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陸亞尊再一次的站在了一個選擇的道路上,一條道路上是沒有一點關於林品甜的道路,這條道路,可能是平坦的,可能是比較好走的,可是他要忍受著自己心裏對住這個女人的思念;另一條路上,是有著林品甜的,這條路上,他要一直的信任,一直的守護著林品甜,這條路可能不是那麽的簡單的一條路,在這條路上,他們會經曆很多的他們不想要接受到的事情.

陸亞尊看著自己麵前的這兩條路,無論那一條路,對他來說都不是那麽的簡單的.陸亞尊現在這個完全的相反的兩條路的麵前,他感覺自己是那麽的渺小,那麽的懦弱,那麽的沒有勇氣.

無論是選擇了那一條道路,都要一步一步的走完了這條路吧,這條沒有著盡頭的不歸路,這條隻能選擇一次的道路,這些讓陸亞尊變得小心翼翼的,不敢輕易的做出了決定了.

他曾經都經曆過這樣的道路,一條是和林品甜一起牽著手走過的道路,在這條道路上,他們經曆了太多太多了,他們經曆了快樂,幸福,還經曆了痛苦,這條道路是有著很多的意味的一條道路.

陸亞尊也經曆過沒有著林品甜的這一條道路,在這條道路上,他感覺到的是沒有止境的思念,還有著那些他不想要的痛苦,這些都讓他感覺自己的世界是那麽的黑暗,那麽的冰冷.

這兩條不同的道路,是陸亞尊心裏不知道怎麽選擇的兩條道路,他不想讓自己,也不想讓林品甜在受到了傷害了,他們經曆的這些已經足夠了,他們真的沒有力氣,也沒有了承受這一切的能力了.

陸亞尊需要立即的做出來了這個決定,這個他的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這個決定了很多的決定,這個決定會讓他以後的人生發生了改變了,他們以後的人生也會發生了改變了.

隻有愛一個人,才會那麽的害怕她受到了一點的傷害,無論這樣的傷害是誰給的,當你愛的人受到了傷害的時候,你的心裏會有著比自己愛的人受到的傷害還要疼痛的感覺.

如果傷害了這個你最愛的人的人,是你自己的話,這樣的痛苦會更加的加倍,這樣的痛苦會成為了你們之間的不能痊愈的傷口,這樣的傷口,不會很快的愈合了.

陸亞尊是這樣的,林品甜也是這樣的.因為愛著那個人,所以,才會害怕自己會不小心的傷害了這個人,這樣的傷害,對於愛著對方的人來說,是內心裏深深的傷口.

因為愛,所以害怕傷害,所以才會選擇了躲避.卻不知道這個躲避的過程,就是一種無形的傷害,一種深深的傷害.

在空蕩蕩的房子裏,謝藝冰披散著頭發,倒在地上,她的臉上還帶著一個鮮明的巴掌的印記,她的嘴角甚至還有著血液.她身上的衣服都被人撕開了,她平日裏臉上精致的妝,也變得花了.

屋子裏充滿了酒精的氣味,這個屋子裏有著一種腐爛的氣味.謝藝冰癱坐在了地上,她的身體在不停的顫抖著,她在害怕了.

王曄看著坐在地上的謝藝冰,他扔掉了自己手裏的酒瓶,一把抓住了謝藝冰的頭發,把她拉了起來,他的嘴裏充滿了腐爛的酒氣,是那麽的讓人惡心.

謝藝冰任由著王曄擺布,她的臉上沒有一點的表情,她的心裏也沒有著一點的想法,好像正在經曆著這一切不是她一樣.

王曄狠狠地抓著謝藝冰的頭發,看著她冰冷的眼神,心裏有著一團的怒火,這個女人竟然敢這樣的看著自己,這個臭婊子!王曄一把就把謝藝冰扔到了一邊,一腳踩著謝藝冰的身體,說道:";你個臭婊子,也不照照鏡子,看看你是什麽樣子,竟然敢背著我找別的男人!你個臭婊子!";

王曄一邊大聲的喊著,一邊用力的踢著謝藝冰,上次謝藝冰去找陸亞尊的事情被王曄知道了以後,王曄就調查了她以前接觸過的所有的人,還把謝藝冰關在了這個空蕩蕩的房子裏.

每天,謝藝冰都隻能通過一個窗子看看外麵的世界,看看外麵的這一切,她每天都會經受王曄的痛打,這樣的事情似乎已經成為了王曄的是習慣了.

隻不過,今天的王曄喝了很多的酒,對謝藝冰更加的狠毒了.謝藝冰咬著牙,忍受著自己經受的這一切的痛苦,這些痛苦不僅僅是她的上的,更加是她的精神上的.

謝藝冰咬著自己的嘴唇,這種身體上的疼痛讓她把自己的嘴唇都已經咬破了,她咬著自己的嘴,不想發出任何的一點的聲音,她要讓王曄知道他做的這一切的事情根本就是沒有意義的.

王曄看著謝藝冰一動不動的趴在地上,這樣的謝藝冰更加的讓他生氣,更加的激起了他心裏的那團怒火,這個臭婊子心裏一定是在想著那個男人!

謝藝冰忍受著自己心裏的疼痛,她的心裏隻有著一個信念,她一定會報仇的,她受到的這些,她一定會以百倍以千倍還給了這些讓她受到了痛苦的人.

王曄打累了,就顫顫巍巍的離開了這裏.謝藝冰拖著自己遍體鱗傷的身體,坐在了一邊的沙發上,她看著自己身體上的這些淤青,她咬著牙,一滴眼淚都沒有落了下來,她一定會報仇的,她一定!

謝藝冰為自己上好了藥以後,就躺在了床上,她的身體經曆了這樣的痛打以後,變得很疼很疼,她甚至都沒有了力氣起來了,她的身體沒有她的精神這樣大的承受能力,她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動彈了.

謝藝冰看著這個空蕩蕩的房間,這裏是王曄的私人的別墅,這四周一個人都沒有,王曄自從知道了她和陸亞尊之間的事情以後,就把她軟禁在了這裏.

謝藝冰看著自己手裏的手機,王曄把她關進來的時候,並沒有拿走了她的手機,她看著自己的手機,心裏想了很多.

她還有

什麽可以求救的朋友嗎?她還有什麽可以來看自己的人嗎?謝藝冰打開了手機,看著裏麵的聯係人,她看著這些人,這些人有誰能來這裏把自己接走了呢?

謝藝冰關上了手機,是她自己把自己推到了這樣的一個萬劫不複的地方,她沒有任何的退路了,她也沒有任何的可以求救的人了,她的身邊隻有著她自己這一個人了,誰也不能再次的幫助她了.

謝藝冰想著這些,她忍著自己身體上的疼痛,走到了窗子的旁邊,她看見了王曄離開了的車子,不禁的鬆了一口氣.隻要王曄走了,他身邊的那些人也會跟著他一起離開了.

謝藝冰看著這個房間裏,有沒有什麽可以離開這裏的東西,她所在的地方是三層,外麵是以前的玫瑰花,那麽的美麗的花朵之下,有著那麽多的刺.

謝藝冰看著外麵的門衛都已經離開了,她看了看自己的這些衣服,還有這件屋子裏唯一的一個床單.她下定了決心,自己不能這樣的忍受著王曄對她的痛苦了,這樣的痛苦,她不能再忍受了.

謝藝冰把自己的衣服和那條床單撕開了,撕成了一條一條的碎片,她的手因為這些碎片,都變得通紅了.謝藝冰顧不上自己手上的疼痛,用力的把這些碎片弄在了一起,弄成了一條繩子.

謝藝冰把這條繩子的一段係好了,她拿著繩子走到了窗子的一邊,拉著繩子的一邊,跳了下去.

繩子因為沒有那麽大的承受能力,在半空中就斷了,謝藝冰一下子就掉落在了地上,掉落在了一片的玫瑰花中間,這些美麗的花朵,帶著那些深深的刺,一點一點的刺進了謝藝冰的身體裏.

謝藝冰忍受著自己身體上的痛苦,她踉蹌的站了起來,她的腿在下來的時候,不小心的骨折了,她隻能拖著自己骨折的那條腿,一步一步的走出去.

看著自己離開了這個牢籠以後,她謝藝冰終於忍不住了,她的身體上充滿了淤青,甚至還在流著鮮血,她的一條腿也骨折了,她的身體再也不能前進了.

身體上的疼痛,哪怕是再疼,也比不上內心裏麵的疼痛,那種人感覺到像是掉入了地獄裏的疼痛,那種深深的進入了骨髓的疼痛,都遠遠的比身體上的疼痛要痛苦的多.

身體上的疼痛總會有一天痊愈了,但是心裏的疼痛,無論怎麽樣,都不會很快的痊愈了,這樣的疼痛隻會越來越疼痛,越來越折磨人.

王曄回到了公司裏,秘書對他說道:";王總,有人想要見你,說是一件您不去就會後悔的事情,您看……";

王曄聽了秘書的話,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還有著什麽事情是他不去就一定會後悔的事情嗎?這件事不禁的讓王曄有點兒感興趣,於是他對秘書說道:";那個人在哪裏?在哪裏見麵呢?";

";那個人就在外麵,他說想要現在和您見麵,現在叫他進來嗎?";秘書回答到.

";恩,叫他進來吧.";王曄對這件他會後悔的事情很感興趣,他但是想要知道,這個人有著什麽自信,可以說出了這樣的話.

王曄正在好奇的等著,就看到了一個帶著眼鏡的人走了進來,王曄看著這個平凡的男人,實在是看不出來這個人有著什麽特別的地方,於是他問道:";你到底有著什麽,竟然有著這樣的自信.";

這個帶著眼睛的男人帶著一個帽子,整個臉都在衣服裏,別人看不到他的臉,他聽到了王曄的話,笑了笑說道:";我能來這裏,就一定有著你想要的東西,隻不過不知道你有沒有能力做到了這件事了.";

王曄聽著這個人的話,感覺這個人真的很猖狂,竟然用這樣的語氣和自己說話,他看著這個連自己的臉都不敢露出來的男人,不禁笑了出來,";你怎麽知道我沒有這個實力,我有什麽是做不到的!";

那個人聽到了王曄的話,看著王曄張狂的臉,冷冷的說道:";陸亞尊呢?你敢動這個人嗎?";

王曄聽著這個人的話,立即的停止了自己的笑,他愣愣的看著這個人,不知道他是什麽意思,陸亞尊?難道是有著什麽關於陸亞尊的事情嗎?

那個人沒有理會王曄這個驚嚇的樣子,他從口袋裏拿了出拉一個錄音筆,還有很多張的照片,";你就這樣的膽小嗎?你的女人心裏想的是別的男人,你就這樣的膽小嗎?";說完了,這個人站了起來,離開了王曄的辦公室.

王曄看著桌子上的那個錄音筆,還有那些照片,他腦子裏都是那個人離開的時候說的那邪,那個人竟然說他是一個膽小鬼,那個人竟然會知道謝藝冰的事情,他到底是誰?

王曄打開了那隻錄音筆,看了看那些照片,他不禁的笑了出來,他的眼睛裏變得發亮了,陸亞尊,你這次終於到了我的手上了,我一定會玩死你的!王曄心裏狠狠的想到.

王曄看著自己手裏的照片,這些都會成為了人們明天的議論的話題吧,這樣的畫麵一定會很好看呀!

陸亞尊看著天漸漸的變黑了,他想到了自己已經很久都沒有去看看林品甜,他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文件,無論自己的心裏怎麽的慌亂,無論自己的心裏怎麽的不知道怎麽選擇,他都要麵對現在的現實了.

陸亞尊來到了林品甜的公寓樓下,他看著林品甜住著的那裏正在亮著燈,看著那束光,他的心裏有著不一樣的感覺了.還記得上次他這樣的看著這個屋子,看著這個光的時候,那天還是聖誕節,還下著雪.

時間竟然會過的這樣的快,現在馬上就要到了過年的時候了,他們之間的關係竟然會變化了這麽多了,他們在半年前還曾經一起手拉著手一起看著這同一片的天空,那時候林品甜還會笑得那麽的開心,那麽的幸福.

陸亞尊在外麵站了很久以後,他看著那個亮著燈的地方,還是沒有了再次踏進這個房子的勇氣了.陸亞尊離開了這裏,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的麵對林品甜,麵對他們經曆過的這一切的事情了,這些事情,這些過去的事情,讓他,讓他們發生了很多的改變,他們真的再也回不到原來的地方了嗎?

子衿看著林品甜一直坐在窗子邊上,不禁的歎了口氣,對林品甜說道:";品甜,你吃點東西吧,真的久了,你都沒怎麽吃東西,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

林品甜沒有說話,她隻是看著這個窗子,這個外麵的世界,這個冰冷的世界,她的世界再一次的陷入到了黑暗之中,這樣的寒冷,這樣的痛苦,這次沒有人能找到了她封存著的心髒了,她的心已經死掉了.

這次林媽媽的去世,給了林品甜一個很大的打擊,她的心裏一直有著一種不能說出來的痛苦,那樣的痛苦每天都在折磨著她,每天都壓抑著她,讓她感覺自己仿佛是在一個巨大的黑暗之中,那麽的痛苦.

林品甜不知道自己以後應該怎麽辦了,現在的她就好像是一個沒有了靈魂的傀儡一樣,她什麽都不想去想,什麽都不想去做,她隻想要一直的這樣下去,她的心早就死掉了,沒有了靈魂的她還有著什麽存在的意義呢?

林品甜突然站了起來,她站在窗子邊上,看著外麵的黑色的天空看著這個連星星都看不到的天空,她多麽想要去看看這個天空,看看那裏到底有著什麽,那裏是不是有著她受了一輩子的苦的媽媽.

子衿看見了林品甜站在窗子邊上,急忙的抓住了林品甜的腳,她緊張的對林品甜說道:";品甜,你要做什麽呀!你不要做傻事呀!你快點下來,別嚇我了!";

林品甜仿佛是聽不到了子衿的話,她直愣愣的站在那裏,她真的太累了,不想要再這樣的痛苦下去了,這樣的痛苦她經受了太多了,她的身體,她的心靈,她的精神,無論是那一個她都受不了了.

子衿緊張的按著林品甜的腳,生怕自己鬆開了手以後,林品甜就會掉落下去了,她看著一動不動的林品甜,心裏很緊張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麽.

陸亞尊轉過了身體,想要再看一眼,他看著那個熟悉的地方,突然,她就看到了林品甜站在了窗子上,他瞪大了眼睛看著那裏,他的心髒突然間變得那麽的緊張.

陸亞尊顧不上什麽了,立即的跑了上去,他看著林品甜站在窗子上的樣子她整個心都變得緊張起來了,他第一次這樣的緊張,他什麽都顧不上了,要是林品甜真的出了什麽事情,他一定會很後悔的.

陸亞尊讓跑到了林品甜的家裏,他一把就拉住了林品甜,他看著自己懷裏的林品甜,沒有一點的表情的林品甜,他緊張的眼淚都掉落了下來了.

";你要做什麽呀!";陸亞尊看著林品甜,對她喊到,她真的什麽都不在乎了嗎?一次這樣的事情就真的讓她崩潰了嗎!

林品甜抬起了頭,看著陸亞尊著急的臉,她看著這張她熟悉的臉,這個她熟悉的人,突然,她就抱住了陸亞尊,那麽緊的抱住了陸亞尊.

林品甜看到了陸亞尊以後,就感覺自己的心裏踏實多了,再也沒有了那種什麽都拋棄了她的感覺了,這樣的陸亞尊能給她一種她想要的那種溫暖,那種她心裏缺少的安全感.

她緊緊地抱著陸亞尊,在他的懷抱裏,她就好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那麽的脆弱,那麽的缺少了安全感,她的心裏很害怕,隻有在陸亞尊的懷裏,她才能有著一點的安慰.

";你不要走,我求你了,不要走好不好.";林品甜虛弱的聲音傳到了陸亞尊的耳朵裏,他聽著林品甜的話,感覺她就好像是一個失去了全部的小孩一樣,那麽的無助,那麽的迷茫.

";恩,我不走,我就在這裏.";陸亞尊輕輕的回答著林品甜了的話,這樣的林品甜讓他很心疼,很心疼.

林品甜一直緊緊的抱著陸亞尊,一點兒都不離開了他,她就好像是抓住了最後的一絲的希望一樣,她怕自己這次放開了手,就真的什麽都沒有了.

陸亞尊對著一邊嚇著了的子衿說道:";你回去休息一下吧,這裏有我呢,你不用擔心,這些天你也辛苦了.";

子衿看著林品甜這樣的依賴著陸亞尊,心裏也就放心多了,要是再有一次這樣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處理了.

子衿離開了以後,陸亞尊抱著林品甜來到了餐桌的旁邊,他拿起了勺子,一勺一勺的喂著林品甜,林品甜像是一個小孩子一樣,緊緊的看著陸亞尊,一口一口的吃著飯.

吃過了飯,陸亞尊把林品甜抱到了床上,他看著林品甜驚慌的眼神,不禁輕輕的說道:";不用擔心,我會一直在這裏,不會離開的,你拉著我的手,就好了,我不會離開的.";

林品甜真的害怕自己閉上了眼睛以後,再次睜開的時候就會發現陸亞尊也不見了,她的一切的希望,她的一切的寄托都在陸亞尊的身上了,她不知道自己失去了陸亞尊以後,會不會真的失去了對這個世界的最後的希望了.

陸亞尊抓住了林品甜的手,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唱著歌,他的聲音是那麽的溫柔,就好像是上天傳過來的聲音,那麽的溫柔,那麽的溫暖,讓林品甜慢慢的放鬆下來了,她的神經,緊緊繃著的神經終於放鬆下來了.

陸亞尊看著慢慢的呼吸變得順暢了的林品甜,輕輕的把她額頭前麵的頭發放到了後麵,他看著這些天變得消瘦了的林品甜,他的心裏真的很心疼.

陸亞尊想了很多了,他終究是放不下林品甜,要是以後的路上沒有著林品甜,沒有著她的陪伴,陸亞尊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一直走下去.沒有了林品甜的他,還有著什

麽意義呢?

最終,陸亞尊還是選擇了那條有著林品甜的道路,那條有著林品甜了的道路,雖然會變得很艱難,雖然會變得很困難,但是沒有了林品甜的道路會是更加的痛苦.

陸亞尊終於確定了他的心,他真正的想要的東西,這些他怎麽也放不下的事情,這些他怎麽也放不下的那個人,在這個時候,他終於確定了自己的內心了.

第二天,全市都變得轟動了,因為一件事,整個市的人們都在討論著這件事,韓氏公司上上下下也都變得混亂了.

瑞奇在辦公室裏接著電話,他都快要忙死了,但是怎麽也想不到陸亞尊,這不禁讓瑞奇心裏很著急.

安若琳早上醒了過來,就接到了一個電話,安若琳聽著電話裏麵的聲音,她整個人都愣住了.

";陸亞尊是私生子";這件事被所有的媒體開始報道了,在網絡上竟然還流通著安若琳和陸亞尊之間的談話,這次的事情真的爆發除去了.

整個市的人們都在討論著這件事,全市最大的公司的老總竟然會是一個私生子,這樣的新聞不禁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

歐天浩看著這個新聞,不禁的皺了皺眉頭,這個新聞在原來從來沒有一點的消息,怎麽會這樣一下子就爆發出來了呢?這其中是不是有著什麽人在背後操縱著這件事呢?

瑞奇一直在找陸亞尊,卻怎麽也找不到,打他的手機卻是已經關機了的狀態,瑞奇看著公司上上下下亂成了一鍋粥的樣子,急得臉都變紅了.

在打了第無數個電話還沒有消息以後,瑞奇無奈之下給安若琳打了一個電話,";安總,您好,您看您這件事情應該怎麽解決呀,陸少不再公司裏,公司裏都亂套了!";

安若琳接到了瑞奇的電話,她的心裏也很混亂,這次的事情到底是誰爆出去的,現在誰也不知道,這次的事情肯定會給公司,給陸亞尊帶來了很多的傷害的,這次的事情肯定不簡單.

安若琳停了停,她冷靜下來了,對著瑞奇說道:";盡快的聯係到陸亞尊,馬上召開新聞發布會,一定要快!";

瑞奇聽到了安若琳的話,急忙的去派人去找陸亞尊,這次的事情這樣的來勢洶洶,一定是有著什麽人在後麵搗鬼!

陸亞尊睜開了眼睛,他看著在自己懷裏的林品甜還沒有睡醒,就一直看著她,心裏想著:她一定是累壞了吧,經曆了真的多的事情以後,肯定是沒有好好的睡一覺了吧.

陸亞尊就這樣一直看著林品甜,他看著這張自己很熟悉的臉.回想起來,他已經很久都沒有這樣的看著林品甜了吧,自從上次他們離開了醫院以後,他們就再也沒有這樣的近的看過彼此吧.

林品甜慢慢的睜開了眼睛,她看著陸亞尊一直看著自己,她看著陸亞尊那雙熟悉的眼睛,還有他熟悉的氣息,這一切就好像什麽都沒發生,什麽都沒改變一樣,還是他們以前的那個樣子.

";你好,我是陸亞尊.";陸亞尊看著林品甜的眼睛,對她說道.

";恩,我知道,你是陸亞尊,我是林品甜,我知道我一直喜歡著一個叫做陸亞尊的人,他是不是你呢?";林品甜輕輕的說道,她的心裏對於他們的過去已經漸漸的想要忘記了,她想要他們之間的未來了.

陸亞尊聽到了林品甜說了真的多的話以後,感覺林品甜變得好多了,聽到啦她說她一直喜歡的那個人是自己的時候,他變得很高興他們仿佛是又一次的回到了原來的那個樣子了.

";恩,那個人可能是我,也可能不是我,但是我喜歡上你了,你就是我的了.";陸亞尊揉了揉林品甜的頭發,寵溺的看著她說道.

林品甜聽到了陸亞尊的話,緊緊的抱住了他,她的心裏終於不再那麽的孤單了,她終於不再那麽的害怕了,隻要有著陸亞尊陪著她,她什麽都不會再害怕了.

陸亞尊也緊緊的抱著林品甜,這次他們終於抵抗了所有的困難,終於又一次的擁抱了對方了,他們的心再一次的跳動在了同一個頻率了,他們之間的這一切終於回到了原來的地方了.

上天是公平的,他不會讓兩個注定在一起的人分開的,這些的經過,這些的過去,隻是為了他們很好的未來,隻是為了他們真正的在一起的時候能更加的珍惜彼此.

陸亞尊感覺自己懷裏的擁抱著的是自己的整個世界,他的全部的希望,他的全部的力量,這樣的他再也不會放開了手了,他們經曆了太多了,他們失去了太多了,這時候,他們對彼此的感情,根本就不是那麽的簡單的愛情可以概括了,他們之間的感情誰也不能破壞了.

歐天浩接到了瑞奇的電話,他看著這樣的局麵,心裏也很緊張,要是陸亞尊再不向外麵解釋清楚這件事情,那麽他的公司就會麵臨著危機,這種危機可能會把陸亞尊苦心經營已久的公司搞垮了.

歐天浩想著這些,就急忙的來到了林品甜的公寓.這次陸亞尊遇見的難關,很不好過去,這次需要解決的事情要是不能好好的解決,一定會成為了最大的笑話的.

歐天浩來到了林品甜的公寓,就看到了陸亞尊和林品甜正在吃飯,他看著林品甜的臉原來的那張蒼白的臉,現在也恢複了一些血色,也不像是原來的那樣的那麽的虛弱了.

林品甜看見了歐天浩以後,笑了笑,對他說道:";你來了,我應該叫你哥哥吧.";

林品甜自從看見了陸亞尊以後,她的身體和她的心靈都變得好多了,她不再那麽的害怕了,她知道她在這個世界上不是她一個人,她還有著這麽多的人陪著她.

林媽媽離開的事情確實是給了林

品甜一個很大的打擊,她的心裏有著一個怎麽也過不去的傷口,她不能輕易的想起了自己的媽媽,她的心裏雖然變得好多了,但是還是有著不能觸碰的地方.

林品甜看著歐天浩一臉的嚴肅的表情,看著他一動不動的站在了那裏,於是小心翼翼的問道:";怎麽了?出了什麽事情嗎?";

歐天浩聽到了林品甜的話,轉過頭,壓抑著他心裏的慌亂,急忙的說道:";沒事的,我就是來看看你的狀態好點了嗎?看著你沒什麽事情了,我也就放心了.";

歐天浩不敢在這個時候,當著林品甜的麵,提起了關於外麵陸亞尊的傳聞這件事,林品甜的身體,她的精神剛剛恢複了,要是在受到了什麽事情,她肯定會承受不了的.

陸亞尊聽到了歐天浩的話,轉過了頭,看著他,歐天浩的話語裏帶著一點的慌張,他看著歐天浩這個樣子,他肯定不是單純的來看林品甜這麽簡單的事情.

歐天浩看到了陸亞尊看向了自己,於是也轉過了頭,看著他,他的眼睛裏帶著他想要傳遞的信息.這件事情需要馬上就解決了,陸亞尊沒有了耽誤的時間了.

陸亞尊看著歐天浩的眼睛,看著他有著著急的眼神,猜到了一定是發生了什麽事情了,他看著自己身邊的林品甜,林品甜剛剛才恢複了一點,要是這個時候他離開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看見原來的林品甜了.

歐天浩說了幾句話就離開了,他臨走以前,看了陸亞尊一眼,在他的身邊小聲的說道:";你要快點解決了這件事,事情弄的太大了,就不好解決了.";

陸亞尊關上了門,林品甜看著他有點兒慌亂的臉,笑著說道:";怎麽了?你們是不是有著什麽秘密瞞著我呀,怎麽還在說著悄悄話呀.";她看著陸亞尊這個樣子,一向鎮定的陸亞尊,是不會有著這樣的慌亂的神情,是不是又出了什麽事情呢?

陸亞尊聽到了林品甜的話,心裏怕她擔心,急忙的說道:";沒事,他就是告訴我要好好的照顧你,沒什麽的,要不要休息一下呢?回去躺會兒吧.";

林品甜看著陸亞尊的眼睛,心裏也沒有想那麽多她現在寧願自己想的少一點,不去想那麽多沒有關係的事情,這些事情不管是好的還是壞的,她都不想要去想了,她真的受夠了那種沉重的生活了,她心裏很累了.

林品甜走到了臥室裏,靜靜的躺了下來了,她閉上了眼睛.四周的這一切就這樣的消失了,就這樣的消失在了她的世界裏了,無論是好的還是懷的,都消失的不見了,她的世界要是真的可以這樣的單純那要多好呀!

陸亞尊拿出了手機,他剛剛開機了,就接到了瑞奇的電話,瑞奇急忙的說道:";陸少,公司這裏都快要崩潰了,你快點兒來吧,你的事情弄的全市都知道了!";

陸亞尊不禁的皺了皺眉頭,他的事情,他還有著什麽事情呢?陸亞尊打開了今天的新聞,看到了今天的新聞的頭條,全部都是關於他的,全部都是他是一個私生子的新聞.

他看著這些新聞,這些新聞到底是怎麽出來的呢?原來一點消息都沒有的事情,怎麽就這樣的全部都出來了?到底是誰在這個背後想要讓他倒下了?

陸亞尊冷靜下來了以後,拿出了手機,對瑞奇說道:";我今天去不了公司,我這裏有著其他的事情,你看著解決一下吧,我會跟著你的,我這裏隻要有時間了,我就一定去.";

瑞奇聽到了陸亞尊的話,心裏十分的著急,想到,這真的是皇上不急太監急呀,到底有著什麽事情是比這個公司的存亡還要重要的事情呢?

心裏想著這些,瑞奇急忙的答應了陸亞尊,這次的事情一定要在第一時間解決了,現在公司的股票就有著很大的變化,要是不能好好的解決了,公司的破產也就是一天的事情呀!

陸亞尊掛斷了電話,他看著外麵的天空,這幾天是陰霾的天空,這樣的天空和他的心裏是一樣了,看不見一點的太陽,那麽的迷惘,那麽的慌亂.

陸亞尊輕輕的走到了林品甜的身邊,看著她閉著眼睛的樣子,是那麽的美好,是那麽的好看.是呀,還有著什麽事情比這個女人在自己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