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林品甜從來不讓別人說起了關於陸亞尊的任何的事情,她一直在等著陸亞尊的回來,她一直沒有放棄了這個等待.

也許這個等待真的是沒有著任何的意義的,但是林品甜還是在一直的等待著,她的心裏一直放不下,她不能就這樣的放手了,她不想要,她也不舍的.

時間過去了很久了,林品甜的心裏還是有著很多的傷口,她的心裏最大的那個傷口,最疼痛的那個傷口還沒有愈合,因為這個傷口裏麵有著一個缺口,有一個人帶著這個部分離開了,隻有這個人回來了她的這個傷口才會慢慢的變好了.

林品甜不知道自己的這個傷口什麽時候會再次的愈合了,也許是五年,也許是十年,也許是這一輩子都不會再次的愈合了.但是,她的心裏從來沒有過一點的後悔過,她的心裏有著那個她等待著的人,她這一生的最愛的那個人.

一會兒,子衿和歐天浩就來了,他們坐在了一起,這時候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呀,他們沒有了自己身上的那些壓抑的他們的身份,他們不再是什麽明星,不再是什麽老板,他們隻是平常的朋友,他們之間的關係是那麽的簡單.

";來,大家舉杯,為林品甜獲得了最佳女主角祝賀!";柳菲菲端起了酒杯,對著大家說道.

大家也端了起來,這樣的一個高興的事情,當然要大家一起分享了.放下了杯子以後,林品甜看著歐天浩,對他說道:";老板,我這樣的給你掙錢,還沒有一點的漲工資的傾向嗎?";

歐天浩看著林品甜高興的樣子,他開著玩說道:";你不是比我有錢多了呢?這麽多錢,還這樣的摳門呀!";

陸亞尊留給了林品甜的那鋅產,還有那些股票都已經在這兩年裏翻了好幾倍了,現在的林品甜這麽忙不需要這樣的努力的,她已經走了足夠的能力過這後半輩子了.

林品甜聽到了歐天浩的話,笑著說道:";我知道了,不跟你要了,你就好好的養老婆吧,真是的,看你那個小氣的樣子,子衿別跟著他了,我給你找一個很好的!";

子衿看著他們在一起來著玩笑的樣子,也跟著笑了笑,這樣的場麵在兩年前真的看不到,那時候無論是林品甜還是歐天浩都整天皺著眉頭,一副嚴肅的樣子.

現在,她看著他們變得這樣的好,心裏也變得很高興,隻要大家都很好,她還有什麽不高興的事情呢.陽光孤兒院也從郊區搬到了市裏了,孤兒院辦的越來越好了,漸漸的還收到了國家的補助了.

子衿也沒什麽可以擔心的事情了,她看著大家都是這樣的高興的樣子,心裏也變得很高興,要是陸亞尊能回來了,這一切就真的太好了,這一切就真的完整了.

子衿和歐天浩安頓好了喝的有點兒多的林品甜和柳菲菲,就就離開了林品甜的家了.

子衿看著她們這兩個大明星喝多了以後的樣子,感歎著:";這真的是女神表麵下隱藏著的一個個的女絲呀!";這樣的照片要是被拍下來放到了網上,肯定是火了呀!

歐天浩看著他們的這個樣子,心裏想到:";一定不能讓她們喝酒了,要是這樣下去了,自己的公司的利益多受到了損害呀!";

子衿拉著歐天浩的手向家裏的方向走去,他們在一起很久了,但是子衿的心裏還是會感覺自己好像是剛剛才戀愛了一樣,每一天都有著不同的感覺,這樣的新奇的感覺.

";品甜還在等著陸亞尊呢呀,她怎麽這樣的固執呀!";子衿對身邊的歐天浩說道,她看著林品甜這個樣子,心裏還是會感覺到林品甜的心裏的難受,等待了很久了的人,一點的消息的都沒有的那種痛苦的感覺.

歐天浩看著子衿美麗的側臉,他的心裏想了很多很多,他們在一起已經很久了,時間長到了他已經習慣了子衿在自己的身邊了,他的心裏有著一種很奇特的感覺了.

";恩?你怎麽了?是不是頭疼呀!";子衿看著歐天浩沒有回答自己的話,轉過了身,就看到了正在發呆的歐天浩,她以為歐天浩是因為喝酒而頭疼了,就關心的說道.

歐天浩聽到了子衿的話,回過了神,他看著子衿擔心的樣子,笑著揉了揉她的頭發,說道:";我沒事,就是有點兒走神,沒事了.";

歐天浩的左手緊緊的拉著子衿的右手,他的右手在口袋裏,緊緊地握著一個盒子,盒子裏麵是一枚戒指,一枚包含了很多的意義的戒指.

歐天浩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的拿出來這枚戒指,他不知道自己又沒有做好了準備,做好了做一個丈夫,一個爸爸的準備,他更加的擔心的事情是,他怕子衿不會接受了他.

這枚戒指已經在歐天浩的口袋裏好久了,他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才能去做到了";求婚";這件事,原來他看著其他人的求婚,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到了他自己的身上,卻變得這樣的艱難了.

子衿看著歐天浩沒有了什麽事情了,就放心了,她看著歐天浩好像是有心事的側臉,不知道他因為什麽事情而擔心,她看著歐天浩不想要說出來的樣子,也就沒有問那麽多.

他們就這樣的一直向前有著,誰也沒有說話,他們之間不需要太多的語言,隻要一個眼神,他們就可以知道了彼此心裏在想著什麽,他們早就成為了彼此心裏的一部分了.

這樣的熟悉的感覺,這樣的放鬆的感覺,隻要你在我的身邊,哪怕天涯海角我也會跟隨著你的.他們之間沒有著那麽多的挫折,沒有著那麽多的困難,他們之間的關係很簡單,隻要有著愛,就足夠了.

歐天浩看著四周已經沒有了什麽人了,他的右手因為這個小盒子已經出汗了,他的心裏也越來越緊張了,他告訴

自己,一定要今天把這個戒指送出去,他不能再等待了!

歐天浩想著這些,突然就停住了腳步,他看著轉過了身的子衿,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慢慢的單膝跪了下來,緊張的從自己的口袋裏麵拿出了那個讓他變得緊張的小盒子.

";子衿,我知道,我有很多的不足的地方,我知道我可能不會是一個最好的丈夫,但是我一定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男人,我,我想讓你成為了我的妻子,嫁給我吧!";歐天浩緊張的說完了這段話,他的額頭上麵全是因為緊張而出拉汗水.

子衿看著歐天浩,聽著他的話,不禁的心裏一暖,他們在一起這麽久了,要是說她沒有想過自己和歐天浩在一起結婚的場麵,一定是假的.

她曾經幻想了很多個自己求婚的時候的場麵,她真的沒有想到了會是這樣的一個場麵,她真的不知道歐天浩會是這樣的,這樣的不浪漫,竟然在一條大街上就向自己求婚了.

子衿原來幻想著的求婚的場麵是有著很多的玫瑰花,還有著人在拉著小提琴,在一個完全浪漫的地方,看著歐天浩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然後向自己求婚的場麵.

但是看著麵前的這個場麵,這裏沒有玫瑰花,也沒有音樂,甚至歐天浩都是這樣的狼狽的樣子,子衿的心裏不禁的感覺自己的夢在這個時候破裂了呀.

也許這就是自己心裏的那個幸福的求婚吧,子衿在自己的心裏想著,雖然沒有鮮花,也沒有音樂,甚至歐天浩也沒有一副很帥氣的樣子,但是隻要有著一顆真心,比什麽都要重要呀!

歐天浩緊張的看著子衿,不知道她的心裏到底是怎麽想的,四周的空氣是她都凝固了,歐天浩看著子衿的臉,心裏暗暗的想到:這次這次一定是讓自己搞砸了,一定是的.

就在歐天浩還在埋怨自己做錯了的時候,子衿笑了笑,回答道:";我願意.";

歐天浩聽到了子衿的話,激動的站了起來了,他緊緊的抓著子衿的肩膀,對她說道:";你說什麽!";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這句話真的是自己聽到了嗎?

子衿看著歐天浩一臉的激動,又重複了一次自己的話,";我說,我願意,我願意做你的妻子.";

歐天浩聽到了子衿的話,按耐不住自己心裏的激動,一把就抱起來了子衿,他高興的大聲的喊到:";我有老婆了,我有老婆了!";

子衿看著歐天浩這樣高興的樣子,信了也很高興,她等了這個時刻很久了,終於在這一天實現了,她的心裏有著很幸福的感覺她終於可以陪在了歐天浩的身邊,一輩子的陪在了他的身邊了.

歐天浩按耐不住了自己心裏的激動,他真的很激動,他真的沒有想到了子衿會這樣簡單的就答應了自己了,他真的很激動,";我有老婆了!我有老婆了!";歐天浩一直大聲的喊著.

突然,一個屋子的窗戶打開了,裏麵一個人大聲的對著歐天浩和子衿喊到:";喂!臭顯擺什麽呀!";

子衿和歐天浩聽到了以後,笑著離開了,他們的手緊緊地拉著,現在他們之間的關係變得不一樣了,他們是合法的關係啦!

林品甜醒了過來以後,就感覺自己的頭很疼,誰讓她昨天晚上太高興了,喝了太多的酒呀,林品甜還沒有完全的醒了過了,就接到了歐天浩的電話,林品甜看著歐天浩的名字出現在了自己手機上,不禁的感歎:資本主義的老板真的是殘忍呀,這樣的壓榨自己員工.

帶著不情願,林品甜接起了歐天浩的電話,";喂,我說歐總,你就不能不這樣的壓榨自己的員工嗎?你知道我有多……";

";累";字還沒來得及說出了口,林品甜就被歐天浩激動的語氣打斷了,";我向子衿求婚了,她答應我了,我們下下周結婚,你一定要空出了時間呀!";

林品甜抓著自己的頭皮,突然聽到了歐天浩的話,她的睡意一下子就全沒了,這是什麽節奏呀,昨晚上還在一起什麽都沒有呢,這麽快就定了結婚的日子了,這節奏連神八都趕不上呀!

林品甜急忙的說道:";大哥,你逗我玩呢?真的假的呀!";林品甜真的不敢相信他們的速度這樣的快,她這還單身呢,你們就要結婚了!她交的這都是什麽損友呀!

";真的呀,我們今天早上剛剛拿到的結婚證,還熱乎呢,哈哈哈哈,祝福我們吧!";歐天浩聽到了林品甜驚訝的話,高興的說道.

林品甜咬著牙對歐天浩說道:";我祝福你們一輩子分不開,你受子衿一輩子的欺負,一輩子不許分開了.";

林品甜掛斷了電話,她看著窗外的樹葉,原來的光禿禿的樹木已經變成了繁華的樹葉了,這樣的一年,一年的過去了,她還是一點陸亞尊的消息都沒有.

她不禁的歎了口氣,她的心裏還是放不下這個男人,這個男人對她來說是信仰一樣的存在,她不相信自己會失去了他,她不想要,不舍的相信這個.

就在同一時間,一架飛機降落了,一個人推著很多的行李走出了機場,他摘掉了墨鏡,看著這裏的天空,不禁的笑了出來,原來這裏一切都沒有變化呀!

子衿正在試著婚紗,林品甜真好借著這個機會好好的休息了一下,她可不是什麽拚命三郎,要錢不要命的人呀,更何況她那麽的有錢.

林品甜看著子衿一臉的高興的樣子,問道:";你們怎麽這樣的突然呀,這麽快就要結婚了.";

子衿一臉的幸福的樣子,對著林品甜說道:";是呀,天浩說想要早點辦,我沒什麽意見,就這樣了呀.";

林品甜不禁的翻了一個白眼,這個歐天浩真的是等不及了呀,

你老婆在這裏呢,誰會搶走了呀,真是的.

子衿看著林品甜一臉的無聊的樣子,就對她說道,";咱們去吃點東西吧,拐角那裏有著一家新開的甜點店,很不錯,一起去吧.";

";你就不怕自己長胖了,穿不下婚紗了呀!";林品甜笑著對著子衿說道,現在她看著子衿這樣的一臉的幸福的樣子,不禁的想到了自己的以前的那個幸福的樣子,那時候的她也是這樣的美好吧.

林品甜和子衿走出了婚紗店,她們邊走變笑,林品甜一個不小心就撞到了一個人,她馬上低著頭說:";對不起,對不起.";

那個人看了林品甜一眼,點了點頭,就離開了,林品甜低著頭怕別人認出來了自己的樣子,等到了那個人離開了,她才抬起了頭.

那個人消失在了一條街道上,林品甜也沒有多想什麽,就和子衿一起去吃東西了.

那個人突然笑了出來,他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一個人走到了他的麵前,對他說道:";陸少,您要聯係的人已經聯係好了.";

陸亞尊笑著點了點頭,原來林品甜還是沒有變化呀,她還是那麽的美麗,還是那麽的有魅力呀!

陸亞尊來到了歐天浩的辦公室,他看著歐天浩一臉的驚訝的樣子,笑了笑,說道:";怎麽了,新郎官你怎麽沒有邀請我呀!";

歐天浩看著自己麵前的這個人,聽著他說話,他立即的站了起來了,他緊緊地抓住了陸亞尊的手臂,對他說道:";你沒死呀,你真的沒死呀!";

陸亞尊看著歐天浩一臉的驚訝的樣子,笑著說道:";我沒死,而且還回來了,這樣的回來了,怎麽了,不歡迎呀!";

";你怎麽這麽晚才回來呀!你知道林品甜有多想你吧,這麽長的時間她都沒有忘記了你,你知道嗎!你看見了林品甜了嗎?";歐天浩興奮的看著陸亞尊,這個人回來了,林品甜也就不會再那樣的等待著了,這一切就這樣的完美了.

";恩,看見了,但是她沒有看見我.";陸亞尊笑著對著歐天浩說道.

他什麽都知道,他知道林品甜有多麽的想念他,他知道林品甜沒有忘記了他,因為他都知道,所以他才害怕,害怕自己的出現會打擾到了她,他怕自己來的太晚了,所以他隻能偷偷的看著她.

歐天浩聽著陸亞尊的話,看著他的臉,這個陸亞尊變得比以前更加的愛笑了,這個陸亞尊真的發生了變化了,他拍著陸亞尊的肩膀說道:";回來了就好了,你想要怎麽去見林品甜呢?要不我來和她說.";

";我有辦法的,不用你這個新郎官操心了,你明天就要結婚了還這樣的賣力,真是模範老板呀!";陸亞尊對歐天浩說道.

";恩,我知道呀,對了,明天的婚禮你會來吧,你一定要來呀!";歐天浩看著自己麵前的這些文件,不禁的歎了口氣,公司裏的人知道了他要結婚了,竟然都用這樣獨特的方式";報答";自己,他在這個老板真的是很失敗呀!

";好了,我先走了,明天見吧.";說著陸亞尊就離開了.歐看著陸亞尊離開了的背影,心裏有著很多的滋味.

";品甜,你好了沒有呀!";柳菲菲穿著一身漂亮的禮服,不耐煩的說道,她都已經等了很久了,林品甜這個磨嘰的女人還不出來.

";好了,好了.";林品甜一邊說著話,一邊走了出來了,她穿著一身漂亮的粉紅色的禮服,映襯著她潔白的臉,顯得異常的好看.

";哇,真好看呀!";柳菲菲看著林品甜不禁的說了出來,這樣的林品甜真的很好看呀!

子衿最後出來了,她穿著一身的漂亮的潔白的婚紗,整個人就好像是從上天掉落下啦女神一樣,那麽的好看,林品甜和柳菲菲不禁的感歎:歐天浩真的是賺到了呀!

隨著婚禮的開始,子衿緊張的進入了婚禮的現場了,等著他的歐天浩今天也是異常的帥氣,他一直看著子衿的臉,這樣的一個美麗的女人,真的是自己的新娘嗎?難道不是天使嗎?

子衿紅著臉走到了歐天浩的身邊,她心裏很激動這樣的一場隻能出現在了她的夢裏的婚禮,這時候真的成為了現實了,她真的成為了歐天浩的妻子了.

歐天浩和自己交換完了戒指以後,歐天浩深深的親上了子衿的嘴唇.

林品甜看著他們在一起的樣子,好像這一切都回到了她結婚的那一天,她還記得陸亞尊嘴唇上麵的溫度,她還記得他們在一起的那時候的很幸福的感覺.

這一切就好像是昨天才發生的一樣,這樣的清晰,這樣的具體,林品甜不禁的留下了眼淚,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看見了自己的曾經的新郎了,她心裏的那個永遠的新郎了.

婚禮進行到了拋花球的時刻了,林品甜看著子衿高興的樣子,心裏也替她高興,這樣的一天是每一個女人的夢想吧.

隨著花球被拋出去了,大家都想要搶到了這個有著很好的寓意的花球,突然,一個人抓住了這個花球.

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看著這個抓住了花球的人.林品甜看著這個人,她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要怎麽相信自己麵前看見的這一切了.

陸亞尊抓著那個花球,走到了林品甜的身邊,看著林品甜的眼睛,輕輕的說道:";你能嫁給我嗎?";

林品甜感覺自己眼前的視線變得模糊了,她看不清楚她麵前的這個人了,這個她朝思暮想的人了,林品甜急忙的擦去了自己的眼淚,看你的自己麵前的這張熟悉的臉,看著這個熟悉的人.

林品甜不知道應該怎麽辦,她一直看著陸亞尊,突

然,林品甜撲到了陸亞尊的懷裏,緊緊的抱住了他,她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她一邊流著眼淚,一邊說道:";你怎麽現在才回來了,你怎麽能這麽晚才回來了呢?";

陸亞尊緊緊的抱住了這個他兩年裏時時刻刻都在思念著的人兒,他的心裏不能少了的那個人,他感覺自己的眼角也變得有些濕潤,他在林品甜的耳邊輕輕的說道:";對不起,我回來的太晚了,對不起.";

林品甜在陸亞尊的懷裏肆無忌憚的哭著,她的心裏的那個傷口終於消失不見了,她心裏一直都在等著的那個人終於回來了,她在也不用等待了.

林品甜擦了擦自己的眼淚,她看著陸亞尊笑著的樣子,一邊打著陸亞尊,一邊說道:";你怎麽這麽晚才回來了呢?你知道我有多麽的想你嗎?你知道嗎?";

陸亞尊抓住了林品甜小小的手,緊緊地握住了她的手,說道:";我知道,我什麽都知道,我也很努力,很努力的讓自己不會忘記了你,我真的回來了,看見了你了,這真的很好呀!";

瑞奇帶著陸亞尊來到了瑞士,在瑞士的一家醫院裏有著關於腦腫瘤最權威的醫生,陸亞尊在這裏接受了很長時間的治療,才回到了林品甜的身邊.

在陸亞尊手術以前,那個醫生告訴陸亞尊:";你一定要想著你最重要的人,或者是你最重要的事情,隻有這樣,你才能不會忘記了這些事情.";

陸亞尊努力的回想著他和林品甜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努力的想著林品甜,他不想要忘記了林品甜,他不想要忘記了他們在一起的這段日子,他怎麽舍得忘記了呢?

手術結束了以後,陸亞尊一時間失去了全部的行動的能力,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麽吃飯了,就是這樣的一個和嬰兒沒什麽兩樣的他,憑借著他心裏的那個想要回去的地方,他想要見到的人,一點一點的恢複了原來的樣子.

這些對於陸亞尊來說是那麽的困難,他的大腦在手術以後每一天都在退化,他憑借著著自己對林品甜的強大的意誌力,一點一點的恢複成了原來的樣子.

這樣的他經曆了很多,他心裏隻有著一個想法,他想要回去,他一定要回去,那裏還有著他沒有完成了的約定,還有著他還沒來得及拉起來的那雙手.

陸亞尊回來了以後,他看著這樣的林品甜,心裏有著說不出來的感覺,這樣的她受到了很多的痛苦吧,這樣她一定很難受吧.

林品甜緊緊地抓住了陸亞尊的手,她再也不想要放開了這雙手了,無論他們還會遇見了什麽樣子的事情,她都不會放開了這雙手了,他們的約定,他們的這一切的約定,就要手拉著手一起完成了.

子衿還有柳菲菲看見了陸亞尊回來了,都笑了,下雨啊終於不會再傷心了,她心裏的那個人終於回來了,她心裏的那個等待著的人終於回來了,她終於不會再次的感到了痛苦了.

這樣的等待的痛苦終於也要結束了,這一切就要結束了他們要有著新的開始了,他們的未來還沒有結束,現在才剛剛開始了.

林品甜偎依在陸亞尊的懷裏,她看著陸亞尊的手,她的心裏終於走了那種踏實的感覺了,這樣的感覺她已經很久都沒有體會到了,這樣的放鬆的感覺.

";你還沒有答應我呢?";陸亞尊緊緊地抱著林品甜,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道,他真的不想要再次的放手了,這次無論發生了什麽,他都不會再次的放手了.

";恩?什麽事情呀!答應你什麽呀?";林品甜轉過了頭,看著陸亞尊,不知道他說的是什麽.

";婚禮.";陸亞尊眼睛裏閃爍著光芒的看著林品甜,他以前離婚的事情,是陸亞尊真的怕自己不能再次的看見了林品甜,現在他回來了,他們也要考慮什麽時候結婚的事情了.

林品甜聽到了陸亞尊的話,笑了笑,她看著陸亞尊,心裏突然想要開個玩笑,於是她說道:";我感覺這樣很好呀,我這樣的有錢,你什麽都沒有,我包養你吧.";

陸亞尊聽了林品甜的話,不禁的笑了笑,突然拉住了林品甜,深深的吻了上去了.他等待了兩年的吻,終於在這一天完成了,他的心裏再也沒有什麽遺憾了.

林品甜感受著嘴唇上熟悉的溫度,熟悉的氣息,她不禁的笑了,還有著什麽比這個時候更加的好的嗎?她緊緊地拉住了陸亞尊的手,這一生都不會再次的分開了.

這一刻,我緊緊的握著你的手,我就握住了整個世界,這個世界上的任何的事物都沒有你更加的重要,你在哪裏,哪裏就是我的天堂.

————【下麵是婚後生活,有寶寶們出現哦,還有點玄幻色彩,哈哈~】——————

城堡裏.

陸洋洋抱著一個洋娃娃,正給它穿上漂亮的衣服.

陽光透過高大的落地窗打在這個小娃娃的身上,讓她看起來和一個天使一樣.

藺芷夏微笑著在一邊看著陸洋洋,然後和她聊天,";洋洋,你怎麽會出現在外麵的森林裏麵?";

陸洋洋放下手中的娃娃,";我也不知道,一個姐姐灌了我一杯水,之後我就什麽都不知道了.";

藺芷夏抱起陸洋洋,可憐的小姑娘,大概是家裏得罪了什麽人,所以要害她吧,";那你記得你爸爸媽媽叫什麽名字麽?";

陸洋洋睜大眼睛看著藺芷夏,嗚嗚,她爸爸的名字好難記,媽媽……

";我媽媽叫品甜,別人都那麽叫她!";

藺芷夏看著懷中的小寶貝,有些頭疼,品甜,大概是昵稱吧.

;不過看著陸洋洋眼淚汪汪的樣子,她的母性又被勾起來了,";洋洋不要哭哦,哭起來可就不漂亮了.";

陸洋洋抽噎了一下,眨了幾下眼把眼淚眨了回去,";洋洋要漂亮,要和阿姨一樣漂亮!";

她的童言童語逗笑了藺芷夏,";洋洋已經很漂亮了.";

忽然,藺芷夏的眼珠轉了幾下,";洋洋,你喜歡不喜歡冷叔叔和藺阿姨?";

陸洋洋小嘴好像吃了蜜糖一樣甜,";喜歡,你們都張的好好看,還給我好吃的東西,我好喜歡你們!";

其實好吃的東西才是關鍵吧,藺芷夏好笑的捏了下陸洋洋可愛粉嫩的臉蛋,";那,你想不想一直和叔叔阿姨在一起呢?";

陸洋洋有些猶豫,";想是想,可是我也想爸爸媽媽.";

藺芷夏的眼睛笑成一彎月牙,";洋洋,有一個辦法可以讓你和叔叔阿姨在一起,也和爸爸媽媽在一起哦!";

陸洋洋的眼睛裏泛起歡樂的光芒,";什麽辦法?";

";就是做阿姨的兒媳婦!";

";什麽是兒媳婦,可以吃麽?";

藺芷夏大笑,";洋洋你太可愛了!";什麽都能想到吃!

";到底什麽是兒媳婦麽?";

";兒媳婦就是,你嫁給藺阿姨的兒子,就是阿姨的兒媳婦了.";

";怎麽嫁呢?";陸洋洋不太明白,眼中充滿了疑惑.

怎麽叫嫁?對著這麽一個小不點解釋起來,似乎有些太困難了……

藺芷夏想了想,";反正如果洋洋答應做藺阿姨的兒媳婦的話,阿姨就會給洋洋很多很多好吃的東西,還有很多可愛的玩具,洋洋想要什麽阿姨都會給洋洋的!";

";我想吃果凍布丁可以麽?";

";可以!";

";想吃棒棒糖可以麽?";

";可以!";

";我想吃一大碗的冰淇林可以麽?";

這個……好像有點多了,會鬧肚子吧?";如果不生病就可以!";

陸洋洋快樂的繞著原地轉圈,小裙子飛揚成一朵花,";哦哦,好,我要給阿姨做兒媳婦!";

藺芷夏被陸洋洋可愛的樣子逗笑了.

陸洋洋忽然又停了下來,";阿姨,我要和你家的大狗狗玩!";

藺芷夏愣了一下,";什麽大狗狗?";

陸洋洋咬著手指,";就是把我從黑黑的森林裏麵帶到這裏的那隻麽,很漂亮的那隻狗狗.";

藺芷夏明白了陸洋洋說的是什麽,她笑了笑,";那可不是狗狗哦,而是一隻狼!";

陸洋洋的眼睛睜得圓圓的,";狼?";

媽媽說如果自己不聽話的話,就會被狼外婆吃掉的!

";嗯,沒錯,是一隻狼,洋洋怕不怕?還要和它一起玩麽?";藺芷夏一邊說著,一邊充滿希冀的看著陸洋洋.

狼不應該是壞壞的麽?可是昨天自己明明是被那個狼救的……嗯,肯定也有好的狼的!

所以陸洋洋很勇敢的回答,";不怕,洋洋還要和它一起玩!洋洋喜歡它!";

看著陸洋洋這樣宣誓,藺芷夏的心裏感覺到一絲絲的溫暖,";好,阿姨這就叫它來和洋洋玩.";

說著,藺芷夏站了起來,把雙手放在胸口,月光般朦朧的光芒縈繞在藺芷夏的身邊,讓陸洋洋看的呆掉了.

在這光芒之下的藺芷夏有一種妖冶的美感,片刻之後,她伏倒在地上,黑色的霧氣遮住了她的身軀,在霧氣散掉之後,一隻美麗無比的黑狼出現在陸洋洋的身邊.

陸洋洋繼續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這隻狼也在緊緊的盯著陸洋洋,眼眸之中寫滿了不確定.

洋洋,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

我希望你是最合適的人選.

陸洋洋對著這隻漂亮的狼看了又看,眼神裏寫滿了驚詫,聲音帶著一絲的不確定,";是藺阿姨麽?";

藺芷夏失望的看著陸洋洋,看來……不行,畢竟陸洋洋是個人類,很難接受這樣的事情吧?

她點點頭,但眼睛裏一片孤單與悲傷,難道自己的孩子要孤單一生了麽?她不忍心的撇過頭去不看陸洋洋.

但是藺芷夏沒想到的是,她剛剛扭過頭去,她身側的陸洋洋就發出了一聲歡呼,朝著她撲了過來.

陸洋洋的手緊緊的攬住了藺芷夏變身的黑狼的脖子,像打秋千一樣的在上麵晃呀晃的,";好棒啊,阿姨你居然會變身,我好喜歡你.";

藺芷夏一時之間還適應不了陸洋洋忽如其來的熱情,她剛剛還是一副害怕的樣子,怎麽忽然就這麽的開心?

果然小孩子的思維是大人沒有辦法理解的.

陸洋洋高興的繞著藺芷夏團團轉,";藺阿姨,你好厲害哦,你是魔法師麽?我好崇拜你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