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夏雙雙笑笑的看著眼淚鼻涕一起下來的陸洋洋,有些無奈的給了她幾張紙巾.

陸洋洋接過來,甕聲甕氣的說了句謝謝,開始擦自己的臉蛋.

";那你怎麽會在這裏?少爺罰你了麽?";

";嗯,他太壞了,居然要我把所有的地板都擦一遍!";陸洋洋說著眼淚又下來了,";這根本是不可能的麽,這個別墅這麽大,嗚嗚……";

雙雙歎了口氣,";所以你就躲在這裏哭的這麽傷心麽?";

陸洋洋的眼睛紅紅的,";也不是,其實主要是因為他說我不擦完就不給我飯吃,我好餓,嗚嗚……我想吃東西.";

夏雙雙忍不住撲哧一聲樂了出來,這個可愛的陸洋洋啊.

陸洋洋哭的更傷心了,";嗚嗚,雙雙你幹嘛笑我?";

";沒有沒有,我是覺得你太可愛了,實在忍不住!";

";真的?";

";真的!";

";嗚嗚,大家明明都很喜歡我,為什麽隻有少爺那麽討厭我,還不給我飯吃,太討厭了!";

夏雙雙好不容易才忍住不笑,原來陸洋洋的怨氣居然來自於沒有飯吃.

她帶著陸洋洋去洗了洗哭花的小臉,然後安慰她,";我幫你一起擦地板,這樣很快就可以擦完了,少爺有時候脾氣有點怪,你不要怪他.";

";哪裏是有點怪麽!";陸洋洋不滿,但也隻是小聲嘀咕.

夏雙雙捏了捏陸洋洋的臉頰,";你呀,快別說了,我去幫你擦.";

陸洋洋有點不好意思,";不……不用了啦.";

";怎麽?";

";我怕他發現之後懲罰你,他的脾氣越來越古怪了.";

";我們小心一點就沒事了!";夏雙雙小聲的交代陸洋洋,同時眼中有著不明所以的光芒.

";嗯!謝謝你!";陸洋洋道謝,";你真好,不止人長得漂亮,心腸還這麽好,我真喜歡你!";

夏雙雙哭笑不得,這洋洋還真容易喜歡人,她隻好笑了一下,";別說啦,我們快點擦地吧!";

陸洋洋重重的點頭,";嗯!";

快點擦完她就可以吃東西了.

第二天一早.

冷絕看著眼前的人,臉上寫滿了不滿,他口氣冰冷,";怎麽是你!";

";是洋洋讓我來叫服侍您的.";夏雙雙臉上掛著動人的微笑.

";她叫你來你就來?她是這裏的什麽人,居然可以命令你?而且你經過我的允許了麽?";冷絕的口吻中充滿了風暴,這個該死的陸洋洋,居然敢這麽做.

夏雙雙還想說什麽,卻被冷絕打斷,";她現在在哪裏?";

";在她的房間.";夏雙雙本來想再和冷絕說幾句話,但是目光碰觸到他冰冷的雙眼,一股恐懼油然而生,立刻說出了陸洋洋的下落.

";你可以走了!";冷絕毫不留情的對夏雙雙這樣說.

夏雙雙眼睛眯了一下,走了出去.

冷絕洗漱之後,就朝著陸洋洋的房間走去,他的心中充滿了怒火.

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敢讓別人來叫自己起床.

他完全忘記了再陸洋洋來之前一直都是別人叫他,服侍他的.

他咣當一聲踢開了陸洋洋的房門,然後劍眉皺了一下,這女人的臥室居然如此的亂,真不知道她是怎麽住下去的.

如此巨大的開門聲也沒能吵醒誰秒中的陸洋洋,她隻是皺了下眉毛,小嘴咕噥了幾聲,翻個身繼續睡了過去.

隨著她的翻身,一半的被子被她卷到了身下,因此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肌膚.

冷絕皺眉,她居然這樣睡覺,若是進來的是別的男人豈不是很危險.

很快他就想到,這不是自己應該考慮的事情,他來是要懲罰他的.

他冷冷開口,";陸洋洋,你好大的膽子.";

床上的人一動不動……

";陸洋洋!";他提高了聲調,怒火馬上就要爆發.

可床上的人還是毫無知覺.

他走進了她的床,想要直接動手叫她起來.

可是她滾的太裏邊了,他隻能做到床上,然後再動手.

不料他剛來到她的身邊,她居然又翻了一個身,把他的衣服給壓住了.

他又皺眉,這個該死的女人,從來就隻會給她找麻煩!

陸洋洋對冷絕的憤怒毫無所知,她吧唧了幾下嘴,好像正在夢中吃著什麽好吃的東西.

冷絕一時看的好笑,想湊近一點,不料被陸洋洋一把抱住,然後兩個人滾在了一起.

冷絕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些僵硬.

他並不排斥陸洋洋的碰觸,反而覺得有些隱隱的喜歡.

他看著她的可愛睡顏,忽然覺得十分溫馨.

他忽然皺了下眉,因為他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他對這

個女人居然有了!

陸洋洋還沒睡醒,她自動的在他的懷中找到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然後開口,";子瑋哥哥,你真好.";

冷絕眼中霎時露出殘暴的光芒,他狠狠的把陸洋洋踢到了床下.

";誒呀!";陸洋洋痛呼一聲,終於醒了過來.

冷絕皺眉,冷冷的看著陸洋洋.

陸洋洋揉了揉自己的屁股,還有寫應不過來,";我怎麽忽然掉在了地上,床已經很大了呀.";

自言自語之後她向床上一看,然後嚇呆了,";少……少爺,你怎麽在這裏?";

冷絕走上前,鉗製住陸洋洋的下巴,";這裏是我家,我為什麽不能在這裏,你非要問這麽弱智的問題麽?";

";那那那,是你把我擠下來的?";陸洋洋萬萬沒想到自己是被踢下來的.

冷絕拒絕回答她的問題,";我問你,你為什麽不去叫我起床!";

";你不是已經起來了麽?再說雙雙姐姐……";說可以幫我叫你起來的……

";住口!";冷絕打斷了陸洋洋的話,";你以為你是誰!你是我的傭人,居然敢不做事!";

陸洋洋愣愣的看著冷絕,有些委屈.

冷絕卻緊緊的盯著她,";你別以為自己還是千金小姐,在這裏,你隻是傭人!";

陸洋洋的眼淚終於忍不住掉了下來.

";你除了哭還會做什麽?";冷絕怒斥她.

陸洋洋本來想忍住,可是抽噎了兩下,實在覺得委屈,眼淚劈裏啪啦的往下掉,";我忍不住……";

冷絕皺眉,不是因為陸洋洋哭的醜醜的,而是因此他察覺到自己心裏居然泛上了憐惜.

為這個女人簡直不值得!

";我昨天交待你做的事情做好了麽?";

陸洋洋哭的說不出一句話來,簡直要無法呼吸了.

冷絕看著陸洋洋,";閉嘴,不許哭,不然打你,開始呼吸!";

陸洋洋在他的淫威之下,勉強停住抽泣,用力的呼吸,可是眼淚還是像斷了線的珍珠項鏈一樣滾落.

她平靜了半天才可憐兮兮的開口,";我很努力的做了,但是別墅太大了……";

冷絕眯眼,";過來!";他指了指自己身側的位置.

陸洋洋恐懼的看著他,";你是不是要打我?";

";過來!";提高了聲音.

陸洋洋連滾帶爬的跑到了他的身邊.

冷絕粗魯的抱住了她,拿了床頭的紙巾,動作僵硬的把她的眼淚擦掉,";哭的真醜.";

陸洋洋又想哭.

";你再哭試試!我好不容易把你眼淚擦幹!";

陸洋洋傻呆呆的看著他.

";看什麽?";

";你擦的我好疼!";她也很委屈啊.

冷絕咳嗽了一聲,換了個話題,";你昨天到底擦了多少地板?";

";頂樓……頂樓的走廊……";陸洋洋小聲的開口.

冷絕冷笑了一聲.

";我我我,我真的很努力很認真的擦了!";

";那就隻擦了走廊?";

陸洋洋低下了頭,昨天她實在是太倒黴了,擦了一塊地板之後,忽然身後出現了一塊水跡,她本來平衡就不好,這一下立馬跌倒了.

這走廊好像幾年都沒有打掃過了一樣,這還不算,總是在她擦完這裏之後,那裏忽然又出現了問題,還不小心碰到了身後裝飾用的一個大花瓶,把它給打碎了……

她忽然又多了一份擔心,冷絕知道自己打碎了花瓶會不會又要打自己?

到最後,連雙雙姐姐都摔倒了,一不小心把她給推下了樓梯.

還好沒有骨折,不過現在她磕到的小腿還疼的厲害.

此刻冷絕也注意到了她身上的一些淤青,";這是怎麽弄的……";

陸洋洋的眼淚又掉下來了,";你都不知道我有多可憐,昨天的地板怎麽也擦不幹淨,我一不小心打破了花瓶……";糟糕,居然說出來了……

看著麵色不善的冷絕,她可憐兮兮的把小爪子伸到了冷絕的麵前,";把我的手指都割破了.";

冷絕哼了一聲,";我問你身上的淤青是怎麽來的!";

";我不小心摔下了樓梯,嗚嗚,現在我身上還好疼!";陸洋洋不自覺的開始覺得冷絕撒嬌,";我好可憐……";

冷絕心中泛起煩躁,但隻是又冷哼了一聲,";活該!";

唔,他簡直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陸洋洋的肚子忽然咕嚕嚕的又叫了幾聲.

冷絕詫異的看著她.

陸洋洋很不好意思,但是又覺得更委屈了,";我從昨天中午到現在都沒有吃東西.";

冷絕看了看她,";還不去做我的早餐!";

陸洋洋撅起了小嘴,他簡直太殘忍了,明明知道自己這麽餓,居然還讓自己去幹

活.

不過自己打了花瓶他也沒有打自己,自己就當是感謝他吧.

她從冷絕的懷中跳出來,冷絕忽然覺得懷中有姓虛,開始懷念起陸洋洋那圓滾滾肉呼呼的小身子了.

陸洋洋先走進浴室,打算洗漱一下.

她進去一會兒,想了想還是打開門交待,";不許偷看哦!";

冷絕冷冷的開口,";誰會看你那一點料都沒有的身體.";

陸洋洋撅嘴,誰說的,哼!

她把門關上,開始洗澡.

聽著水流的聲音,冷絕發現自己的心裏好像有一團火焰.

他開始不由自主的勾勒陸洋洋的身材,想象自己抱住了她……

過了一會兒,陸洋洋洗漱完畢,出來笑眯眯的看著冷絕,";走吧,我給你做好吃的去!";

冷絕看著陸洋洋的笑顏,有孝呆.

她剛剛哭的紅腫的眼睛還在,怎麽這麽一會兒就笑的如此開心?

廚房裏又叮叮咣咣的響了半天,所有人已經學會了麵無表情,反正也不會出什麽事故,就是過後收拾起來費事點,但少爺就是喜歡陸洋洋的手藝,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很快,一碟清粥和幾樣小菜被端了出來.

冷絕皺眉,";這是我的飯菜麽?";

陸洋洋非常狗腿的開口,";吃吃看麽,這些小菜是我親手醃製的哦,隻有陪著清粥才好吃,和培根一起吃就沒有味道了!";

冷絕不悅的看著陸洋洋,所有人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這小妮子居然敢自作主張的換了少爺的早餐.

陸洋洋也注意到冷絕的神色不對,他不會忽然想起來花瓶所以要打她吧?

她急忙開口,";我特意把自己做的吃的都給你了,你不能因為花瓶打我!";

冷絕又冷冷的看了陸洋洋一眼,最終還是把粥送入了自己的口中.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陸洋洋的身上,他們的目光之中都有著讚揚:洋洋!幹得好!少爺一定是非你莫屬了!

庭院裏.

陸洋洋眼巴巴的看著冷絕,雙眼中寫滿了祈求:少爺,分我一點吃麽,分我一點吃麽,我好餓!!!

冷絕看著陸洋洋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麽心裏湧起了一股愉悅.

他慢條斯理吃著清粥小菜,清甜的粥香加上口味獨特的小菜,他吃的心滿意足.

陸洋洋眼淚汪汪的看著少爺把粥一口一口吃掉.

嗚嗚,那麽大的一碗,分我一點會怎麽樣麽!你食量明明沒有那麽大的.

看著冷絕吃完了所有的東西,陸洋洋死心了,看來要餓到中午了,嗚嗚,她好可憐.

她狗腿的走到冷絕身邊,";少爺,還有什麽事情咩?";

要是沒事情放我回去睡覺好不好,我好困.

問完她品甜的打了一個哈欠.

冷絕皺眉,她就這麽不願意待在自己身邊麽?

想到這裏他開口,";陪我去遊泳!";

在這個別墅裏麵專門有一層是給冷絕健身用的,那裏有一個大大的遊泳池.

陸洋洋撅起嘴巴,";少爺,剛剛吃晚飯就要運動咩?";

";吃的有點多,運動一下消耗熱量!";

陸洋洋盯著冷絕,壞人,吃的撐到了也不肯分給自己,還不放自己去睡覺,真是個大大的壞人.

";你是不是在心裏罵我?";

";啊,你怎麽知道的……噢噢噢,不不不,我沒有罵你,嗚嗚,你不要打我!";她隻是在心裏想想麽,少爺有讀心術不成?

冷絕瞪了陸洋洋一眼,";還不快和我來.";

陸洋洋撇撇小嘴,跟在了冷絕身後.

冷絕換上了自己的泳褲,薄薄的泳褲把他的身體勾勒的十分健美.

他看到陸洋洋盯著他的六塊腹肌發呆,不禁有些得意,";看什麽呢?";

";好像烤肉哦,一定很好吃.";

冷絕的臉色瞬間變黑,這個該死的陸洋洋,就不能說點好聽的麽?

他姿態優雅的躍入泳池,在裏麵像一條魚一樣的遊來遊去.

陸洋洋看著冷絕,一個來回,兩個來回,三個來回……唔,要睡著了!

冷絕遊了一會兒之後一抬眼,就看到陸洋洋閉著眼睛在原地打轉.

他看著她,居然站著也能睡著,就不怕跌倒嗎?

很明顯,他小看陸洋洋了,她迷迷糊糊的站在那裏,兩隻腿晃晃悠悠的,實在要跌倒的時候,就挪動一小步,然後就維持住了平衡.

冷絕看的好氣又好笑.

過了一會兒,他發現陸洋洋朝著泳池的方向慢慢的挪了過來.

他挑挑眉,還是上了岸站到了陸洋洋的麵前,然後她一下子倒在了他的懷裏,紅唇嘟囔了幾聲,徹底陷入了睡眠之中.

冷絕按了一下她的鼻子,她不滿的哼

了一下,卻依然沉睡.

他看著自己懷中的陸洋洋,皺皺眉,嗯,真的很像一隻小豬.

不過……

他仔細的觀察陸洋洋的睡顏,她的皮膚白裏透紅,很自然的色澤,不像別的女人,臉上被厚厚的化妝品遮蓋,根本看不出本來的色澤,睫毛又長又翹,好像一個洋娃娃,眉毛不濃不淡,沒有一絲雜亂,鼻子又高又挺,配在她的臉上十分合適,紅唇的色澤好像花瓣,十分的賞心悅目,冷絕這才發現,原來陸洋洋看起來是如此的好看……不過很奇異,這些漂亮的五官組合在她的身上,讓他情不自禁的就像欺負她……

想到這裏,他用手指捏了捏她的臉蛋,細膩綿軟的手感讓他有些舍不得放手,於是一捏再捏.

睡夢中的陸洋洋不爽的呢喃了幾下,卻依舊不肯從美夢中醒過來.

冷絕又捏了她兩下,她咕噥著把自己的臉頰都埋在了他的懷中.

他上身根本沒穿衣服,於是她的臉頰碰到了他的皮膚,冷絕的眼中湧上黑色的暗湧,他盯住了陸洋洋.

她張的確實不錯,可是在這別墅之中,有無數比她更美豔的女傭,可是為什麽隻有她讓他覺得特別?

想到這裏他皺起了好看的眉毛.

不,他的生命之中根本不可能出現什麽特別,以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想到這裏,他甚至有些厭惡自己懷中的陸洋洋,下意識的想把她給拋到泳池裏去.

陸洋洋睡的好開心,她正做著夢,一個雞腿在她的麵前誘惑著她,可是飛來飛去的,她就是抓不到.

她撅撅嘴,然後一個飛撲,把雞腿抓在了手裏,然後興高采烈的拿著雞腿.

嗚嗚,肚子好餓,可愛的雞腿,感謝你到我懷裏來,她帶著虔誠的心親了雞腿一下.

冷絕剛要動作,陸洋洋就親了他胸膛一下,這讓他眼中的黑色更加濃烈,不知道為什麽,他忽然下不去手,看著睡的和豬一樣的陸洋洋,他走進了房間,把她送了回去.

她一覺醒來,覺得自己簡直要餓死了,現在給她一隻牛她都吃的下去.

她火速的洗漱完畢,然後衝進了廚房,把自己喂飽之後,等到了時間,她高高興興的出現在冷絕的房間裏.

";少爺,該起床啦.";

冷絕懶得理她,眼睛都沒有動一下.

";少爺!!!!";陸洋洋不滿,怎麽比她還懶呢?

冷絕依然不理她.

陸洋洋眼珠轉了轉,伸出手捏住了冷絕的鼻子.

";啪";的一聲,她的手被打掉了.

冷絕冷冷的瞪著她,";你想找死麽?";

陸洋洋也很不滿,";少爺,你裝睡!";

他剛想發火,就見她笑眯眯的開口,";少爺,今天早晨想吃什麽,我去給你做.";

";滿漢全席!";算了,不和她計較,但是也要折騰折騰她!

";一大早就吃那麽油膩對身體很不好的!";

看她認真的勸自己,冷絕挑眉,難道她認為她真的做的出滿漢全席麽?

隨即她露出一個諂媚的笑容,";不如吃披薩好不好,有夏威夷的,海鮮的,牛肉的,很好吃的.";

冷絕皺眉,難道披薩就不油膩麽?一點誠意都沒有!

他不理她,轉身走進浴室.

陸洋洋好像一個小尾巴一樣跟在他的身後,";少爺,到底要吃什麽麽?";

";你再囉嗦我就把你吃掉!";

";我哪裏有囉嗦,我很好心的問你要吃什麽麽?";

";自己去做十種食物.";

";少爺,你吃的下那麽多麽?會變成小豬的.";

";出去!";

";為什麽要出去,我還沒問你要喝什麽呢?牛奶,豆漿,奶茶,咖啡,巧克力,可可?";她一連串的報出好多飲品.

既然她不出去,他也不必客氣,冷絕脫下自己的睡袍,打算看陸洋洋尖叫著跑出去.

可是陸洋洋依舊傻乎乎的,";你到底要喝什麽?";

冷絕終於忍無可忍,";你沒看到我要換衣服麽?";

";你換你的麽,換衣服又不用嘴,我隻是問你話而已……";少爺太難伺候了!

";雖然換衣服不用嘴,但是你是女人,我是男人,難道你不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為什麽要他來教導陸洋洋?

隨即他心中更加不悅,難道這個陸洋洋都沒有男女之防麽?以前她到底是怎樣的人.

陸洋洋撅撅嘴,";你昨天遊泳的時候穿的又沒有比這多,昨天怎麽不怕我看!";

破天荒的,冷絕覺得自己無話可說.

他咬牙切齒的吐出一個字,";水!";

";啊?什麽?";

";我說早餐我喝水就可以了!";

";哦!";陸洋洋抓抓頭,傻乎乎的笑著,然後忽然發現冷絕的胸口有一個牙齒印一樣的東西.

她本來已

經要出去了,可是實在忍不住好奇心,用手指在冷絕的胸口點了一下,";少爺,你被什麽東西咬了,痛不痛?要不要打針?";

";你有狂犬病麽?";

";嗯?問這個做什麽?";

";說!";

";沒有,我當然沒有啦,雖然我養了好多隻狗狗,但是我都把它們照顧的很好,也按時給它們打針……";

";閉嘴!";

陸洋洋撅嘴,討厭,她還沒有說完,那些狗狗好可愛的,她還沒仔細說呢……

";我不用打針.";

";嗯?什麽意思?";為什麽她沒有狂犬病,他就不用打針.

冷絕看著迷迷糊糊的陸洋洋,冷笑了一聲,";你以為我身上的傷口是誰弄出來的.";

一般人能近他的身麽?

陸洋洋卻沒聽懂他的暗示,呆呆的看著他不明所以.

";這是你昨天咬的,你咬完還說好吃!";想到這裏他就氣不打一處來.

";啊!";昨天,她夢到好吃的雞腿,然後她狠狠的咬了一口之後,雞腿還是飛了.

陸洋洋紅了臉,難道自己咬的是少爺?

她囁嚅著開口,";對,對不起麽.";

";說對不起有什麽用?";

陸洋洋撓了撓小腦袋,";我可以補償你.";

冷絕哼了一聲,";補償?";她有什麽東西可以補償自己.

";吃了飯我給你按摩好不好?";

她還會按摩?不會把自己按殘疾了吧.

可是看著她那可憐兮兮的樣子,冷絕還是點了點頭,算是給陸洋洋一個道歉的機會.

早餐過後,冷絕破天荒的沒有去書房,而是和陸洋洋一起回了臥室.

他坐在椅子上,陸洋洋的小手在他的肩膀和額頭緩緩的按摩著.

她的手法相當不錯,如果她能不那麽囉嗦的話,他會更加滿意.

";少爺,你的皮膚好好哦,好光滑,真好摸.";

你不會是因為想摸我才給我按摩的吧?

";少爺你的頭發也好柔順呀,我以前以為你是故意把頭發染成白色的呢,不過現在看來應該不是,如果染過頭發的話,發質就不會這麽好了.";

她還不算傻.

";不過少爺,以後你還是少動動腦子吧,你看,你頭發都白掉了,我媽媽說,人要是用腦太多的話,就容易白頭發,如果再用腦過多,還會禿頂的.";

他收回剛剛的話.

不過……

";你媽媽為什麽要這麽和你說.";

";嗯,每次我把事情辦砸的時候媽媽都這樣和我說.";

他明白了.

";我這是天生的.";

";什麽?";

";我說我這頭發,是天生的顏色!";說完冷絕就有些後悔,鬼知道為什麽自己要和她解釋那麽多.

陸洋洋的小手摸上了他的頭發,他皺眉,想發火,但還是忍住了,算了,她按摩的手法真的不錯,忍了.

陸洋洋用充滿驚歎的口吻說,";總之,少爺,你真的很漂亮.";

他確信,這陸洋洋是不想活了!

自從她給冷絕按摩之後,他好幾天沒有懲罰她了,雖然依舊常常發火,但是沒有叫她收拾房間,也沒有不許她吃飯睡覺.

陸洋洋覺得已經很滿足了.

不過冷絕似乎是對她的按摩有些上癮,經常就叫她去按摩.

而且還給她起了一個很難聽的稱呼.

";笨笨,過來給我按摩.";

陸洋洋不滿的撅嘴,";不許這樣叫人家啦,人家明明很聰明的.";

冷絕頭也不抬,陸洋洋太缺乏自知之明了,";快點!";

她跺跺腳,想生氣,但是覺得自己肯定氣不過冷絕,所以還是乖乖的走到了他身邊,給他捏肩膀.

冷絕一邊看文件,一邊享受著陸洋洋的服務,心情忽然說不出的愉悅.

這個時候,書房的門忽然被敲響.

冷絕有些不滿被打擾,冷冷的開口,";誰?";

";我是周管家.";

冷絕皺眉,但還是問,";有什麽事情?";

";有一位容子瑋先生,自稱是希小姐的哥哥,在外麵求見.";

陸洋洋一聽,小臉上出現了笑容,";子瑋哥哥來看我啦!";

冷絕斜眼看著陸洋洋興高采烈的樣子,眼眸裏閃過一絲不悅.

快樂的陸洋洋絲毫沒有察覺,她蹦蹦跳跳的朝門口走去,不忘和周管家道謝,";謝謝周叔叔.";

周管家再次提醒陸洋洋,";叫我周管家就可以了.";

";嗯,我知道了,周叔叔.";

周管家的

脖子很痛.

冷絕不快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在陸洋洋的腳就差一步邁出門去的時候,他開口了,";站住!";

陸洋洋回頭奇怪的看冷絕,";少爺,有什麽事情麽?";

";我允許你離開了麽?";他的眼中充滿了冷意.

陸洋洋還渾然未覺,";少爺,不要鬧小孩子脾氣麽,我就去一會兒.";

誰和她說他是在鬧脾氣的,他目光中已經開始聚集風暴,";你要是不想被懲罰的話,最好乖乖的待在這裏,哪也不許去.";

";為什麽?";陸洋洋終於發現了冷絕的認真,有點委屈的嘟起紅唇問.

";沒有為什麽!";冷絕說完,又對周管家開口,";去告訴那個容子瑋,陸洋洋是我們冷家的女傭,我不允許他見別人.";

陸洋洋抱著一線希望懇求冷絕,";少爺,我好想子瑋哥哥,我就去見他一下好不好,我保證很快就回來.";她一邊說著,一邊可憐兮兮的看著冷絕,好像一隻無辜的小狗.

冷絕看到她的表情,心中無端端的升起不耐煩,";我說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周管家看著眼淚已經在眼圈裏打轉的陸洋洋,想替她說一句話,不料冷絕皺眉低叱,";還不快去回絕了.";

周管家愛莫能助的走向外麵.

陸洋洋的淚水已經從眼中滑落,目光中帶著指控的看著冷絕,她已經來了好久了,她好想家,好想爸爸媽媽子瑋哥哥,為什麽不允許她去見他一麵呢?

冷絕冷眼看著陸洋洋的淚水,心裏更加煩躁,";你記住,你的身份隻是黑家的女傭而已,我要你做什麽,你就要做什麽,我不允許的事情,你絕對不能做!";

陸洋洋看都不看他,低頭小聲的啜泣.

冷絕挑眉,她居然敢和他作對,";你聽懂了沒有!";

陸洋洋依舊隻掉淚不說話.

他走到她的身邊,屈指抬起她的下巴,眼睛裏的怒火簡直可以把一切燒穿,";我再問你一次,聽懂了沒有!";

陸洋洋咬著下唇,固執的不說話.

冷絕加大了手上的力氣,霎時間陸洋洋的皮膚上就出現了紅痕.

她的眼淚像珍珠一樣滴下,";我最討厭你了.";

冷絕唇角勾起冷酷的笑容,";很好,我也不喜歡你.";

說完這句話,他鬆開了陸洋洋,";你隻要記得,沒有我的允許,你什麽都別想做.";

陸洋洋的眼淚怎麽也止不住,她傷心的想離開書房,不料冷絕的聲音在她身後冷冷的響起,";站住,我允許你離開了麽?";

陸洋洋抽抽搭搭的開口,";你不是不喜歡我麽,我當然要離你遠一點了.";

冷絕厭惡的皺眉,";不許哭.";

陸洋洋還是忍不住抽噎.

";在哭我就把你扔出去.";

陸洋洋深呼吸了好幾下,努力的止住了抽噎,但眼淚還是忍不住掉落在地毯上.

";過來繼續給我按摩.";

";可是你不是討厭我?";

";你站在我身後我看不到你,快點!";

";我不要.";

";你敢不要試試!";冷絕已經咬牙切齒.

陸洋洋咬咬牙,想離開書房,可是最終還是不敢,委委屈屈的走到冷絕的身後,伸出粉嫩的手繼續給冷絕按摩.

可是她的眼淚怎麽也止不住,是不是的發出一兩聲抽泣.

看文件的冷絕越來越不耐煩,";哭什麽哭,難道你是覺得我對你太仁慈了麽?";

陸洋洋不明所以的看著冷絕,她很怕,她也不想哭,可是她忍不住麽.

被冷絕這麽一罵,她的眼淚掉的更加嚴重了.

冷絕不願意看到她一臉淚水的委屈樣子,他暴虐的把她推到一邊,自己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