樣的林品甜,心裏有著說不出來的心疼,這樣的林品甜和以前的那個她,變化實在是太大了,她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麵對現在這個什麽都感受不到的林品甜了。

林品甜看了看柳菲菲,沒有說一句話,隻是轉過了頭,她把自己的全部的感官都封閉住了,她不想知道這裏是發生了什麽,她害怕知道這裏是發生了什麽了。

這種從內心裏慢慢的滲透出來的害怕的感覺讓林品甜不禁的封閉了自己,她真的害怕自己會傷害到了自己周圍的人了,她也害怕自己會失去了更多了,她剩下的不多了,剩下的都是她真的不能再失去了的,她真的不想要再這樣的痛苦下去了。

柳菲菲看著林品甜像是一個有著自閉症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