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少爺,洋洋小姐她~~~";周管家推開了門,走了進來,他的手中托著一個托盤,那裏麵的事物散發著陌生的氣息.

";洋洋今天沒做飯?她上學一定是遲到了!";冷絕接過了周管家手中的食物慢慢咀嚼,卻發現那些東西仿佛隻是原材料,一點味道都沒有.

";周管家,這大廚是初來咋到嗎?給我炒了,一點胃口都沒有!";冷絕的脾氣好像更加火爆了.

";少爺~~~";周管家想說些什麽,但是什麽也沒有說.

";周管家,洋洋回來之後,讓她到我書房一趟!";冷絕推開了食盤,穿上了自己的西裝,徑直往外走去.

";少爺~~";周管家的話還沒說出口,冷絕已經走遠,空留一個背影.

少爺,他去哪兒找洋洋小姐啊,洋洋已經沒了,雖然少爺很悲痛,可是現在已經一個月過去了,少爺為什麽還不能恢複正常啊?每天都是這樣,起身便問洋洋,然後就離開工作,一直工作到深夜才回來,這樣身體怎麽能吃得消啊?

";周管家?";是藺芷夏的聲音,剛才兒子的一切她都看到了,那樣的絕是孤寂的,讓人心疼.

";夫人,洋洋小姐真的沒了嗎?";周管家希望夫人的話隻是個玩笑,過段時間,洋洋就會歡笑著回來.

";周管家,我知道你很傷心,我也很傷心,可是洋洋是真的沒了!";藺芷夏將一張報紙拿了過來,那報紙上的大字很顯赫:";陸氏財團新將上馬,陸氏總裁痛失愛女";.

";可是這不是傳言麽?";周管家雖然一直都知道這個消息,但是一直沒有將洋洋的事情和它聯係到一起.陸亞尊,陸洋洋?難道他們是父女?

";不,洋洋就是陸亞尊的女兒!";藺芷夏驗證了周管家的想法,她也不想承認的,可是那天看著洋洋逐漸冰冷的屍體,她終是絕望了.

";夫人,老爺的醫術不是很厲害的嗎?怎麽會?";周管家記得後來洋洋是被老爺親手醫治的,怎麽會?

";他?他就是個蒙古大夫!庸醫一個!";藺芷夏恨恨地說著,當初他隻是說洋洋會失憶,誰知道現在竟然變成了失去生命?冷淩就是個混蛋!

";夫人,老爺來了!";周管家看著那不遠處的身影,慌忙提醒.

";他來了又怎樣?庸醫還是庸醫!";藺芷夏的怒氣滔天,洋洋那麽個可愛的孩子說沒就沒了,誰能接受?

";芷夏~~";涼涼的聲調在藺芷夏的身後響起.

";哼!";藺芷夏哼了聲,徑直遠走,而冷淩緊跟其後,伺機解釋.

而他們身後,看了幾百遍戲碼的周管家隻能歎了口氣,將這報紙收了起來,希望少爺還是不要看到的好.

然而,事實和願望總是相反的,正在周管家整理報紙的時候,冷絕已經從裏麵走了出來,周管家慌忙中將報紙一收,然後端正了身體.

";少爺,有什麽事?";

";周管家,給我倒杯茶!";沒有了洋洋的陪伴,冷絕忽然覺得這個房間冷了起來.

";是!";周管家擦了把汗,快速地往樓下走去,期待少爺不要看到這報紙才好.可是少爺那聲音,分明是在說~~~

";周管家,你這褲腰裏別的是什麽好東西?";冷絕彎下了腰,靠得周管家越近了.

";沒,沒什麽";周管家抱緊了報紙,死活都不願意鬆手.

";拿來!";看著周管家那緊張的樣子,冷絕的心莫名地疼了起來.

";是!";周管家隻能將收著的報紙交了上去.

";陸氏集團新將上馬,陸氏總裁痛失愛女?";讀著這篇新聞,冷絕感覺自己的心沉了下來,洋洋明明好好地在學校上學,她們為什麽要編造這樣的理由?

";來人,將這報社給我封了!";冷絕的聲音中帶著王者獨有的霸氣.

";總裁,封不了,並不是一家報社報告了這個消息!";雅索的聲音傳了過來,他的手中拿著厚厚一遝報紙,報紙上都是這樣的消息.

";全都是娛樂周刊,不足信!基特,你去學校把洋洋小姐接回來!";冷絕拿過了雅索手中的報紙,一張張上麵的信息,讓他的心感到窒息,洋洋不會死的!她還活著,她在校園裏享受著她的大學生涯.

";總裁,洋洋小姐不在學校!";基特為難,這些天看著總裁的樣子,他以為總裁是恢複了,誰想竟是這樣.

";胡說,今早你不是剛送走的嗎?你送她去哪了?";冷絕盯著基特的眼睛,不容許他有半分閃躲.

";總裁,今天基特一直呆在公司裏,十點才開著車趕了過來!";雅索提醒著,並將一張白色的";請柬";遞了過去.

";雅索,你也學會不聽我的命令了嗎?";冷絕接過了那個帖子,翻開了,便看到了其中的內容.

";總裁,不要逃避了!這是陸氏總裁送給你的請柬,內容是讓你參加洋洋小姐的葬禮,當初夫人怕你看見傷心便藏了起來!";雅索知道這會是一劑重藥,要麽擊垮總裁的所有神經,要麽讓總裁徹底清醒.

";你們,你們都下去吧!";冷絕拿著請柬走進了房間,房門瞬間被鎖,難以打開.

";總裁~~";基特的聲音在外麵響起,可是冷絕什麽也沒聽到,他隻是呆呆地看著那請柬發呆.洋洋真的沒了,沒了,將自己的腦袋埋進了膝蓋裏,冷絕感覺深沉的冷意朝自己襲來.

室外

";雅索,你太過分了!";久久都等不到總裁開門的聲音,基特的拳頭猛地向雅索襲來.

";基特,你想讓總裁就這樣子沉淪下去麽?";本以為基特的拳頭會為雅索加上個濃重的黑眼圈,周管家閉上了眼睛,誰知道一張開眼便看到雅索握住了基特的拳頭.

";雅索,別為你的愚蠢找借口,這一個月我們沒有提洋洋小姐,總裁不是過得很好嗎?";基特恨恨地往外抽自己的拳頭,卻發現自己根本抽不動.

";好嗎?沒有靈魂能叫好?";雅索反駁道,本來以為總裁和洋洋隻是淡淡的喜歡,誰承想,竟愛的這麽深.以至於在得知洋洋小姐逝世的消息後,總裁竟陷入到了自己的記憶中,不願醒來.

";可是總裁照樣處理著事物,並且咱們集團的業務蒸蒸日上啊!";基特反駁到,雖然總裁這些日子的精神不太好,但是處理決斷方麵卻是越發嫻熟明智了.

";你個呆瓜!總裁那是化悲痛為力量!總裁不肯承認洋洋小姐已死的事實,他遲早會被自己壓垮的!";雅索放開了基特的手,徑直往門外走去,這些天的守候簡直讓他用盡了心思.

";喂,你去哪兒?";基特在身後喊道,但是回應他的卻是雅索越來越小的背影.

";怎麽都這樣啊?";基特喊了聲,最後來到了冷絕的書房前,等待著冷絕的吩咐.而剛才在場的周管家則來到了樓上,向老爺夫人匯報信息.

";夫人,少爺躲在房子裏不願意出來!";藺芷夏的心狠狠地疼了起來,當初她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了,所以才一直瞞著絕,不願意讓他知道的.

";看你幹得好事!";冷淩的聲音從藺芷夏的身後傳來,穿著一身西裝的他俊朗極了.

";是你幹得好事!";雖然口氣很像是";你的益達";,藺芷夏還是發怒了,畢竟這事情很大程度上都歸結於丈夫的自作主張,自己做的隻是讓自己的兒子少受點傷害罷了.

";夏,我隻是為了兒子好而已,若是他沒有經曆過失去洋洋的痛楚,他怎樣才能對後麵的事情應對自如?";冷淩很少說這麽多話,隻有在麵對自己的愛人時,他才會放下自己的冷漠.

";恩,希望她們以後會得到幸福!";藺芷夏知道了丈夫的用意,心中的鬱結也解開了.

";那能解人家的渴了嗎?";冷淩的唇覆蓋上了藺芷夏,灼熱的體溫羞紅了藺芷夏的皮膚.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白玉不見十幾載,老樹前麵空悠悠!";冷淩的手已經伸入了藺芷夏的衣服,一場戰役馬上拉開了序幕.一個寬容,一個內斂,在黑色的房間內暗暗妖嬈,將冰冷的房間染成了一片溫暖的海洋,在這海洋中兩人都極度享受,極度浪漫.

";啊";藺芷夏輕哼聲,即將達到,身體微微顫抖,而冷淩卻在這個時候停住了.

";你,你幹嘛啊!";嬌羞中帶著些抱怨,藺芷夏以為冷淩是在懲罰著自己.

";沒什麽,我們繼續!";冷淩接著剛才的運動,雖然已經聽見了冷冥那小子的聲音,冷淩還是認為再努力創造個女兒比較好!

";老頭,你在哪呢?";冷冥的聲音極為高亢,在冷淩聽來也極為的刺耳,因為剛剛結束了戰鬥,他的身體正處於絕對放鬆的階段,完全不願意去給冷冥開門.

";是冥兒的聲音,他什麽時候回來的?";戳了戳丈夫的胸肌,藺芷夏懶懶地發話了.

";沒有,你聽錯了!蓋上被子,睡覺!";冷淩給整個房間設置了個結界,然後抱著藺芷夏沉沉睡去.而藺芷夏想去給冷冥開門,卻被丈夫的鐵臂禁錮,隻能隨著丈夫睡去,她的確也是太累了.

室外,冷冥正調戲著水靈,剛才的尋找父母之旅隻不過是個試探罷了.

";小靈兒,這麽多天沒上課,是生哥哥的氣了嗎?";冷冥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二少爺,請借過!";不理冷冥,水靈直直地走了過去,洋洋小姐剛去,她實在是沒有心情應對學校裏的任何人物,甚至是原本屬於這個家的人物也不行.

";洋洋小妞呢?她去哪了?";冷冥繞了個道,重新堵在了水靈麵前.

";你找洋洋幹嘛?是想告訴她你跟紫羅萱的肮髒事嗎?";水靈的眼神突然冷了起來,那天在草叢中發現的一切重新回到了她的腦海,那散落的男子衣衫上分明是二少爺的氣味.

";小靈兒,我和紫羅萱的事?我們有什麽事?";冷冥感覺莫名其妙,他連誰是紫羅萱都不知道,他怎麽可能告訴小洋洋?

";滾,別髒了我日常的路!";套用了一下網絡用語,水靈冷冷地走開了,真以為沒有直接揭穿就不知道她倆的事了嗎?可笑!水靈的怒氣更重了.

可惜此時生氣的水靈根本沒意識到,她到底是為什麽生氣.

";冷冥,你去把老頭找過來!";正當冷冥醞釀怒氣的時候,冷絕的聲音傳了過來,冷冥一轉身就看見自家大哥的神色,比前段時間更冷了.

";找他幹嘛?";冷冥戒備地看著大哥,大哥不是準備將擔子交給他挑了吧?他和洋洋的契約還沒到期哎!

";去!";冷絕冷冷地說了聲,然後轉身往書房走去.

";告訴老頭,我在書房等他!";隨即便是一聲熟悉的悶響.

";找老頭?老頭在城堡中哎,要他現在去找老頭,大哥該不會是想

想滅了他吧?";冷冥低頭自言自語,比起剛才水靈兒的生氣,大哥的怒氣更可怕啊!

";二少爺,你要到哪去?";冷冥正準備出門,便被剛進門的周管家叫住了.

";我要去找老頭!大哥是想害我中暑!";冷冥繼續低著個頭,往前走去.

";老爺在這裏!";周叔攔住了冷冥的去路.

";老爺在這裏,老頭又不在這裏!";冷冥繼續往前衝.

";我是告訴你,你家老頭就住在這裏的二樓!";周叔發怒了,這小子是沒長心還是怎麽的?還是自家少爺好啊!

";老頭在二樓?謝謝你啊!周管家!";聽聞不用回城堡,冷冥的表情奇怪極了,從剛開始的驚愕到後來的喜悅,無一不是可愛加活力.

若是自家少爺也是這樣就好了!周管家看著那奪路而逃的二少爺,輕輕歎了口氣.

";咚咚";的敲門聲在藺芷夏的耳邊響起,看著那麵色黑沉的丈夫,藺芷夏笑出了聲.

";還不起來?";捏了捏冷淩的鼻子,藺芷夏起身穿衣,雖然這結界是別人打不破的,但不代表那張揚的老二不會在這件房間外大喊大叫.

";真晦氣,這小子怎麽還不走?";冷淩低語了聲,然後起身穿上了衣服,等待藺芷夏也穿好了衣服,冷淩才打開了房門.

";老頭,你回來啦?";在外麵等了很久,冷冥的笑容越發討好了,剛才一定是他打斷了老頭的好事,老頭才這幅欲求不滿的陰沉樣.

";你來這兒幹什麽?";冷淩嘟著個房門,讓冷冥在外麵呆著.

";我來看我親親媽咪的,不過你也不用擔心,我老哥說他想見見你!";冷冥依然是笑容滿麵,但是他那往內探著的脖子,卻在說明著他的緊張與膽怵.

";你也一起來吧!夏,我們走!";冷淩打開了房門,扶著那依舊美貌的妻子往外麵走去.而房門在他們身後立刻緊閉,讓那原本想探究些秘密的冷冥也隻能摸摸鼻子,跟著老爸老媽前進.

書房內一片寂靜,四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什麽話也沒有說.最終還是冷冥受不住這冷寂的氣氛開了口.

";老大,你有什麽事趕快說吧!我下午還有課呢!";

";恩,我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情!";冷絕頓了頓,繼續說道.

";我決定~~";話剛說了一半,冷冥就來到了冷絕身邊,拉住了冷絕的袖子,可憐巴巴的看著他.

";老大,我錯了,你千萬不要說啊!";冷冥的眼神楚楚可憐.

";冷冥,別鬧!讓你大哥把話說完!";藺芷夏知道兒子心中的痛苦,所以原本很是溫柔的她,語氣卻是有些強硬了,她知道兒子的想法是什麽,若是他真的想,那就讓他去吧.

";大哥~~";冷冥依然可憐兮兮的看著,他是真的,真的不想接下這總裁的席位啊!

";我決定繼承冷氏集團,以後不必替接位的事情了!";冷絕的話一出口,剩下的三個人都呆住了.

";大哥~~";冷冥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樣.

";絕兒,你真的不要考慮下嗎?";藺芷夏還是擔心著冷絕的心裏問題.

";恩,這才對!";冷淩讚歎地點了下頭.

";好了,你們可以出去了!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要再踏進冷宅一步!";冷絕下了逐客令,每次看到她們,他總會恍惚感到洋洋還活著,他不能再活在這種幻想中了,這樣對洋洋,對他,都是極大的傷害.

";絕兒,你~~";藺芷夏想說些什麽,卻被那在場的兩個男人給架了出去,而在他們身後那扇門";彭";的一聲閉上了.

";絕兒這是拋棄我們了嗎?";藺芷夏的眼睛水水的,自己剛來這兒不久,兒子就不要自己了嗎?

";夏,是我們的家想念我們了!";冷淩咳了聲,擁著藺芷夏的腰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老爸,我不想回家哎!";冷冥歎了口氣,他想再老哥這兒玩,剛發現了洋洋這麽個可愛的小東西,他怎麽可能隨便離開呢?

";我還要跟洋洋玩呢!";冷冥憧憬著洋洋那小妮子,特別是水靈知道自己要待下來的反映.

";回你的新西蘭去!在一年之內,若是我發現你活躍在本市的身影,你就準備接下另一個重任吧!";冷淩的步伐走遠,聲音卻成功地將冷冥定在原地.

";周叔,老爸的意思是要我當繼承人麽?為什麽啊?";冷冥原地咆哮,周叔的耳朵很受損傷,他隻是不小心路過,二少爺沒必要這麽折磨自己吧?

";二少爺,是你聽錯了!老爺的意思是要讓你回新西蘭!";周叔鎮定了下表情.

";為什麽?";冷冥一臉疑惑,他沒做錯什麽啊?

";因為洋洋小姐沒了!";周叔的語氣低沉,然後淡淡地飄過,沒有洋洋的日子實在是氣壓太低啦!!!!

";哦!什麽,洋洋沒了?";冷冥驚歎了聲,最後終於乖乖地收拾包裹去了.

別墅裏,藺芷夏照顧著那如孩子般可愛的洋洋,淚水滴了下來.本來洋洋是個活潑可愛的女孩,現在自己卻為了自家的後代將洋洋禁錮,不知道洋洋是不是會怪她?

";芷夏阿姨,你幹嘛一副不高興的樣子啊?是不是洋洋太能吃了

!";洋洋拿著手中的大型冰淇淋,吃的不亦樂乎.

";沒有啊!隻是洋洋,你不能吃這麽多涼的東西哦!吃多了會對孩子不好的!";藺芷夏看著洋洋那副可愛的吃相,所有的煩惱都給忘記了.

";孩子啊?是孩子想吃啊!";洋洋剛醒過來便感覺自己的肚子大了很多,本來是有兄慌的,但是後來發現能吃很多好東西,她就適應了.原來,有孩子是這麽好玩一件事情啊!

";洋洋,你真的不介意未婚先孕這件事情嗎?";藺芷夏試探著,若是洋洋介意的話,她會告訴洋洋一切的.

";介意,介意什麽?芷夏阿姨是擔心我會傷害小寶寶嗎?我不會的!";洋洋摸著自己微微凸起的肚子,有著這小家夥在自己的體內,洋洋感覺自己的心情很是快樂呢!

";洋洋,你不怕別人說你?若是你怕別人說你的話,你可以把孩子生下來,讓阿姨給你養著呢!";藺芷夏知道洋洋也是個孩子,實在是沒必要讓洋洋去承受這樣的苦痛.

";沒事啦!既然當初我懷上他,說明我是很喜歡孩子的爸爸了,我怎麽可能拋棄他呢?";摸著自己凸起的小腹,洋洋能感到自己深深的愛意,以及自己那模糊的記憶.

";洋洋,你不想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誰嗎?";藺芷夏問道,若是洋洋喜歡這個孩子,那麽對於冷絕,她想必也是喜歡的吧!

";不想知道,我會在這裏不就說明了他的選擇了嗎?";洋洋的聲音有些低沉,聽芷夏阿姨說,自己是被她撿到的,那麽之前的以前想必是很慘烈的吧?

";洋洋,我知道你們之間的所有事情,你不要問下嗎?";看著洋洋那漸漸瘦削的容顏,藺芷夏的心很難受.

";芷夏阿姨,孩子的爸爸想必是拋棄我們母子了吧?不管是主觀的還是客觀的,我們從此之後都不會再有任何淵源了!";這些天來,洋洋一直在調試著自己的心態,她發現自己的記憶裏一點悲傷也沒有,那麽她之前想必是幸福的吧?

";洋洋,不是的,我要跟你說!";藺芷夏再也止不住了,這些天來雖然沒有冷絕的任何消息,但是看著洋洋這幅摸樣,她也能想到冷絕的情況,她不能再隱瞞下去了!她必須告訴洋洋.

";芷夏阿姨,什麽事?";洋洋抬起了自己的頭,那可愛的小眼睛盯著藺芷夏,笑意盈盈.

";夏,你又和洋洋出來玩了?";冷淩的聲音傳了過來,接著洋洋便看見一個很帥的男人走了過來,而那人的眉眼好生熟悉.

";我認識你嗎?";盯著冷淩,洋洋問出了問題.

";當然,我可是你的主治醫師,當初可是我為你主刀的!";冷淩朝著洋洋笑了笑.

";不該是這樣的,我的頭是不是受傷了?為什麽我什麽都想不起來?";洋洋搖了搖自己的頭,腦袋裏卻是一片混亂,什麽都想不起來.

";洋洋,別這樣,阿姨全告訴你!";藺芷夏的唇微微動了下,卻被冷淩那不讚同的目光止住了,最後隻是留下了一句話便離開了.

";你知道我的所有事情對不對?";在藺芷夏走後,洋洋盯緊了麵前的冷淩,剛才他的笑便有些僵硬,可見此人並不是一個善於偽裝之人.

";是,你想知道的話我會告訴你!";冷淩緊盯著洋洋的眼睛.

";你告訴我的都是假的,我為什麽要聽?";冷冷地看了下麵前的男子,洋洋的眼神重新轉回了自己的肚子上,隻要自己的小家夥沒事,一切沒有什麽不可以的.

";經過了這一陣,你倒是變聰明了!";冷淩歎了口氣,不知道,這樣的洋洋,即使再送回冷絕麵前,他們是否還會依舊相愛?

";你們這些天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裏,但是作為一個媽媽,我不能不對我的孩子負責的!";洋洋歎了口氣,她是什麽樣的性格自己也不知道,隻知道有了孩子後,自己應該堅強了,不被父親喜愛的孩子,母親不能再脆弱了.

";你不該是這樣的性子!洋洋,你一直都是陽光的!";冷淩有諧疑自己當初的決定了,當初自己隻是希望洋洋能安全生下小孩,完全沒有照顧洋洋自己的心態變化.

";是嗎?我也不知道,我隻知道隻要吃那些好吃的,我的心情就會很好!";洋洋摸著自己的小肚子,心中默默念叨,隻要自己是個好人,便對得起這孩子了.

";洋洋,你全名是陸洋洋,你是陸氏集團總裁陸亞尊的女兒!你的孩子是我兒子,冷氏集團的總裁,冷絕的!";冷淩淡淡交代了下,然後緊盯著洋洋的麵容想看看她的反映.

";那他們為什麽不來看我?";

";因為你已經死了!";冷淩提醒到,的確,在外人看來陸洋洋的確死了,而不知道這隻是陸氏集團和冷氏集團的合作計劃罷了.

";什麽?你是說我是幽魂嗎?";洋洋張大了眼睛,難道她當真進入了冥間,可是周圍的環境這麽美,芷夏阿姨也這麽漂亮,怎麽可能嘛!

";不,你不是幽魂,你是人!";冷淩繼續到.

";那為什麽說我死了?";洋洋撅著個嘴,她明明是個活人,為什麽要說她死了呀?好討厭,死人要躺在棺材裏,她討厭棺材,討厭僵屍,討厭吸血鬼!

";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你現在的身子不適合外出!";冷淩算是說了一半的實話,洋洋的身體雖然經過整治了,但是她的確還是會時不時頭疼,雖然這頭疼中有著自己很大的責任.

";我是個張揚的人嗎?所以才會樹立那麽多的敵人?";洋洋捏著自己的小臉蛋,自我感覺,自己應該是個可愛的大好人啊,怎麽會樹立

那麽多壞人啊?討厭,討厭,好討厭被人討厭的感覺哦!

";算是吧!";冷淩止住了自己的笑意,的確,雖然洋洋不是個張揚的人,但是她周圍的人都那麽張揚,她也算是張揚了吧?

";那我化妝出去不就好了?隻要我自己變的普通了,就沒人會討厭我,他們就不會追殺我了!";洋洋的眼睛冒著可愛的泡泡,她感覺自己真是聰明呢!

";不行,你在養胎,實在是不適合!";冷淩止住了自己的寒意,他實在不明白自己那深沉的兒子是怎樣與這單細胞動物交流的?實在是太太偉大了!

";我穿個韓版衣服,他們就看不到啦!叔叔,你看我個子品甜,穿韓版衣服正漂亮呢!";洋洋朝著冷淩做了個鬼臉,然後便認真考慮起這件事情的可行性.

";你別想了,不讀懂這些,不允許你出去!";冷淩將一大摞書搬到了洋洋的麵前,阻止了洋洋那四溢的小細胞.

";為什麽啊?這都是什麽書?";洋洋一邊不滿地嘟著嘴,一邊拿下了一本書看著,一看便看入迷了,直至冷淩消失了蹤影,她都不知道.

";這樣子啊,原來,人類和動物之間也可以有愛情的啊?可是他們生下來的孩子到底是人還是動物啊?還是說是半人半獸?";讀完了關於人妖之戀的故事,洋洋很為她們感動,但是對於她們的孩子,她貌似越發好奇了.

";哦,在這邊!";洋洋翻開了一本《大自然的神奇》,便在目錄處找到一處";關於人妖之戀後代的考證";,在234頁.翻開了那一頁,洋洋細心地讀了起來.

";人和妖是可以有後代的,因為彼此都是動物,不同的動物之間進行**,能生下可愛的小寶寶.至於人和妖的孩子會更像誰,這一問題就類似於遺傳,不過唯一一點可以肯定的是,孩子生下來會隨父親.";

";好深奧哦,說的是什麽呀?";洋洋讀到了一半,隻記得會像父親這句話.

";算了,繼續往下讀吧!";洋洋搖了搖頭,繼續往下讀.

";人和妖結合後,人身上便會有一點妖的特質,故而在孩子生下來後,人便會由於深愛,而變成妖.不僅皮膚之類會變得很好,而且孩子會非常聰明和漂亮!";讀到這裏,洋洋的心裏歎息了下,怎麽自己的孩子不是和妖生的呢?若是的話,那該有多漂亮啊!哈死了!

";洋洋,在看什麽書?";藺芷夏的聲音傳了過來,接著一股奇異的香氣便飄了過來.

";芷夏阿姨,是洋洋最喜歡的雞湯嗎?";洋洋放下來書本,口中的哈喇子流了很長.

";是啊,這是烏雞湯,很補的!快喝吧!";藺芷夏給洋洋盛了一碗,然後坐在洋洋身邊,看著洋洋喝湯.若是這小妮子不介意自己的孩子以後是個怪物,那該有多好啊?

";芷夏阿姨,我剛才看了本很好的書!";洋洋的聲音模糊.

";什麽書啊?";藺芷夏問道,這小妮子自來了這兒很久沒看書了.

";是本寫人和妖結合的事情的書!";洋洋的聲音模糊,許是因為太喜歡那烏雞湯的原因.

";等你喝完了再說也不遲!";藺芷夏給洋洋擦拭著嘴邊的湯汁.

";芷夏阿姨,我喝完了!我告訴你,我剛才看了個人妖結合的書哎!";洋洋放下了碗,看著藺芷夏的眼睛閃閃發光.

";是嗎?講了什麽?";藺芷夏的心跳了下,這小妮子是知道什麽了嗎?

";講了很多,我記得的就是他們的寶貝了!";洋洋還在還想,自己孩子的爹爹要是個妖,那該多帥啊!

";恩,他們的寶貝怎麽啦?";藺芷夏止住了呼吸,若是洋洋在乎的話,自己該怎麽告訴她?

";他們的寶貝很好啊!既聰明又漂亮!";洋洋摸著自己的肚子,自己的寶貝也一定會非常漂亮的,她有預感.

";你不會覺得是怪物嗎?";藺芷夏問出了自己關心的問題.

";不會啊,我很期待有這麽個小寶寶呢!芷夏阿姨,要是孩子的爸爸是個妖,那該又多好啊?是不是?";藺芷夏看到,洋洋的眼睛裏有著羨慕的色彩.

自己要告訴她嗎?藺芷夏猶豫了,若是告訴了洋洋,那麽她必然會問到自己的兒子,這樣的話,陸氏內部的蛀蟲就抓不出來了!

";洋洋就會胡思亂想,若真是那樣的話,你才會擔心好不好?";藺芷夏拿過了一條薄薄的毯子,給洋洋蓋了,然後便端著雞湯走了下去.

";芷夏阿姨,人家是真的很想要個那樣的寶寶!既有動物的可愛,又有人的聰明,多可愛的寶寶啊!";洋洋朝著藺芷夏的背影喊叫著,她是真的很喜歡呢?可是芷夏阿姨為什麽不信呢?好糾結.

算了,繼續看書吧!洋洋翻開了另一本書,繼續讀著:";金錢豹是妖裏麵的王者,通常金錢豹所生子女都具有變身的能力,孩提時代和正常孩子沒什麽區別,若是在三歲以後,便會具有金錢豹的特質.此時父母應該教導孩子變身之處,以便保護孩子!";

";哇!金錢豹,好厲害啊!";洋洋回想起來,自己在某天似乎看到過一隻金錢豹,如果那隻金錢豹是個妖,那麽他所生的孩子一定漂亮極了.

";洋洋,你在幹嘛呢?";藺芷夏收拾了碗筷上來,就看見了洋洋那副震驚的模樣,這小妮子,又在看什麽呢?

";芷夏阿姨,你看,金錢豹哎!";洋洋指著那畫上的金錢豹,仿佛是在像藺芷夏賣寶.

";洋洋,你不怕豹子嗎?";藺芷夏試探著.

";我怎麽會怕豹子呢?豹子好像還救過我一命哎!";洋洋仿佛看到了豹子馱她行進的模樣.

";什麽是好像啊?一定是你自己做夢的!