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洋洋小姐,我來給你撲到它吧?”水靈試探著問,她的確不明白,為什麽洋洋會喜歡這麽個聒噪的東西。

“你不要驚壞了我的小寵物啦!娃娃,你要去哪啊?”洋洋趕緊阻止水靈的行動,卻發現已經太遲了,那青蛙早已轉過了身,不知道跳到哪兒去了。

“水靈姐姐,我們回去吧!”失去了好玩的小東西,洋洋有些悶悶不樂。

“洋洋~~”水靈想要說些什麽來彌補,卻發現什麽也說不出口。

“水靈姐姐,沒事的!娃娃說,它明天還會來看我的!”聽到了幾聲響聲,陸洋洋的表情突然快樂起來。

“洋洋,你為什麽喜歡一個小青蛙啊?”水靈試探著問。

“因為它很可愛,並且,它能聽懂我說的話哦!”雖然養著很多小動物,洋洋還是特別喜歡那些能聽到自己想法的寶貝。

“恩!”水靈輕輕答應了聲,便隨著洋洋的步伐往前走去,看來,洋洋還真是個可愛的小孩子,若是有她做自己的少奶奶,還真是不錯呢!水靈嘴角彎了個美麗的弧度,她覺得自己的這個想法真是對極了。

“水靈姐姐,那是什麽聲音?”洋洋的聲音突然響起,而同時水靈也隱約聽到了幾聲奇怪的聲音。

“沒什麽的,咱們要上課了,快回去吧!”水靈拉著洋洋的步伐盡快往教室走去。

“水靈姐姐,明明有聲音的!”洋洋嘟著個嘴,水靈姐姐為什麽不相信她?

而水靈隻是徑直走著,壓抑著自己內心的苦澀,剛才的那人,分明是~~

草叢裏,那個洋洋和水靈剛剛經過的地方,已經坍塌了下來,接著傳來了男女的摩擦聲。

“你的好朋友哎,剛才就要發現我們的事情了!”吃飽了之後的男人靜靜躺在草叢裏,看著天上的白雲,一片愜意。

“學長,你說什麽呢?”女子也跟著躺了下來,剛才自己也聽到了陸洋洋的聲音,若是她真的闖進來了,恐怕最不好解釋的人不是自己吧?

“欣微微,你還真是人如其名呢!”男人躺在草叢裏,剛才的歡樂痕跡夾雜著犀利的草葉,讓他的背有些刺痛。

“學長,你不正是喜歡我這樣的麽?”女子坐了起來,剛才那為黑發遮掩的臉龐正清晰地印在陽光下,正是洋洋最好的朋友,欣微微無疑。

“是嗎?我可沒說過!”男子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剛才那人急急行走的腳步正如鼓點,一點點地敲在他的心房上!

“那微微就讓學長親口說好了!”欣微微站直了身,然後來到了男子的身邊,分開雙腿,坐在了男子的身上。

“既然想了,就做吧!”男子拔了根草葉塞在了口中,繼續仰望著藍天。然後藍天劇烈的晃動了起來,兩朵烏雲遮住了視野,仿佛微風吹過般,那墨黑的柳條竟款款動了起來,有規律的,有熱量的。

“就這樣了麽?”過了不久,男子感覺藍天又重新出現在了自己的麵前,仿佛是習慣了黑暗,他抓住了那黑暗的源泉,便一點點深入,一點點加深印象,直引得柳條風動,鶯啼聲軟。

教室裏

水靈拉著洋洋的手,快速地跑著,一路上的陽光刺眼極了,縱然是花依然絢爛,草依然青綠,水靈卻感覺天色灰暗灰暗的,直到走進了教室,她才感覺好了些。

“你們這些同學,總是喜歡遲到!”典型的老古板語言從講台上傳了過來。

“那誰,你們先坐下!”老古板繼續著。

“謝謝老師!”洋洋回答了聲,便拉著水靈坐了下來。

“好了,現在開始上課!”老古板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一副儒雅的風範盡顯。

“同學們好,讓我來~~”老古板做了個樣子,咳了下。而台下的學生也被這聲咳嗽給喚醒了意識,一個個正襟危坐,崇拜地看著那站在講台上的人,不知道從哪裏出來的老古板。

“劉老師,我來遲了!”正在大家膜拜老古板的風範時,班主任的聲音插了進來,接著便走進了班主任那窈窕有致的身影。

“恩!”老古板朝著班主任點了個頭,下麵的同學則在紛紛猜測此人的身份。

不過,班主任明顯是個性急的人,還沒等大家猜出成果,便直接告知了答案,“這位是我校著名教授,朱玉明教授,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他!”

“啪啪!”雷鳴般的掌聲在教室裏響起,而同學的麵色都有著驚異的相似性,因為,每個人都像極了,滿臉的苦瓜相,隻有水靈是例外,隻見她盯著班主任那帶著草葉的裙子,看著班主任脖頸處的暗紅,眼睛裏的水滴即將滴落。

“好了,接下來的課程便由朱玉明教授為大家講授!”班主任吩咐了句,便翩然而去,空留一群學生在原地,聽著朱教授的講授昏昏欲睡,直至那下課的鈴聲響遍,才各個驚醒了起來。

“好了,今天的課便上到這兒!下課!”老古板的聲音響起,學生們便四散而去,而洋洋則留在教室裏,陪著水靈。

“洋洋,姐,少爺的車在外麵等著了,我們回去吧!”水雅收拾了書包,徑直走了過來。

“恩,好!”洋洋已經幫水靈收拾好了東西,便拉著水靈,拿著包包,往外麵走去。

“洋洋,我姐這是怎麽了?”沒有水靈的通透,水雅的性子很靈活。

“可能是因為我想將小青蛙接回去的提議生氣吧?水靈姐姐,你不要生氣了,人家不是故意的啦!”陸洋洋朝著水靈撒著驕,而水靈也逐漸恢複了原來的模樣。

“洋洋小姐,你若是喜歡小青蛙,我們可以去別處買,實在沒必要到那個地方的!”水靈還記得剛才的地方,雜草叢生,肮髒遍地。

“恩,咱們回去吧!”洋洋聽從了水靈的意見,挎著水靈的胳膊往外麵走去。

“洋洋!”一聲熟悉的男聲從門外傳了進來,接著便走出了一個高大的男子,隻見這男子身高有一米八三左右,古銅色的皮膚,短短的頭發,深褐色的眼睛,再穿著一身西裝,很是瀟灑。

“子瑋哥哥!”陸洋洋撲著衝了過去,然後將自己綿軟的小身體完全撞進了容子瑋的身體裏,也撞進了容子瑋的心裏,讓若幹年後,即使是有了自己的妻子,容子瑋還是會不自覺地想起那份綿軟。

“傻丫頭,這麽熱情啊?”容子瑋輕拍著陸洋洋的頭發,說是像長輩對晚輩的親昵,卻更像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寵愛。

“恩,是啊!”洋洋接住了容子瑋的話頭,自從被綁架後,洋洋的心底總有些後怕。

“容先生,少爺的車還在外麵等著,希望你配合!”水雅的聲音冷冷地傳來,對於容子瑋明目張膽的示威很是惱怒。

“是的,希望容先生理解!”水靈也朝著容子瑋服了個禮,她也不希望自家少爺受傷,也不想少爺生氣。

“好吧!洋洋,那你先回去吧,以後和子瑋哥哥見麵的機會還多呢!”容子瑋自然不是那魯莽的年輕人,他知道什麽是欲擒故縱。而洋洋也在這一招下,顯得愧疚極了。

“子瑋哥哥,那洋洋先回去了,以後見哦!”洋洋朝著容子瑋招了招手,然後跟著水靈水雅走了出去,而他們身後,容子瑋看了看這件教室,最終下定了注意。

“冷絕,是要開戰麽?我候著!”容子瑋的目光往外望去,雖然洋洋的身影已經遠去,但她永遠隻能是自己的,誰也不能搶去!

“怎麽這麽晚才出來?”洋洋和水靈水雅剛坐上車,雅索的聲音便傳了過來。

“沒事,是我想一些事情耽誤時間了!”水靈攬下了所有的責任,她不想讓少爺知道洋洋私會容子瑋的事情。

“水靈,你這通透的人也會有想不開的時候?”雅索的聲音雖然有些嚴厲,他看向水靈的眼神卻是溫柔的,想當初自己和西安諾能夠在一起也全是這小妮子的功勞。

“雅索哥哥,你怎麽不理人家啊?”洋洋知道水靈剛才的話是為了避免自己不被少爺欺負,她自然也不想讓水靈被雅索欺負,便借著撒嬌,錯過了雅索和水靈的注意力。

“是洋洋啊?洋洋今天有什麽好玩的事情嗎?”雅索的目光溫柔地看著洋洋,雖然這小妮子一點女人味都沒有,但是能夠讓少爺起反應,也算是一個及格的少奶奶了。

“雅索哥哥,我跟你說,上大學好好玩哦!我們今天的課上節目都被同學評為鑒寶節目哎!同學們可真好玩啊!”說完洋洋便嘻嘻笑了起來,讓當時在場的三人呆立原地。

“雅索哥哥,你說今天下午的課這麽無聊,為什麽會被稱為鑒寶節目啊?”看著雅索哥哥窘迫的樣子,洋洋感覺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雖然剛才的自己貌似有些腦殘,但是隻要能夠讓自己在乎的人不被懲罰,做什麽不可以呢?

“你們今天上什麽課了嗎?”分析著“鑒寶”和“課程”之間的關係,雅索猜測著這稱呼的來源。

“恩,下午上了一節課,是個老古董給上的!”水雅的話插了進來,也讓雅索明白了洋洋所謂的幽默。

“洋洋啊,上老古董的課,不就是如何分析,檢測老古董的內含嗎?這就是鑒寶節目的來源。”雅索解釋著,而洋洋也順從著點了點頭。

“少爺,洋洋小姐回來了!”周管家敲了敲冷絕的書房門,少爺自從洋洋小姐去上課後,便將自己關在了房間裏工作,一點飯都沒有吃。

“恩,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冷絕的聲音很急促,仿佛他正忙著工作,但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些天,他的腦袋裏,除了工作,還住進了一個人。

“周叔,我回來了,你有沒有想我啊?”洋洋剛下了車,便飛奔到了冷宅中,然後看著周叔露出了明朗的笑臉。

“洋洋小姐,你還是叫我周管家比較好!”周叔邊回答洋洋,邊將自己的目光轉向水靈,向她詢問著,收獲的卻是一臉的呆滯和悲傷。

“周叔,周叔,我就要叫周叔,周叔,我想你了!”洋洋的笑臉很好看,以至於周管家忘記了反抗,隻能微笑著看著那陽光四溢的少女,露出快樂的笑容來。

“周叔,你笑起來還真好看哪!你以後要多笑哦!”洋洋來到了周管家麵前。

“額,洋洋小姐~~”看著那驟然放大的笑臉,周管家有些無奈。

“洋洋說是什麽就是什麽吧?”一個溫柔的女聲從樓梯上傳了下來,接著洋洋便看到了一個在一中年帥哥的陪伴下走了下來,不是藺芷夏是誰?

“是!夫人!”周管家點了點頭,將洋洋那聲漂亮阿姨給堵在了嘴裏,若漂亮阿姨是夫人,那她和少爺的關係不就是母子關係麽?

“你是少爺的媽咪?”洋洋試探著問出了口。

“是啊,所以,洋洋你答應了要給我做媳婦的!”藺芷夏來到了洋洋麵前,輕點著洋洋的小鼻子。

“額,漂亮阿姨,這個洋洋做不到啦!”洋洋摸了摸自己的頭發,有些汗顏,自己當初怎麽就答應了這個條約了呢?

“洋洋是不喜歡阿姨才不做阿姨的兒媳麽?”藺芷夏知道洋洋對冷絕是有感覺的,絕兒對洋洋也是有感覺的,這兩個人沒必要因為別的原因錯過的!

“阿姨,我~~”洋洋的目光往那緊閉的房門望去,這些天了,少爺還是不理自己,看來真是自己討人嫌了。

“洋洋怎麽了?”藺芷夏知道了洋洋的心意,便下定決心要好好善待這個媳婦,對洋洋的話語是溫柔中帶著可愛,而這些看在她身邊的帥哥眼裏,卻是吃醋了,冷淩緊緊握住了藺芷夏的腰一下,像是在提醒什麽。

“你幹嘛?”回應給冷淩的是一副嬌羞的眼神。

“我給少爺做飯去!”看著兩人那副鶼鰈情深的模樣,洋洋覺得自己心底某塊地方複蘇了,便匆忙借著借口,離開了。

不久廚房便響起了叮叮咚咚的聲響。

“這就是你找的好媳婦?做個飯都能把廚房給砸了吧?”冷淩握緊了藺芷夏的腰,他不喜歡自己的老婆對別人那麽好,即使這個人是自己的兒媳婦也不可以。

“砸了就重修唄!但願咱家兒子沒因襲你這破毛病!”藺芷夏的目光擔憂地看向廚房的方向,不是因為廚房,而是擔心洋洋的狀態,若是洋洋她~~~

“啊!”果真是不能亂想,藺芷夏剛響了下,廚房便傳來了洋洋的聲音,接著洋洋便看見某人的書房門迅速地打開了,然後一陣風掠過自己的身旁,徑直往廚房的方向飄去。

“周管家,這是少爺第幾次下廚房了?”藺芷夏看著兒子那擔心的樣子,她的心情突然很燦爛。

“數不清了,自從洋洋小姐開始下廚來,少爺便經常到廚房去!”周管家也漫步著,能讓少爺和洋洋多待些時間也是很好的。

“是麽?可是絕是絕對信仰君子遠庖廚的!”冷淩的聲音依然那麽冷。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吧,就像當初的老爺為了夫人,去學做飯一樣!”周管家緩緩道出了人生至理。

“哼!都是騙人的!自從娶了我之後,老爺就再也沒做飯了!”藺芷夏拍下了那握在她腰間的手,這男人真是個大騙子。

“夫人,若是你能向少爺這般,忍受老爺每燒一次飯就燒一次廚房,老爺估計會很樂意給你做的!”周管家回憶著以前的事,想當初老爺為了博得夫人歡心可是下了不少功夫,少爺現在也是一樣啊!

“你是說,絕隻吃洋洋做的飯嗎?”藺芷夏的眼睛閃閃發光,若當真是這樣,那不就~~

“是,可是少爺從來沒告訴過洋洋小姐!”周管家潑著冷水,夫人可不能極度樂觀,要不就大意失荊州了。

“哼,這小子跟他老子一個德行,我非要去教訓他不可!”藺芷夏瞅了身旁的老公一眼,便急匆匆往廚房走去,但在看到那廚房緊閉的房門和裏麵傳來的喘息聲時,她卻羞紅了臉,退了回來。

“夫人,怎麽不走了?”周管家還擔心著洋洋的安危。

“回去,今天的飯絕會自己吃的!老周,你快去看看院子裏的小動物怎麽樣了!”藺芷夏吩咐著周管家,待看到周管家那略帶疑惑卻無可奈何的表情時,她才放下心來。

“老周,去吧!”冷淩發聲了,他知道自家老婆的意思。

“是!”周管家道了聲別,便離開了,在路上,還一路猜測著什麽。

而在他走後,藺芷夏和冷淩夫妻也開始了他們的談話。

“看到不該看的了?”冷淩的聲音中略帶調侃。

“哪有?”雖然的確如此,藺芷夏絕對不會承認,因為,她不想被這老樹妖拿得死死。

“是麽?那論道去好了!”冷淩攔住了藺芷夏的腰,徑直往兩人的房間走去,至於後麵有什麽事情,成年人都明白了。

廚房裏一片狼藉,但是那擁吻在一起的兩人卻是幹淨極了,男的俊美,女的可愛,果真是一對俊男靚女,般配的很。

“少爺,你不生我的氣了?”重新看到了冷絕那溫柔的神色,洋洋的小兔子眼睛更紅了。

“恩!”冷絕惜字如金,仿佛是極度冷情,但是那表情、那動作卻訴說著相反的情緒。隻見冷絕彎下了腰,將洋洋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懷中,然後用自己的唇一點點吻掉洋洋的淚滴,最後來到了那片粉唇下,婉轉流連。

“少爺~~”洋洋想說些什麽,卻已經被冷絕堵住了檀口,像一陣春風,吹進了洋洋的心中,酥酥的,麻麻的~~~

“洋洋,我想要~~~”愛情的吻是冷絕的軟肋,一發便會轉動全身,引起心中最原始的渴望。

“什麽?少爺,我不知道~~”洋洋也感覺自己身體某處在發出邀請,卻不知道少爺能否接受邀請~~

“恩~~”重新堵上了洋洋的嘴,冷絕抱緊了洋洋,一個轉身,視野開闊的廚房便被黑暗所取代,那張豪華的大床也在訴說著男女戰爭的即將開始~~~~

“洋洋,給我!”冷絕將洋洋放到了那張大床上,他的大手正在洋洋全身遊移,最終來到了那兩點紅梅處,宛轉妖嬈。

“唔~~”洋洋感覺自己的身體被火熱所取代,神智已經遊離在身體之外,她隻能隨著少爺的一起一伏,慢慢地融進,慢慢地感受,生命給予男女的區別與便利。

“啊~~”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高低起伏,兩人最終達到了最高點,喊出了身體最快樂的感覺。

“少爺~~”即使是歡愛過了,洋洋還是不確定少爺是否還在生自己的氣。

“洋洋!”冷絕低哼一聲,卻不知道該怎麽說下去。

“恩~~”洋洋有些昏昏欲睡,本來今天的課程就很重,中午又沒有休息,現在經過了一番運動,她的眼睛便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架。

“洋洋,以後叫我絕!”冷絕的聲音很低,他抱著洋洋緩緩進入了睡眠,完全忘記了自己的身體此刻正與洋洋的合二為一,不曾分離。

“少爺,我愛你!”洋洋在心底默默地喊,少爺是對她用心了麽?真好,眼睛流下感動的淚滴,洋洋也沉入到睡眠的海洋中。在夢裏,編織著自己的夢想。

“少爺,即使你是豹子,我也不會不要你的!求你別拋棄我!”睡夢中驚醒,洋洋感覺少爺的身體還在自己體內,莫名的有些安心,有些害羞。

“洋洋,你要是再不睡,那我們不妨做些其他事情吧!”冷絕將自己的唇放在了洋洋的耳瓣處,慢慢廝摩。

“少爺,睡覺,睡覺啦!”感覺自己體內的某物又壯大了些,洋洋閉上自己的眼睛沉沉入睡,而冷絕看了看那小妮子,也終是閉上了眼睛,讓自己冷靜了下來。

“小饞貓,該起床啦!”熟悉的聲音在洋洋耳邊響起,那溫暖的陽光也在洋洋的臉上調戲起舞。

“唔~~”洋洋翻了個身,繼續嘟囔,“我要睡覺!”

“再不起來就遲到了!”那人繼續著自己的美食誘惑,他將那香味放到了風口,那熟悉的香味便隨著風飄向了洋洋的鼻子裏,讓洋洋頓時張開了眼睛。

“我的燒鵝呢?”迷迷糊糊的洋洋很是可愛,“肯定又是做夢啦!”

“來吃飯吧!”冷絕將食盤端在了洋洋的麵前,那隻燒鵝正散發著誘惑的香味。

“唔,我要吃!”洋洋搶過了燒鵝,飛速的吃了起來,而冷絕則為這小迷糊墊上了餐巾,然後從櫃子中擇出了洋洋的衣服,給她放在了床邊。

“小饞貓,吃飽了沒?喝點粥吧!”在洋洋吃完燒鵝後,冷絕又為她呈上了美味的白粥。

“恩!”洋洋拿著勺子快速吃著,一點也沒有燙到自己,看來這粥原來已經被某人吹涼了。

“呀,我要遲到了!”終於吃飽了,洋洋看了看手表,然後驚叫起來,她,她,今天八點還有一節課啊!

“恩!穿上以後,直接到外麵來,我送你!”冷絕收拾了盤子,退了出去。

而室內,洋洋溫習這難得的溫馨,眼中的淚花閃爍著美麗的光暈。

“洋洋,你回來啦?”剛剛下了車,洋洋便看見漂亮阿姨站在門口哀怨地望著自己。

“阿姨,你怎麽了?”雖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麽原因,洋洋還是很關心漂亮阿姨的身體,她看起來好脆弱哦,是不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啊?

“洋洋,不要叫阿姨,叫媽媽好嗎?”藺芷夏繼續著自己的哀兵政策,她就是要這小妮子內疚,趕緊答應自己的要求,要不然自己昨晚的一切不是白受了嘛!

“阿姨,你是要認我為義女嗎?我有媽媽了!”在說到義女兩字時,洋洋的心跳動了下,漂亮阿姨是不喜歡自己了嗎?愛情中的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早就與藺芷夏定下了怎樣的條約。

“額,洋洋~~”藺芷夏有些無奈,這小妮子是不願意做自己的兒媳麽?要不然,她怎麽會將如此明顯的暗示理解成那樣?不行,她一定要和這小妮子說清楚,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實在是沒有必要如此糾結。

“阿姨,我去做飯了,你和叔叔要吃什麽飯,我給你們做!”洋洋今天的心情很好,笑臉是那樣的燦爛,以至於藺芷夏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麽。

“洋洋~~就你最拿手的好了!你,會不會燙到自己?”藺芷夏也是個小饞貓,雖然她很喜歡吃美食,但是若是傷害到她未來的兒媳,那可是萬萬不可以的!

“不會啦!我做飯一向是傷的別人,從來沒有傷害過自己的!”洋洋舉了舉自己的小手,那隻手皮膚細膩,一點傷疤都沒有。

“好吧,那以後可不可以別再那麽嚇人啦?”藺芷夏調笑道,這小妮子,雖然不會傷害自己,但是那動靜也太大了吧?

“額,漂亮阿姨,不可以啦!洋洋的廚藝隻能這樣了!”洋洋雖然有些窘迫,但是也隻能實話實說,剛開始的時候,自己也是想過改的,但是改了之後就發現自己不會做飯了,所以,最後還是不了了之了。

“恩,好吧!洋洋會做飯就是很了不起的事情啦!不過,洋洋,可不可以別叫我漂亮阿姨啊?”藺芷夏朝著洋洋眨眼睛,這小妮子要是一直叫自己漂亮阿姨,自己怎麽會成為她的婆婆啊?

“那叫什麽?我不能叫你媽媽的!”洋洋剛問出了問題,便進行了補充,她現在知道自己的喜好,怎麽可能輕易放棄?

“額,那叫芷夏阿姨吧!”藺芷夏被洋洋看穿了目的,隻能采取退而求其次的方法。

“好的,芷夏阿姨!”洋洋乖巧地點了個頭。

“芷夏阿姨,我去做飯了,你若是喜好小動物的話,可以去後院看看,少爺給小動物修的樂園!”洋洋匆匆吩咐著,然後徑直往廚房走去,少爺快回來了吧?可不能餓到他了。

“這丫頭!”在洋洋離開後,藺芷夏往院子裏走去,絕什麽時候學會給小動物建窩了?真有趣!

“唧唧!”藺芷夏剛來到院子裏,便看見一個年輕女子正在動物樂園旁邊鬼鬼祟祟的。

“究竟會是誰呢?”藺芷夏躲了起來,任那女子繼續著她的事業。

“下賤的東西!真以為自己住在這樂園了,就是王子了麽?下賤的東西永遠下賤!”難聽的話語傳到了藺芷夏的耳朵裏,雖然這內容不是藺芷夏熟悉的,但是這聲音卻,難道是她?

“呸,有什麽樣的主子就有什麽樣的寵物,陸洋洋是少爺的寵物,你們能算得了什麽?”那人繼續著她惡毒的話語,藺芷夏心下對這人的身份更是肯定了。

“敢咬我?你丫個畜生也配住這麽好的房子?”躲藏著的藺芷夏能感受到那人的怒氣。

“我今天就宰了你這小兔崽子!看你敢咬我!”那人的惡行在藺芷夏的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她曾經就像這小兔子一般。不行,自己不能再看戲了!藺芷夏站了起來,往那聲音的發出處走去。

“看你還囂張!”夏雙雙手捏著小兔子的脖子,眼中的癡狂可見。

“你是誰?還不放下少奶奶的寶貝?”藺芷夏站了出來,她要檢驗下洋洋在這府裏的地位如何,才能看出絕對洋洋的寵到了何種地步。

“什麽寶貝?我不放,捏死它!”夏雙雙的手指又使了幾分力。

“那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藺芷夏的神色一凜,來到了夏雙雙麵前,捏住了夏雙雙的手腕,成功地救下來那隻可憐的小兔子。

而那隻小兔子在夏雙雙的手中已經奄奄一息,來到了藺芷夏懷裏便直接休克了。“不,你不能死!”藺芷夏默默念著,便將自己的唇對準了小兔子的,給她輸送生命力。

“連你也幫那賤人,那你們一起去死吧!”夏雙雙此時完全被嫉妒蒙住了雙眼,她掄起了身邊的一個東西便往藺芷夏的頭上狠狠砸去。

“漂亮阿姨!”藺芷夏聽到了洋洋的一聲喊叫,便緊接著聽到一聲“哢嚓”的聲音,洋洋已經癱倒在地,而那夏雙雙則在原地瘋狂地笑著。

“來人,將她拿下!”是冷絕的聲音,接著夏雙雙便被眾人給圍了起來,她手中的東西也掉了下來,原來是一把鐵鍬。

“洋洋,洋洋!快,叫車!”冷絕來到了洋洋旁邊,抱起了昏睡的洋洋。

“哈哈!她要死了?她要死了嗎?真好!!陸洋洋,你搶了我的一切,你該死!”夏雙雙在瘋狂地笑著,她的笑聲在這空曠的院子裏顯得格外地淒涼。

“將她給我送走,找個最低級的夜總會賣了!”冷絕的聲音,寒而冰,讓在場的人想為夏雙雙求情,卻隻能靜默不語,畢竟,她傷害了少爺最愛的人!

“絕,現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處置誰,而是救治洋洋!”冷淩知道失去戀人的痛苦,但是在戀人沒失去前,最好做的事情便是盡力去挽回。

“對,去醫院,去醫院,車呢?”冷絕的無助是那樣的明顯。

“絕,跟我回去!”冷淩驅散了在場的所有人,才說出了這麽一句話。

“我不要回去!”冷絕緊緊抱著懷中的洋洋,他感覺她的氣息越發微弱,她要離她而去了,他怎麽還有時間回去?

“走!”冷淩拉住了冷絕,然後一個輕輕彈指,他們已經來到了一間古老的城堡裏,這兒正是冷絕的家。

“芷夏,將他送出去!”看著跟上來的妻子,冷淩給冷絕施了個幻術,冷絕便閉上了眼睛。

“芷夏?”看著那依舊呆愣的妻子,冷淩搶過了冷絕懷中的陸洋洋。

“淩,這樣好麽?”知道自己丈夫的用途,藺芷夏第一次後悔當初的決定了,若是沒有自己當初的決定,洋洋也不會這樣了。

“你放心,我會救好她的!隻是,以後她都不會有關於絕的記憶了!”冷淩的神色有些沉重,這樣的話,絕就和洋洋沒有任何關係了。

“絕的記憶要消除嗎?”望著痛楚的妻子,冷淩拋出了另一個炸彈。

“不,絕的生活應該由他自己來選擇的!”雖然自己害了洋洋,但是絕的愛情卻不能被隨意消除,若是那樣,等絕蘇醒時,他必定會恨自己的!

“恩!那開始吧!”扶起了自己的兒子,藺芷夏往外麵走去。

而室內,一場手術正在靜靜展開~~~~

“芷夏,你進來一下!”手術進行到一半,冷淩的聲音從內室急促地傳了過來。

“什麽事?”掀開了隔著的簾子,藺芷夏走了進來,看著那躺在病床上蒼白容顏的洋洋,她的心狠狠地疼了起來,那麽漂亮的小姑娘,現在卻變成這樣,是自己的罪孽呀!

“洋洋懷孕了!”抱住了自己的妻子,冷淩在她身邊耳語到。

“什麽?”藺芷夏顯然被這消息驚住了,若是洋洋生下的不是一般的小寶寶,而是如兒子般的半人,失了憶的洋洋可能接受?

“怎麽辦?”此時的藺芷夏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本來想能接受自己的人,一定能接受兒子,並且能接受她們的孩子的,可是現在洋洋失憶了,那一切不就全毀了麽?

“芷夏,別著急!”冷淩安慰著藺芷夏,他的眼光往洋洋處看了下,突然一個計謀湧上心頭。

“淩,你不可以這麽做!”待看到冷淩的所作所為時,藺芷夏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